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奇幻玄幻 > 一寸天下 > 正文
第77章 阁老
作者:眼眸闪烁未来  |  字数:2721  |  更新时间:2020-02-01 17:35:07 全文阅读

这一声惊天怒吼,让整个东陵城都颤了三颤,首当其冲的云牧更是心神狂震,耳鸣目眩,像是被一头深渊恶魔盯住,全身的血液都仿佛被冻结,如坠冰窖!

白山河来了!

一位结丹境强者,很有可能是东陵城唯一的结丹境,云牧被他盯上,几乎是必死无疑。

这是云牧离死亡最近的一次!

云牧骇然的发现,哪怕他已经打通了涌泉穴,身体各项机能都发生了质的变化,但是竟然还无法摆脱白山河的元气威压,依旧被克制得死死的。

“这就是城主的实力吗?!竟然如此恐怖!”

城主白山河在东陵城是神龙见首不见尾的人物,今天在这里现身,自然吸引了不少人的目光。

在场的有不少武道高手,他们一直听闻城主的实力如何如何的强大,但终究没有见识过,今日一见,直接令各方拜服。

“啧啧,这可是结丹境啊,在整个枫林帝国,能突破结丹境的大高手怕是都没有十个,如此实力,绝对是一方霸主了!”

“城主何等人物?怎么会对一个小辈出手,这么不顾颜面的吗?”

“谁知道呢?或许是云牧干了什么天怒人怨的事,激怒了城主,不管怎么说,城主亲自出手,云牧是在劫难逃了,只是可惜了这么一个天资纵横的奇才了!”

云牧斩杀白川之后,由于时间太短,还没来得及传播,所以众人根本不知原由。

而白山河现在怒到了极致,哪里还有心思去管其他人怎么想,他立身于半空中,直接伸出一只手,朝着云牧一掌压了下去。

“去死吧!”

半空中一只巨大的手掌凭空出现,如同山岳一般,银光闪闪,在朝阳的照耀下显得炫丽非凡,但那晶莹的光泽中,蕴含了恐怖的杀机。

这只巨掌轰然压下,空间都仿佛承受不住这庞大的力量,被激荡起了层层涟漪,虚空都在晃动。

所有人都如芒在背,大气都不敢喘一下。

就这一掌之威,就将结丹境强者的实力展现得淋漓尽致。

“啊啊啊…!”

云牧用尽了全身的力气,也无法抗住结丹境强者的一掌,哪怕他的肉身强横至极,但那力量刚刚倾泻下来之时,肌肤都在皲裂,血脉瞬间膨胀,而后爆裂开来,而这时的惊天大手已至头顶,立马就会将他拍成肉泥。

“白城主如此明目张胆地出手对付我东陵武府的弟子,当真是欺我东陵武府无人吗?!”

就在白山河的攻击距离云牧头顶不足一寸的时候,一个苍老的声音响起,这声音显得很虚浮,但却蕴含了神秘的力量,让那银白色的巨掌直接定格在那里,再也没有往下落,接着很快就消失不见了。

同时那磅礴的元气威压也消失了,所有人都如释重负,云牧更是差点瘫软在地,全身都被冷汗打湿,还夹杂着鲜红色的血液,如同在鬼门关走了一遭。

这时一个白发苍苍的老人出现在了众人的眼前,他好像是凭空出现,又好像是一直就站在那里,只是一直没被人察觉。

他的皮肤就像干枯的树皮,眼睛都已经混浊不堪,牙齿也掉光了,显得非常的苍老。

但是没有一个人敢轻视他,谁都看得出来,白山河的元气威压,就是被这个老者给强行撤去的,就此可见,他的实力绝不下于白山河,也是一个结丹境的大高手!

看到这个老者,云牧的心绪无法平静了,原来这个老人竟然就是在东陵武府藏经阁负责登记的那个老人,当时云牧执意选择《风雷步》的时候,这个老人还特意叮嘱过他,让他切勿好高骛远,想不到,他竟然还是东陵武府的隐世高人。

其实想想也对,藏经阁乃是东陵武府的武道根本,怎么可能没有绝顶强者坐镇?

“阁老,您年事已高,本该颐养天年,怎么也出来凑这个热闹了。”

阁老在东陵武府不知已经待了多少年了,很多人都见过他,却没有人知道他叫什么名字,但听白山河的口气,显然是对这阁老有所了解的。

“老朽要是再不出来,这东陵城怕是都要被你们这些小辈给掀翻了。”

阁老眼帘低垂,慢悠悠地说道。

听到这话,白山河虽然面色不改,但是内心还是略有波澜,他原本以为自己突破结丹境以后,绝对能称霸东陵城,但是没想到东陵武府的阁老竟然也是结丹境,这让他感到有些棘手。

其实在白山河年轻的时候,这位阁老就在东陵武府藏经阁负责登记,只是不知道他具体叫什么,就被人尊称为阁老,直到后来他修武有成,才感觉到这位老人的武道修为也是深不可测,但在白山河看来,也不过是蕴灵境极致的修为,顶天拥有九百万缕的元气精华,与他之前相当。而现在才发觉,这位老人的修为竟然也是结丹境,而且看其气息稳固,怕是多年之前就突破结丹的,修为比自己还高,所以哪怕他现在愤怒滔天,也不得不拉低姿态。

“阁老有所不知,我白山河堂堂城主,本不该以大欺小,但这云牧欺人太甚,竟然将我两个儿子都给杀了,我如何能放任他离开东陵城!”

白山河已经在努力克制自己了,但是还是有缕缕杀机弥漫出来,让周围的温度都低了几分。

这话一出,直接就掀起了轩然大波,震撼着每一个人的心灵。

“什么?!云牧杀了白川和白泽!”

“他是要捅破天吗?!!白城主就这两个儿子,竟然全被云牧给斩了,他可真下得去手啊!”

“白川何等人物,年纪轻轻,实力足以匹敌老辈强者,在东陵城年轻一代绝对无敌,就是整个枫林帝国,也不见得有人能与其争锋,云牧居然能杀了白川,他的实力为何能增长得如此之快,这简直是匪夷所思!”

“这小子是天神转世吗?!!”

这个消息让他们难以置信,要不是白山河亲口说出来,他们是无论无何也不会相信的。

可是阁老丝毫也不惊讶,好似早就知晓一般,他不留痕迹的瞥了一眼云牧,这一眼,又让云牧心中一惊,好似自己心中所有的想法,都被对方看了个透彻。

其实云牧是在赌,赌东陵武府不会袖手旁观,赌东陵武府的武道底蕴能够匹敌城主府,所以他杀白川就是一场豪赌,赌赢了,就为好友报了血仇,为东陵城除了一害,自己的念头也通达,今后的武道也会更加勇猛直前,而赌输了,就得命丧黄泉!

不过从现在的局势来看,他似乎赌赢了,东陵武府的阁老也是一位结丹境的高人,只是云牧的这些小心思似乎没有逃过阁老的眼睛。

阁老也没有在意,他只是开口对白山河说道:“武者之路本就是狭路相逢勇者胜,技不如人又能怪谁?年轻人的事就该让年轻人自己解决,你身为结丹境强者,气量怎么如此之小啊!”

白山河顿时气结。

我气量小?你丫的!是我儿子死了!!

什么叫年轻人的事儿?真是站着说话不腰疼!

再说,就云牧现在表现出来的战力,整个东陵城,有哪个年轻人能与他一战?

就算护犊子也不能这么护吧?!

“阁老!我敬你为前辈,但有些事儿决不能就这么算了,其他人我可以不追究,但是云牧,今天必须死!”

结丹境独有的气势释放出来,大地都在剧烈的震颤!

就算阁老如此明显的袒护云牧,白山河也绝不会轻易放过他,云牧杀了白泽和白川,就等于是拔了白山河的逆鳞,他如何能善罢甘休。

阁老叹息一声。

“罢了罢了,不知多少年没有活动筋骨了,今天就陪你们这些小辈们练练吧。”

说话的同时,那苍老的气息一下子就改变了,变得澎湃如潮,元气更是如同惊涛骇浪,在虚空中起伏跌宕。

白山河也是动了真怒,结丹境的浩瀚元气席卷而出,直接掀起了一场元气风暴,仿佛能摧毁一切!

“久闻阁老修为高深莫测,白山河不自量力,前来讨教几招!”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