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武侠仙侠 > 仙婿奇游记 > 正文
第十七章 南来北往
作者:月明她倚楼  |  字数:3090  |  更新时间:2020-02-09 20:29:52 全文阅读

灵官城,南来巷中,有场不大的院子,名叫南来院,四边全是高墙,不管从里从外,从远从近,院子看起来都像坐小城,坐落于灵官城中,颇有几分城中城的壮丽,白天,光天化日,但院中还是焚有火,钢铁高架架起火盆,盆中燃柴,在院子里,左右分布有身着紫线压绣麒麟图腾的锦衣人,他们腰佩短刀,分排站立,井然有序,左边十八人,右边十八人,共计三十六人。

院子最前方,有铺垫虎皮的长椅,椅子上有位头发散披,脸戴紫金鬼面具的人,正在玩弄脚底踩着的一只白虎,虎,走兽之主的存在,白虎地位更是无匹,此刻在他脚底,竟是安静如温顺的猫,仿佛连尾巴都不敢轻易摇动,莫约盏茶功夫,一个手持拐杖的老者来到院中,拜道“启禀宗主,九州使者已经全部返回,随时待传。”

坐在虎皮长椅上的鬼面人招手道“好,让他们都进来吧。”

“是!”

“传九州使者!”

老翁吼了几声,陆陆续续的走进来九个人,他们按照进院前后的顺序自然排列,长青州偷影案的凶手何生,身穿白色衣服,赫然在列,老翁看鬼面人一眼,见鬼面人没有开口的意思,便道“你们把你们的所得,都依次给宗主汇报。”

“是!”

九人异口同声罢,站立在最前面的汉子向前两步道“启禀宗主,灵官州捉影人樊不可,捉影六百三十余人,其中年龄最小者十九,最大者三十。”

他启禀完,第二站位的人立即接上道“启禀宗主,北楚州捉影人洪火水,捉影五百二十八人。”

紧接着第三位“凉沙州捉影人冯枫,捉影三百一十二人。”

然后“太安州捉影人陈操,捉影两千九百二十七人。”

“啊!”

所有人都不禁木然硬舌,表情愕然,就连坐上那位脸戴紫金面具脚踩白虎的人都不禁深吸口气,看他陈操的目光显得与众不同,太安城乃当今首都,人口基数大,也正因为是首都,干起事会有很多顾忌,能取得如此收获实在很令人欣喜。

九人有个共同的名字,捉影人。

而从他们所禀报的内容来判断,几乎是每州一人,今天下九州,刚好九人。

“……”

“……”

待所有人汇报完毕,到何生时,他垂头掩色,显得难于启齿,老翁手里拐杖往地面重重的敲,道“长青州捉影人何生,其他几人都已经汇报完毕,你也说说。”

“白……白护法,我……”当眼前的白护法与那位宗主的残忍狠辣手段浮现在脑海时,他终于还是咬牙道“长…长青州捉影人何生,共捉影三名。”

“什么,你只夺来三条影子。”

鬼面人站起,可能是在起身的同时由于愤怒而弄疼了脚底的白虎,白虎缩头缩脑的躲藏起来,鬼面人握住拳头道“吃我一拳,回答我一个问题,若是我问题问完你还活着,我便饶你不死。”

何生不敢说话,只低面垂脑。

“第一,是不是长青州,子年子月子时出生的人,只有三个?”

他话都还未说完,拳头早早的捶在何生胸膛,将他打出去数十步远,撞上院墙,背后墙面出现扩散式的裂纹,嘴角鲜血溢出。

“并不是,我从长青州州衙那里得到相关资料查过,长青州子年子月子时出生的人有五百多。”

“那你为何只带回来三个?”

他话未说完,重重的拳头再度捶在何生胸膛,何生受过一拳,再难接受第二拳,翻倒在地咳嗽道“因为有人阻止我,不但阻止,他还知道我所使用的是夺影术。”

“哦?”鬼面人松开拳头,道“如此说来,倒是我冤枉了你,你起来好好跟我说说事件经过。”

何生当然不感违抗,不敢欺瞒,据实以告,鬼面人闻言,思索片刻道“飞剑来历我倒不知,不过你所说的那两把双剑,倒有些像是传说中烂剑山掌教长玉真人的蝴蝶紫青双剑。”

他又转变语气道“不过要真是烂剑山掌教,我怕你连回来的机会都没有,我想应该是她坐下的弟子。”

鬼面人突然出手,捏住何生下颔,迫使他张开嘴,然后将粒紫色药丸拍入他口中。

“此乃我门中疗伤圣药,你走时我只教你夺影术,遇上烂剑山的人,能活着回来,就已很不错,下去疗伤吧。”

“多谢宗主。”

片刻前还铁拳无情欲要将何生打死,如今转眼又赐予疗伤圣药,如此一硬二软,既能给旁人施压让旁人办事越加勤恳卖力,二来又会让被惩罚者不但不怨恨,反而感恩,心机腹略,着实很深,退出两步,何生似乎想起些什么,拜道“宗主,那烂剑山弟子的影子,如何处置。”

鬼面人根本不用考虑,道“打开法坛,让其随风飘散,否则,烂剑山的人,可能会寻踪觅灵,找到这里。”

“是!”

领命的何生退出院子,擦拭掉嘴角的血迹,尽量掩盖掉身上的伤痕,躬身进入他来时乘架的那辆马车,马车里,牛氏打扮的很漂亮很美丽,要私奔的女子,通常都会打扮的很美丽的,她坐在马车最显眼的位置,她裙角边,摆放有四个酒坛大小的坛子,每个坛子都贴有一条黄符,上面用小篆书着名字,最右边的坛子上贴着的黄符,写的便是岳琳琅,他轻轻揭掉符纸,打开坛子,拉开车帘,让清风吹进来,坛子里飘出丝丝缕缕的东西,隐约可见,类似于青烟。

“飘散吧!”

岳琳琅的影子,飘散在风中。

做完诸多事宜,何生看看牛氏道“我们回去吧。”

马匹无人鞭驾,很熟悉的往城南老巷子行去,从空中看灵官州州城,中间有座桥,将城以轴对称形式分成两半,南边有南来院,正对南来院的北方,则坐落着北往楼,北往楼是灵官城消费中心,楼分九层,最低层买生活用品,最高层用来观景,五六七层,专销美食,乃吃货的天堂,其中无刺苏花鱼,是远近闻名的北往楼特色菜,因苏花鱼鱼种资源紧缺,而需求人口众多,每人七天内限点一条,所以常常会有一家三口轮流来楼上买鱼,买回去和家人同箸而食的情况发生。

当然,有两位例外。

就是如今正坐在北往楼靠窗那间雅阁的两名老头。

他们想点多少条,就点多少条。

两名老头相对而坐。

两名老头皆皓首白鬓。

左边老头穿戴干净,银发收拾整齐,坐立如松,自有种浩然大气,右边老头浑身脏兮兮,蓬头垢面,腰间挂个葫芦,草鞋挑在脚尖,能臭死满城八千蚊子的脚有节奏的抖动。

“唉,老头子,一年不见,你还是如此,你说说,你何时能够洗洗啊。”左边收拾干净的老头子话语尽显嫌弃,面容上却笑的比谁都灿烂。

右边的脏老头道“洗,我就没洗的概念,洗完那还是玄王封正吗?”

“嗨,玄不玄王的我不管,我只管你每年能不能来北往楼陪我喝几杯酒。”

“好,来,我敬你。”右边脏兮兮的老头举起杯酒,作出要递给对面老头的动作。

左边干净的老头,伸手去接,未曾想手指刚触碰到杯壁,酒杯哗一下消失,取而代之的是团灼热的火焰,干净的老头也不慌乱,只见他手伸向旁边,凌空简简单单的一抓,就像在抓空气,可偏偏收手时,两指间就拈着个东西,明显就是刚刚消失的酒杯,他倾斜出弧度,杯中的酒水倒向脏兮兮那老头的手指,似乎是要浇灭他指间的火焰。

“嘿嘿。”

脏兮兮的老头笑笑,手指缩回,指尖的火焰幻化成冰雪,酒水倒下来瞬间凝固冻结在表面。

“喝酒伤胃,吃冰才好。”

脏兮兮的老头说完,两指轻弹,把指尖的冰块弹向对面老头,打扮干净的老头没有说什么,只是同样笑笑,点出两指,指向迎面而来的冰块,一股难以看见但真实存在的罡气不断从指间汇聚向冰块,脏老头见况亦往前推出手掌,发动罡气,左右两边两股罡气,不停聚拢,中央位置,那块冰球悬在空中,快速转动着,两人的衣衫起起伏伏,猎猎作响,如同置身大风当中,桌上的筷子,酒杯,全都像是地震前的预兆,各自以不同的节奏颤抖。

“收手吧。”

“不行,你先收。”

两人像孩子一样的较劲,打扮干净的老头子没办法,摇头道“我数一二三,咋们同时收手,否则苏花鱼可就要毁了。”

的确,照目前桌子抖动的程度来看,很快就要崩坼,如桌子崩掉,满桌的好酒好菜,自然无可幸免。

“好,好,你数。”

“一,二。”

“三!”

“刷!”

两人都依照事先约定收手,但那块冰球化作水,没有正常的落地,而是朝左边飞喷过去,喷洗在打扮干干净净的那老头脸上。

“我不是说同时收手吗?”

脾气性格都很好的干净老头终于还是发怒。

脏兮兮的老头不讲道理的大吼“收了,你数到三我就收了,谁说我没收。”吼完笑嘻嘻的道“不过在收的时候,又出了点小小的力而已。”

“过分!”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