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武侠仙侠 > 仙婿奇游记 > 正文
第八十章 琳琅的钗
作者:月明她倚楼  |  字数:2749  |  更新时间:2020-02-20 09:58:35 全文阅读

徐默可不会搭理他,没理由它惹出来的祸我堂堂烂剑山仙长跑去承担!

猎犬没办法,耷拉着脑袋只得认输,转身摇摆摇摆尾巴,朝胡府大门拉坨屎,一溜烟的不见踪影。

“哈哈哈!”徐默忍不住大笑,真可谓是宁可输事不可输势,咬不过家丁手里的棍子,那就留坨屎作纪念,对那条鼻子灵敏的好色小狗,徐默树立起新的认识,而两名家丁,眼见在胡府门前拉屎的元凶早就逃远,挽起袖子眼神凶恶的走向徐默。

“喂,你们干嘛,拉屎的又不是我。”

“牵狗的是你!”

两名家丁不由分说抡棍打算教训教训徐默,手起棍落,只听啪啪几声,徐默站在原地安然无恙,两名家丁却满头红肿,那两根棍子也不知怎么的,就敲在他们自己头上,两人直呼“妖怪,有妖怪。”吓的软瘫在地。

“怎么回事。”

就在这时,从胡府里面走过来位姑娘,声音甜美,笑容可人道“怎么回事,你是谁,为何与我们府上的人起争执。”

“小姐,刚刚闯入我们府上的那条狗就是他牵来的。”

“小姐小心,他会妖术。”

“嗨,什么妖术,那叫仙术。”徐默看向站在胡府门前的姑娘,拱手道“是胡小姐吧,你好,在下徐……在下迟靖远,是从烂剑山而来,听说你们空山郡最近有妖邪出没,所以来帮你们收妖的。”

胡小姐笑道“我确实听爹说花大人派人到烂剑山去请仙人来收妖,既然是烂剑山的仙长,还请到府里用茶,我爹他向来喜欢结交你们这些修仙门派的弟子,仙长莫要推辞才好。”

徐默同样以笑回应,他之前仅仅让那条猎狗进去,就是考虑到如果女妖隐藏在胡府,贸然而进可能会打草惊蛇,可现在既然胡小姐相邀,那就光明正大进去坐坐,走近几步来到胡小姐面前,徐默正打算开口说些多谢胡小姐之类的话,竟发现这位胡小姐发髻别着支钗子,和岳琳琅的珠钗完全相同,就连珠钗某些部分的色泽磨损程度都分毫不差,他不禁伸手去拔,胡小姐下意识侧头一躲,微有几分羞怒道“仙长,你干什么?”

徐默后知后觉到失态,连忙致歉道“对不起啊,胡小姐头上的珠钗和我某位朋友的特别像,所以没忍住才……胡小姐莫怪。”

徐默恳然说完,胡小姐面色反倒从羞怒变得有些不好意思道“其实我头上的珠钗是爹前几天出海经商时带回来的,爹说珠钗是救他性命的一位姑娘所留,以后有机会得还回去,我呢就是看钗子漂亮,戴几天而已,要不你进去问问我爹具体情况吧,或许救他的那位姑娘就是你要找的朋友。”

“好,再好不过。”

“请!”

胡小姐名为胡蝶,至于他的爹,名叫胡友富,长年经营茶叶丝绸等物品的海外营销,中原地区的货物在海外那边是稀罕品,能赚很多的钱,成本低收益高,他本人凭借着海外经销带来的丰厚利润,常年盘踞在卧龙州富商榜榜首。

他还有个儿子单名朔,今年二十三,整日好书画诗词,经常聚集郡里青年俊彦到十里坡亭吟诗作句,对父亲的商途和偌大的家业反倒没几分兴趣,关于儿子胡朔,胡友富最操心的就是婚姻问题,按照常理来说,以胡家的殷实富裕,根本不愁找不到儿媳妇,但是不争气的儿子谁家姑娘都看不上,前前后后相亲气哭的姑娘都能从东街排到西街,谁家姑娘都想嫁到胡府享清福,可没办法,入不进去胡大少爷法眼,忍受不住那股子文酸味,前几天,在胡府就发生了为人津津乐道的老子有张良计儿子有过墙梯,厌烦父亲重复又重复的安排相亲,胡朔直接出句寂寞寒窗空守月的上联,声称谁家姑娘对出下联他才肯娶,否则宁愿孤独终老,针对此,胡友富暗中把州里但凡有些才气的文人都暗中集合起来,雕琢下联,谋划着雕琢出来让某家姑娘以自创的名义对出,奈何那些自称才高八斗的文人根本不堪大用,对的一塌糊涂,坑爹啊!

跟随胡蝶小姐进入胡府,待明白徐默身份来意,胡友富很热情的置茶备酒招待。

徐默直接开门见山道“胡老爷,我有件事想要问你,还请胡老爷莫怪。”

胡友富用杯盖缓缓拨弄着茶水道“不知仙长有何事要问呢?”

“是这样的,我想请问令千金发上那枚珠钗是从那里来的。”

胡友富听闻徐默的问话,脸色微变很明显有几分杯弓蛇影余悸未消道“仙长有所不知,说起珠钗我现在心里都很难安宁,前几天我从海外经商返回,在东海海面遇到海盗流寇,差点丢掉性命,好在有位姑娘,和一个身穿斗篷看不清楚样貌的男人相救,那支珠钗就是那位姑娘给我包扎时留下的。”

“原来如此,实不相瞒,她是我师妹,失踪多日来我几次寻找都没有下落,今天终于有了眉目,还得感谢胡老爷你。”徐默心中激动不已,带走琳琅的年轻人岂非就是身披黑色斗篷,不会有错,尽管目前还不明白他为何会带岳琳琅到东海去,但有线索可查,总比之前没有丝毫线索要强。

胡友富明白原委从女儿发髻取下珠钗,交还给徐默。

徐默欣然接住,道“胡老爷,不知能否到你府上走走呢。”

“当然,当然可以。”

胡友富起身和徐默在府里信步而走,时不时谈些关于那坑爹儿子的败家事,胡友富甚至让徐默给掐指算算儿子的婚姻大事,徐默受不住他的再三恳求,只得动指推算,以胡朔的生辰八字推算完毕,结果有些令他目瞪口呆。

胡友富关心道“仙长,结果如何?”

“额!”徐默很不纯良的笑笑道“胡老爷放心,你儿子半个月内定能遇到有缘人,只是能不能握住,尚在定与非定之间。”

“真的啊,多谢仙长,多谢仙长。”

如今天下九州,修仙门派仅存六道院,茅山派与烂剑山三家,而烂剑山处在卧龙州境内,当地人都极为信奉与推崇,烂剑山弟子说出的话,含金量自然也就毋庸置疑,谈论完胡少爷的婚事,徐默又与胡友富闲谈些其他的琐碎话题,话题不重要,关键还是在胡府转悠以便熟悉环境,看看能不能窥到异常,就目前来看,胡友富还不知妖孽藏身在他们府上,妖孽也并未在胡府搅出什么波澜。

再走走谈谈几步,徐默告辞,离开胡府,那条色犬既然能凭借胸衣的气味寻到胡府,证明妖孽定在胡府藏身,今晚有必要暗中再来查探查探,另外今天能意外查获到岳琳琅的消息,对徐默来说简直就是飞来横喜,激动不已。

返回郡衙的路上,徐默遇到来寻他的风婧,破天荒的请她到馄饨店去吃馄饨,首先就是告诉她有岳琳琅的线索,其次就是告诉她有段姻缘在等着她。

风婧得知有岳琳琅下落自然开心,后者就有些无稽之谈的嫌疑,她怒拍桌子道“大师兄,不要胡说八道,我们下山可是来诛妖的,师兄,说实话我觉得你上次游历回来,改变的太多,跟之前简直就是判若两人。”

她这话点重徐默要害,徐默却淡然道“人嘛都是会变的,为何师父要我们下山游历,为的不就是体验世间冷暖进而蜕变自身,变很正常,咋先不讨论变不变的,说说你姻缘,空山郡高老爷有个儿子,我算过,他的生辰八字里感情线主在西北,咋们烂剑山呢正好在胡府西北方向,还有……”

“大师兄,你再胡说八道我就回山,你自个在空山郡诛妖吧。”风婧耳根到脸颊微微羞红,强忍住没爆发拍桌而去。

徐默用筷子搅动碗里的馄饨,啧啧道“咋说到婚姻就排斥呢,风师妹,你各个方面也不小了,得抓紧点。”

说完徐默亦起身赶往郡衙,以郡府官方的手段,要聚集些铜钱应该不至于太麻烦,回郡衙着手准备天罡北斗大阵,快刀斩乱麻解决掉红衣女妖,徐默得立刻启程赶往东海!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