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武侠仙侠 > 仙婿奇游记 > 正文
第五十五章 门之真伪
作者:月明她倚楼  |  字数:3059  |  更新时间:2020-01-30 17:23:08 全文阅读

“下手够狠的!”

马蕊芯挥衣,顶上金莲成剑,飞冲上去,啷当声里,与两支大戟撞击相折,双双断去。

此战若仅仅是他们领头者之间的较量,魔界的魔尊,三将,外加云黎,对战马蕊芯,郑象玄,王衍三人,要持平没有问题,更何况还有陆东沉与苏南修两位真人暂时未露面,但自古战争,兵之重,无可替代,要用两千弟子硬生生抗衡三万魔兵,目前看来根本没有半点希望。

魔尊云厄高立云端,手中令旗挥出进攻姿势,三万魔兵登时如倾盆大雨般泻空降临,三派弟子们,不等当师父的示意,纷纷御剑冲上云霄,上头黑压压,下头白绒绒,两波人海,转眼相擦。

响彻天际的剑器长矛相击声铿然响起。

其中夹杂嘶吼奋杀冲锋破风惨痛众声皆有。

双方落败的人,翩翩从云端坠落,摔的尸骨无存。

不过修仙门派的弟子人数少,斗志手段高,坠落的人当中,还是以魔界兵马为多,尤其是陆东沉苏南修两位真人飞冲进战场,大片大片的魔界兵马瞬间捐躯报销死翘翘。

马蕊芯于身边两人道“我来对抗魔尊,三将交给你们。”

她说完化身为炫目长虹,飞上云端,幻化万象,背后无垠大海,无边蓝天,海上生明月,天崖现金乌,各种异象纷至沓来,左边开千弩,右边悬千剑,乃传说中法象三重天,魔尊云厄同样异象迭生,上有九头魔兽嘶吼,下有六柄黑剑横空,左边立有虚演的千军万马,右边无穷无尽的雷电闪烁嘶鸣。

两股力量,瞬间化为两方天地。

似乎外界种种,已与他们完全无关。

意念动,则异象动,马蕊芯微微睁眼,背后无垠大海波涛汹涌,白浪滔天,淹没苍穹,浩浩荡荡滚卷向魔尊。

另外,王衍与魔界三将之首的古霜交锋,各展神通。

作为茅山派掌教的郑象玄,境界入散仙,一人与镜和罗睺两人战斗,且不落下风,他施展分身神通,云端出现两位郑象玄身影,炫光道道,从四方攻击罗睺!

玉虚峰西崖,徐默正打算御剑离开深渊,上方居然有人掉下来,听出是鲁竣的声音,徐默连忙出手接住,而紧跟鲁竣降落至深渊的,是那名黑影人,当徐默出现在他视野中,他面孔狰狞道“好啊,没想到你从西崖被我打落,竟然没有死,不过再次落到我手里,你也活不成。”

“砰——”

黑影人出手,祭出口大钟,那大钟摇动,咚咚作响,声波震得耳膜刺痛,徐默忍无可忍,很随意的甩甩手,一道大手印拍在钟面,铜钟哗啦啦的碎成数块青铜。

“你…你怎么可能!”

徐默悠然摸摸眉道“你以为十几位入仙境的灵力,是闹着玩的,玩归玩,闹归闹,不拿实力开玩笑。”

“十几位……难道传说中的昆仑西崖,万仙之墓是真的!”黑影人嘀咕两句,转身就要逃跑,徐默的身法却更快,闪现到他前面,拦住去路,一掌将其击落,致使其身死而灵散,徐默在后缓缓降落,掀去黑影人的蒙面巾,发现他居然是六道院二弟子轩辕无害。

“怎么会是他?”

“出去再说!”走近昏迷的鲁竣,为他灌输些灵力,他苏醒过来。

“你是……烂剑山的大弟子?”

徐默点头!

鲁竣拉住他衣袖道“快,我们赶快离开,赶快去东崖封印广成大帝陵。”

“好,鲁先生,你抓紧我,我们先御剑离开深渊!”徐默揽住鲁竣,飞身折回,深渊当中越往上越加黑暗冷清,莫约过去两刻钟,抬头仰望还看不到边际,回想往下坠落,最多也就半盏茶的功夫,为何回头往上,好似无穷无尽。

“等等!”鲁竣思索着道“不要再往上,上无尽头,此深渊一旦坠落进来,要原路返回是根本不可能的,我们得从下方找出路,回原来的地方。”

“哦!”徐默听从这位鲁竣鲁先生的指教,不再往上,御剑原路折回往下,回到那仙人白骨纵横铺陈的场地,太极图案还在,不过是乾坤两卦颠倒,阴阳两鱼互换,尽管为修仙门派的弟子,徐默还是不谙其中玄机,而鲁竣不同,他敏锐的目光落在太极图案,似乎窥出端倪。

若有所得的鲁竣嘴边重复“乾坤颠倒,乾坤颠倒,如果乾坤颠倒的话,前后,东西,是否也是。”

鲁班门成立伊始,多为制造民用器具,后来扩展到建筑楼群,甚至于凭借着机关消息术,山水布局法闻名于世,都有套整齐的体系和宗旨,奉行假到真是真亦假,无到有时有还无,真真假假,虚虚实实,之前鲁竣就在奇怪,祖师鲁班为何会把广成大帝陵入口设置在日头落照的东崖,并且只屏障在石山内,不设防御阵法,如今看来,方懂祖师爷的高深莫测。

鲁竣能够肯定,东崖裸露在外的那坐石门入口,是当年鲁班祖师爷为混淆视听而设造的伪门,真正的入口就在与东崖相对应的西崖,也就是他们现在所处的位置,双手抚摸在八卦图案上,那图案雕刻,纹路手法完全就是鲁班门的独特风格。

不错,八卦图案,以及这片走不出的深渊,就是祖师爷设置的护御阵式,以防外人闯入广成大帝陵。

鲁班门深渊阵式,一旦闯入,便无出路,所以要想从原路离开深渊根本不可能。

纵然当年那位混沌大仙境的人物能在生气耗尽前颠倒乾坤卦位,能做的也仅仅是防止体内灵力生气继续被吸摄,要走出深渊根本不可能,所幸今日徐默身边,有鲁竣相陪,说来说去还有几分生机。

深深吸口气,鲁竣道“虽然东崖那道石门是为防止世人进入的伪门,但如果我没猜错,他应该也是生门,我们现在若想离开这无穷无尽的深渊,唯一的方法就是,在此地找到广成大帝陵的真正入口,然后横穿大帝陵墓,从东崖的那道石门而出,否则,我们根本无法离开。”

徐默环顾四方道“那真正的陵墓入口又在哪里呢!”

“让我来找找,让我想想!”鲁竣来回踱步,仔细探查,最终目光仍然落在八卦图案,乾坤颠倒,可转吸取为释放,共有八卦,如果其中两两相关卦位皆作互换,又会怎样,心中有此想法,他手上即有动作,灵活运转,把兑与离位,巽与艮位,震与坎位进行相互调换,当最后的震坎两位尘埃落定,那八卦图案缓缓转动,阴阳两鱼当中的黑白两眼高凸出来。

“哎,鲁先生,这黑白两眼突现,是什么意思啊。”

鲁竣摇头!

八卦图案中心的太极,黑白两鱼徐徐分开,在山崖打开道门来。

“入口,广成大帝陵的入口?”

鲁竣点头道“应该是,我们先进去,还有,将太极的黑白两眼取下,我总觉得,这两眼高凸出来,应该是有某种特殊的意思。”

“哦!”徐默完全就是门外汉,只知道陵墓当中会有很多宝贝,至于再深入些的问题,还真说不出些子丑寅卯,从太极中扣下黑白两眼,徐默发觉其质地打磨极为圆滑,上显弧形曲面,下却十分规矩平光。

收拾好黑白两眼,徐默跟在鲁竣身后缓缓进入,刚刚进去里面黑乎乎的伸手不见半指,直到往前摸索好长一段路程,才渐渐有光线浮动。

借助隐约的光线,勉强能看清前面是条狭长又高险的天梯,每块梯板都横架在虚空,彼此之间相隔恰到一步距离。

“喂,鲁先生,前面的梯板都悬浮在空中啊,脚踩下去,要是……”说到这里,徐默打心眼里看问题的角度发生三百六十度大转弯“不过,也不怕,咋反正身处绝境,就算再吃亏,也差不到哪里去。”

“说的是啊,山穷水尽,只能试试。”

徐默说的大义凛然天不怕地不怕,终归没有冲在前,还是进来时的老规矩,鲁竣在前,他在后,踩踏在悬空的梯板,并没有发生灭顶之灾,稳当的很,待将七七四十九块梯板全部走完,面前敞亮而又华丽,左右两边各有两条金雕玉嵌的长龙盘卧,姿态宏伟,气势非凡,两条雕龙中间,是长长的甫道,甫道两边有金玉作灯架,上置夜明珠。

鲁竣抚须笑道“不错,不错,此处就是广成大帝陵的入口,本来我到昆仑山,是要帮助几位真人封印广成大帝陵,未曾想阴差阳错的打开陵墓真正的入口,进入陵中,不过倒也并非全是坏事,广成大帝陵是祖师爷亲手筑造,从中未尝不能窥探些鲁班门的原始技法和早就失传的楔铆机构。”

想到东崖那个石门是伪入口,徐默道“鲁先生,这西崖深渊当中的是真实入口,那么如果从东崖那伪入口进入,会怎么样?”

鲁竣面色一下子严肃的不能再严肃道“鲁班门向来讲究多角度的变化以及虚实真假的结合,我们从西崖进入广成大帝陵,那东崖就是生门出口,可如果直接从东崖进入,那就是葬门死穴。”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