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武侠仙侠 > 仙婿奇游记 > 正文
第六十一章 封印灵力
作者:月明她倚楼  |  字数:3290  |  更新时间:2020-02-18 09:27:31 全文阅读

云黎带领魔界兵马头也不回的远去,整件关于广成大帝陵的事回想起来有太多的滑稽与可笑,六道院王衍联合烂剑茅山,浩浩荡荡全天下皆知的来到昆仑山扬言要封印广成大帝陵,妖魔鬼三界,则觊觎广成大帝陵中的各种宝贝以及传闻的上古秘法,召集兵马来抢,到最后落个灰头土脸班师回朝的下场。

鬼帝禹幽糜看着妖王道“噬坤兄,你不会真相信眼前的广成大帝陵是假的吧?”

身体微微得到几分恢复的妖王噬坤道“半信半疑,反正已经派人进去查探,等消息吧,不过我看,八成不会有好消息,要此处真为广成大帝陵,王衍那群人能轻易撤退,另外,像帝王公侯之类的人,他们在死的时候考虑到会有人盗墓,弄几个虚坟假冢,很正常。”

同样持半信半疑态度的禹幽糜听完妖王噬坤的话,决定等待入洞查探的人回报,如确定里面没有异常,就返回鬼界。

“不过,说到派进去的人,为何这么久还没出来。”禹幽糜目光深邃投进洞穴,脑袋向妖王噬坤那边侧过去道“要不我们两人亲自进洞看看,看里面是什么情况,毕竟,自己看过才放心嘛!”

“好!”

妖王噬坤和鬼帝禹幽糜达成共识,令各自的兵马在原地等候,他们二人亲自进洞查看!

昆仑山山脚下,茅山烂剑两派弟子已经相继离去,六道院的八百多名弟子,则还滞留未走,院长王衍气冲冲的坐在大石头边,怒火中烧,呼吸喘的很粗,他堂堂六道院头把手,联合马蕊芯和郑象玄到昆仑山封印广成大帝陵,最后鲁竣昭告天下说陵墓是假的,虽说本质上是为欺骗那些狼子野心意图进入陵墓的蟊贼,但真实情况,仅仅是入口非真实入口而已,昆仑山玉虚峰确实为广成大帝陵所在处,况且当鲁竣那句谎言传遍天下时,天下人会怎样说他这位堂堂的六道院院主,冠以滑稽可笑等词,更有甚者,说他老眼昏花是非不明,连大帝陵的真假都没有搞清楚就兴师动众,摆明着沽名钓誉嘛!

他生气的原因还不止如此,此番到达玉虚峰,封印广成大帝陵不过幌子,真正的目的远没有达到。

“可恶!”

王衍越想越来气,体内气机流转震散出来,昆仑山脚树木大片大片倒下。

大弟子南宫若雪见况,用竹筒舀些清凉的水恭恭敬敬端过去,递给他道“师父,你别生气,来,喝点水。”

那王衍接过水刚喝进嘴里,扑哧吐得南宫若雪满脸都是,怒吼“臭小子,你是要烫死我吗?”唉,没办法,谁叫人家是师父,低头垂眼忍气吞声受着呗!

明明是清凉的溪水非要说烫嘴,摆明的在刻意撒气,你就是塞个冰疙瘩那也能吃出温度来,而发完脾气后知后觉感到竹筒里的水不是烫,是凉牙缝的王衍没工夫去揣测徒弟受到冤枉有没有在腹诽他,用袖子擦掉南宫若雪满脸的水道“若雪啊,无害呢,无害回来了没有!”

鲁竣陈述前因后果,唯独避而不谈隐瞒掉的就是有黑衣人将他劫持到西崖,所以,关于轩辕无害死在深渊里的事,他自然无从知晓,只当是在乱战中发生了意外。

南宫若雪摇摇头道“没有无害师弟的下落。”

王衍摆摆手以作释怀道“罢了,罢了,若雪啊,你先带领师弟们回六道院吧,回去之后让你贾宜风师叔暂代院长之位,并让他进宫禀报予天子,就说天子交代的事,我定然会完成,不负圣恩!”

“是,弟子遵命!”

南宫若雪本还想问问师父他老人家要办何事,想想凉水都能说烫嘴还喷到脸上的悲惨经历,随即作罢,乖乖的带领师弟们回家,他以前总觉得很了解师父,大到师父的行为习惯以及那些招牌动作,小到师父的思维特点和饮食喜忌,然而,那口水无情喷到脸上的刹那,他知道他大错特错,他根本就不了解师父,半点都不了解。

南宫若雪带领师弟门离开昆仑山很久,王衍的身影也消失的无影无踪。

返回茅山派的路上,四百多名白衣弟子步伐整齐的行走着,中间有辆车,是马蕊芯专门租来拉乘受伤的徐默的,车中,只坐着两人,马蕊芯和徐默,陆东沉苏南修两位真人,也是步行,所谓无分长幼,人人平等嘛!

而鲁竣,亦在同行人群之列,他打算回烂剑山继续隐居,不过身份曝光想要像之前那样安安静静的扫地是不可能的,找间小屋收三三两两弟子教他们捣腾机关也不错,说来可笑,几天前鲁竣还是魔妖鬼三界谁都要抢的宝贝,自从整个世界全相信玉虚峰的广成大帝陵为假冢,他的身价顿时跌成负数,离开昆仑时大大咧咧从三界人眼皮底下走过,都没个出来阻拦的。

马车里,马蕊芯正视徐默道“说说吧,说说你怎么会从陵墓里面出来,说说你到昆仑山的经历,再说说有没有后悔代替靖远,做我烂剑山的大弟子!”

徐默首先是有些意外,莫非鲁竣与他们说明的情况中选择性有所隐瞒,用摸摸眉掩饰掉不带半点邪性的正常狐疑,便逐个回答她的问题“我是跟随鲁先生出来的啊。”

马蕊芯面容依旧道“我知道,但我不明白你怎么会和他在一起。”

徐默恍然大悟道“看来鲁先生和你们说明的前因后果里,有些省略的部分,我呢那天晚上在外面瞎转悠,嘘,师父,鲁先生就在外面,既然这些事他不愿意说,咋们呢也就小心点。”压低声音,徐默继续道“那天晚上我在外面转悠,刚巧遇到有个黑衣人掳走鲁先生,我尾随至西崖,为救鲁先生被打伤,就掉入深渊,间接发现那深渊底大帝陵真正的入口。”

马蕊芯缓缓的点着头似乎是在消化这些信息,并道“后面的事鲁先生说的都只字不漏,不过我想不明白他为何要隐瞒黑衣人的事,要闭口不谈呢。。”

“关于鲁先生为何要隐瞒黑衣人的事,那我也……”

“等等!”之前徐默确实想不通,现在嘛,有些明白道“师父,你要是知道那黑衣人是谁,你就会明白为何鲁先生要隐瞒,黑衣人正是王衍的二弟子轩辕无害啊,你想想,当时他和你们三人道说缘由,那王衍就在场,说出来不得横生枝节,惹出些麻烦。”

马蕊芯激动的按住徐默肩膀道“你能确定掳走鲁先生的人就是王衍的二弟子轩辕无害。”

徐默点头点的绝对纯良道“我打死他揭开他面罩,亲眼所见啊。”

“好,好,好……”马蕊芯连叹几声好,结束关于黑衣人的话题,眼神变得很奇异道“知道你为何受伤吗,因为以你的身体,以你目前的五篆境界,根本承受不住混沌之灵的力量,你催动大量混沌灵力破坏天机图,伤敌七分,自损三分甚至更多,益害参半啊,我觉得有必要封印住你体内的灵力,从你目前的五篆境到混沌大仙境,隔着九重境界的路要走,所以封印也得下九重,而你修为每有进境,封印则解一重,直到你修炼至混沌大仙境,那混沌之灵的封印自然也会解开。”

徐默听的有些雾水满头,用不太置信的语气道“也就是说,我体内的灵力相当于没有!”

马蕊芯摇头详细解释道“不是没有,而是潜伏,等到你境界有进,等到你的身体能承受,自然会爆发,灵力进入你体内时,顺带凝造了两条道篆,你现在是五篆,那么你就只能拥有五篆的灵力,五篆以上程度的灵力,等你修炼到五篆以上,才能使用,目前都得封印在你体内。”

“目前!”徐默有种不祥的预感,道“马…师父啊,你不会现在就要封印我强大的力量吧,别啊,我再享受享受!”徐默话还没说完,身体一阵剧痛,嘴角溢出鲜血,马蕊芯极具关心的暼出白眼道“当然现在就要封印,你看看你,强大的灵力啊,在慢慢侵蚀你单薄的身体,要再不封印,你身体被吞噬完,灵力也就要消散掉。”

说到底其实是很简单的道理,就类似于多大皮球充多少气,如果过多的气全部充斥在容积不足以承受的皮球内,涨破是肯定的,徐默目前身体不够强横,无法提供给仙级灵力游走运行的容纳基础,若不进行封印,福会成祸。

马蕊芯说动手就动手,两掌平开叠合,生出九朵璀璨的金莲,有序渗透徐默印堂,形成有金色符纹流转的图案,完全融合进五脏六腑,奇经八脉,他能够很明显感觉到隐隐作痛的现象有所缓解,体内翻腾的气血和不定的心神俱自调和。

“师父啊,完…完事了!”

“不错,完事了,从你现在的五篆境到混沌境,共九阶段,故封印也有九重,你修为每有进境,封印就会随之解开一重,获得一重灵力!”

“明白!”徐默难免心底里要有些抵触,回想初次获得混沌大仙境的力量,轻轻拍拍小手掌就能拍死六道院二弟子轩辕无害,出陵墓后在别人眼中简直犹如天神下凡,挫败魔界三将并斩罗睺臂膀,爽啊,本设想以后的路会横行霸道有恃无恐,结果呢?转眼成为白日做梦的过去式,不过说到底马蕊芯终究还是为他好,生命同样得爱惜,总不能做那种为装几天逼搭上一辈子的傻事。

“前面挡住去路的是谁!”

车外,大道上,出现位手持干檀紫拐杖,脸戴丁香木雕琢面具的人,横身挡住众人前行脚步,微风吹过,夹带着丁香与檀木两种物质的特殊香气,还有几缕淡淡的杀意!

来者不善!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