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奇幻玄幻 > 猎魔之最终圣战 > 第二卷·血之圣战
第五十章:幻象
作者:三欲道人  |  字数:3419  |  更新时间:2020-07-07 20:05:01 全文阅读

   看着面前正在忙碌的众人,格伦特却觉得心里十分的烦躁。

  一个晚上,仅仅就是一个晚上就有七名士兵失踪,这简直是让他根本无法接受的事情。格伦特一向把自己接到的任务当作自己必须的责任,而现在居然出了这样的事,他的思绪简直乱成一团了。

  “指挥官,仍然没有发现任何失踪士兵们的踪迹。”士官长阿瑞斯走上前向他汇报,“什么都没有,就好像是直接人间蒸发了一样。”

  “再给我找!”格伦特喊道,“这世上怎么可能有人会就这样无缘无故的突然消失,不论如何他们都一定会留下证据!”

  “是。”阿瑞斯立正敬了个军礼,“那我就去告诉他们继续搜查。”

  “对了,把昨天晚上担任正门看守任务的人给我叫过来,我有些事情要问问他们。”

  “明白,我现在就去叫他们过来。”阿瑞斯在接到命令后就转身离去了,但是格伦特却依然觉得自己的胸口压了一块石头,而这块石头我让他简直喘不过气来。

  “长官,您要见我们吗?”两名士兵来到了格伦特的面前,而格伦特也只好强打起精神抬起了头。

  “昨天晚上就是你们两个担任正门看守任务的吗?”

  “是的,长官。昨天晚上担任看守任务的人正是我们两个。”稍显年长的士兵回答。

  “你们两个,上等兵艾米尔和二等兵弗雷,之前曾经在BPRD总部担任护卫工作,因为能力出众才被选入我领导的这支部队,我说的有错吗?”

  “没想到像我们这样的无名小卒居然能入得了长官的法眼呢。”上等兵艾米尔笑道。

  “那么我问你们,昨天晚上到底有没有看到任何异常的事情?”

  “如果真的发生异常的事情的话我们是不敢瞒报的。”二等兵弗雷回答,“昨天晚上,前辈和我一直在看守着正门,没有任何异常的情况发生。”

  “是吗?”格伦特的眼睛仍然没有从他们的身上移开,“那可真是奇怪,偏偏昨天晚上所有的电波信号都被干扰了,监控也完全没有画面,而那天又是你们当值,难道这一切都是巧合吗?”

  “长官。”艾米尔立正肃然说,“我们绝对不会背叛BPRD,以我的生命作为担保,如果我们有任何背叛的行径,您都可以立刻执行军法。”

  格伦特的语气缓和了下来:“嗯,看到你这样的表现或许真的是我想多了吧,但是你们的身上依然还有嫌疑,在事情没有水落石出之前一定要配合调查。”

  “一切听从命令,长官。”弗雷答道,“我们一定会认真配合调查。”

  “很好,你们下去吧。”格伦特对着两人挥了挥手,而两人也在敬了一个军礼后退下了。

  “怎么,指挥官没找你们麻烦吧。”二人刚走到走廊处,士官长阿瑞斯就笑着问他们。

  “为什么只是表达了他的疑惑而已。”艾米尔轻松地回答,“毕竟现在出了这种事情,我们所有人不是都有嫌疑的吗?”

  “现在情况无非只有两种。”阿瑞斯竖起两根指头说,“一种就是敌人的实力强大,足以神不知鬼不觉的让七个训练有素的精锐士兵人间蒸发掉。”

  艾米尔和弗雷在听到这句话的眉头都轻微的皱了一下,但是正在夸夸其谈的阿瑞斯很明显没有注意到他们两人表情的微小变化。

  “那么第二种又是什么呢?”弗雷问。

  “第二种嘛,不好说。”阿尔斯说道,“不过现在有很多人都认为他们是当了逃兵,虽然这件事很匪夷所思,但在这种情况下也是有可能发生。”

  “身为BPRD的士兵,不!就算是身为人类,在这场战争当中也有不能够逃跑。”艾米尔正色说,“逃跑的人只能是懦夫,而我相信在我们之间是不会有这种懦夫的。”

  “你小子今天格外的有精神啊。”阿瑞斯稍有些惊诧地说,“看不出来平时虽然话有点少,但说不定有很多人都比不上你呢。”

  弗雷在听到阿瑞斯说这番话时,手肘不经意间轻轻地碰了一下艾米尔的手臂,艾米尔也立即开口回答。

  “可能是因为刚刚指挥官把我们叫去询问了一番吧,不过这些都是我内心真实的想法,毕竟我们是战士,身为战士就应该以守护他人为自己的责任。”

  “说得好!”阿瑞斯拍了拍艾米尔的肩膀,“如果刚刚指挥官说的话实在是太突兀了,那么请让我代他道歉,指挥官现在也已经心烦意乱了,你们也要多体谅他呀。”

  “我们并没有要怪他的意思。”弗雷开口道,“我们的忠诚是有目共睹的,不会因为指挥官的一句话就改变。”

  “说的没错。”阿瑞斯伸了个懒腰,“从清晨一直搜查到了现在也根本毫无发现,说真的,我是真不知道再继续搜查下去还有什么用处。”

  “我们真正的任务不是应该是保护文森秘书长吗?”艾米尔询问,“我觉得还是加大保护的力度才是正事,这种搜寻工作有可能根本是徒劳无功。”

  “你们也知道我们现在除了文森还有一个人要保护。”阿瑞斯无可奈何地摊了一下手,“本来就不算太多的兵力还要分散开来,要是总不能再派一些兵力来就好了。”

  艾米尔的眼中一亮,好像终于有什么东西吸引住了他的心,但是现在他还是要一切以慎重为妙,决不能就这样暴露出他谈话的意图。

  “是说那个女人吧。”看着有些不知如何开口的艾米尔,弗雷却恰好时机地接上了话茬。

  “对呀,那个女人,”阿瑞斯一提到这件事语气就有些不耐烦,“据说她的男友已经背叛了我们,而她自己则隐瞒了她男朋友的许多事情,虽然现在已经醒过来了,但是却仍然缄口不言,可真是是让我们头疼。”

  “难道要刑讯逼供吗?”艾米尔说话虽然是这样的轻松,但他放置于背后的双手却已经紧紧攥成了拳头。

  “这种情况倒是不会。”阿瑞斯打消了他们的疑虑,“虽然她有隐瞒,但是我们还是相信她仍然是忠于BPRD的,她只是被私人感情干扰了,再等一段时间也许她就会愿意开口了。”

  “那么就祝您马到成功了,士官长。”弗雷笑着说。

  “嗯,你们昨天晚上也辛苦了,本来应该休息一早的,现在却还要担任搜查工作又要时刻准备质询,等忙完了之后好好休息一下吧。”

  “您也是呀,士官长。”艾米尔向着他敬了一个军礼,阿瑞斯则跟他们又攀谈了几句然后才离开了。

  “周围还有人吗?”弗雷边说边又向四周观察了一遍。“没人的话,我们应该可以开始了吧。”

  “表演了这么长时间我也累了。”艾米尔的声音变了,语气中也充满了轻慢感。“不过我们想要知道的事情大体上都已经知道了。”

  “话说回来,梅菲斯特给你的东西可真是有意思,居然能在我们不变身的情况下就让我们以他人的形象出现,我之前可从来没听过有这样的东西。”

  “你说这个呀。”“艾米尔”拿出了装在口袋里的一颗正在闪着紫色光芒的小圆珠,“梅菲斯特将他的一小部分能力注入了这个东西里,以那个家伙的实力能做到这些应该不奇怪吧。”

  “说实在的我还真是好奇,它的功能到底是什么呢?”“弗雷”追问道。

  “是梅菲斯特的幻术啊。”“艾米尔”把珠子放在手中来回把玩着,“以这颗珠子为原点,现在方圆十公里的范围都已经被笼罩在幻术当中,所以他们看到我们的形象一直是艾米尔和弗雷,根本就不会有任何怀疑的。”

  “原来如此,之后的事情就简单的呀。”“弗雷”笑道,“就这样光明正大的把他们当猴耍,很轻易地就可以获取我们自己想要的信息,梅菲斯特的这一招可真是狡诈至极。”

  “如我之前所预料的那样,他们陷入了一定程度的混乱,那么下一步的计划,我想你应该知道怎么办吧。”“艾米尔”看着“弗雷”说。

  “兵分两路吗?”“弗雷”说,“那么你觉得我们两个人的目标应该分别是谁呢?”

  “文森就交给你了,至于千草若叶,她和我,不,是她和另一个我有着说不清的联系,不管怎样她也都应该是我的目标。”

  “悉听遵命。”“弗雷”打了个哈哈,“当然是可千万不要出任何岔子了,不然你我可承担不起责任。”

  “别把梅菲斯特那家伙想的太厉害了。”“艾米尔”显得很不屑,“不过就是一个以为自己无所不能的混蛋,那样的家伙所从一开始发出的命令我可就没打算放在心上。”

  “认清楚现在你的处境,雷克斯。”“弗雷”突然间喊出了“艾米尔”在幻术下的真实名字。

  “你疯了吗!?”雷克斯立刻伸手捂住了他的嘴,“我不是说过了千万不要叫我的真名吗?如果我突然叫了你一声凯恩,那么到时候就都完了。”

  “你看看,你不也是在担心失败吗?”凯恩笑着扳开了雷克斯捂住他嘴的手,“任何人都有恐惧,人类也好,恶魔也罢,你虽然嘴头上说不敬畏梅菲斯特,但你的内心好像并不是那样想。”

  “你这混蛋!”雷克斯的眼神中浮过一丝杀意,但很快又归于了平静。“但或许确实如你所言吧,我也的确不想让这次任务失败呢,那现在就让我们两个各司其职吧。”

  “早点这样子不就没事了吗,文森那家伙的事就全部交给我处理吧。”凯恩冷哼了一声转头离开了,但是雷克斯却一直盯着他的后背,直到那显得有点冷酷的背影彻底消失才扭过头来。

  “到底你只是个执行命令的工具,还是一个隐藏的自己内心的恐怖人物呢?”雷克斯自己一个人发出了感叹,“恐怕也只有你自己知道吧,凯恩,就算梅菲斯特那家伙信任你,但是我却不信啊。”

  雷克斯也转身向着另一侧没有任何灯光的漆黑过道迈开了脚步。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