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武侠仙侠 > 仙婿奇游记 > 正文
第二十四章 又入牢狱
作者:月明她倚楼  |  字数:3071  |  更新时间:2020-02-09 11:40:27 全文阅读

好不容易几位官爷开恩,谁知徐默竟还非要去州府,被几位官差带到州府后,其余几名都相继去办自己的事,那名还有几天妻子就要临盆的,引徐默去见灵官州州长韩华,韩华不在公堂,他在书房,与徐默见面,书房里,也只有他和徐默。

徐默大概打量几眼,见他剑眉星目,气度不凡,看年龄不过二十四五左右,与长青州萧济南相比,实在太年轻,年轻的都能当儿子。

“请坐!”

韩华招呼道,他坐在提笔练字的檀木案前,与徐默一案之隔,徐默当然会坐,就算他不说,就算他不准备凳子,徐默都要自己搬个凳子来,落座的徐默来来回回调整坐姿到最舒服的状态,直接开门见山道“韩州长,我想问问,我那几位昨夜未归的朋友,是否就在州府。”

州长韩华点头“州府刑狱里确实有六位自称长青州司平府侍卫的人,却不知是否你所说的朋友。”

尽管徐默有所猜想,但而今听到韩华亲口说出,他仍旧有些想不明白,为何他将鱼万全等人关押,摸摸眉以作镇定自若,徐默道“敢问韩州长,我的朋友可是犯了事。”

韩华一笑置之道“没有,他们并没有犯事,不过我想关押他们,还有你,我也想请你在我灵官州牢狱里住几天,如果你们乖乖听话,等事情过去,我自然放你们出来,如果不听话,可能会丢掉性命。”

“哦?州长想等什么事过去。”

“你不必知道,你要作的,就是安安静静在牢狱里待着。”

“凭什么?”

“就凭你是昨夜王灵官庙杀人案的凶手,而且本府说你是你就是。”

随着他这句话的收尾,周围气氛变得压抑起来,双方无形之中隐隐露出的杀气,让八月份本炎热的屋内有种与众不同的凉飕飕,州长韩华慢慢伸出右手作抓锁脖颈的动作,与他相隔大约有六七步远的徐默突然就觉得脖颈真像遭人锁捏,难受的喘不上气。

隔空锁喉!

徐默想要反抗,然而,每次欲作出抵抗的举动,都会让呼吸困难的程度加重,韩华隔空锁住徐默脖颈,就仿佛死神扼住徐默咽喉,随时都会让他丢掉生命,尽占胜势,韩华声嗓厚沉道“我知道,你非普通人士,可你也需清楚,灵官州府不是王灵官庙,我也不是王灵官,你若乖乖听话,万事好说,如若不然,我就只能挑断你手筋脚筋,废去你神通。”

他这句话说出来,徐默瞬间想明白好多事,他艰难的抬手在空中作出妥协的动作,韩华方才松手。

“咳咳……”

徐默脸色通红,不停咳嗽,缓过来后拍着嗓子丝毫不见外,走过去拿起韩华书案上的上好龙井一饮而尽,等嗓子恢复过来,吁吁道“看不出来,韩大人还有如此手段。”

“你知道就好,同我来吧。”

韩华披上外衣,在前带路,徐默只有跟在后面,眼前的灵官州州长和萧济南那种土生土长的文弱书生根本就是两种概念,如果要反抗,铁定没好结果,倒不如静观其变,就目前形势来看,韩华还不会下死手,安安稳稳跟着韩华,最终来到的地方,是灵官州州府的牢狱,鱼万全以及其他几名司平卫侍卫都关押在狱中。

“你说我是昨夜王灵官庙杀人的凶手,要抓我,我没意见,可他们?”

韩华面色无波道“他们和你认识?”

“我们是朋友。”

“既然是朋友,你是凶手,他们岂非就是同犯。”

徐默翻出动人的白眼道“可你抓他们时,我还不是凶手。”

韩华冷笑道“可你现在是凶手,我就得抓他们,我知道你不是普通人,所以等你进去后,我会再加点东西,当然,你也可以选择不进去,在此放手一搏,不过我得提醒你,你那些微末道行,要与我博,下场会很惨的。”

“不博,不博,若韩州长能好酒好菜的招待我,天天让我有肉吃,我巴不得在里面住一辈子。”徐默说着话,双手负背大摇大摆走进牢狱,那种神情,那种姿态,仿佛进的不是监狱,是在走向成功的大道。

“仙长,你……”

“哎!”

徐默摆手打断鱼万全道“你们走时也不留些钱,我交不起房租,那快活客栈就把我赶出来了,这里挺好,免费吃免费喝,吃完睡,睡完吃,快活。”

“哼!”韩华嘴角上扬出得意的弧度道“那你就好好待着,不要妄想逃跑,我说过我会加点东西。”

伴随着说话,韩华手上已经出现动作,他左手平托,右手则掐势直立在左手边,口中开始念动咒语,每次开口,都有金色璀璨的文字从嘴角溢出,点点滴滴的文字垒成光幕,附着在牢狱四周,形成结界。

“此结界只有我能破,所以,你就莫要再想着逃跑!”韩华布置完结界,转身离去。

亲眼目送韩华走远,徐默从容的脸庞露出几许压抑很久的忧虑。

“仙长,怎么你也会……”

“唉,我见你们没有回来,猜测你们应该就在灵官州府,只是单纯来看看,可惜啊,可惜我有两点没想到,第一,我没想到灵官州州长是身怀异术的修行之士,第二,我没有想到他会和某些人暗中有勾结,唉!”徐默依靠住墙壁,抓来些干草铺好,让自己躺的舒服些。

“不错,他确实会妖术,昨天下午他要强留我们,和我们动手,只见他手一挥,就天旋地转,让人摸不着头脑。”鱼万全感觉整晚过去,脑子里仍然昏昏沉沉,难受的紧。

徐默不停叹气,道“鱼队长,你觉得他为何要把你们关在这里。”

徐默的问题,鱼万全想过很多遍,至今百思不得其解。

徐默道“你们当时来州府表明身份来意,韩华是如何回答你的。”

鱼万全压根不用思考,当时韩华的反应他到死都忘不掉,据鱼万全所说,韩华见到他们得知他们来意后,首先不承认灵官州发生州民失影的案件,并称死掉的州民都是由于瘟疫而亡,劝鱼万全等人回到长青州,莫要再管闲事,自始至终待人接话的态度还算友好,直到鱼万全表态要查个水落石出,他才发怒动手,将鱼万全等人关入牢狱。

徐默听完,心里的疑惑解开,恍然明了道“如此看来他之所以将咋们困在牢狱里,为的就是不让咋们插手九州夺影案,而他将本州州民失影死亡说成是瘟疫,明显在隐藏些什么,在保护真正的凶手。”

徐默现在严重怀疑灵官州州长与九州夺影案绝对脱不了干系,像他那样身怀异术的人,能看不出州民真正的死因?

“该不会他就是凶手?”

“仙长,我们现在得想办法逃出去啊,长青州三条人命,还等着我们。”

徐默双眼微微闭着,道“何止三条,天下九州,足足近万。”

同时,徐默还在思考另外的问题,韩华明显知道徐默不是普通人,在书房时他曾说过一句话“州府不是王灵官庙,我也不是王灵官。”从这句话中不难判断出昨夜灵官庙内发生的所有,他都极为清楚,而当时在场的除去他和小女孩,就只有张庙祝和那位王灵官本人。

“莫非灵官杀人,和韩华也有关系,韩华既和夺影案有关,又与灵官杀人有关,那么灵官杀人与九州夺影案,是否也存在某种关系?”

徐默在嘴角呢喃猜测。

“唉,仙师啊,如今我们该如何离开。”

鱼万全很担忧,甚至从某种程度上来说,他比徐默还要担忧。

“鱼头儿,仙师,咋们也不要太过于担忧,脚下总会有路的。”

“是啊,我们肯定能想到办法逃出去。”

众人纷纷说些打气鼓励的话语,但其实心里谁都清楚逃出去的几率近乎为零,州府级别的牢狱,再加上韩华施加的结界,别说他们,徐默都束手无策。

“等等!”

沉思的徐默舒展开愁眉,眼神发亮,那句脚下总会有路的话在他耳边久久回旋,放眼四周,都有金华璀璨的光墙,然而,脚下确实没有,徐默想到条逃出生天的妙计,如果说他能够在短时间内融会贯通如何御土,说不定能破开条地道,徐默有信心,自从学会御金诀,徐默就有种感觉,那种一窍通百窍通的感觉,五行御诀,其中的方法都是相同的,昨夜徐默连雨成剑,所凭借的不单单是剑意剑道,还有御水诀的成分在操控雨水,既然御水诀能够瞬间贯通,徐默相信要在短时间内掌握御土诀不是问题。

徐默用手指指住面前方寸之地,回忆着御金控雨的心得与体验,慢慢的用意念,想象着如何打开那块地面,所谓的仙法,归根结底本就是意念空想形式的直接实现。

“仙长,仙长莫非有办法出去。”

徐默正在高度集中精神,当然不会回答半个字。

当他觉得意识够强,念力够大,朝脚下指去,轻叫声“开!”

地面果然发生奇妙变化,发生小范围的波动,那里的土就像是滩水,出现漩涡式的旋转,最中心凹凸下去。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