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武侠仙侠 > 仙婿奇游记 > 正文
第二十一章 灵官杀人
作者:月明她倚楼  |  字数:3205  |  更新时间:2020-02-09 21:51:51 全文阅读

徐默自认倒霉,由于没线索能继续追查,只能在城中瞎转悠,说实话来到这世界将近半月,他还没好好欣赏欣赏大美华夏的古风光景呢!直到黄昏时候,徐默发现在城中转悠的有些迷糊,找不到归路,问过后才知快活客栈方向,返回时,经过条繁华街道,名作丽人街。

丽人街可以说是灵官城最为繁华的街道,此时,街道上停有一群车队,最前面,有匹白鬃烈马,马背上,身穿深蓝色锦缎衣服的少年春风得意,风采照人,看他们的架势,应该是要去夏游,自从春游踏青的习俗慢慢传播开,类似于他们的王公贵族寻欢作乐,衍生来的方式可谓层出不穷,夏游算不得什么新鲜事。

马车两边是专供人行走的地方,在最边上,不知道谁家的小女孩子,正手捏两枚铜板急匆匆奔跑,突然脚底一绊,手里紧握的铜板当啷啷掉地,直直滚到横在街道的马车底下,小女孩眼睛吧唧的盯着马车伸头又缩颈的不敢去捡,在原地焦急,恰好看到全过程的徐默走过去半蹲下来,抚摸抚摸小女孩额头,亲切道“小姑娘,是有事吗?”

“我的钱滚到他们马车底下去了,,可我不敢去捡,我……”她说着说着已经带起哭调。

“别哭,来,哥哥帮你捡。”

徐默当然不会跑过去捡,倒也不是怕那些贵族公子,单纯的懒而已,恰好最近练习御金术小有成就,他想试试手, 伸出右手手指做回勾的动作,妥妥像极了怡红院门前那些姑娘抛媚眼引情郎的手势,说来奇怪,那两枚铜板竟奇迹般从马车底滚过来,在小女孩脚边停住。

“哥哥,原来哥哥是神仙。”

小女孩高兴的鼓掌,拾起铜板洁白的樱桃唇吻在徐默脸庞,再次感谢完,开开心心的跑向灵官庙。

“唉,要不……我也去拜拜神。”

看着小女孩渐渐消失的背影,徐默心头生出这样的想法,一来闲着没事,回客栈压抑,看看夜景也是不错的选择嘛,二来和那小女孩委实太过可爱也有莫大关系,奇怪到说不清楚的心理关系,灵官城有三大象征,北往楼,苏花鱼以及灵官庙,庙里供奉的是王灵官,王灵官,本名王恶,后因萨祖师改名王善,乃道教体系以及传统祭祀当中比较重要的神灵,通常在道家庙堂为镇守山门的存在,灵官州的王灵官庙,则是专门供奉王灵官,传说乃降魔之神,司掌收瘟摄毒,因其能辨善恶,识忠佞,故有上山不上山,先拜王灵官的说法。

来到庙前,由于后天要办为期九天的庙会,在庙内搭建高台,正门被封,香客由侧门进出,徐默进门,见院中立铜钟,树高鼎,香火极为鼎盛,那位小女孩正在王灵官彩像下叩首祈福,祈福完毕,转头看到徐默,小女孩笑嘻嘻道“神仙哥哥!”

“哎,你专门来拜神啊。”

“嗯,爷爷病的厉害,我来拜王灵官,给爷爷祈福!”

“哥哥,你来灵官庙干什么呢?”

“我啊,我来随便转转。”徐默看小女孩简直越看越顺眼。

“那哥哥你先转着,我去那边排队拿药。”

“拿药?”

小女孩很开心的道“是啊,灵官庙后有个药庐,里面的孙神医,专门给我们穷人看病,不过今天人有点多,得排会队。”

“咔嚓!”

小女孩吓的一个激灵,蹿进徐默怀抱。

天空里乌云密布,时不时的有闪电划破云层霹雳作响,震耳欲聋,周围暑气消退,瞬间凉飕飕的,八月份的天气就像是个孩子,而且还不是好孩子,专门调皮捣蛋的那种!

“你怕打雷?

躲在徐默怀抱里的女孩双手捂紧耳朵,不说话,畏然点头。

“来,我带你去。”

噼里啪啦的大雨说下就下, 在庙院中负责搭台建设的工人们用外衣顶护住头奔回庙外不远处专门给他们置备的屋子,带伞的香客也都纷纷回家, 灵官庙里就只剩下药庐那边排队等抓药的来客,还有个姓张的驼背庙祝,本来躲在清闲处悠然抽着旱烟,见雨势很猛,连忙熄掉烟火,带领两三年轻人打理庙中杂务,徐默抱起小女孩,小女孩则紧抱徐默脖颈,脑袋微低伏进徐默怀中。

“啊,队伍很长,看来得等会。”

小女孩脑袋仍然藏在徐默怀中,只发出声音“嗯,孙神医的药很灵,找他抓药的人很多的。”

“唉,那就等着。”

“谢谢你神仙哥哥。”

“谢我?”

“谢谢你陪我,我很怕打雷的。”

徐默笑如春风道“打雷有啥怕的。”

“啊,救命啊。”

那边,传来声惨叫,听声音大概在灵官庙正殿位置,听到声音的不止徐默,在药庐排队抓药的人都有所闻,要知道大雨还在哗啦啦的飙落,能不被雨声掩盖,可见呼喊的人内心受到了多大的惊吓。

“哗!

在药庐外排队的人还在相互议论确定刚刚听到的呼救声是不是幻觉,整个庙里的灯就全部熄灭,周围瞬间漆黑一片,也安静一片,淅淅沥沥的落雨拍瓦打阶声,周围人的呼吸声,尤其是怀里小女孩的呼吸声,在徐默听来都分外醒耳。

“救命啊!”

“灵官,灵官杀人了。”

“啊!”

药庐位于庙后。

庙前,不断有纷闹的惨叫传来, 雨水里混杂着血腥味,徐默很想过去看看,又不得不顾及怀抱里的小女孩,想要暂时将她托付给旁边的妇人照看,殊未想小女孩彻底粘上徐默,别说劝,打死都不放手,既然不放,那就只能抱紧。

“你要是不放手,我可就要抱着你去前面看看,你怕不怕。”

“和神仙哥哥在一起就不怕。”

本来还想着吓退她,又打错如意算盘不是?

“好。”

抱紧小女孩,徐默穿过甫道和通往前院的长廊,站在长廊尽头,隐隐约约能看到院子里的惨象,院子里白天跟随庙祝收拾杂物的三名年轻人悉数死在院中,两名直接是无头死尸,拉长视线,徐默看到他们的头颅被砍下来,滚落在距离身体三米多远的地方,雨珠砸下,冲尽断头之处的鲜血,伤口湿白,院里血水横流,驼背的老庙祝在血雨里挣扎着往长廊爬。

徐默用手按住小女孩脑袋,怕这一幕给她心理造成创伤,驼背老庙祝好像是注意到徐默,在雨水里颤抖的指向灵官庙正殿,尽管隔着雨幕,但徐默能够很清楚的看到他眼神中的恐惧和心理上受到的崩塌式的摧残。

摸摸眉,徐默在考虑要不要进去看看。

怀抱中的小女孩,身体也在不停的发抖。

“咔嚓——”

一道惊雷撕破天空划下,笼罩在灵官庙上空的漆黑在片刻内被光亮代替,仅仅瞬间,在那瞬间里,徐默看到灵官庙正殿殿门,全是血迹,徐默将那名驼背老庙祝从雨水里拉进长廊,把小女孩托付给他,小女孩每次来庙里给爷爷祈福抓药,都会遇见老庙祝,她还是愿意留在其身边,再者,徐默完全不给她机会,刚将小女孩从怀里放下,就拉开箭步冲进灵官庙正殿。

她想再粘,也没可能。

殿里,出奇的安静,徐默很后悔进来的时候没有带火种,漆黑的伸手不见五指,要是发生意外,会死的很冤很惨,殿中,神龛上,神像像色幽沉,赤面髯须,身披金甲红袍,三目怒视,左持风火轮,右举钢鞭,形象极其威武勇猛,是名令人畏惧的神仙等等字眼,是专门用来形容这位道教护法神将王灵官的。

“咔嚓——”

在徐默视线与殿中王灵官彩像对齐时,又一声惊雷,殿中恍然一亮,徐默看见那高度足有他身材两倍,看起来巍峨如山,面容凶悍的王灵官彩塑雕像,竟在流泪,还是血泪,传说中,现实中,王灵官都是有三只眼的,雕塑上第三只眼,同样在流血泪,徐默不自觉的往后退,身体颤抖的厉害。

“咔嚓!”

第三声惊雷划破夜空在庙殿里扯出片刻亮光,徐默看到一巨大的黑影投落在他的身前,他整个人都被笼罩在黑影之下。

“回……头,还是不回。”

殿门紧闭,背后无风,却凉飕飕的。

徐默没有先回头,而是把目光从王灵官的塑像挪到右手手腕,他希望奇迹能够再现,剑十三如果能继续显灵助他度过此劫,他定然铭记在心,此生不忘。

“嗖。”

“啊!”

背后有破风声传来,徐默本能的蹲下身子,见头顶劈过一把大剑,若非反应快,脑袋还能在脖颈上安然无恙?

“啊——”

徐默大喊着自我壮胆,转身瞪去,看到一个庞大威武,体型比他两倍不止的王灵官站在那里,仿佛鸡蛋大的眼睛正投来摄人的催杀,庙外的人都是他杀的?雕塑上的王灵官重生显灵?徐默眼珠子在眼前的王灵官与雕塑间打转,心跳的厉害,王灵官面目狰狞,往前几步,手中的剑又往徐默额头自上而下落斩,欲将他劈成两半,徐默慌忙避开,拿起神龛上的香炉,狠劲丟过去砸开正殿窗户,穿窗跃逃。

“哐当!”

几乎是徐默出窗的同时,殿门被王灵官用大剑劈成粉碎,他踏着沉重有力,每一次落地都足以让周遭地面震荡的步伐,走出大殿,立在高阶,雨下的越来越大,院中积水越来越多,淹没过两具尸体,天空中惊雷咔嚓作响,每一次伴随巨响扯出的亮光,都会暂时驱散无尽的黑暗,让王灵官狰狞的面孔呈现出来。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