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武侠仙侠 > 仙婿奇游记 > 正文
第七十九章 嗅嗅胸衣
作者:月明她倚楼  |  字数:2845  |  更新时间:2020-02-13 23:22:13 全文阅读

第二天天亮,徐默伸伸懒腰,拜拜城隍塑像,走出城隍庙,白天街道上勉强还有些人,他边打听边走,终于来到空山郡郡衙,名叫王力的捕头在郡衙门口亲自等着他,见徐默到来,开心的跟老婆怀孕似的道“哎呀呀,仙长,仙长终于来了。”

“嗯,哎,我师妹呢。”

“在郡衙里,已经给她安排好住处,仙长请,先随我去见郡官大人。”

徐默点头,跟着王力走进郡衙,来到府衙院子里,本郡郡长正在和一名身穿绣着牡丹长裙的妇人做些夫妻间特有的小动作,见徐默和王力进来,登时摆正姿势,待徐默再往前走两步,看到郡官那张脸,不禁止住步伐,脸上浮现出难以置信,空山郡的郡官,居然是花伯安。

花伯安的神情同样有些惊讶,他没有想到王力从烂剑山请下来的仙长会是当初他从牢狱里提出来送到州府去给萧济南当女婿的徐默,实不相瞒,他送徐默到萧府的第二天,就接到上头文书被调到空山郡,所以关于徐默入赘到萧府后的状况,他还真不清楚。

按照萧婉儿克夫的正常程序,徐默应该死掉啊?不但没死,还成为烂剑山的弟子,变成今日来为空山郡诛妖的仙师?

怎么回事?

“你……你没有死?”

花伯安的开场白,令在场所有人都满头雾水。

徐默嘿嘿笑道“当然没有,我当然没有死,烂剑山的弟子怎么会被媳妇克死呢?”徐默抠抠鼻屎道“那花大人,咋们来好好聊聊诛妖的事。”

“好,好。”

花伯安心里有些乱糟糟的,他之前抓捕的犯人,之前送到萧府去给州长当女婿的人,如今是千里迢迢请来的仙师,落差实在很大,而徐默心中没多少波澜,唯独觉得天下间有些事太过巧合,面对眼前的花伯安,他谈不上多怨恨,当初要不是他送徐默去萧府,说不定自己也没机会成为长青州人人敬仰的仙师,对于花伯安,他真正厌恶的是那种在位昏昏庸庸得过且过的行事作风和不为百姓谋福利的自私。

可目前既然来到空山郡帮忙诛妖拯救百姓,就先收敛收敛厌恶的小情绪,总不能拉出去狠狠揍几拳吧。

花伯安有些卡舌的道“仙长,之前的事呢,其实,我送你到州府去给萧济南当女婿,其实他……”

徐默拍桌道“花大人,之前的事咋们不用细聊,现在我们商量商量关于空山郡女妖的事,王捕头,麻烦你去叫我师妹来。”

“好的。”

王力往风婧居住的后院里去,花伯安则让自己的夫人先回屋,他夫人走时,如裁秋水的流波眸子先是瞧向徐默,等成功引起徐默注意,又看似无心的低头瞧瞧自己胸脯,眼神别有深意的扭动腰肢离去,对此徐默作个毫无兴趣的姿态,叹几口气。

风婧过来,与徐默,花伯安三人同桌而坐,开始商量如何诛妖,其实以花伯安得过且过的做事风格,对此事本来并不关心,奈何越演越烈短短三天死亡州民接近百人,如传到州长那里,可能得掉乌纱帽,要不然他怎么会派人到烂剑山去请人,那三箱黄金归根结底还是郡里百姓商绅筹集的,现在,却已入花伯安私囊。

徐默不开口,风婧也跟着不开口,花伯安只好道“两位仙长,我们该怎么办。”

徐默用手撑住下巴,目光安然移向风婧道“风师妹,你说说呗,你说说咋们该怎么办。”

风婧两颗小眼珠子来回转动转动道“师兄,现在敌暗我明,我觉得我们还是用天罡北斗阵好,那样就算不能够诛杀掉女妖,也可以制止他继续为非作歹,为我们赢取时间,不过天罡北斗大阵有些费时费力,布置起来麻烦啊!”

不管在迟靖远的记忆里还是剑来峰的藏书里,都有关于天罡北斗大阵的认知,所以徐默并不陌生,所谓的天罡北斗大阵,就是用阵法压住整个郡城,只要那女妖再出现,阵法就能立即产生效果,修为低些的妖孽,会直接丧生在阵法下,而缺点,如同风婧所说,布置起来十分麻烦,需要用红线来来回回交织成网笼罩在郡城上空,并且于红线上串满铜钱,最关键的,就是在与城中心相对应的位置,悬吊一把铜钱剑。

徐默思索片刻道“那行,就着手准备天罡北斗大阵,有郡衙的兄弟们帮助,不至于太麻烦。”

花伯安立即问道“那仙长,需要我们作些什么呢?”

徐默道“准备许多红线,记住是许多,需要用黑狗血浸泡过,另外就是铜钱,准备个七八九十筐吧,其中要特别准备十二枚与众不同的铜钱。”

“与众不同?”花伯安问道。

风婧代替徐默,点头回答道“那十二枚铜钱是要用来串连铜钱剑的,其中四枚作剑柄,需要距今四百年的铜钱,然后七枚作剑锋的,需要距今七百年的铜钱,至于那枚要悬吊在铜钱剑剑尖的铜钱,尤为重要也尤为难找,得是上古时期的青铜古币才行。”

“好的,好的,我马上派人去找。”

商量完有关天罡北斗大阵的事,徐默道“花大人,能找只猎犬吗?鼻子很灵的那种猎犬。”

“有,有!”花伯安搞不清楚徐默葫芦里买的什么药,既然他要,那就给找,郡衙里有专门培训出来用于侦查案件的猎犬,鼻子都特别灵敏,花伯安叫人牵来最为极品的那条,此刻正静悄悄爬在徐默脚边,啃着徐默丢给它的肥肉,等它啃完,徐默牵住绳索道“小狗啊小狗,吃完就该工作。”

说着徐默拿出那件红色的胸衣,他不在乎花伯安风婧以及在场捕快们会怎么想,只要他们没有亲眼看到摘胸衣的场景,其他的都不重要,把胸衣搭在猎犬鼻子边,徐默道“小狗,来,闻闻,我们去找它的主人。”

猎犬耳短鼻尖,尖尖的鼻子上下耸动起来,过去好久,鼻子还在耸动,许久许久,依然在耸动。

徐默毫不客气的一脚踹在猎犬屁股上呵斥“给我走,你还闻的没完没了了,色犬!”

猎犬受惊,前爪在地面来回刨动拋动,辨别清楚方位,朝着郡衙外面奔去,徐默手中绳索刷一下绷直,它极速狂跑,带徐默最先来到昨夜遇见女妖的巷子,这证明它嗅觉十分灵敏,十分可靠,通过它定然能找到女妖的藏身之处。

妖又如何,难道妖就没有气味?

猎犬在巷子里左刨右刨的徘徊不走,徐默清楚它心里的小九九,昨夜女妖在巷子里出没过,巷子里的气味自然极重,这货肯定又在陶醉其中无法自拔,徐默想都不想的照屁股一脚,它才开始认认真真工作,从巷子里快跑出去,跑向往东方的那条街道。

穿过整条街道,再右拐,最终来到一家豪华府邸前,抬头看去,见府门上头挂有块匾,匾面用大篆书胡府两字,府门口有两名家丁在看守,徐默正犹豫着要不要进去看看,会不会打草惊蛇,结果手里牵着的猎犬恨不得快些见到胸衣的主人,没出息的汪汪汪几声大叫引来家丁注意。

徐默满眼鄙夷评判给它两个字“色犬!”

左边那名家丁走过来狗眼看人低的道“你是谁,鬼鬼祟祟的牵条狗在干嘛。”

“额。”徐默丢个白眼回应道“你们管不着,小爷我遛狗。”

说完他转身,未想牵在手里的小色狗耷拉着脑袋就是不肯走,摆明要进去亲睹胸衣主人芳容,靠,癞皮狗想吃妖精肉,真是长的丑想得美,不过也好,既然想进去,徐默就作回好人成全它,松开手里绳索,那条早就迫不及待的猎犬飞奔进胡府。

徐默倚靠住旁边的石狮子抠抠鼻子道“先去让你探探路,我呢就在外面等着,免得进去打草惊蛇。”

“暖阳下,迎芬芳,谁家的姑娘……”

他又哼唱起那首桥边姑娘。

莫约过去好久,两名家丁将打的缩成团的猎犬从门里丢出来,它浑身黑毛根根竖起,蹲在那里仇视两名家丁,做好飞扑的姿势准备,又害怕家丁手里那根刚打完它的棍子,不敢轻易出击,时不时的汪汪叫两声。

于是,两名家丁站在台阶上。

黑色的郡衙小猎犬,蹲在台阶下。

双方陷入僵持局面。

最后,猎犬朝徐默看来,眼神里可怜吧唧的明显是在求救,徐默抠抠鼻屎,再度重复两个字“色犬。”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