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武侠仙侠 > 仙婿奇游记 > 正文
第五十八章 犹如仙临
作者:月明她倚楼  |  字数:3242  |  更新时间:2020-02-18 08:10:01 全文阅读

大帝陵中,徐默满头汗珠直落,青铜佣人本身的战斗力并不高,真正麻烦的,是打不死杀不灭,无限制的复活。

横在水银上的长剑,缓缓升起,从锋面渗透出无数的小剑,一阵阵,一波波的飞斩徐默,面临千军万马,背负锋光剑影,徐默心乱如麻,反抗无用,为今之计只有防御,以仙灵为屏障,护住自己,将所有攻击暂时隔绝在外。

“喂,鲁先生,我的鲁先生啊,你倒是快些找出路,你以为我能撑到天荒地老啊。”

鲁竣站在那边,凝视面前崩塌的道路,不知道该如何是好,祖师爷鲁班的大手笔,他不敢妄自猜测,尤其陵墓当中,稍有差错,万劫不复,于路段坍塌的漫漫前方望无所得,鲁竣回头在三重机关上下功夫绞脑汁。

从徐默的角度看,鲁竣根本就是在望空气发呆,他无奈的摇摇头,两指并拢斜划发动反击,这招除灵力充沛,剑气剑意更加的汹涌澎湃,前方大片青铜佣人尽数化为碎块,紧接着回头,鹞子翻身,躲过千把金剑,劈碎的青铜佣块,掉入下方水银当中,水银表面冒出小气泡,如同沸腾,沸腾许久,碎块又重新组合,飞出水银面,再度发起进攻。

青铜佣人,不死之身!

徐默只能边御十三边抗衡,将全部希望都寄托于鲁竣。

就在刚刚,青铜佣人碎块掉入水银海中时,鲁竣的眼神亮了,水银是具有强力腐蚀性的,青铜掉进安然无恙甚至连丝毫的银珠都没有溅起,实在令人有些费解,当然,更重要的是,在四方没有灯光烛照的情况下,水银海表面竟然光灿灿的,他若有所思道“快,往下方水银海上面生火。”

徐默闻言,不理解为何要这样做,不过既然已经把身家性命都押在他身上,那就有些大家风范,学学曹孟德的疑人不用用人不疑,挥袖以灵力生灵火,落在水银表面,开始熊熊燃烧。

要照徐默以前的灵力水平,想生出如此大火,悬!

生完火,又挥动剑十三,陷入酣战当中。

鲁竣的目光瞧过去,瞧的十分认真,大火在水银上燃烧的越来越剧烈,鲁竣怔怔出神道“出路就在下面,跳下去。”

“你说什么?”

徐默都没有来得及等到鲁竣的回答,他就已经跳入水银海当中,看他跳的胸有成竹全无走投无路的杀身成仁,还是有些半信半疑,毕竟下面是水银,跳到那里面还能活?然而,此时此刻,青铜佣人与万千飞剑的攻势达到巅峰状态,继续纠缠,再醇厚的灵力也有耗尽的时候。

“靠,你跳我也跳!”

徐默闭眼咬牙,跳进水银海。

跳进去的瞬间,直觉丧失,五官封闭,就像熟睡在无穷无尽的黑夜里,直到直觉恢复,缓缓睁眼,呈现在眼前的竟然是纵横十九道的沟槽,每道沟槽宽度恰好能站一人,沟槽当中每隔几步又有高凸起来的圆台,早就在徐默之前苏醒的鲁竣,四下张望,神情晦暗,徐默站起来拍拍他肩膀道“喂,鲁先生,你是如何确定,跳入水银里面就是出路呢。”

鲁竣往前踱步的同时,道“青铜佣掉入其中,没有腐蚀,本身就是破绽,我让你用火烘烤,为的就是确定其是不是真的水银,如果是,在火的烘烤下会有特殊现象发生,然而呢,并没有,所以我才能肯定那不是水银,至于为何断言寻找出路就要跳下来,与我儿时的那桩趣事有关,以后说给你听。”

“哦,哎,那我们现在在哪里啊,不是说三关过后到帝王棺室吗?”

鲁竣抚须道“不错,此处应该就是帝王棺室,应该要破开棋局方可见。”徐默只打算听,没有问,他继续道“我们现在所处身的沟槽就是纵横十九道的棋盘,每隔几步凸起的高台呢,则是落子处。”

鲁竣很小的时候对于鲁班门的各种阵机就十分感兴趣,曾在某本残卷之中看到过有关先天棋局的寥寥字句记载,不想今日会在广成大帝陵见到,如此的话倒也能满足他数年来的心愿,好好研究研究先天棋局的的构造与门路,用笔记之,以补全鲁班门三十三代流传至今漫长岁月中遗失的东西,当然,不仅仅先天棋局,陵墓内值得他仔细研究深探的还有很多,鲁班的建筑手法乃出道即巅峰,广成大帝陵又是最杰出的手笔,能不惹得这位数千年后既是血亲传人又是小迷弟的鲁竣心神向往。

他走着走着又意外停步,不过这次徐默小心的很,没有撞上。

鲁竣转身肃目道“你现在想干什么,留下来见识见识广成大帝陵里有何宝贝,还是要离开陵墓。”

徐默不作多想斩钉截铁道“我当然要出去,我记得你说过,东崖的石门就是广成大帝陵的出口,我要出去,马蕊…师父他们还在外面我得和他们汇合,死人的玩意我没兴趣。”

“好!”鲁竣点点头道“那你把太极图案上的黑白眼给我,那两枚黑白眼就在这里就是棋子,两枚破局的棋子,破开局,就能见到广成大帝陵的棺室,我本来也没想着入陵,今日既然进来,就得窥探窥探祖师爷的手笔,你既不愿与我窥探,就赶快离开,免得影响我破解先天棋局。”

徐默诧异又惊喜道“棋局不破,也能离开?”

鲁竣肯定道“棋局不破,只是不能够令大帝棺室显现,走到先天棋局,要出陵墓,已无阻拦,你把我们身处的地方想象成棋盘,沿纵三横六沟槽走至纵六横八沟槽,再到纵九横十三沟槽就能到达陵墓出口。”

“真的啊,那鲁先生,再下先告辞,您呢慢慢在此破解什么先天棋局吧。”

徐默之所以没有留下来与鲁竣共同破解先天棋局,一半的原因是打心眼里不愿意和死人打交道,管他广成大帝陵也好,小成大帝陵也罢,就算睡在棺室里的是母的,没兴趣依然没兴趣,另外,在来昆仑的途中可是遇到过魔界兵马还差点死在其魔将手下的,或许魔兵早就到达昆仑山,和诸位算是同门师兄弟的人厮杀,他得掺合,不能置身事外。

记住鲁竣所说的路线,徐默转身离开,他本还想说几句感谢或暂时分别的话,只是吐到嘴边又咽住,被心里微微淡淡的酸涩取而代之,他心里很清楚,没有鲁竣,他会困死在深渊。

谢谢?

纵三横六沟槽!

纵六横八沟槽!

再到纵九横十三沟槽!

徐默如他所说,最终来到石门前,现在,他和师父之间,和自己的同门之间,只隔道石门,石门里外的构造和雕刻的花纹都完全相同,从西崖真正的入口,到东崖伪造却是出路的石门,徐默为的,就是要和他们并肩作战。

他不去寻找所谓的机关,不用钥匙正正经经的开门。

从来到石门到破开石门,一掌而已。

他不怕外面那些想要进陵墓的人趁机鱼贯而入,鲁竣说过,东崖的石门,只是故布疑阵的伪造,从西崖深渊入陵墓,东崖是生门,是出路,而从东崖直接入,则为死局,彻彻底底的死局。

石门外,东崖前,堂堂六道院院长王衍败给魔尊云厄,正在原地盘膝徐徐图谋自愈,门下大弟子南宫若雪在旁护法,决战过程中,他施展出那套无名剑法时,确实技压强敌,占得上风,所有人都觉得他会胜出,偏偏最终末尾进行总决的收官一剑,大意而为,刺中云厄幻影虚像,同时后背防御出现空隙,导致惨败。

而早入散仙境多年的郑象玄呢?与鬼帝禹幽糜战成平局,双双受创,此时,高剑南许雨萱两人输送自身灵力到他体内,为其疗伤,郑象玄与鬼帝的交战场面可谓壮观,当得起惊天地泣鬼神六字评语,尤其最后郑象玄差出茅山派压箱底的五枚落术金钱,逼得鬼帝禹幽糜黔驴技穷,走投无路,落术金钱,何为落术金钱,任凭你多厉害的术法在我面前都得憋着,使用出来全部无效,没办法的禹幽糜最终硬生生的靠着强横的肉体进行拳脚搏击,彻底打消使用法术的念头。

双方对战结果,马蕊芯胜,王衍败,郑象玄平局,终结而谈之即双方都以平局论,本该再详作定论,未曾想那魔尊见三位掌教级人物皆负伤,下令发动总攻,可气的是,鬼帝也掺合进来,派十殿当中前五殿阎王与魔界三将联手出击,结果,陆东沉和苏南修败于五殿阎王之手,马蕊芯势单力薄竭力抵抗魔界三将。

从来没有轻易出动的古霜,挥臂间两手扯出长而刺目的光刃,不偏不倚的戳向马蕊芯要害,左右还有罗睺与镜围攻的马蕊芯,避无可避,自知将死,静静闭眼,一滴明亮的清泪落在手中等人剑剑锋,竟敲打出响亮的震荡声。

此时,恰为徐默破洞而出的时候,马蕊芯泪打剑锋的声音,与石门破碎的声音,一同传入众人耳中。

在场人尽数错愕哑然,广成大帝陵为何会破开,里面发生了什么?

没有人会回答他们的问题,只见石门破碎的灰尘烂块当中,一袭白衣飞出,刹那闪现到马蕊芯身前,活生生用手扼断魔界三将之首古霜的光刃,同时右手挽住马蕊芯,左手拍向镜,紧接着打伤镜的手很灵巧的接过马蕊芯的等人剑,剑起锋落,斩断罗睺的左臂,还没等罗睺发出惨叫声,一袭白衣已然安然降临至地面。

从出手到救人,转而反击,最后脱身,种种动作连贯无间,干脆利落,他,犹如仙临。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