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武侠仙侠 > 仙婿奇游记 > 正文
第三十五章 真真假假
作者:月明她倚楼  |  字数:3193  |  更新时间:2020-02-09 12:56:03 全文阅读

“哦,差点忘记正事,你看我。”龚鑫回到岗位上继续审核来参加考试的人员。

云黎背后,那两名车夫转身下山。

徐默指着他们道“怎么走了。”

“他们是赶车,不拜师,送我送到烂剑山,自然要走的。”云黎眼神一亮,揪住徐默衣袖道“哎呀呀,原来你是烂剑山大师兄,到时候给我多说些好话啊。”

“杜绝走后门。”

徐默甩甩衣袖,甩开他,用完全迥异的态度对待萧婉儿道“那么,萧姑娘,你先在客来寓住下,等通过考核,我们烂剑山上见。”

“嗯!”

岳琳琅同萧婉儿挥手告别,与徐默上山。

“嘿嘿嘿!”云黎笑嘻嘻的拍拍萧婉儿肩膀道“放心,咋两肯定能通过考核。”

这个时候,山下的斜路上,走来个身穿洗的掉色以致于在阳光下泛着惨白颜光的少年,他头发修剪的很短,最长的也就与耳垂平齐,走过云黎与萧婉儿身边,两人正准备要打招呼,谁知他压根没那个想法,径直走向在前方山道负责检查的龚鑫。

“仙长你好,在下李二三,是来烂剑山拜师的。”

少年来到面前就是大礼伺候,口中又称呼仙长,搞的龚鑫怪尴尬,扶起他道“你好,如果是来参加招生的,先到客来寓住下,到时候我们会通知。”

说完拿手中宝镜照过他后,交给他钥匙与排号,指引他入住,排在少年李二三后面,身穿黑色长袍,年纪大约二十五六的人往前两步道“你好,在下把木齐,是来拜师的。”

“嗯!”龚鑫点点头,走的还是老程序,先照镜子,后发钥匙与排号。

站在不远处的云黎,在龚鑫手中宝镜笼照把木齐的时候,隐隐约约察觉到他的身体有些不寻常,他原本隐藏的很好,但宝镜的光芒,还是让他露出点滴破绽,龚鑫没有察觉,云黎却发现端倪,云黎故意大声对身边的萧婉儿道“萧姑娘,你说世界上怎么还有姓把的人,这可不是啥好姓,在我们那边,用方言来说,把就是屎的意思,把木齐呢,就是屎木齐,唉,你说……”

“别说了,喂,住嘴,别说!”萧婉儿在旁声声劝阻,没有丝毫作用。

本来左脚已经踏进客来寓的把木齐突然转身,一拳打在云黎胸膛,他跌翻出去,鼻孔里流出两条红线。

“臭小子,你说什么。”

“哎呀呀,哎呀呀。”云黎完全不顾身份的在地上滚来滚去,滚的尘土飞扬,微带哭腔大喊“打人啊,打人,打人啊,还有天理吗,还有王法吗。”

“住手,不许斗殴,赶快去客来寓找到与自己排号对应的房间住下,好好休息,否则取消考试资格。”龚鑫冲过来护住在尘土里滚来滚去的云黎。

“哼。”把木齐不再纠缠,撇下不会善罢甘休的眼神,走向客来寓。

龚鑫转身面色严厉道“还有你,不许再乱说话,否则同样取消考试资格。”

“明白,明白。”

“你们两个也过来审核吧,审核完就入客来寓。”

萧婉儿率先过去审核,站在原地的云黎伸开手掌心,掌心之中乌气流转,他其实在故意激怒把木齐,为的就是拉近与他的距离,进行探知,掌心中的乌气,便是把木齐一拳击打在云黎胸膛时,云黎从他身上吸纳而得,注视手心,云黎嘴角嘀咕“妖气,妖界的人为何要混上烂剑山,要是妖界混上烂剑山的人数多,那么到时候我办起事,势必也会有些麻烦,唉,找个机会干掉他。”

“到你了。”

“哦!”

云黎走过去,龚鑫用手中宝镜照耀他,宝镜刚刚调整好角度,就黯然失色。

“怎么回事。”云黎心中一惊“连把木齐都照不出大问题,我没理由会翻船啊!”

“不用担心,只是镜中灵气耗尽,需要重新注灵。”

山上,最先上去是远望无际的大广场,称之为演武场,一路上来,遇到的弟子不论男女,都很亲切的称徐默为大师兄,从演武场看烂剑山六峰,六峰就如同六名巨人在守卫中心的宫殿建筑,主峰剑来峰位于演武场东方,徐默和岳琳琅打算先去见师父长玉真人,所以直接往东方动步。

六峰当中,名下弟子数量各不相同,剑来峰最少,只有昔日的迟靖远与岳琳琅两人,毕竟作为掌门山主,有很多的杂务需要处理,带教的弟子太多并非好事,缘于此,剑来峰的环境也是六峰当中最为安静的,穿过演武场,在烂剑山花园当中,徐默看到有面高高的墙壁,不仅高,还很长,横贯整坐花园,上面写满密密麻麻的人名,徐默驻足,努力的抽取有关墙壁的回忆,可惜任他绞尽脑汁都想不起只言片语。

“喂,岳姑……琳琅,为何在花园里会有面墙。”

岳琳琅不留情面的敲着徐默脑袋道“你看你,有些记得,有些不记得,这不就是咋们烂剑山表白墙吗。”

“靠,烂剑山还有表白墙。”徐默的视线从左到右从右到左开始滑动“还真是墙。”

“要是烂剑山弟子相互喜欢对方,又不好意思说出口呢,就会将他的名字刻在墙上,咋们烂剑山花园人来人往,名字刻在上面,总会被发现的,当然了,有专门在墙上刻名字的秘术,所以不用担心在刻记时有旁人看到而尴尬。”

“哦,我再想想,我再想想。”徐默故作挠头冥思苦想,视线潦草的看几眼,发现名字出现频率最高的就是邱静,而且还有宋道元的名字,宋道元,在灵官州遇见的宋道元?同名同姓,还是……

徐默暂时打消疑问道“邱静,邱静是谁,我怎么也想不起。”

“哼!”岳琳琅在徐默头上敲脑瓜崩早已敲出经验,知道如何用最小的力道敲出最理想的成绩,一下子将徐默敲倒在地道“邱静老师你都不知道,你还真该好好想想。”

“老师,你们居然表白老师,烂剑山的弟子可真行!”

“说的好像你不是烂剑山的弟子。”

岳琳琅敲出十重功力的脑瓜崩。

“啊,疼!”

等穿过花园来到剑来殿,徐默缓慢且温柔的抚摸小脑袋,由于剑来峰只有迟靖远和岳琳琅两弟子,殿门并无人把守,岳琳琅缓缓推开殿门,殿中,有香炉,其中焚香,殿门推开淡淡烟草香味扑面而来,四根描画有五颜六色万千景象的柱子,从四面撑起整个大殿框架,最后面设有莲花高台,高台上,长玉真人马蕊芯双眼静合,盘膝而坐,她身着紫色长衣,衣上绣有莲花图腾,本人坐立莲台,宛若已经与莲台浑然一体,似莲花般清洁,圣雅,徐默没有想到,烂剑山山主,长玉真人,竟是位女的,看年纪,应该五十左右,不过修仙者的真实年龄,要靠外貌来辨别有些不现实,五十左右,仅仅为徐默单方面的主观意识。

“弟子拜见师父。”

“哦!啊!弟子拜见师父。”

端坐莲台的长玉真人马蕊芯睁眼,道“琳琅,靖远,回来了?”

“嗯,师父。”

“师父,我……”

“琳琅,你先去洗剑池见你父亲,我要听靖远叙述此次下山历练之行,随后来找你。”隔着从香炉中升起的淡淡香烟,马蕊芯的声音传到耳边。

“是。”岳琳琅本来还想留下来同听,本来还有好多话要与师父马蕊芯说,听闻师父言令,也就只有告退,去洗剑池找许久未见的父亲。

岳琳琅出殿,轻轻关上殿门。

淡淡的烟幕之后,长玉真人马蕊芯道“起来吧,你并非我大弟子迟靖远,说说其中内情,待你说完,是去是留,我方可定夺。”

“啊!”徐默嘴巴惊成个圆圆的鸡蛋,目光极力穿过香炉里香烟凝成的淡薄烟幕,想要看清楚马蕊芯庐山真面目,发现根本看不清,而那端坐莲台的长玉真人却能斩钉截铁说出事实,高人就是高人啊。

“唉!”既然对方都看清他非烂剑山大弟子,还跪着作甚,徐默站起身,将来龙去脉前因后果字字恳切的全盘托诉,其中自己的意识灵魂转移到迟靖远身上,莫名其妙,很容易引起质疑,但马蕊芯听完,反应并非质疑,而是叹息“烂剑山弟子千人,我最看重的就是靖远,下山历练完毕,本来还想让你去六道院进修,未曾想……”

她挥动衣袖,袖里生风,满殿烟幕消散,徐默得以看清她本貌。

叹息声止,马蕊芯道“靖远在灵力殆尽之时,将烂剑山仙法剑术全部传承于你,足以证明他看好你,我问你,你可愿意留在烂剑山,作我烂剑山大弟子。”

徐默两眼珠子发凸道“为……为什么,难道不该…”

“不该什么,不该处置你,既然靖远选择你,我便信你,至于是去是留,你选择,我不做干预。”

徐默没有想到马蕊芯的态度会是让他留在烂剑山继续做大弟子,不禁问道“为何,我明明不是迟靖远。”

莲台之上,马蕊芯道“因为我有件事,只有我的大弟子迟靖远才能完成,如果可以,我希望你能留在烂剑山,做烂剑山的大弟子迟靖远。”

“可我毕竟是假的。”

“假亦真时真亦假,真真假假,谁又说的清呢,说你是假的,你体内有我大弟子迟靖远的剑法仙术,更有剑十三与四条象征身份的符篆,说你是真的,你的意识又完全是另外的人,真真假假,都在你的意愿,在于你愿不愿意。”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