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历史军事 > 明天子 > 第一卷,幼龙张目
第一百一十五章 议麓川六
作者:名剑山庄  |  字数:2545  |  更新时间:2020-03-31 22:29:39 全文阅读

第一百一十五章 议麓川六

杨荣看着天色,说道:“算算时间沐昂已经到了云南,只能沐家有主心骨,云南一时半会就乱不了,我们还有时间。”

杨荣随即将南方卫所的花名册从身后的书架之上,找了出来,随即将一个个卫所军官的履历,从履历上看这个人能不能打,然后按照前番清军御史的汇报,推算这些人的治军能力。

努力在不动员边军与京营的情况之下,凑齐征讨麓川的十几万大军。

王骥一看这架势,就知道又是一次通宵达旦。他只能奉陪了。

毕竟,这些朝廷卫所军官的履历,也算是一等一机密,不是寻常人可以接触到的。

明日上午,就是御前商议的时间。只能在此之前,先做出一个框架来。

杨荣对沐昂的估计不错。

从北京到昆明。

沐昂仅仅有了数日,就到达了。

一路上跑死了十几匹马。

乃至于沐昂身边的侍卫都换了一批。即便如此,沐昂到了昆明的时候,整个人都脱形了,身边仅仅两三人护卫着,其余的护卫都掉队了。

沐昂看着黔国公府,满府白皤,翻身下马。只是长期在马上奔驰,这一下马,居然站立不住,整个人扑通一声,跪倒在地面之上。

“三爷。”立即有沐家的家丁去搀扶。

沐昂排行第三,沐英有四个儿子,长子早亡,次子就是沐晟,三子乃是沐昂,四子就是常宁公主驸马,长期坐镇南京。

沐昂一开口,声音沙哑之极,说道:“二兄?”

“老爷还在灵堂。”一个家仆说道。

沐昂二话不说,就闯进灵堂之中,却见满屋子都是白色的。沐晟的夫人见沐昂,顿时安心下来,说道:“三叔。”

沐昂缓缓的跪在沐晟的灵位之前,说道:“二嫂放心,有小弟在,思家放肆不了。”

有沐昂在,沐家就有主事的人了。

沐家上上下下都安心下来。

沐昂立即将军中诸将,先将圣旨拿出来,说道:“奉圣喻,由我担任云南都司,平蛮将军,现在可以说说吧,到底是什么情况?”

“我哥他为什么自杀?”

“云南的局势崩坏到了什么地步?”

沐昂一直五军都督府之中,执掌兵权。

早年也在云南待过。对云南的情势也是很明白的。只是他怎么也不明白,沐晟到底为什么要自杀。

朝廷对沐家想来优容。

看沐英的三个儿子,就知道了。

沐晟接替沐春坐镇云南,沐昂在北京,还有一个坐镇南京,都是兵权在握,遍布机要之地。

“三爷,方政一败,怒江以西非我所有,而且不等二爷号令,各地土司都先退却了。似乎与思贼暗通之意。”

“今日二爷丧事,很多土司都神情闪烁,似乎已脚踏两只船了。”

“朝廷非大举征伐不可,朝廷在云南的威信,容不得再败一场了。”

沐昂大吃一惊,说道:“怎么会如此?”

沐家从来是善抚土司,在土司之中的影响力,可以说是沐家的资本所在,即便在最后一任黔国公,沐天波也借助这种影响力,拉了不少土司站在永历这边。

而这分经营,却是从沐英就开始了。

沐英在云南大举屯垦,将中原先进的农业正技术传到了云南。不仅仅让云南汉人变得多了起来。也让很多少数民族在农业上有很大的进步。

即便现代的云南的汉人,往上数,祖上相当一部分人都是在明初迁入的。

总体来说,沐家对云南土司多数是有恩的。

只是沐家两代人恩惠还太少一点,不足以让这些土司,在思家与朝廷之间站队。

特别是靠近思家的土司。

对这些土司来说,思家太近,大明太远。

一旦旗帜鲜明支持大明,就立即能迎来思家的打击。除却滇东一些土司之外,都不敢站队。

沐英一听,顿时觉得头大。

云贵土司简直遍地都是。数不胜数。

而今这些滇南,滇西大部分土司都中立,甚至偏向麓川方面,明军需要防守的方向,一下多了不知道多少。

固然知道,这里面有不少土司,不过是与麓川虚与委蛇而已。

但是在战争之上。决计容不得侥幸的。

沐昂立即感受到沐晟的心情。

沐晟自然比不上沐英的天纵之才,但也是一员勤勤恳恳的将领,特别是在经营云南方面,沐晟也没有闲着。一点点的夯实基础,其中最重要的基础,就是维系这些土司对朝廷的忠心。

而今沐家两代经营,毁于一旦。

沐晟或许不是畏罪,却是无法面对自己了。特别是麓川思氏乃是沐英的手下败将,思任发年少的时候,还是沐晟麾下的跟班。

沐昂深吸一口气,说道:“征讨麓川,需要多少人马?”

“十二万。最少十二万。”沐家这些幕僚商议一番说道。

沐昂说道:“立即代我想朝廷拟奏,请兵十二万。”

“是。”下面的人立即忙碌起来。

“报。”沐家家丁从外面进来,说道:“门房来报,思家的人来了?”

沐昂身边的一个长须老者立即问道:“那个思家?”

其实云南有名的思家,只有一个而已。

“麓川思家。”这家丁说道。

沐昂怒极,说道:“好大胆子。他还敢来。”

沐昂心中一股杀意在涌动,不过,随即被他按捺住了。毕竟大局为重,而今大明在云南的兵力,不足以击败麓川了。当然了麓川想要进攻汉地,却也是难事。

毕竟进攻防守,是两种不同的情况。

进攻麓川,层层险阻为麓川所用,毕竟怒江一带天险,即便放在后世,也不是好走的地界。但是进入云南内地之后,纵然而今云南兵力,不是太充足。谁胜谁负,还不知道。

沐昂在偏廷见了思家的。

思家使者,并不像一个土人,反而有几分书生气。像汉人多过像土人。

沐昂冷笑说道:“思任发让你来做什么?”

麓川使者毕恭毕敬说道:“听闻黔国公千古,家主不胜伤悲,特地派小的来吊孝,以寄哀思。”

沐昂的眼睛微微一眯,心中的怒火更胜一筹,但是如此,反而镇定下来了,淡淡的说道:“心意领了,只是你家家主并非仅仅为了这个吧。”

“三爷英明。”麓川使者轻轻拍了一记马屁,继续说道:“家主派小的来,是向朝廷朝贡。我麓川对朝廷拳拳之心,从来没有忘记过。”

“之前有很多误会,以至于双方兵戎相见。实在大不应该。我家家主愿意归还,方将军及麾下将士尸体全部尸体千余具。”

“并向朝廷朝贡。麓川与朝廷重归于好,云南安定,岂不是大好。”

麓川使者随即将礼单奉上。

沐昂只是一扫,却见上面,什么白象,象牙,黄金,翡翠,等等,少说有数万两之多。可见思家下了血本了。

沐昂冷笑一声。说道:“好大的手笔。”

麓川与大明较量过,思任发也是一个相当清醒的人,知道麓川与大明的实力对比。对他来说,仗打到这里,刚刚好。

他可以安心消化这几年占据的土地,等将这些地方全部消化之后,才有发动下一次战争的实力。

沐昂自然能猜到思任发的心理,他恨不得当庭杀了这个使者。但是却不能。

因为这不是沐昂能够决定的。这种权力从来是在北京,沐昂心中再不满,也只能说道:“这一件事情,我会上报朝廷,你们且等着便是了。”

麓川使者说道:“多谢三爷,自然有沐家----。”

“不用了。”沐昂说道:“且告诉思某人,我沐三要什么,会自己去取。”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