当前位置: 首页 > 武侠仙侠 > 澜沧行 > 桂之黑桂,少年自何处来?
第一章 步行王爷 课上精绝
作者:世发老表  |  字数:3937  |  更新时间:2020-08-31 09:06:09 全文阅读

晚上,桂皇带了两个十四岁的少女来探望他。一个仙子姿态,另一个古灵精怪。池沌一眼见到她们就已经迷醉,他敢肯定这两个长到十八岁后绝对是一笑倾人城,再笑倾人国的绝世美女。

  “这是寡人的妹妹,贵冬冬。”桂皇指着仙子姿态的女孩说。“想起来了吗?”

  “这个古灵精怪的,贵嫚儿。”桂皇摸着另一个女孩的脑袋那个女孩道,“朕的女儿。”

  床边的李拜天突然下跪道:“请长公主与公主殿下恕罪,沌王无法起身行礼。”

  “本还想让你教我们一些宫外的游戏,没想到你伤得这么重。”贵嫚儿嘟起小嘴。

  “公主,实在抱歉。”池沌告罪道。

  “算了,算了。不怪你。”

  “我们还是不打扰你休息了,好好养伤,祝你早日康复。”贵冬冬似乎不想打扰到池沌,牵着贵嫚儿的小手就离开了。

  “管家,替本王送送她们。”池沌吩咐道。

  殿房里只剩下桂皇与池沌,桂皇亲切地坐在床边,似长辈一样问道:“阿沌啊,你也该到从岳川书院毕业的年纪了吧。有考桂园的意向吗?放心考,夏伯做你的后台,考不上他们也得录取。”

  “岳川书院?桂园?”池沌满脸困惑。

  “又忘了,你记不得以前的事。”桂皇开始向他解释这个世界的学校。

  听了桂皇的话,池沌对这个世界的学制有了一定了解。岳川书院相当于中小学,而桂园相当于大学。岳川书院的学习主要是各类学问的浅层略要,而到桂园学习则是各类学问的巩固和深层理解。最重要的是,桂园是桂国唯一具有修行教学资质的学院。

  这个世界居然可以修行。我是不是也会像穿越小说里的主角一样有极强的修炼天赋呢?

  “当然要考桂园!”池沌回答。

  “哦?真的吗?当初你怎么都不想上,现在却改变主意?”桂皇诧异。

  “我不知道。”

  “忘了,你正失忆着。到时候夏伯看你的精彩表现。”

  “一定不负夏伯期望。”

  池沌在宫中休养了七天,伤好得差不多了。他不得不赞美皇宫的伙食,一天接一天都不带重样的。不仅外表光鲜亮丽,而且口味也赞不绝口。

  最后望了一眼宫墙,池沌恋恋不舍地登上了回王府的马车。

  如果不是小门上的那块金字牌匾,池沌真不认为眼前的小屋就是南陵王府。

  “管家,这是我家?怎么一个人也没有?”池沌问。

  “神册元年,老王爷就吩咐家里不设下人。衣食住行一切从简。”李拜天中肯地答道。

  池沌一想漂亮女佣没有,王府财产总该是丰厚的吧。便再问:“老李,家里的钱有多少?”

  “王爷又想去赌坊?还是春楼?”李拜天好奇地问。

  “没,我只是想知道家里还有多少固定资产,没多大意思。”

  “哦,总共一千五百两。其中此处房产一千两,金字牌匾五百两。”李拜天毫不留情地说道。

  轰隆!池沌感觉一道晴天霹雳劈下。

  这是王爷吗?连一个普通的富家子弟都不如。我到底转生到什么衰人身上了!

  在池沌无语之际,李拜天拿出书箱:“伴读快到了,王爷您该前往岳川书院读书了。”

  “什么?读书?伴读?是谁?”池沌接过书箱。

  “是您少时的好友,老王爷那辈的家奴池水的儿子池汤。”

  池沌又收到李拜天递来的六两银子,“这三两是池汤的饭钱,这三两是您的。”

  “什么!才三两。”池沌震惊道。

  “一直都是如此,王爷不要意外。”

  “那我不要请同窗吃饭什么的吗?”

  “老王爷吩咐不可以结党营私,即使是请客吃饭也不行。”

  我服了。池沌心中叹道,一个王爷竟活成这个样子。

  出门,胖胖的池汤早已提着书箱等在门外。

  “马车呢?”池沌问。

  “王爷没睡醒吧,我们一直都是步行到书院的。”池汤对他说不上尊重,也谈不上鄙薄。

  “多远?”

  “不远,五里路。”池汤笑道。

  “就当锻炼身体了。”池沌将三两银子递到池汤手中,然后提步行街。

  池汤看着手里的银子,一时没反应过来。往常,池沌会私吞这笔银子,即便高兴,也只给一两银子。而且每天都是他背着池沌上学。

  “喂,你怎么还不走?不怕迟到吗?”池沌已经走出百米距离,回头向留在原地的池汤道。

  迟到?你个王爷可是迟到专业户。池汤心中道。

  “就来。”池汤喊道。

  才不到半个多小时,池沌就已经气喘吁吁,大汗淋漓。这具身体好羸弱啊。以后每天要抽出两个小时做体能锻炼。

  反观池汤脸不红气不喘,脚步成风。像极了久经磨炼的长跑运动员。

  “还有多久上课?”池沌问。

  “半个小时。”

  “你先走吧,别等我了。”池沌坐在路边的石墩上休息,“我先缓一缓。”

  “王爷,这……”池汤面露难色。

  “放心,我一定准时到书院。”

  “请您发誓,以南陵王府的名誉发誓。”池汤义正言辞道。

  “我发誓。”

  “好。”池汤一溜烟就没影了。

  歇了好一会儿,池沌站了起来,继续往池汤走的方向迈步。忽然间他发现自己犯了一个大错,他不知道岳川书院的具体位置。

  路边一个人也没有,没办法询问路线。

  “踢哒!踢哒!”清脆的马蹄声传来。

  远方,一位粉衣少女正驾马而来。白马一跃,似一阵风般从池沌身边奔过。

  池沌没看清那位少女的脸,但是他知道该怎么走了。

  池沌循着地上的马蹄印最终来到岳川书院的大门前。

  赶在最后一波钟声响起,池沌冲进了教舍。

  “哟!沌王爷居然没有迟到。”一个黄衫公子讥讽道。

  “你是?”池沌见这人一直站着,没有坐的意思。

  池汤不知从哪里出现到池沌身边,靠耳道:“王爷忘了?您的手筋就是这个人斩断的。”

  哦,原来是他。长林公府的公子——长林峰。

  “你怎么不坐啊?”池沌明显看出他的大腿有伤,“站着不累吗?”

  说完,池沌一屁股坐到自己座位上。

  “你!”长林峰怒视池沌。

  “阿峰,别理他。就让他呈一些口舌之快。毕竟他也活不了多久了。”一个轻柔女声从教室后传来。

  池沌看向那里,发现是带他来的那个粉衣少女。

  听了少女的话,长林峰很乖巧地不再和池沌言语。

  这人是谁?长林峰为什么那么听她的话?还有,我怎么活不久了?

  池沌拉过池汤,问:“那女的是谁?”

  池汤以看傻逼般的眼神望了他一眼,接着道:“商丘郡主——贵纪湘,王爷您之前的未婚妻。”

  “未婚妻?之前的?难道我手筋被斩断完全是因为长林峰看上了我的未婚妻?我去,这个王爷当得也太憋屈了吧。”池沌心中道。

  “商丘郡主,您的婚书都还没有拿回,现在说这个有点不太合适吧。”一位身材火辣,娇容妩媚的橙衣少女突然插话,有意打压贵纪湘。

  她又是谁?为什么替我说话?

  “那个穿橙衣的姑娘是谁?”池沌又把池汤拉到身边。

  “王爷这是怎么了?宇文将军的女儿宇文姽都不认识了?”池汤说道。

  “宇文姽?跟我家有什么联系吗?”池沌问。

  “神立末年大战的时候,老王爷多次救宇文一族于水火。所以您有难,宇文家的人都会帮上一把。”池汤极简的解释。

  “原来是这样。”

  两女各不服对方,眼看就要从语言冲突发展到肢体冲突。

  “同学们早上好!”书院的教习走了进来,两女知趣地坐了下来,好像什么也没发生。

  柳楚风环顾四周教舍,惊奇地发现池沌小王爷破天荒地没迟到。

  “池沌,可以啊。居然没迟到,这可不是你的一贯作风。”柳楚风打笑道。

  “一年之计在于春,一日之计在于晨。早上是学习的最佳时间段,万万不能浪费。”池沌一口道出。

  “哗!”全班人惊叹地张嘴。

  一上课就睡觉的池沌竟然可以说出这样的至理名言。

  见到众人都看着他,池沌不免脸红。“请问,我说错了吗?”

  “不,你没错。你说得很对。同学们,该抓紧时间学习了。”柳楚风翻开课本,开始讲述一篇文辞。

  我怎么这么的困?池沌感觉眼皮异常的沉重,睡意席卷而来。不知不觉间他就趴到课桌上睡着了。

  “池沌!池沌!”柳楚风(`⌒´メ)超凶。

  突然什么东西砸到池沌头上,池沌从睡海中惊醒,急忙正起身体,专注地盯着教舍前方。

  “池沌,我可刚表扬过你。你自己也说了一日之计在于晨,怎么还打瞌睡呢?”柳楚风恨铁不成钢道。

  “您说的这些,我觉得没意思。”池沌回答。

  “什么!没意思就给我出去罚站!”

  “是!”池沌如临大赦,拖着困倦的身子走到教舍外。

  过了一个时辰,临近下课。

  柳楚风合上课本,一脸坏笑地看着下面的同学,道“又到了今天布置作业的时候了。明天,上交一篇关于桂国巨著《八桂战史》的读后感,要求三万字。”

  “不要吧,教习。”下面发出不情愿的声音。

  “有那么不情愿吗?好,我出后对,谁前对对的好?谁就免交。”柳楚风道。

  “好!”下面一致赞同。

  “听好了,十里秦川人人尽爱。”

  下面安静下来,人人都在静思推敲。站在门外的池沌也听见了,脑中“啵”地出现一个前对。

  半刻,长林峰第一个作答:“百里长街铺铺紧挨。”

  “还差点,下一个。”

  这次作答的是宇文姽:“千尺云瀑波波尽落。”

  “不行,下一个。”

  下面又静了,显然是还没想出更好的对子。

  “万丈剑塔层层尽搭。”贵纪湘说出这么一句。

  “嗯,可以。还有谁有比这更好的答案吗?”柳楚风望向下面,或是闷头,或是摇头。

  “好!那么这次不用上交的是……”柳楚风刚想念出贵纪湘的名字,却被一个声音打断。

  “亿枝桂蕊朵朵争开。”

  柳楚风突然精神了,连忙看向下面,想找到声源:“谁说的?谁说的?”

  下面没有一人回答。

  “教习,是我说的。”池沌在教舍门口探出半个身子。

  “真是你说的?再说一遍。”

  “亿枝桂蕊朵朵争开。”

  柳楚风欣喜拍掌,“不错,不错。你明天不用上交课业。哈哈哈。”

  柳楚风把课本夹在腋下,大笑离去。

  “王爷,你真是奇了,居然想到这个对子。”池汤朝他竖起大拇指。

  “走运,走运而已。”池沌摸头笑道。

  “哼!”贵纪湘提着书箱,怨毒地看着池沌,直到走出教舍门。

  宇文姽走到池沌身前,开口道:“祝贺你。”

  “走运而已,刚才的事谢谢了。”真诚地看着面前这个身穿橙色流苏裙的女孩,感谢道。

  见到池沌真诚的眼神,宇文姽不禁生疑。以往池沌见到她都是一副色中饿鬼的样子,恨不得看穿她的衣服。怎么如今却像个君子?他是池沌吗?

  “没什么,我只是看不惯贵纪湘那个样子而已。还有四年,珍惜现在吧。”宇文姽告辞离去。

  望着宇文姽的迷人背影,池沌真是不解为什么这么多人都说他活不久了?

  想着想着,池沌忽然感觉心脏脾器一阵火辣辣的痛,缓缓加剧。他痛得两眼一黑晕倒。

  他身边的池汤习以为常地走出教舍,朝天空中放了一朵信号烟花。

  不到半刻,管家李拜天就策马而来,提起地上的池沌就往皇宫的方向骑去。

  “让路!快让路!”李拜天一声吼,路人无不散开,一条敞空的街道出现,李拜天快马疾驰。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段评

0/5000
发表
    更多内容加载中...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
    段评开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