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武侠仙侠 > 仙婿奇游记 > 正文
第二十章 流氓个鬼
作者:月明她倚楼  |  字数:3036  |  更新时间:2020-02-09 21:29:12 全文阅读

关于类似的问题,徐默不明白的还有很多,他不着急,待岳琳琅醒过来,慢慢的问也不迟,想到这里,徐默就有些遗憾,要是当初将岳琳琅找辆马车给载过来,寻回影子后,他也就不用再回长青州,如今倒好,还得再回去——他承认不承认都没用,现在岳琳琅就是师妹,得好好照顾。

吃过早点,鱼万全带上五名侍卫去灵官州州衙,徐默独自在街道转悠,感觉很无聊,灵官城比长青州城还要大,该去哪里寻找?转悠的有些疲倦,徐默来到街道旁边绿油油的梧桐树底下,看老者下围棋,他只会象棋,不懂围棋,围棋在他的印象里,很高大上,总会和隐世高人扯上关系,下围棋的环境,也势必是那种高山流水间,绿竹翠筠里。

这块地方有很多上年纪没事干聚集的老者,或下围棋,或唠闲嗑,前面是宽敞的大道,后面是一片一片连接的大棚,棚底下百货皆有,或小吃,或茶点,或蔬菜水果,都整齐有序的排列在棚底,早上人还很少,在屈指可数的消费人群里,有位手持拐杖的老人,正在招呼手底下的人购买蔬菜米面,认识他的都知道,那是南来院裴少爷的管家,大家都习惯称他作白三爷。

棚底的人都很尊敬他,不仅因为他们每月半数的收入都是来自这位白三爷,更重要的是,他凭借和蔼的笑容和平易近人的语言,同每个街头商贩都能聊的熟透,留下好印象,此刻,他带着五六名下人采办生活用品,采办停当,准备返回。

徐默蹲在梧桐树下看老翁们下棋看的眼睛疼,站起伸个懒腰,打算离开,由于蹲的时间太久,腿脚酸麻致使他几个蹦跳差点跌倒,也就是此时,南来院的管家白三爷刚好从他身边走过,被他撞上。

“对不起,对不起!”

敲打着小腿的徐默歉声连连。

无意间,他发现白三爷身边的几名下人,站位很是严谨,几乎对自己构成包围之势。

“无妨,小兄弟你没事吧。”

白三爷拍拍身上的尘土道。

“没事。”

这位白三爷立时在徐默脑海里树立起良好的形象,徐默看他的眼神里多出几分尊敬道“老爷爷啊,我蹲的太久,腿麻,实在抱歉。”

“没事的,哎,小兄弟,听你的语气,是外地人吧。”

徐默点头,承认是外地人,然而,来灵官城的目的,任面前的老头多和蔼,都是不能说的,于是胡诹道“我家在长青州,我姐姐两年前嫁到了你们这里,我是来看望我姐姐的。”

“原来如此,在下南来院的管家,小兄弟闲时可以到南来院玩。”

“好的。”

白三爷留下一笑,和众下人离开。

走出好远,行过街道拐角,白三爷停步,目光深邃起来,满脸和蔼登时被看不透猜不着的阴鸷代替,道“你们好好盯着刚刚那个少年,不管他有什么举动,及时报告。”

“为何要盯他啊?”

白三爷先是瞪一眼发问的人,继而道“因为他撒谎,如今我们正是要图大事的关键时刻,万事都要小心。”

“撒谎?”

可怜手底下这些猪头三还是不明白,白三爷不耐烦道“你们莫非忘了,何生就是土生土长的长青州人,他的口音也才是正宗的长青州口音。”

原来破绽就在于徐默说自己是长青州人士,而他的口音又与何生不像!街道那边,徐默离开老人们的快活摊,在街上闲逛,当然,免不了要哼唱几句歌谣,什么桥边姑娘,风筝误的张口就开,且不说嗓音如何,于周边这群千年之前的人来听,新鲜!

“哎……”

徐默停住哼唱,前面正在地摊买鞋垫的妇女,引起他的注意,妇女是侧对着他,看不清容貌,但是当她掏钱时,徐默注意到,她右手只有四根手指头。

四根手指!

牛氏的影子立刻浮现在他脑海当中,徐默放慢脚步,悄悄跟踪,如今的牛氏定然与何生在一起,运气好些,说不定就会有意外收获,那女子收拾好鞋垫,起身往街东而去,徐默在熙熙攘攘的人群里,没有跟的太近,只与她保持距离就行。

“哎呀。”

“对不起,阿婆,你没事吧。”

徐默光顾看前面的妇人,没注意身边,一时不小心将正路过的老太太撞倒在地。

他扶起老人,万般赔礼道歉罢,再抬头,那名买鞋垫的四指妇人已然走远,本来作为跟踪可以堪称黄金距离的长度,也在瞬间被破坏掉,徐默连忙加快步伐,好在几步紧迭又赶上,那妇女也似乎发现有人跟踪,加快步伐,最后直接奔跑进那边巷子。

“别跑。”

对方过激的反应让徐默更加坚信她就是牛氏,他亦不再遮遮掩掩,紧追快赶,箭步拉开,奔到妇人进去的那道巷子里,他刚转身,面前哐当的扣来个篮子,砸的他昏头转向。

“救命啊,有流氓,有流氓!”

妇人暴跳着跑出巷子要逃回家,看到巷口陆陆续续的有人已经被她的几声尖叫惹来,便停住脚步,满脸委屈又带几分羞涩,眼神躲闪着道“救命啊,流氓。”

“怎么回事?”

“你别着急,慢慢说。”

“他从街那头跟着我,一直跟着我,我刚才跑,他就追我!”

遭到竹篮子飞打昏头转向的徐默拍拍脑门向妇女投去质疑的目光,发现那妇女居然不是牛氏,面容相貌天壤之别。

看来这种情况下十张嘴都说不清啊!

“一看就不是好人,报到州衙吧!”

“让我们先教训教训他。”

“哎,不要动手,报到州衙最好,在咋们灵官州,这等事可是大罪。”

徐默脑海里闪过挨板子的惨烈场景,下意识后退两步,没想到踩到地上篮子,又给绊倒。

“哈哈哈!”

“呆头呆脑的!”

众人哗然大笑。

徐默懒得理睬,现在最重要的是脱身。

“哎,鞋垫呢。”

被篮子绊倒,徐默发现,地面上的是空篮子,里面没有鞋垫,明明刚刚的妇人买了鞋垫后就将鞋垫放在篮子里,他又移眼去看那妇人的右手,发现她将右手掩在袖中,似乎很怕被徐默看见,徐默目光投过来时,她又没忍住拢了拢袖口。

“唉,看来是中招遭算计啊。”

“抱歉,我是认错人了。”

“认错人,我看你是借口!”人群中一个汉子大喝。

“没有,真是认错人哎,抱歉。”

“既然是认错人,那就原谅你,以后可千万别再认错。”

谁都没想到发出尖叫说有流氓的妇人,会选择原谅,她捡起地上的篮子,拍拍尘土转身而去,在围观的圈子里,不管是真正有正义感的热心肠份子还是看热闹的吃瓜群众,当事人都选择既往不咎,他们还能说什么,当然也是选择离开,走时,有两三个好心肠牵住徐默的手语重心长道“你们年轻人,是将来的栋梁,要好好学习,切莫堕落。”

“小子,我看的出来,你是个好人,只是一念之差,希望你能及时回头。”

徐默箕踞在地感动的简直就差眼泪没稀里哗啦,点头又微笑,幡然醒悟浪子回头的形象丝丝入扣,进木三分,等现场人皆走光,徐默站起身长出口气,又重复那句“中招遭算计啊!”

灵官城,某条街道,某个角落,牛氏手中拿着两双鞋垫,推开院门,是个很精简很别致的四合小院,他身着红衣,推开院里正对门的屋子,走进去,屋子里,何生正在准备今天的午饭,听到推门声,和煦道“回来了,洗洗手吃饭吧。”

“嗯。”牛氏嗲然回应。

早早落座的何生见到牛氏洗完手回来,一身红衣与早上出门时穿的绿衣截然相反,脸面肃然道“怎么回事?”

牛氏猜透他心思,道“正要和你说呢,今天我在街上遇到了徐默,也不知他怎么的就认出我来,我为脱身,不得不花些钱与一名妇人交换衣服。”

“你说什么?徐……”

不得不说提到徐默,何生有种莫名的恐惧,在长青州夺影是他的任务,结果就是因为徐默,功亏一篑,致使最后只带回三条影子,差点获罪死在宗主拳下。

何生面容隐隐约约有些苍白!

“他是如何找到灵官州的,他绝对不可能独自前来。”

“不行,我得报告给宗主!”

“等等。”牛氏叫住他道“千万不要去。”

“为何?”

牛氏显得很安静,思绪条理很清晰道“你也不想想,你带回三条人影,他本来就很愤怒,如果再让他知道徐默跟踪你来到灵官城,那他们无疑就是因为你的疏忽而暴露,他们怎么可能放过你。”

平静的脸上绽开娇滴滴的恳求,她如兔般扑进何生怀抱,道“我们走吧,我们走吧,我们去找个世外桃源,找个只有我们的仙境。”

何生百感交集,拿不定主意,轻抚怀里如瀑的乌发,道“放心,我会的,我既然答应过你,就定然会有那么一天的,待我想出好法子,我们就走。”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