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武侠仙侠 > 仙婿奇游记 > 正文
第七十八章 好硬的胸
作者:月明她倚楼  |  字数:3017  |  更新时间:2020-02-20 09:24:18 全文阅读

徐默和那位年轻人肩并肩而行,风婧的位置则要偏后些。

让徐默没有想到的是,眼前的年轻人看着普普通通甚至身材都略微要单薄些,但力气出奇的大,独自竟然能扛起三箱黄金,两袖清风的烂剑山山主示意不收,他还得幸幸苦苦再扛回去。

徐默问道“你扛三个大木箱累不累,要不要我帮你。”

“不用仙长,我可以的,来的时候就是我独自扛来的,既然你们不收,我就只能再扛回去。”

徐默又道“你是郡衙的人吧,你叫什么名字。”

扛着三箱黄金的年轻人道“在下名叫王力,确实在郡衙里当差,是郡衙的捕头。”

“原来如此。”

走在后面的风婧听着听着觉得也该上去和他说说话,否则要是被人家误以为自己是拒人于千里之外的冷冰山,还不得冤枉死,噔噔噔几步冲上来走在王力稍前些的位置道“喂,你们空山郡的那妖怪究竟怎么回事,给我详细说说”

“嗯,好的!”王力点点头道“大约是三天前开始的,那天夜里,郡城有十几个人莫名其妙的失踪,到早晨,他们的尸体竟然全都出现在郡城西南的枯井里,本来我们以为是仇杀,于是组织人手查探,结果就在展开调查的那天晚上,我们遇到了那妖怪,是个女妖,她挥挥袖子,就杀死了我们郡衙十几位兄弟。”

“女妖?”徐默眼神出绽放出奇异的色彩。

待到山下集市,他们购辆马车,加速而行,到达空山郡时已经天色擦黑,城门早就关闭,王力亮出身份叫他们打开城门,三人才得以进入,进城之后首先映入眼帘的那条主街道要是放在以前,肯定花灯如昼,人来人往,不过经过三四天的妖邪作祟死掉近百人,谁还敢出来瞎晃悠,都安安静静在被窝里窝着,即便白天,也还是没几个人影。

王力怕徐默和风婧会误以为他们郡是贫困小郡,解释道“以前不是这样的,要放在以前,别说主街道,旁边大大小小的街口都热闹非凡,不过因为最近两天闹妖闹的严重,所以冷清些。”

风婧附和着道“知道你们空山郡繁华,我可是听说卧龙州最富有的四大家,有三家都在你们空山郡。”

“是是是!”

“啊,救命,救……”

两人还在嘀咕间,街道那边突然传来细碎的呼救声,循声放眼往那边看去,只见那里红光冲天,大圈叠小圈的光华犹如涟漪不断的往四周泛。

“不好,妖孽,是妖孽,那天晚上就是这种红光。”

“风师妹,准备战斗。”

风婧抽出鞘里的梅落剑,和徐默往那边飞奔,红光在毗邻街道拐角的巷子里头,两人奔到巷口,只见巷道深处,身着红衣头发散披的女人,两眼放射璀璨的红光,将锋利的牙齿刺入一名青壮年的脖子,正在吮吸他的血液,徐默看那壮年衣衫不整裤带半解,就知道这货是没能忍住美色诱惑,才会落入女妖口里。

相比之下他旁边的风婧可没工夫看那些,手里的梅落剑挥舞开,挽生出漂亮的剑花刺向女妖。

那女妖目力极佳,见对手不是普通人,獠牙从壮年脖子里褪出,挥袖和风婧展开激烈搏斗,徐默则奔跑至那名汉子身前,抓起地面的黏土敷在他伤口处,止住血液外流,他的伤口微显黑色,看起来还有些中毒的现象。

“大师兄,快来帮我!”

风婧边呼救边施展从师父那里学来的剑法,艰难抵抗,徐默盯住手腕说了句“不要再调皮,待会用的着你!”说完随即箭也似的飞奔过去,念动御火诀手中御出两团火焰,掷向红衣女妖。

“砰!”

“刺啦啦!”

地面的轰炸声和火焰燃烧物体的破裂声连串的响起,然而,那红衣女妖却毫发未伤。

“怎么回事,十三,出来!”

“咻!”

手腕的墨黑色印记绽放出神芒,脱胎成六寸长的锋刃,飞刺向红衣女妖,同时间里,徐默接过风婧手里的梅落剑,朝前快速奔跑以女妖的胸脯为落剑点刺去,提前发出的飞剑十三,一生二二生三幻化出无数虚幻并存的影子,从各个方向发动攻击,主要负责干扰工作,而徐默手中的梅落剑,则是真正致命的攻击。

红衣女妖显然没想到十三会发生令他眼花缭乱的变况,急忙往后退几步,拉开距离挥卷红袖,艰难的应付剑十三,就在此时,徐默咬破手指在落梅剑剑锋画上剑符,加强攻击效果,直且快的穿过层层正在鏖战的剑影与红袖,刺在她胸膛。

“当啷!”

极具金属质感的声音在耳边响起,紧接着徐默感觉手臂被震的酸麻,自己的致命剑招刺在女妖胸脯,就仿佛是刺在铜钟铁板,坚硬无此,就连梅落剑剑身,都发生肉眼不可见的扭曲,嗡嗡作响,附着在剑锋表面的剑气受阻,全部反向往徐默面庞涌来,致使他面部颤颤巍巍,几近扭曲变形。

“靠,好硬的胸!”

女妖不屑的笑笑,沉甸甸的胸脯高挺,把徐默手里的梅落剑弾开,徐默顾不得再惊愕,连忙又唤动剑十三围绕于女妖周身来回劈砍,奈何锋利如十三,仍然不能对她造成任何伤害,如果战局按照目前的形式发展,会变得极为糟糕,不仅无法拯救郡城的百姓,就连他和风婧都得把命赔上,标准的杀妖不成反遭诛。

“当啷!”

那女妖臂膀甩出,硬生生将十三剑钉入巷壁。

“糟糕,风师妹,快带那受伤的人离开,和王力先回郡府,我会到郡府与你们汇合的。””

“可是大师兄,你……”

“不必担心我,我自有办法离开,人太多反而不方便施展,快走,你得相信我,我可是大师兄。”

风婧看看徐默,再看看躺在地上的那名受害者,连忙扶起他往巷子外面奔逃。

“不要逃,谁都别想逃。”女妖阴森的声音响起。

徐默抠鼻自若道“哎呦喂我的红衣女妖姐姐,不要着急,我会陪你好好玩的,来啊来啊,打我啊。”

“找死!”女妖愤怒,张牙舞爪冲徐默而来,看架势是要把这位来自烂剑山的仙人给撕成粉碎,,但正当她转眼来到徐默身边锋利的獠牙要侵入徐默脖子时,徐默身边突然流光大耀,从他脚底,无数条金色藤蔓野蛮生长,结满菡萏进而绽放出九朵金莲,女妖猝不及防,嘴唇下巴连带胸部那片区域都被金莲灼伤,疼痛的她不得不退开数米以避雷池,稳住身形再次看向徐默,方看清徐默手里握着一面玄黄色的宝旗。

女妖哑然“你这旗……”

徐默高抬下巴道“戊己杏黄旗,金莲万朵、无物可破、诸邪避退、万法不侵,乃天下间第二大防御法宝,你胸脯硬朗我伤不得你,不过我有戊己杏黄旗在,你要想靠近我也不可能,你说咋俩是僵持着大眼瞪小眼好,还是各回各家好呢。”

“算你狠,今晚就放过你们,不过我警告你,识相的就不要管我的事。”

徐默置若罔闻,一步步的靠近女妖自顾自道“在下呢还想向姑娘借样东西,不知姑娘是否肯借呢。”

话说完的时候,徐默恰巧距离红衣女妖三步之隔,他左手闪电般的探出,抓向红衣女妖胸脯,撕扯住她胸衣用力往回拽,系着蝴蝶小结的红吊带断裂,胸衣从她身上掉落眨眼间出现在徐默手中。

“臭小子你……”女妖气的哭爹喊娘,恨不得咬死徐默,可想想围绕在徐默身边的九朵金莲,还是打消要出手教训的想法,悻悻然道“臭小子,亏你还是自称名门正派的修仙人士,不要脸的厉害。”

徐默就像完全没听出她语气里的火药味似的,笑嘻嘻把女妖的红色胸衣举起道“怎么你们妖怪也会害羞啊,放心大半夜的我啥都没看见你,别生气嘛,还是说你不是害羞,是舍不得胸衣,你看看你多小气,咋们好歹不打不相识,留下胸衣作个纪念呗。”

“你给我住嘴,下次我决不会放过你。”女妖转身,消失在夜色当中。

徐默双眼凝视着她消失的位置,心中颇有几分波澜起伏,今夜要不是有宋道元相赠的五方旗在手,下山前那句诛妖不成反遭诛的玩笑话,就要成真,再看看手里的红色胸衣,徐默咧开嘴笑出不怎么光明正大的情味,之所以让风婧离开的根本原因,就是害怕她看见自己抢胸衣会不由的瞎想,要真那样,大师兄的形象就会毁的连渣都不剩。

“那么硬的胸,不好对付啊!”

徐默在嘴边嘀咕几句,离开巷子本想到郡衙去,意识到没有王力带路,根本就找不到,街道上又冷清的连鬼影都看不见,就算要打听也没法打听,最后没撤他只能去住客栈,未曾想串遍十几家客栈都隔着门板说客满,连门都不愿意开。

处处不留爷,看来今晚只能在城隍庙过夜!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