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都市娱乐 > 凡夫俗梦 > 正文
番外
作者:地狱风筝  |  字数:3051  |  更新时间:2020-02-21 01:05:06 全文阅读

赖勇说完后,又去屋内取出一把木质的陌刀,交于赖希手里,赖希郑重的接过木刀,给赖勇行了一个手礼。

  “希娃,二伯今日有些乏了,你且先练着,一定谨记用心才能练好功夫。”赖勇说完话,就离去了,剩下赖希一个人在院坝里。

  赖希先深吸口气,闭上眼睛,回想刚才的画面。良久,赖希猛的睁开眼睛,手里也开始比划起来,刺、挥、劈、带、斩,慢慢的在他手中熟练起来。从日出的晨曦,到日落的沉潜,赖希完全沉侵在刀的世界里。春日的阳光下,赖希那潇洒的英姿妙曼了整个院坝,春风和醺尽显妩媚,赖希所练的似舞也是武。

  暮色已至,赖希置起木刀,进到屋内。二伯没在,二妈正在做饭。两个小娃娃在石灶旁,眼睛一直盯着翻滚的大铁锅,他们的小脸蛋被热得红红的。石灶上的铁锅里,正炖着鸡肉和冬笋,二妈按着二伯说的已经开始料理鸡鸭。

  “希娃,你二伯有事出去了,我们先吃,我已经给他留了饭菜,他晚些回来吃。雁娃儿,艳娃儿,吃饭了,娘给你们弄的鸡嘎嘎!”二妈见到赖希进来,说道。

  “吃鸡嘎嘎了,好香啊!”两个小娃娃站起来后,还凑到铁锅前闻了闻。

  二妈很快就把饭菜摆好,几人也在温馨中吃着温暖的饭。

  夜深,屋外传来了春虫的鸣叫,赖希躺在床上辗转难眠,忽然他的手触摸到了枕头下面的木棒,木棒正是当日在北岭之巅偶得的,当日二伯给自己后就放在枕头下面,养伤这段时日赖希倒把这事忘了。赖希把木棒拿在手里,然后起身端详起来。月光从天空挥洒,透过寝舍的窗户渗了进来,木棍在月光下竟化成了萤光鲜活起来,这些萤光慢慢的凝聚成人形。一位身着儒袍头戴儒冠的老者,就显在了赖希面前,老者一显身形,眼神就定在了赖希身上,那睿智的眼神似能看穿他的一切。

  “身死道未消,一梦还今朝。”老者的声音响起。

  “吱”的声音同时响起,堂屋的门开了,二伯回来了。赖希赶紧收起木棒,一下就躺回铺里。眼前的一切又恢复了清明。赖希躺在床上轻轻的抚着木棒,仿若置身梦境,只是一切又那么真实。

  特别是那一句,身死道未消,一梦还今朝,仿佛活在赖希心里。赖希只觉得手中的木棒定有玄机,二伯既亦回来,还是待明日问过他之后,在寻时机进行参悟。赖希既已定下心来,就把木棒放在枕头下面,开始入眠。春夜如斯,佳期如梦,待赖希醒来,又迎着晨曦。

  待赖希来到院坝时,赖勇早已在此,赖勇今天换了一套新衫,着的是大夏时风行的时服,头衣戴的是小様巾,俨然一副读书人的装扮。赖希并没在意二伯的服饰,而是盯着他手里的大弓。此刻赖勇正在把玩手里的大弓,见赖希到了就停下了动作,把弓递给你赖希。赖希刚接过大弓,就闻到了残留在大弓上的漆味。

  “希娃,这把弓就是二伯为你准备的犀角弓,根据《考工记》上面的秘法制作而成,足五百石之力,且可复累。说来也巧,年前二伯在南方的密林里,狩了一头白犀,才得了此上品材料,留待后用。二伯昨晚星夜兼程找了一位故人连夜赶制,总算是做出来了。你先试试手,看趁手不?”

  赖希听到赖勇的话,马上按照武经上的功法,开起弓来。赖希乍一用力,犀角弓居然纹丝不动。赖希然后深吸口气,摆好架子用尽全身力气,再次开弓。这次弓开了一点点,就在这瞬间,赖希的手臂、腰腹、腿部都被巨力拉扯,慢慢的变得疼痛,然后疼痛感传透全身。才几息时间,赖希已经满脸通红,沁起汗珠。他的身体开始发麻,开弓的手也开始抖动起来,他的呼吸也越来越急促,他的脸上也渐起了狰狞的表情,眼瞧着就支持不住了,突然赖希感觉到身上一轻,立马张开嘴大口的吸气。

  “希娃,刚才你坚持了二十息还算不错,在撑下去就受伤了。练功还得讲个循序渐进,切莫操之过急。你看着犀角弓还算趁手?”赖勇说话了,原来在赖希手里的犀角弓,出现在他手里。

  “二伯,这弓当真不俗,我只开了一丝,便如这般!但这弓我拿在手里,挺趁手的。”赖希此刻仍然疲惫不堪,但呼吸算是调匀了。

  “开满弓得五百石之力,最少都得先天境界,就算在夏武卒中也可担都尉之职。这弓能开一丝也得二十石之力,二十石之力可是武者境界的标准。希娃你才武卒境,有此实力亦算不俗。没有枉费你在武道筑基,通脉明窍上花的心思和心血。开弓是进腰出胸,一上来就牵动到全身的筋,这和练拳是一样的道理,要成武者境,开弓更捷径。”赖勇正色的对赖希说道。

  “二伯,我既有武者境的实力,如何才能凝血聚气,达到真正的武者境界?”

  “希娃,当把筋、骨、皮、膜,练成铁板一块的时候,就可以尝试凝血聚气,这些武经上都有记载。如何才能凝血聚气?主要靠悟,二伯当年走的是明道心,证道理的路子,坚定道心,一往无前,方能成功。”

  “多谢二伯,我最近也很迷惑,我的道心究竟是什么?我究竟为什么习武?难得仅仅是为了活下去,多学本事,我觉得还不够,好像还缺少些什么?”

  “不错,希娃你开始动脑筋了,二伯很欣慰。等你想明白为什么习武,估计你也能凝血聚气了。现在你还是继续开弓,每次二十息,然后休息十息,循环往复,这样下去弓就会越开越大,越开越久。”赖勇说完就打算离开了。

  “二伯我有件事情跟你说,”赖希说完,就从怀里拿出了木棒递给赖勇,然后把昨晚的事情一五一十的告诉了赖勇。

  待赖勇听完后,瞧着手里的木棒喃喃道:

  “月下显圣,这已是神通,神仙中人,神仙中人啊!我当日就断过,这木棒不是俗物,没想到大有来头!”

  “希娃,你先且收起来,晚上二伯与你一起窥其究竟。”赖勇对赖希说道。

  “好的,二伯!我继续开工了。”赖希接过木棒又放进来怀里。

  “希娃,喊你二伯吃早饭了,”二妈的声音从屋内传来。

  待吃过早饭,赖希又开始在院坝里开起弓来.北岭当日被赖勇一刀斩平之后,就只剩些小山坡矗在远处,此刻院坝的画面就是,蓝天白云青山绿水,还有春风吹拂斜阳,更有有一位少年开弓。

  赖希按着赖勇所说练习,开二十息之后,歇十息,如此循环往复了一早上,当开完最后一组弓时,赖希的全身,没有一处不痛的,连动一下都痛,但他还是坚持下来了.学本事和吃苦是他目前所认为的道理,就算付出太多那是也值得的。

  今日的午饭很是丰盛,有自家养的鸡鸭,还有北河捕的鱼,另有在北岭深处抓的野羊。餐桌上既有鱼有羊,倒也能吃出个鲜来。赖希在吃饭时,目光扫过,看屋内的物件都被整好,放置在箱子里,心里念叨着,去西城的时间不远了。

  下午,赖希练的刀法,虽然身子酸痛,赖希还是把陌刀耍得虎虎生风。前些日子养伤,赖希天天躺在床上习文,这几日就一个劲的练武。

  时光慢慢溜走,又到了春虫鸣叫,月光挥洒的夜晚,二妈和两个小娃早已睡了。此刻在院坝里面,赖希和赖勇两人并肩而立,不曾注意赖希竟长得和赖勇一般高了。赖希从怀里拿出木棒,置于月光之下,原本以为萤光浮现,月下显圣的场面,并未出现。赖希,反复试了几次,同样如此。然后对赖勇说道:

  “二伯,今日咋个就不灵验了,昨晚上还好好的,那个身死道未消,一梦还今朝,我记得清清楚楚。”

  “希娃,你且交于二伯看下、”,赖勇也很是疑惑的说道,赖勇知道赖希不会说谎。

  赖勇接过木棒,同样置于月光下,亦然毫无反应,反复几次亦是如此,赖勇渐渐的皱起眉头。赖勇突然双手持着木棒举过头顶,然后运起功法,天地间无数的光线都汇聚而来,良久赖勇的额头上都串起了汗珠,赖勇整个人都被光线包裹住,可木棒还是毫无反应,赖勇不舍的收起了功法,把木棒还于赖希。然后说道:

  “希娃,二伯刚才试了,这木棒是有古怪。身死道未消,一梦还今朝,我们得顺着这两句话去想。我估摸着,是那位圣贤大能,已经陨落了,以无上手段,藏道于木棒,传道于世人。如此神通,需耗无尽的天地元气,故昨夜显圣后,得等上一些日子才可继续。可惜你昨夜的机缘被二伯给扰了,二伯本想替你找回机缘,可惜时机不对。世间万物讲究缘起缘灭,看来你的机缘终待你去解开。”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