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武侠仙侠 > 澜沧行 > 桂之黑桂,少年自何处来?
落魄王爷池沌
作者:世发老表  |  字数:2117  |  更新时间:2020-01-13 14:31:49 全文阅读

荔桂

  荔陆之南有八桂,

  八桂丹粉姻亲对。

  贵主神助成桂主,

  橙黄白青万代仆。

  这是在荔洲大陆广为流传的一首诗,诗词释义为:荔洲大陆这片阔土的南陲之地,上曾有八个空前鼎盛的家族,分别为丹桂贵家、粉桂金家、橙桂宇文家、黄桂长林家、白桂苟家、青桂景家和紫桂安家。其中丹桂贵家的家主获得剑神狂三的扶持,后又联亲粉桂金家,两家一同吞并了其他六个家族。从此桂国建成,年号神立。八桂之地,丹桂飘香。

  自此之后,金家被赐姓贵,丹粉不分家。

  第二代桂主贵夏,年号神册。得南陵王池道的帮助,东合汐国,北战荒国。桂国国土得到进一步扩张,能与其他两国分庭抗衡。

  神册元年秋夜,桂国唯一的异姓王南陵王的府邸中降生了一位男婴,同时,院中桂树开满黑色桂花,打破了桂国只能存在八桂的禁忌!。

  南陵王一夜杀死府邸中数百名知情的家仆,并伐倒黑桂,掩盖了此事。因为滥杀,朝廷上下一致弹劾,使南陵王自愿交出兵权。之后,南陵王府不设下人,偌大的王府中只有南陵王一家和一个年轻的管家。

  神册八年,南陵王池道与王妃一同消失在荒国之北的北冰原。八岁的南陵王世子池沌承袭王位,成为桂国迄今为止年龄最小的王爷。

  神册十年,小王爷意外昏迷,查出被下腐毒,药石罔效。宫廷圣手严师下断言其只能活到十八岁。桂皇大怒,斩杀嫌疑人上千,血染漓江。

  神册十四年,指腹为婚的宁陵王独女商丘郡主贵纪湘带人前来退婚。混乱中,同行者长林公府公子长林峰斩断池沌右手手筋,严师又下断言,池沌此后一生无法习剑。这在看重剑的君子之国桂国,无疑是莫大的屈辱。

  神册十四年秋,池沌摆脱王府管家的看管,买醉玉芳斋,不幸坠水溺亡。

  池沌是死了,但是有人在他身上获得了新生。

  何浩东睁开眼,眼前竟是华丽的帷幔,贴金的软榻。床前,一个绛红古衣的威严中年男人正等候着,面色看得出十分焦急。

  见何浩东醒了,那人的焦急之色并未消减。只见他向门外喊道:“严师!严师!快来!”

  一位白衣老者匆匆走进门来。

  何浩东看清周围的一切,这是一座富丽堂皇的殿房。四周的古老风格与现代社会那是格格不入。

  我这是在哪?何浩东不禁发问。难道我穿越回古代了?

  “王爷可还感到有什么不适?”白衣老者严师问。

  什么?王爷?何浩东不解。这是在封建王朝?

  “我这是在哪?我的手怎么了!”何浩东问。“你们是谁?我怎么在这里?”

  绛衣男子上前关切地说:“阿沌,身体有什么异常就告诉严师。”

  “阿沌?谁?我吗?我叫阿沌?”何浩东疑惑地看着绛衣男子,“大叔,你又是谁?”

  绛衣男子立马不解地看向白衣老者,探求何浩东生此异变的具体原因。

  “可还有什么不适?”白衣老者问。

  “没什么大问题,就是我右手手臂好痛啊!还使不上力气了!”何浩东难受地答道。“我这是怎么了?”

  白衣老者不放心,手搭在何浩东手腕上又诊了一会脉,便转身向身后的绛衣男子禀告道,“回陛下,王爷并无大碍。至于识人看物不知,乃是患了离魂症的症状。”

  “可伤身体?可否医治?”

  “微臣医术浅薄,恕微臣爱莫能助。此症患于魂而不伤形体。王爷性命无忧,陛下无需担心。”

  陛下?皇帝?面前身穿绛红衣服的人居然是一位君王!何浩东震惊。

  “阿沌啊,要是你再有个三长两短,寡人真是没法向你父亲交代。”绛红男子悲痛道,“这几天就在皇宫里休养,至于长林家那小子,寡人已经派内官去替你出气了。居然敢削断你的手筋,让你一生无法习剑!”

  “那谢陛下。”何浩东道。心中却不免痛骂,尼玛!老子右手就这样废了!

  “都跟你说了多少次,没人的时候叫夏伯。”绛衣男子皱了皱眉头,道:“忘了,你又刚患离魂症。唉!”

  “夏伯,国家政务为要,您还是去处理政务吧。”何浩东道。“我没什么大问题。”

  “那好,你好好休息,李管家也快进宫了。晚上,寡人再带冬冬和嫚儿来看你。”绛衣男子眼中忽闪过一抹狐疑。

  “那夏伯再见。”何浩东又躺回软榻上,盖好细滑的金蚕丝被。

  绛红男子刚出门,门外一直等候着一位三十岁的黑衣男子,脸庞瘦削刚毅,双眼炯炯有神。

  那男子赶紧下跪参见:“李拜天参见陛下!”

  “快快免礼。”桂皇拉住李拜天下落的身体,“跟我来。”

  桂皇将李拜天带到一个偏僻的殿角:“小李,阿沌可还是阿沌?”

  “夏哥,阿沌是我从小带到大的,假不了。他真的是患了严师所说的离魂症。”李拜天给出答复。

  “那就好,寡人还以为有奸人已经将阿沌偷龙转凤。”桂皇放下一颗悬着的心。

  李拜天以笑容附和,心中却暗笑:你还不知道什么叫做偷天换日,瞒天过海呢?

  “照顾好阿沌。”

“是。这是卑臣的职责。”

  睡着的何浩东被人摇醒,摇醒他的人正是管家李拜天。

  “你是谁?”何浩东警惕道。

  “王爷连我都不认识了?我是王府的管家李拜天啊。”黑衣男子道。

  “李拜天?哦!陛下跟我说了你会来,我现在是谁?”何浩东问。

  “您是南陵王池沌,你的父亲是桂国前南陵王池道,你的母亲是桂国天医魏紫樱,他们已经失踪四年了。”

  “桂国?桂国在哪?”

  “桂国乃剑兵君子之国,地处荔洲大陆西南隅,东接浪客汐国,北抵狂人荒国。”

  荔洲大陆!地球几块大陆都没有这个名字,我真的穿越了!何浩东唏嘘,真是应了宝鼎上的话:破碎虚空,降临异界。

  千不该万不该戴那个骨戒,那应该是古鼎启动的钥匙,而雷电是古鼎启动的能量。

  我恐怕是回不去了。何浩东感慨。既然这样,就在这个世界继续活下去。反正可以体验一下王爷的生活,从此以后,我只有一个名字——池沌。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