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都市娱乐 > 凡夫俗梦 > 正文
番外进行到底
作者:地狱风筝  |  字数:2905  |  更新时间:2020-03-10 11:17:49 全文阅读

余显和黄道行两人径直的走向余元杰,厅内众人都低头施礼。黄道行在经过赖勇身边时,和赖勇对视看一眼,两人眼神间的交流一触即逝却含有深意。

  “儿臣拜见父皇,母后!父皇圣恭金安!母后,万福金安!”

  “微臣参见皇上,皇后娘娘!皇上圣恭金安!娘娘,万福金安!”

  余显和黄道行,一同给北帝和皇后行礼。

  “朕安,你们两个起来吧,今儿咋来这么晚?朕不是吩咐了要早些吗?”

  余元杰看着余显和黄道行正色道,皇后微笑看着两人,并未言语。

  “父皇,儿臣今日随右相一同忙着春试的事,想到春试是为国家选拔人才的大事,想多为父皇分忧,就忙得晚些,还请父皇责罚!”余显刚站起来,便躬身道。

  “黄道行,黄爱卿,你说朕该赏你些什么?你这个太子太傅当真教得好,就你那张巧言如蜜的嘴巴,太子也学了个七八分。不仅把朕的话当成耳旁风了,还编出一堆好话来欺君,今日当着群臣的面,你说说朕的面该当如何?”余元杰并没回应余显而是对着黄道行说道。

  “陛下圣明,臣惶恐。太子敏而好学,秉性纯良,人品贵重,自幼便诵读圣贤之书,更习治国之道。虽年幼,但已携经天纬地之才,已立匡扶正义之志。微臣每每进言于他,陛下爱民如子,日理万机,不辞辛苦,醉心社稷,乃万世之明君,治世之楷模。陛下言为士则,行为世范,登车揽辔,便有澄清天下之志。太子在国事上,天分高、才情远,一直以陛下的言行为范,实乃上为君分忧,下为名谋福。如此种种,当真是天佑北国、天佑社稷、天佑陛下,太子堪当大任,陛下后继有人。今日日始到现在,太子一路随微臣忙春试之事。是微臣迷糊了,耽搁了时辰,与太子无关,求陛下开恩!”

  黄道行说完,原本躬着身,一下就跪拜在地上。在场的的众人见状,也都齐声的求情。

  “望陛下开恩!”

  余元杰看着这场面,一下就站了起来。然后叹了口气。

  “行了,行了,你们别演了,都起来吧!今日开宴本是喜庆之事,朕今日把面给你们。”

  “谢父皇开恩,父皇万岁万岁万万岁!”

  “谢陛下开恩,陛下万岁万岁万万岁!”

  等三呼万岁结束,余元杰又说话了。

  “赖统领是朕的贵客,就在刚才居然有人对他动刀子。朗朗乾坤,天子脚下,就完全是把朕的脸放在地上踩,朕的脸现在都在痛,不知该如何面对赖统领。黄爱卿你主理刑部,如此欺君罔上,该当何罪?”

  “回陛下,按律当斩!”

  “说得好,来人传易知应、易知书两人进殿。”余元杰冷着脸说。

  “陛下。”

  这时赖勇起身,向余元杰拱手道。

  “赖统领何意?”

  “此事系一场误会,我与他两人也已说妥,个中原委不必深究,望陛下成全。”

  “哦,朕原本想替赖统领出口气,赖统领如是说来,就依你所言!来人,给太子和右相加案。”

  余元杰后半句,显然是对梁公公说的。梁公公停止了通传,而是吩咐内侍摆好长案。内侍连忙摆好长案,很快黄道行和余显也入席而坐,有了太子和黄道行的加入,场面又开始升温。太子和黄道行又与赖勇亲近了几杯,赖希也跟着受伤害,浓烈的酒劲开始窜起来,原本就满面红霞的赖希,此刻有些迷迷糊糊把持不住。

  “哐当”,赖希手里的酒杯忽然掉在了地上,他此刻的模样已是醉态酣畅,赖勇和二妈赶紧扶住了赖希。

  这一下原本喧嚣的场面,安静下来。所有人的目光都直奔而来。

  余元杰更是起身走到赖勇身边,看着醉态朦胧的赖希然后道:

  “赖统领,令侄气宇轩扬,颇有赖冠之风,模样倒生得俊美。”

  赖勇让二妈一人扶着赖希,然后起身道:

  “承蒙圣上抬爱,小侄今日始第一次饮酒,没有度量,徒增笑耳!”

  “赖统领客气了,令侄少年心性,率性而为,倒是一个通透之人。朕瞧他儒冠、儒服,书生倦气甚浓,定有学问傍身。三日后就是新岁的春试,国家选拔人才的盛举,何不让令侄应试,彰一彰笔墨,书一书文章。”余元杰有些欣赏的说道。

  “圣上的好意,我替小侄谢恩。只是我赖家男儿以武入仕,武庙才是心驰神往之宿,倒从未想过考取功名。说到学问,我平日里也教他一诗词野史,小侄的才情倒也有些味道。今日当着满朝文武,且让圣上考量考量,岂不更胜春试。世人眼中赖家之人皆是一介武夫,我倒想让他显显才情,望圣上恩准。”赖勇说完,就一脚踢在赖希身上,就这一脚,赖希的酒醒了一大半,竟摇摇晃晃的站立起来。

  赖希的意识还是很清醒的,刚才的一切赖希也都听清了。他站起来之后,也给余元杰行了手礼。此刻的赖希,满脸通红,满头大汗,他的儒冠和衣服上都被侵染了些汗渍。他现在这个状态就是,脸红正喝得,酒醉心明白。

  “那就依赖统领所言,朕将于近日御驾亲征胡夷、蛮奴两族,消除边患,扬我北国军威、国威。少年何不即兴赋诗一首,鼓励我北国男儿踊跃从军,立志报国。”余元杰很是喜欢的看着眼前的赖希。

  赖希并没有说话,而是看向赖勇。眼神交汇,赖勇低着眼帘点了点头。赖希朝前走了一步,一把就把儒冠扯下来扔在地上。他这一动作,场内许多文臣可是按赖不住,这完全是不重儒道,有辱斯文。赖希完全没有理会,而是走了三步,朗声而出:

  “男儿应是重危行,岂让儒冠误此生。国难更学投笔吏,论功还欲请长缨。”

  赖希此诗一出,场内瞬间静得出奇,然后又沸腾起来。惊得众人纷纷侧目,竟连那虞世北如此大家也锁着眉头在深思。赖勇和二妈脸上露着微笑,显然对赖希的表现很满意。刚刚那些按耐不住的大臣们,现在更是激动起来。

  “势如霹雳鬼神怯,生花妙笔纸上显。撇捺铿锵撼日斜,词句激昂雄心烈!此诗读来内心激昂,如万马奔腾射雕引弓,顿生豪情壮志,更立报国之志,果然是好诗!”

  “妙笔生花,叹为观止,生平仅见,已媲大家之作。”

  “笔落惊风雨,诗成泣鬼神。看似简单,实则韵意丰富,简单的话语蕴含不简单的诗情,实在是好诗。”

  余元杰默念完整首诗,也已回过神来,轻咳一声然后道:

  “虞爱卿,你可是儒学大家,朕命你来断断此诗的才情。“

  “谨遵圣命!”

  虞世北回过余元杰的话后,前踏一步然后娓娓道来:

  “古有子建七步成诗,今日赖希三步即可。前朝太白子美斗酒成诗,今日赖希亦是如此。弱冠之龄偏有如此诗情,当真难得。首句,男儿应是重危行引《论语宪问》“邦有道,危言危行;邦无道,危行言孙,也就是说无论何时行事一定要端。此句倒也应景,正逢外族入侵,意欲鼓励青年表现出古之士的高尚精神,同仇敌忾共赴国难。二句,岂让儒冠误此生引自子美的诗,纨袴不饿死,儒冠多误身。此处引用当为激将,激发将士们的破敌豪情。后两句引的是西汉定远侯的事迹,班超起初为佣笔吏,后投笔从戎,破蛮奴在西域的势力,定西域三十六国,居功至伟!诗人见此三边壮气,却也雄心勃勃,要学西汉时济南书生终军,向皇帝请发长缨,缚番王来朝,立下奇功!

  这首诗乃托物言志,此诗前两句引经,后两句据典,格调高昂,感奋人心,意象雄伟阔大。诗中多用实字,全然没有堆砌凑泊之感。于笔仗端凝之中,有气脉空灵之秒,如此诗情当冲碧霄之上,引人共鸣。由此可断,其诗、其人皆是古往今来之佳作!”

  虞世北说完话,就给余元杰行礼,后退一步。场内众人听完虞世北的话,俱感深同,看赖希的眼神,渐渐的拉出了距离。

  余元杰看着眼前的赖希,也越看越对眼了,然后大笑着说:

  “果然是虎父无犬子,少年出英雄,不负众望。此诗当广发下去,也显显少年英雄的诗情,也彰彰北国男儿的笔墨。这句论功还欲请长缨,当真妙极,那朕问你,可愿随朕御驾亲征,磨磨手中的长缨?”

  余元杰说完,饶有深意的看着赖希,赖希则是一幅醉酒模样,盯着眼前的北帝并未答话。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