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武侠仙侠 > 仙婿奇游记 > 正文
第七十章 守株待兔
作者:月明她倚楼  |  字数:3100  |  更新时间:2020-02-09 20:08:29 全文阅读

他的问题,徐默据实以告,听完宋道元满脸感慨道“当初的我年轻气盛,如今想想,负气多年实在不该,本来想着此后隐居,和烂剑山永断瓜葛的,但几日前我正在山里独坐,突然感觉到有股强大的剑气冲天而过,飞往昆仑山,便……”

他没有继续说下去,马蕊芯为他埋剑十九年,如今等人剑出,他心里自以为早就尘封的记忆,千丝万缕的全牵扯出来,忍不住煎熬便决定到烂剑山探望马蕊芯,故地重游了结往事种种,折剑下山的前两年,宋道元受戾气心魔所扰,用手中的剑造出不少杀孽,几乎成为九州公敌,幸在遇到封正, 同样出走师门的他用门中真经心法平定宋道元心魔,并与他结拜为兄弟,之后几度春秋的交往,封正身上那种颇有邪性的大大咧咧性格,潜移默化影响着这位倨傲独尊的宋道元心性大变,渐成今日模样。

叹气间宋道元转移话题道“小子,说说你,为何落在云中卫手里,云中卫是朝廷爪牙,按理说不会找你麻烦,你小子是不是去皇宫里头偷看哪位娘娘洗澡,才招致祸患。”

“哎呀,老前辈我冤枉啊,我能招致出什么祸患,再说,咋烂剑山那么多女弟子,我用的着千里迢迢跑皇宫里?”

徐默带着白眼将事件的前因后果全部告知宋道元,这位剑仙前辈听完眉宇之间浮动出几丝怒意道“没想到啊,没想到六道院的王衍,就是云中卫的总统领,说实话之前我挺佩服此人,如今倒真有些恶心,堂堂六道院院主,自诩为修仙正宗,竟然会成为皇帝的爪牙。”

无所谓的弹着连贯的响指,徐默道“其实仔细想想,六道院本来就建在太安城,皇帝脚下,很多事情俱依附于朝廷,王衍为其办事,也算正常,不正常的是,前辈啊,我实在想不通皇帝为何也对广成大帝陵感兴趣,你说里面究竟有什么,早知道那天我就不那么着急出来了,和鲁先生在里面好好转悠转悠!”

宋道元面色无改平淡道“皇帝为何会对广成大帝陵感兴趣我想不出原因,但就目前的局势看来,皇家力量的介入,会使局势变得很麻烦,我们身处天子治地,不能公然与其做对,否则会惹来麻烦的。”

徐默打诨道“原来堂堂的宋剑仙,也怕朝廷啊。”

宋道元完全不讲情面的一指弹在徐默脑袋道“怕,十个朝廷我都不怕,或许十九年前的我,想法和你相同,遇事总是杀杀杀,如今考虑事情会全面些,看的也就更广些,烂剑山并非都是剑仙真人,如和朝廷结下梁子,到时候云中卫大举入侵烂剑山,你还指望每位弟子都有飞剑斩人头的本领不成,会牵连无辜的。”

徐默登时不怀好意道“那前辈你还下死手杀掉客栈里的云中卫,前辈,反正杀都杀了,多杀几个也无妨嘛!王衍说过,他要带我和鲁竣到昆仑山玉虚峰,所以他骗鲁竣下山后,还会回客栈,到时候前辈你大义凛然,英勇无畏,挥剑斩逆贼,简直帅的不要不要的,前辈你不是怕牵连到烂剑山嘛,你就戴好斗笠,以个人名义出手,真实身份谁知道呢!”

“臭小子,你可真是个鬼灵精,说到底非得让我和王衍开打是吧!”

“哎!”徐默好像承受多大委屈似的,道“前辈,可不敢瞎说,我并非盼着你和王衍开打,我是为天下苍生,谁知道狗皇帝要打开广成大帝陵,图的什么,再者说,王衍这个人冠冕堂皇虚伪到极点,杀掉他天下少个祸害嘛,俗话说能力越大责任越大,前辈你剑术在当今九州一骑绝尘,可谓前无古人后无来者,我……”

“嘘,王衍我会对付的。”

天下九州于宋道元的溢美赞颂之词要能堆垒,恐怕都要垒出好几座昆仑山,能在乎徐默那几句老掉牙?他示意徐默止住听着刺耳的声音,走向那名赦罪未杀的云中卫道“你叫什么名字,以前可与烂剑山有所关联。”

见识过宋剑仙无剑胜有剑以剑气碎敌二十三的他哪里还敢违逆宋道元的话,语气里微带几分求饶意味的乖乖作答“我名叫人六,以前确实是烂剑山弟子,后来因为某些事,遭到师父驱逐,便加入云中卫。”

宋道元点点头,可能徐默会觉得名为人六有些奇怪,他则不然,十九年九州漂泊他听到有不少关于云中卫的传说,其中有条消息说的是,入云中卫的人会摒弃之前种种,按照进入卫队的顺序,在加他们的品阶,从而构成新的名字,就拿此人来说,人六就代表他是在云中卫组建之初,乃人品阶级的第六名参加者,从某种意义讲算是元老性质的存在,至于他以前在烂剑山究竟何名何姓,宋道元无意追探,只问云中卫参加此次计划的有多少人。

名为人六的云中卫怯怯道“上属的机密我们知道的不多,只知道皇帝陛下很重视,据我们人品阶级的统领说,天品以下人地黄三品云中卫全部出动。”

徐默想起宋道元之前的那句感叹:若是天品二十四人还真有些麻烦,拍拍宋道元肩膀如老师鼓励学子般道“前辈你说过的,天品才有麻烦,那么天品以下都没有麻烦,加油,看好你!”

宋道元懒得与他斤斤计较,继续刺探消息“客栈里只有你们人品级云中卫二十四人,其他人在何处?”

代号人六者据实以答道“不知,所有的人员分布都是由总统令安排的,我只知道黄品级云中卫全在昆仑山监视那里的情况,人品地品的在沙漠里,可具体在沙漠的什么位置我真的不知道。”

宋道元听完他的话半点都不作怀疑,稍作思考便开始战略部署道“按照你所说,王衍若花言巧语骗鲁竣下山后,那么他肯定会来客栈,到时候我来对付他,你带着鲁竣回烂剑山,但记住整个过程要蒙面,不能让他看出你我身份,否则会给烂剑山惹来不必要的麻烦,和皇家的矛盾能不结就尽量不结,再者,将人六也带回山,今日你我所说的话他全听在耳里,性命可饶,放不得!”

“明白!”

……

东海,风平浪静,深蓝色的水波一望无际,行走在东海海面的船只,大多分为三种,首先是从海外来往中原的官船,负责运送外邦贡品进朝,其规模场面都极为壮阔,且有专门军队负责押运,也正由于其特殊性质,并不常见,其次是商船,当今皇帝倡导经济需有发达的贸易引导,不能单单依靠于农业,故商船在海面的出现次数多,规模略次于官船,再者是海边居民的渔船,居民靠打鱼为生,通常渔船数目要占海面总船数的十分之七八。

无垠海面上,今天格外的热闹,不仅有九只大官船运送外邦贡品行走在海面,还有许多商船和渔船,经商的人通常都很有头脑行船遇到官船会很自觉的让路,渔船更不用说,靠打鱼为生的小老百姓,哪里得罪的起他们,于是,海面最中央,九只大官船插大楚国字旗,浩浩荡荡推波压流而行,紧贴官船的圈层,为商船,最外层,是颜色暗淡质色简朴的渔船,官商渔三船齐横海面,很难得的场景。

而今天,距离众多大船不远的海岸线,有叶扁舟推开水花极速而行,那条扁舟很小,小的仅能容纳两人,舟里,一位从小就梦想要来看海的女子,安安静静蹲着用手掌撑住下巴,陶然远望,这女子正是岳琳琅,曾今师兄答应过要带她看海,万万没想到今天会跟着神秘的斗篷人来,带他下烂剑山的斗篷人手段太多,途中岳琳琅多次想要逃跑,全落个偷鸡不成蚀把米的悲惨下场,他不喜欢说话,说的最多的就是“不要妄想逃跑!”

他站立在舟头,小舟无人划而自动行驶,且速度很快!

岳琳琅看着海面,吹着海风,压抑的心情大为好转,破天荒的拉扯出离开烂剑山的首个动人微笑道“你倒是说说呗,你究竟是谁,要带我去哪里。”

斗篷人立在舟头,用意念控制小舟航线,不作回答,岳琳琅就料到会得不到应声,不开心的容色转瞬而逝,继续心驰神往于茫茫海面。

“砰!”

“砰!”

当岳琳琅正陶醉在海风中时,北方那边的海面数十颗火球齐飞砸向九条官船,号称海面巨无霸的官船有朝廷精锐部队负责押运,在火球连连攻势下却显得极为脆弱,船舷甲板桅杆转眼四分五裂,在船头站岗的官兵完全没有明白状况,手足无措慌乱惊叫,可以看的出来火球的攻击有极为缜密的目的性,待九条官船全部损毁,火球调转方向铺天盖地的飞砸向周围的商船。

最外围打鱼的渔民心里很清楚是那群无恶不作的海盗前来为非作歹,凭借着熟稔水性纷纷弃船潜游而逃,商船就显得很惨,牢固如裹铜挟钢的官船都承受不住火球屠殁,更何况他们,船上的商人似热锅的蚂蚁在原地来回蹀躞,抱着珠宝两股战战不停念叨阿弥陀佛!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