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武侠仙侠 > 仙婿奇游记 > 正文
第五章 我有飞剑
作者:月明她倚楼  |  字数:2568  |  更新时间:2020-02-22 11:05:04 全文阅读

“老头子,我与夫君洞房花烛,你在外面作甚。”

“我……我…我就是不放心。”

萧济南的身体不由的颤抖,牙齿咯咯作响道“你答应过我,他是最后一个,你答应过我,等你吸食完他的魂魄精元,就将我女儿还给我。”站在萧济南面前的早已不是白天楚楚可人的萧婉儿,她披头散发,浑身缭绕紫气,十足是阴寒摄人的女鬼。

女鬼狞笑道“放心,等我吸食完他的魂魄,就能够凑齐七七之数,到那时摆脱老道士压制,想吸食谁就吸食谁,不过你放心,我不会伤害你女儿也不会对你们萧家下手。”

“你说什么,七七……”

“赶快离开,不要打扰我。”

萧济南本来就微薄到近乎于没有的正气,在女鬼的呵斥声下直接殆尽,为顾全大局,他只能离开,心中不停的致歉,给徐默说对不起,女鬼回到屋子,看见躺在床上的徐默,眼神犹如狼见肥羊,她双脚浮空,飘飘然浮到床边,身子低伏在徐默身前,开始吸取徐默魂魄精元,只见伴随她呼吸,徐默额心不断有气息隐隐约约飞出。

吸摄徐默魂魄的同时,她双手不断在徐默身体来回抚摸。

“啊!”

突然,女鬼惨叫,不断后退,直接退出屋子,当她手指抚摸过徐默手腕时,徐默手腕墨黑色的印迹变得滚烫炽热,如触火焰,所以才有刚刚极速退出的那一幕,女鬼退身到屋外院子,还未站稳身形,屋门破开,里面冲飞出把红辉璀璨的长剑,逼刺而来。她本想抵抗,当意识到非凡铁庸剑,急忙转身就遁形,瞬间消失在原地,只留几声惨叫回荡在夜空。

可见其还是没能完全躲开飞剑攻击,终受伤创。

红辉闪烁的飞剑在夜空中盘旋闪耀许久,直到未能觅见女鬼踪迹,按照原来轨迹飞回房中,化作缕缕光华,凝落在徐默手腕,是那墨黑色印迹,从印迹所在位置开始,不停的有绯红色的细线以印迹为中心,向周身散发,徐默体内挤压的阴气,遭受到绯红色线条的驱逐,全部排出体外。

待绯红色线条遍布徐默周身,他揉揉惺忪倦眼醒来。

“鬼,鬼啊!”

在晕倒前半秒看到女鬼真面目的徐默惊呼大喊,确定房中只有他独自在,反倒有些安心,昏倒时,他看到萧婉儿的脸,不仅仅是眉心聚集有团黑气,简直是面目狰狞,虎齿锋利尖长,十指指甲阴森冰凉。

揉揉眼环顾四周,徐默迷糊糊自言自语“莫非刚刚又看眼花。”

前有案例,徐默自然猜想。

“啊,饶命啊!”

“啊!”

外面传来呼救声,吓的本来就心里有阴影的徐默直哆嗦,一头扎进被窝。

“啊,不要!”

呼救声如常传来,徐默躲在被窝里头颤抖,外面的杂音此起彼伏,越来越浓烈,徐默离奇的发现身体竟然会和外面的呼救声产生某种微妙又神奇的联系,每当呼救声飘到耳边,身体就会做要冲出被窝去见义勇为的动作趋势,徐默极力的用思想压制。

“哎,哎哎!”

终于,忍耐不住外面噪杂的呼救,徐默右手不受控制的高高指起,一副仙人指路模样,指引徐默往呼喊声声源跑去。

他竟然被自己手指控制牵引。

“不对,不是手指,是手腕的印迹。”

所有身体脱离思想控制的根本原因,就是手腕的印迹,鬼使神差般来到萧济南居住的院落,徐默看到披头散发的紫衣女鬼,在院中腾挪穿梭,每当她幽影飘过,院中家丁下人就倒下大片,徐默见况心生恐惧正要露怯,未曾想右手手腕那墨黑色印迹却再度滚烫,化作六寸长剑飞杀过去,本来凶恶的女鬼察觉到背后剑气升腾,随即转身要逃,但终归慢下半步,被飞剑击中左胸,直直钉在墙面。

“啊——”

“啊……”

女鬼不停的嘶吼,尖叫声惨烈至极。

院中跌倒摔伤的萧府仆人们都从地面爬起,严重些的半拐半瘸,萧济南紧握妻子刘璎珞的手,双腿打颤,长剑不断的涌动出剑气,降噬女鬼的阴气。

“啊……”

“我不会放过你们的。”

紫衣女鬼不甘于被消灭,用尽全部的力量挣脱飞剑,直冲上夜空。

与上次不同的是,飞剑没有继续追杀寻诛,转为稳稳的光芒,落印回徐默手腕。

“神乎也!”

徐默愣住,本来他不该相信玄学神说,在二十一世纪,受过教育的他心中坚信相信科学,这四个字刚开始动摇是在穿越之初,直到如今彻底的成为无稽之谈,科学?科学显然还达不到穿越的程度,更别说在手腕烙印出飞剑。

“徐…徐公子,徐公子。”

萧济南就像怕偷窃被发现的小盗贼,躲在柱子后呼喊,几声令还在怔于手腕印迹出飞剑的徐默回过神来。

“你叫我,叫我干嘛,我还想多活两天。”

徐默假装没听到,不予理睬,径直往萧府外走去,今夜惹怒女鬼,他日肯定要回来报仇,到时还不得完蛋。

“噔噔噔!”

徐默加快步子。

“别走啊,徐公子。”

“徐公子别走,救救我女儿。”

“仙长,不走行不行!”

“……”

萧济南夫妇以及府中的仆人见到徐默袖中出剑诛鬼魅,早就把他当成传说中神仙似的人物,纷纷拥挤上来,无形中搡挤成人墙,彻底将离开的路堵死。

“闪开,你们给我闪开。”

“仙长,求求你救救我女儿,救救我萧家,我给你磕头仙长。”几分钟前还称徐公子的萧济南立时改口作仙长,跪倒在地,府上家丁丫鬟当然不管于公于私,都得陪同,于是,萧府上下数百号人,全跪在院中,苦苦哀求这位会使飞剑的仙长大发慈悲普渡他们。

“妈嘞,我自个都懵逼的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你们找我求救不是找死吗。”

心底里伺候几句,徐默作威道“别吵,都给我闪开,我还有别的事要干!”

女鬼走时撇下过狠话,要回来报仇,留在萧府绝对死路一条。

“仙长,你就大发慈悲,救救我们吧,仙长。”

家丁当中不乏有在徐默看来极尽做作夸张的人,竟然眼泪稀里哗啦的抱住徐默双腿在地上打滚。

“闪开,闪开。”徐默蹬腿想要挣脱,结果裤子反倒差点让其扒落。

“给我闪开,放手,再不放手我……我召唤天雷霹死你们。”

“仙长,我萧家受女鬼欺扰多日,我知道仙长你早就看在眼里,今日之所以扮作普通人来做萧家的女婿,为的就是诛妖杀鬼,如今说不帮助我们,是在考验我们,仙长,恳求你大发慈悲救救萧家救救小女吧。”萧济南跪在徐默面前,苦苦哀求。

“一厢情愿的脑补,救你妹啊,我连自己都自身难保,万一女鬼回来复仇……”

徐默并非不是没有意识到他手腕的墨色印迹是驱鬼杀邪的神物,正因为意识到,才要着急离开,现在想想,为何前日在听风亭会看到萧婉儿眉心发黑,会不受控制的去指萧婉儿,全和印迹有关,如今他根本无法控制墨色印迹与神剑之间的转换,压根就是这玩意自主的飞来飞去,如果留下,等女鬼来,飞剑不出现岂非要死翘翘,再者,女鬼走时撇下的话,现在回想都心悸的很,如果她再找些帮手,十里八村的鬼魂都给召来,十把飞剑也没用啊。

“放手,都给我放手,我要离开!”

“放手。”

“嚓——”

徐默乱踢乱蹬的意欲挣脱,结果左腿裤脚由于被撕扯太紧而扯破。

“你……”

“仙长啊,别丢下我们,救救我们吧。”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