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武侠仙侠 > 仙婿奇游记 > 正文
第六十六章 见故人书
作者:月明她倚楼  |  字数:2671  |  更新时间:2020-02-18 11:23:03 全文阅读

岳璞呼口气道“蕊芯啊,我看以后你我二人要避免来记剑崖,实在是伤心之地,伤心之地啊!回吧,我得好好睡个觉,还有,琳琅的事你也不要太过牵挂,他既然冒险从烂剑山带走琳琅,那么目前应该也不会有生命危险。”

“嗯,那好,那你早些休息,我回剑来殿去办些事。”

“好!”

共同在记剑崖下经历过一番伤心落寞,回忆完往昔种种,分而行之。

原本是要到剑来殿去安排有关鲁竣诸多事宜的马蕊芯,经过徐默居住的那间小院子,听到里面有剑出破风的声响,不禁止住凝神,里面练剑之人的步伐出踏很重很乱,剑锋的走势很没有规律,达不到平稳的要求,她知道院子里练剑的人就是那名叫刘恳的少年,由于徐默计算错误招生总数而误打误撞收到烂剑山的弟子。

马蕊芯向来注重规章制度,在徐默发现多招弟子后带刘恳来见她,之所以她选择袖手旁观,便是出于此,她起初觉得徐默应该会用委婉的借口劝刘恳下山,没想到居然擅自做主收他作弟子,从他的步法和出剑各个方面来看,都显得要稚钝憨愚些!

按照往常的规定,新生会武每名弟子都要参加,马蕊芯根本就没想过要招收弟子,现在局面很尴尬,徐默收刘恳作弟子,尽管辈分小,但改变不了新生的事实,会武之际刘恳必须得参加,听听那落地杂乱的步法和杀鸡剁菜似的出剑,指定得丢剑来峰的脸不可。

“不行,剑来峰的弟子就算不能够夺魁,会武的时候也不能丢脸,我得进去指点指点他,以免到时候尴尬!”马蕊芯有此想法,轻轻推开院门,那在院子里练习剑术的刘恳,精神高度沉浸在奋发图强的状态,根本没有察觉,直到马蕊芯来到他面前,他霍然心惊,吓的右手中木剑和左手中的一本破旧剑谱脱开五指,掉落在地。

“弟子……弟子刘恳参见山主!”

“无妨,不必多礼,起来吧,我……”马蕊芯边说话边去捡他掉落的东西,那本破旧剑谱映入眼帘,她声音戛然而止,目光呆然,表情凝滞再难吐露只言片语,她保持着弯腰捡书的姿势,动也不动,旁边的刘恳看在眼中不明就里,妄自揣度以为是自己的某些行为动作惹来山主生气,忙致歉道“山主对不起,我要是有犯错的地方,你就罚我吧!”

憨厚老实的人胆子势必也要小,话不糙理更不糙!

两三滴眼泪控制不住的划下脸颊,滴落在尘埃里的剑谱上,马蕊芯在极力的控制,她不愿在弟子面前失态,可最终还是越流越多,越看越伤心。

一把卷起剑谱,马蕊芯两手紧紧按住刘恳两肩,就如同丧失心智般连摇带晃追问甚至是逼问的道“我问你,这本乘天剑谱的招式秘籍,你从何而得,告诉我从何而得。”

“山主,山主你先冷静,剑谱是师父给我的!”

“你师父,你是说徐…你是说迟靖远给你的。”

“嗯,正是师父给我的,他让我好好练习上面的剑法,等到新生会武的时候,好好表现。”刘恳说话的时候,在有意无意的躲避马蕊芯目光,似乎作为烂剑山的山主,会把他活生生吞掉!

渐渐的稳定情绪,双眼里不再不受控制的湿润,马蕊芯右手托乘天剑谱,左手抚摸书封,脑海里回想起当年那名意气风发的宋师兄,他坐在剑来峰海拔最高的地方,持剑指天,扬言要创造出能够不受天道所载而是能载天道的剑法,名字就要叫做乘天剑法,她用激动到颤抖的手翻开剑谱,注目凝视上面的批注,不错!正是宋师兄的笔迹,是她埋剑十九年要等的那人的笔迹。

“道……道元!”

她马蕊芯敢爱敢恨,从来不忌讳直呼其名。

沉浸在私人感情从而导致的反常举动,把那边胆小的刘恳吓得战战兢兢,不仅没有从马蕊芯的神情中窥探到几分正确有用的信息,还揣摩错她的心思,跪在地上眼见着就要磕头“山主,书真的是大师兄给的,我没有偷,你相信我,真的是大师兄给的。”

马蕊芯和煦道“我何时说你偷书,我只是问问,书是谁给你的而已,刘恳啊,能不能先借给我看看,等我看完,你再拿去练。”

刘恳当然是诚诚恳恳认认真真的点头“可以啊可以,当然可以。”

“谢谢!”马蕊芯不想在弟子面前显露出失态的画面,说完谢字捧着乘天剑法秘籍转身离开,走出去三四步,回头嘴角勾勒出亲和近人的微笑道“你早些休息,明天早些起来,我教你练习剑术,新生会武的时候,千万别给咋们剑来峰丢脸!”

“嗯。”刘恳很真挚的点点脑袋,乖乖回房睡觉,他胆子小,不敢把心里的窃喜表现出来,捂上被子才笑出声气,再憨傻都知道那是烂剑山山主,头把手的存在,人家明天早晨亲自来教剑法,还不值得欣喜若狂?器重之类的刘恳压根没敢去想,他只知道,要珍惜机会,相比较整日抱着本死秘籍瞎耍乱闹,有个人指导要好千倍万倍。

回到剑来殿的马蕊芯,要和鲁竣详谈些事的心思完全被突如其来的乘天剑谱秘籍打乱,到剑来殿后寒暄几句,草草结束,让鲁竣暂时居住在剑来殿旁的藏书楼当中,自己则颇有几分失魂落魄的回房,房中的灯整夜未灭,陪着她通宵。

凉沙州境内,通往烂剑山的大沙漠里,王衍和徐默同道而行。

长途跋涉徐默没少在嘴边嘀嘀咕咕诅咒老家伙不得好死,起初王衍听的厌烦,耳光恐吓等能用的手段都用,自从发现无济于事,也就闭着耳朵假装听不见,反倒落个清闲。

回想起之前到烂剑山,走的就是沙漠,徐默扣扣鼻原地停住道“老头子,你要带我去哪儿,我可告诉你,穿过沙漠再往前可就是烂剑山的地界,你要不怕死你再往前走试试。”

可怜徐默的神通尽数遭到王衍封锁,如今与凡人无异,否则定要和他拼个你死我活,王衍在前顶着风沙前进,徐默刻意躲避在他后面,把他当做遮风避沙的伞,作阶下囚也要做的有尊严不是?

见王衍不回答他的问题,徐默一脚正中大股道“小老头,问你话呢。”

忍无可忍的王衍终于爆发,转身挥挥胳膊把徐默撂倒在沙子里怒吼道“臭小子,我劝你最好给我老实些,的确,目前我还没有得到你体内的混沌之灵,暂时还不能杀你,不过我希望你明白,不能杀不代表不能让你残废,弄断你小胳膊小腿,我想无伤大雅吧!”

之前确实有些胆小的徐默在剑来峰住过些许时日,真别说,胆小的毛病彻底祛除,他不怕王衍威胁,舒舒服服的躺在沙子里两臂两腿肆无忌惮的伸张开道“混沌之灵混沌之灵,说来说去你抓我不就是想要把混沌之灵抽取到你身上吗,想法很美好,可惜啊,现实很残酷,我那位马蕊芯师父已经用秘术将我从深渊带出的所有灵力,全都封印住,不瞒你说,我还真没办法给你。”

“你说什么?”王衍按他的手多出几分力道,语气充满逼迫和警告道“臭小子,你别想唬我,你觉得我会上当?”

徐默无奈,翻出动人的白眼道“我的个王哥哎,你也不想想,我现在的修为能有多少,境界能有多高,我的身体能有多强横,强行催动混沌之灵破开天机图,我简直就如同在超负荷工作,身体受创不轻,由于我的身体无法承受混沌之灵的运转,会遭到反噬,师父他老人家怕我出事,就把灵力给封住了,多正常的事,你有什么值得瞎怀疑的,我倒是怀疑啊,你是不是有病状?”

“臭小子你莫要得意,纵然你体内灵力被封,我也有办法拿出来。”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