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武侠仙侠 > 仙婿奇游记 > 正文
第十九章 仙人入梦
作者:月明她倚楼  |  字数:3027  |  更新时间:2020-02-09 11:21:51 全文阅读

“听说北往楼苏花鱼不错,可惜,每桌限点一条。”

“无妨,能吃饱就行,我看北往楼上的菜,都是好菜。”

“……”

吃完后,虬髯大汉和独眼龙率领其他五名镖师离开,向来做事果决的宋道元立在那里,犹豫要不要跟上去,实在是剑十三勾起他太多回忆,他怎么也想不明白剑十三的传人会当镖师,宋道元明白自己和烂剑山之间再无纠葛,可是……

“唉……”

最终,叹口气,他还是紧跟上,在北往楼吃饱喝足后,几人来到快活客栈住下,独眼龙独住一间,剩下六人每两人一间,宋道元尾随来到快活客栈,在那独眼龙旁边的人字号房间入住,夜半,宋道元盘膝而坐,闭目静心,于他而言,世界变得极度安静,安静的足够听到远处草丛间虫子啃叶的声音。

所有的人,此时都聚集在独眼龙的房间中,独眼龙由于手生,很笨拙的揭掉眼罩,再整理整理头发,他的脸变得清晰,是徐默,用手揉揉右眼珠子,徐默眨巴眨巴,道“戴着真难受。”

独眼龙是徐默所扮,虬髯大汉是司平卫卫队长鱼万全所扮,今日来到灵官城,自然是来追查何生,说来奇怪,徐默获得剑十三的指引,追踪何生踪迹历历在目,然而当灵官城映入眼帘之际,所有关于何生的一切瞬间模糊,就连剑十三也似乎被某种力量所压制,没有丝毫波动,一路走来,他们还得到另外一则震惊的消息,夺影案不止发生在长青州,天下九州,包括如今他们所在的灵官州,都有夺影案发生,而且受害人数量远在长青州之上。

“仙长,如今我们该怎么办?”

鱼万全发问,他作为司平卫的卫队长,其实心里凭借多年经验早就构想出探查计划和追捕方案,碍于此次要对付的并非平常盗贼匪寇,临行时萧济南又有嘱托要万事听从徐默安排,自己的计划,终归只能是想着玩玩,徐默喝口茶润润嗓子道“本来我以为夺影案只发生在长青州,没想到九州并起,既然如此,想必灵官州州衙也正在追查,我们便不用再扮演镖师,鱼队长,明日你去州衙说明身份和来意,我们与本地州衙联手,那样办起事会方便许多。”

“好。”

“到时候我会在暗中帮助你们,至于灵官州州衙,我便不去了。”

“啊!”

鱼万全欲言又止。

徐默摸摸眉道“你们有没有想过,何生为何会来灵官城?”

鱼万全略作思考,道“如果说九州都发生夺影案,那么,何生就绝对还有同伙,而他逃往灵官州,是不是就说明,他们的巢穴就在灵官州。”

徐默点点头道“鱼队长果然是有经验的老手,我也觉得他们的巢穴应该在灵官州,就算巢穴不在,灵官州也绝对有他要投奔的人,不出意外的话,那人就是灵官州夺影案的凶手,他们都在一个神秘的组织里面。”

“为何能断定灵官城会是他们的巢穴呢。”

发问的是位刚进入司平府不久的新人,听到他的问题,鱼万全先是看看徐默,见徐默没有要作答的意思并且用眼神示意要他说明,他便道“何生是从长青州东门逃出去的是吗。”

“嗯!”

那名司平卫新手点点头,鱼万全接着道“他之所以选择从东门逃走,是因为东门作为长青州的经济中心,来来往往的人流量大,从那里逃跑容易鱼目混珠,不被发现,万一发现,也方便制造混乱。”

不止那名新人,其他的人也都竖起耳朵认真聆听,鱼万全道“而他选择东门,如果仅仅是为单纯的逃跑,那么顺着长青州东门直奔官道,应到达凉沙州地带才对,可他却绕大圈子来到灵官州,可见他是有目的,或许他们的巢穴,就在此地。”

“哦,原来如此。”

“不错,若是我,在外面受到追捕,要我选择往哪里逃,我当然是往家里逃。”

五名司平卫侍卫瞬间明白过来,如醍醐灌顶。

“唉,大家早点睡,鱼队长,明天你就先带着他们去找灵官州州长,我去城中转转,看看能否有新的发现。”

“好。”

“那仙长你也早点休息。”

众人纷纷回屋睡觉,徐默本身就不喜欢和其他人共住,正想着要如何找借口给自己单独开房时,没想到鱼万全倒很明事理,主动提出给他独自开间房的想法,徐默当然欣欣接受,他本来想再练习练习御金术,如今他能够将很小的物体用意念操控而悬空起浮,距离御剑的水准,还差得远,奈何长途奔波实在太累,脑袋刚贴上枕头就呼呼大睡。

隔壁,盘膝静坐的宋道元算是通过偷听解开心中疑惑,原来这群人是装扮成镖师掩盖身份,来灵官州捉拿偷影案的凶手,目的倒是与自己不约而合,他生出个奇思妙想,反正自己隐居多年,安安静静做老头子挺好,为何还非要再去蹚尘世的水,既然隔壁所居之人的目的也是破解偷影案,追拿凶手,那就让他们去干,他只需在暗中帮助即可。

确定想法,宋道元道了句“三魂离身去,清风入梦来。”伴随这句话同时进行的,是从他的身体里面,走出来个虚像,穿墙而过,径直来到徐默床前,他的虚影目光如电,扫视熟睡的徐默,见他恒眼,也就是小腹上半寸的位置,有四条金色符篆,其中两条是云中宗黑白双仙授予,剩余两条是自身修为所得。

眉头微凝,宋道元露出疑惑“年纪轻轻,能够自我修成两条符篆,为何体内灵力微弱到近乎于没有。”

他想不明白,如今修行之人,以符篆分境界,从一符篆到九符篆,自见高低,眼前这名拥有烂剑山五剑之首十三,又是四篆境界的人,为何从他身上完全捕捉不到灵力痕迹?

“莫非经过大难,仙灵受损!”

宋道元并不深究这个问题,出指点在徐默额头,慢慢的将思想送入他梦境当中, 梦里的徐默,本来正在和一位娇妻拜堂,马上就要洞房花烛,未料画风突转,周围变得白茫茫一片,一位仙风道骨的老头子,出现在他的面前。

“你……是谁。”

老头和蔼道“你莫要问我是谁,我来,是送你两三件礼物的。”

“那究竟是两件还是三件。”

“要送两件还是三件,那得看你的回答如何。”

徐默很明显还在想念着那位美娘子,他不耐烦的道“送不送都没关系。”

老头子摇摇头,有些失望的挥挥衣袖,岳琳琅仿佛清风般出现在徐默眼前。

“啊,岳……”收住惊讶,保持镇定,徐默道“师妹!”

“你们果然是认识的,好,那么她的影子我便为你留下。”

老头笑笑道“我再问你,你来灵官城,可是为追查夺影人的案子?”

“是!”

“不是!”

徐默点头又摇头,此行目的确实算不上天大的机密,但并不意味着能随便透露,他倒是很好奇老头子为何会知道内幕。

“你不用跟我藏着噎着,我送你的后两件礼物,都是能够帮助你查案破案的宝贝,其中一本为乘天剑法,可以对抗那些夺影之人,另外是定影镖,防止自身影子被夺,切记要妥善使用,老夫去也。”

“喂,喂。”

徐默冲上前两步,老头子早就消失,梦境恢复如常。

……

……

“啊,累啊,乏啊。”

破晓的阳光透过窗棂暖暖的照进来,八月份的太阳,甚至都有些炎热,徐默睁开惺忪睡眼,按照每天早上的正常程序,先洗脸,然后用折断的柳枝刷牙,从头到尾动作极为流畅,几天的古人生活,他身上再看不出任何二十一世纪的影子,正要梳头时,他突然看见桌上摆有三样东西,一块透明晶莹的冰球,一本名为《乘天》的书籍,一枚针,或者说是钉子。

等等!昨晚的梦,出现在徐默脑海,那是原本已经被遗忘的梦,梦里有个老头子说有三件东西要送给他,岳琳琅的影子,乘天剑法,还有,定影镖,乘天剑法确实有,那么这枚比针要宽点的钉子,就是定影镖?

那琳琅的影子在何处?徐默拿起冰块,仔细观察,冰块透着凉意,在八月的天气里,让人觉得很舒适,在冰块里,有个女子的轮廓,初看有些眼熟,认真的看几眼,是岳琳琅。

“啊,真是岳琳琅!”

依照梦境里老头的话来看,冰块里的轮廓就是岳琳琅的影子,可岳琳琅的影子明明被何生夺走,又为何会在老头手里,如果说岳琳琅的影子就在冰块当中,那枚钉子就是定影镖,那实在是否极泰来,自有神助,想要啥就有啥啊!

“不管真假,先收起来。”

将冰块和定影镖收好,徐默翻开那本乘天剑法,见第一页用小篆书着行字,字言人道乘剑,剑道乘天,五篆仙师以下无敌无匹。

“五篆仙师,五篆仙师是什么意思?”

徐默疑惑。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