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都市娱乐 > 凡夫俗梦 > 正文
第三十二章 黄道行
作者:地狱风筝  |  字数:6255  |  更新时间:2020-01-15 16:43:25 全文阅读

这是李凡离开京城的第六天,气象部门终于传来了利好消息,泛滥全国的秋雨终是停歇了,那久违的阳光温暖着大地。

经过六天的行程,李凡此刻已经到了郑州的地面上,他此刻穿着一套运动服,脚上是骆驼牌子的登山鞋。在他的背上背着一个很大的包,看上去鼓鼓的里面装满了物品。这一路上,李凡都是步行,他走的路线并没刻意去选择,而是随心而走。有时候他走大路,有时候他翻山越岭走小路。到了晚上,有时候就在就近的旅馆休息,有时候就在农家借宿,有时候就拿出睡袋在野外将就一晚。李凡每天的行程都保持在100多公里,这样他既不会暴露超能力的秘密,又能坚定初心一步步登上珠峰。否则,这点路程他一天就能走完。经过六天的行程本应该风尘仆仆的他,看上去却很干净,只是衣服有些脏了。那是因为李凡身体经过强化,身体新陈代谢很慢导致的。李凡此行的目的地是少林寺和武当山,作为久负盛名的武林圣地,李凡带着他的敬意和诚意来了。

此时的李凡正走在山间的小路上,往山顶而行,此间荒僻得紧,附近没有人家。连绵的秋雨引发了山洪,在山洪的冲刷下山里许多地方都发生了地陷、塌方、滑坡。这些地质灾害也使植被受损,一些断枝和枯叶混在泥土里,让路面更加泥泞。一些碎石和大树横在路上,形成路障,前行十分艰难。好在雨终于停了,情况没有继续恶化。走在泥泞的路上,李凡的鞋子底面已经粘上了厚厚的稀泥巴,走路时发出“嚓嚓”的声音。李凡用力的搬开前面的一块巨石,上山的路障终于被他清理完了。李凡在前行了一段距离,终于到了山顶,这个山顶下面是悬崖。山顶上有块不大的空地是石板组成的,在石板的周围许多茂密的小草围绕着。李凡走到石板边缘,先把脚放在路边的小草上面蹭了蹭,然后用树枝把鞋子上面的泥巴清理掉。做完这一切,李凡看了下天色,天色已经暗了下来,秋雨过后那渐浓的秋意让天色暗得更快了些。李凡拿出手机打开了导航,距离嵩山还有两天的路程,天快黑了得找个地方夜宿,显然这里并不适合夜宿。李凡抬头望了望,他把目光锁向对面的山头。这两个山头挨得很近,但也有六七十米的距离,中间隔着的悬崖是不可逾越的鸿沟。李凡再次确定四周无人后,先后退了几步,然后小跑借力,奋力一跃稳稳的站在了对面的山头上。

李凡达到这个山头后在全力行进了两个小时,眼前一条高速公路出现在眼前,除了偶尔疾驰在高速路上的车辆,四周还是未见人烟。此刻夜幕已沉,那皎洁的明月垂挂在天上。在高速公路的下面有条河流,大水刚褪去的痕迹还很明显。许多高达百米的巨形圆柱从河流耸立,支撑着路面,在河的两边还有许多伴生植物,在月光下摇曳生辉。巨型圆柱的底部圆柱墩挨在一起,组成一个完整的平面,这个平面在水流之上,这里正是夜宿的好地方。李凡先是清理完鞋上的泥巴,然后一下就跳起双手抱在圆柱上,慢慢的滑到圆柱墩上。

放下背包,李凡先俯身把手放进水流里面洗干净,然后从背包拿出一袋压缩饼干吃了起来,李凡身体经过基因融合之后各方面都得到了强化,这也需要更多的能量来维持,所以他每天要补充很多营养来维持身体,在旅途中压缩饼干是个不错的选择。吃完食物后,李凡迎着天边的月光,站了一个三体式,开始练起了五行拳。这几天时间,李凡每天晚上都坚持练习五行拳,因为万清高说过,一日拳练一日功,一日不练百日空。自从上次和苟富贵对战之后,更加坚定了拳术在心中的位置。月光从天空挥洒,李凡的影子在河流里游动,李凡正练得起劲,忽然一个声音传来。

“好纯的形意拳,敢问师出何们?”

李凡停下了练习,望眼过去,一个人正踏水而来。万清高曾经说过,化境高手可以站立水中,水不过膝。而此人竟是踏水而来,难揣其境界。很快此人的样子在月光下显现出来,来者是一名男子,约莫五十左右,身形很圆润看上去有些胖。他的眉毛很长,他的嘴角正露出两个酒窝,微笑的看着李凡。最让人难忘的是他的发型,明显的地中海发型,只是在后脑上还有稀少的头发,其他地方光溜溜的。他穿着一套立领的唐装,脚上的是老北京的布鞋,浓浓的中国风气息扑面而来。另外他手里面提着一个很大的编织袋,看上去很沉里面装着东西。很快他就到了圆柱墩,轻轻一跃就到了李凡身前。

李凡盯着眼前此人,实在摸不清对方的路数,对方比自己还高半个头,白面无须面带笑容,透露出的善意不像是假的。既然如此,李凡也就如实道来。

“形意李凡,师承万清高。”

“原来你是火娃的徒弟,万师兄当真是慧眼如炬,你是块料子。”

“你认识我师傅,那你是?”

“在上个世纪八十年代,全民气功热的时候,万师兄曾在首长面前表演过炮拳,深得首长赏识。因为炮拳五行属火,又称火拳,你师傅就落得一个火娃绰号,也从那时起万火娃的名头就响彻庙堂和江湖。我和万师兄虽未谋面,但他生平的事迹着实令人钦佩,尊他一声师兄理所当然。对了,自我介绍下我叫黄道行,你叫我黄师叔即可。”(黄总是我的客户,他非要露脸,被我婉拒了,我说我写得撇。他说那正好,反正没人看。)

李凡听到这个名字感觉很熟悉,一下就想到了黄道文,李凡正欲说话,黄道行就先开口了:

“小师侄正是长身体的时候,总是吃压缩饼干可不好,营养一定要跟上。”黄道行看了下地面上压缩饼干的包装,然后拉开了编织袋的拉链。

“咩咩”的声音响起,一只黑山羊出现在李凡的面前。

“黄师叔,这个羊?”李凡指了了眼前的黑山羊。

“还楞着干什么,你包里面有什么东西赶紧拿出来铺在地上,等下师叔请你吃烤全羊。我刚才从那边过来的时候,看到这只羊落单了,我就顺手牵了过来。这只羊有幸成为你我的腹中之物,也算是他的造化。再说了师叔也是想给你补补营养,我这么做有问题吗?”

李凡一听,心里顿起波澜,眼前这个师叔把偷羊说得如此清新脱俗,而且还是这种说好话干坏事的主,更加坚定了猜测,他是混官场的人。

“黄师叔说得有道理”,李凡机智的答道。

李凡说完这句就从包里拿出避雨的塑料铺在地上,黄道行也没有闲着,从编织袋里面拿出把刀在水流里面飞快的清理好了羊,看他娴熟的手法,这事他肯定没少干。

“小师侄你来接住。”

黄道行把清理好的羊肉递到了李凡手里,然后从编织袋里面拿出了两根铁棍,用铁棍穿过羊肉两边,在铁棍的边缘留了大约五公分的距离,做完这些给李凡使了个眼色。李凡一下就松开了手,黄道行把羊肉转了个方向,轻轻一下就把铁棍插在了圆柱墩上,刚好五公分的长度。看着眼前的一切,黄道行满意的点点头。

“好了,小师侄你就等着吃肉吧。”

“黄师叔,这样就好了?”李凡越看越觉得不科学,没吃过羊肉还没见过羊跑啊,把羊肉固定住怎么烤,在说哪里来的火啊,那里来的材啊,就在李凡的满脸疑惑中,那熊熊的火光,颠覆了他的认知。

此刻,黄道行平摊着手掌,在他的手掌上面凭空的冒出一团火焰,这团火焰越来越大,只见黄道行的手向前一挥,那些火焰就向有意识一样围绕着羊肉转了起来。而此刻的李凡已经是目瞪口呆,这是他第一次接触超能力,被眼前的景象震撼着。

在火光的照耀下,桥墩下面已经明亮如昼。黄道行看了一眼李凡说道:

“别傻站在那里,这就是我的异能,控火术。你的异能是什么呢?”

听到黄道行的声音,李凡缓过神来。 “黄师叔我没有异能,我就是跟师傅学了点拳术”,李凡很诚恳的说道。

“你少在我面前扯,你现在连暗劲都没有,怎么可能飞过六七十米的山头,你说你没有异能,打死我都不信。我原本以为你跟我一样是既修拳术,又修异能。”黄道行一边说话,一边从编织袋里面拿出些盐、干辣面、孜然洒在羊肉上,然后用小刀在肉上划出一道道的口子,让调料入味,渐渐的羊肉的香味就传出来了。

李凡心里暗惊,原来自己的一切都在对方的掌控中,心里顿时生出一种无力感,本打算敷衍几句,黄道行又说话了。

“你不想说就算了,谁都有自己的秘密。这个肉羊骚太重了,今天忘了搞香菜,你去我包里拿两瓶液体手雷过来,我来压压味。我得看着这火候,烧烤这门手艺,控制火候是关键。”黄道行说话的时候注意力一直放在羊肉上面,根本没把李凡的事放在心上。

李凡没有答话,而是走到编织袋面前,从里面掏出了两瓶红星二锅头,这就是黄道行口中的液体手雷。黄道行接过李凡手中的一瓶酒,另一瓶留给了李凡。黄道行拧开瓶盖后,往羊肉上面浇,“嗤嗤”的声音响起,高浓度的酒精在火焰的作用下化作了香味,那原本的羊骚已经变成了满满的酒香。那羊肉的香味和酒的香味完美的融合到一起,正挑逗着两人的味蕾。

就在这时黄道文把手一挥那团火焰又从新聚集到他的手上,他轻轻一放这团火焰就悬在半空,整个桥墩下面就显得异常明亮了。李凡看着悬在头顶上方的火焰,心里那是一个大写的服字。黄道行把铁棍从圆柱墩里面抽出来,插在李凡铺好的塑料上面,那被烤得外焦里嫩的肥油就开始滴在上面,整个桥墩下面开始弥漫着香气。

黄道行连忙拉着李凡席地而坐,他用小刀切下一块肉放在嘴里嚼了起来,那滚烫的羊肉在他嘴里两下就咽下去了。还笑眯眯的对李凡说:

“不错,不错,味道好极了。”

然后切下了一个羊腿递给李凡,李凡接过肥腻的羊腿也没有客气,直接开啃。这羊肉外焦里嫩特别是肥油入口即化,好吃得不摆了。李凡啃了几口还是忍不住说话了:

“黄师叔,你烤这个羊腿真是太美味了,重点是你用控火术烤的,能吃到真是好幸福啊,我就想说两个字巴适。”

“巴适怎么够,应该是巴适得板,相逢便是有缘。对酒当歌人生几何?人生在世就应该大口吃肉大口喝酒,笑对人生,不负韶华。来干上一杯”,黄道行边说话,边用酒瓶向李凡敬了过去。

李凡连忙拧开瓶盖迎了上去,酒瓶轻轻一碰。两人都含着酒瓶喝了起来,李凡喝了一大口本想停下来,可对面的黄道行直接吹瓶了,李凡只能学着样也来了瓶见底。

在以前李凡的酒量只能说一般,可现在身体被强化了,他现在喝这个红星二锅头就好像喝啤酒一样,他感觉自己有了李文明的酒量能教育别人了。黄道行一看李凡的酒瓶也空了,那真是王八看绿豆看对眼了。马上又从编织袋里面拿出两瓶红星二锅头,递给李凡一瓶。李凡接过酒就开始飘了:

“黄师叔不仅武功盖世,更是文采飞扬,刚刚我们喝了曹操的“短歌行”,现在我来抛砖引玉喝一个罗隐的“自遣”,今朝有酒今朝醉,师侄提杯敬道行。”又是酒瓶轻轻一碰,两人都来了个瓶见底。

“哈哈哈,小师侄你这个敬字用得神,酒逢知己千杯少,很难得向今天这么畅快的喝酒了,我现在是越来越喜欢你,要不要我去给万师兄说下,让你转投我的门下做我徒弟,黄氏三杰的面子万师兄应该会给的。”黄道行说完切了一块羊肉放进嘴里,又从编织袋里面摸出了两瓶红星二锅头。

“黄师叔你这就不地道了,师傅等了这么多年才收到我这样一个好徒弟。要是被你抢了去,那他肯定会哭兮流呆了”,李凡说完也从铁棍上扯下一块羊肉吃起来。

“这个哭兮流呆说得好,一想到万师兄这个样子我还真不好意思下手。不过话又说回来,武学一途达者为师,向小师侄你这种既具天赋,又身负异能的情况跟着我修行才是最佳选择。”

“黄师叔,世间万物都讲究个缘字。我和师傅缘起在先,你又何必强求。向师叔这样高人想做你徒弟的人如过江之鲫,我算个屁呀,你就把我放了。”

还没等黄道行答话,李凡话锋一转信口拈来:

“夜幕已沉,然皓月当空,群芳已谢,唯师叔如盖。如此良辰美景,能同师叔一起把酒问青天,实乃人生大幸,敬师叔!”李凡说完就从黄道行手中夺过一瓶酒拧开瓶盖直接开罐。

黄道行见状,甚是开心也跟着灌起来。

“万师兄真是好福气,收了你这么一个好徒弟,嘴巴跟开过光似的,连说实话都这么感人。听口音小师侄是西南省的吧,我有个徒弟也在西南省,他叫黄锦云不晓得你见过他没有,他要有你一半我就知足了。”黄道行灌了几口酒然后开口,那脸上的笑容纯纯的。

“对啊,我就是西南省的,我还是西南省农大的学生,黄师叔好眼力。我就说嘛,向师叔这样的前辈大能怎么可能没有传人。说到认识,我倒是认识你大哥黄道文黄所长。”

李凡提到黄道文的时候,黄道行下意识的把手别到了身后,因为手上拿着酒瓶。等李凡说完之后,他又把手收了回来,还往嘴里灌了一口酒。

“小师侄你居然认识我大哥,我大哥可是刚出关不久,最近也就是和任部长一起现世。我本来呆在京城好好的,也是我大哥心机感应说西南省有事发生,叫我过去看着点。我大哥是纯粹的异能修行,不像二哥和我是既修异能又修拳术。可真要动起手来,我可打不过他们。”

“师叔我可是听说,黄氏三杰在国内那可是国宝级的人物,很难见得真人,我可是走大运刚出来一趟就见着两位了。我就想弱弱的问一句,师叔你们的境界究竟有多高?”

“小师侄你这个问题问得好,其实境界这种东西只是世俗中的一种约定俗成,对某些事物是不能产生影响的。就拿我来说,我现在能聚气成丹,但对上踏斗布罡的金刚不坏来说,未必就落了下风。我大哥那种纯粹的异能修为就更不得了,完全可以说是神通。至于我二哥,他在数年前就已经金刚不坏,更身负雷电异能,连我都不知道该怎么形容他了。哎呀,我这个人一喝酒话了多了起来,小师侄你可别介意。”

“能闻师叔传道解惑,那是求之不得,岂敢菲薄。黄师叔,最后我就想问一句,世界上还有比你们更厉害的人吗?”

“我想应该是没有了,就算有那也应该不是人。管那么多干嘛,天塌下来有我大哥二哥顶着。来喝酒,刚才你来个抛砖引玉,现在换我来问你一句,秋来天欲凉,能饮一杯无?”

两个酒瓶轻轻一碰,又多了两个空瓶。黄道行从编织袋里面又摸出了两瓶酒,此刻他的脸上有些泛红,那脸上的红霞在火光的照耀下,就像娇艳的花儿一样,酒到浓时人自醉,黄道行渐渐的进入了醉态。李凡的身体经过强化,新陈代谢很慢,酒劲还没上来。

“小师侄,忘了问了你这是要去那里。看你这身装备,向是要远行。”黄道行喝了口酒,微闭着眼睛说道。

“师叔猜得没错,我这次要去世界之巅珠峰。这不是要路过少林寺和武当山,来看看这两个久负盛名的武学圣地。”

“你去珠峰干什么,你这身体强度登珠峰那还不是吃饭喝水般简单。现在的少林和武当已经过度商业化了,你如果说是上去旅游玩耍还可以,如果说要上去学本事,还是劝你灭了这个念想。读万卷书不如行万里路,我名字中这个行字可不是白叫的。”

“黄师叔,我去珠峰是去见一个人,他叫唐天乐是金刚不坏的高手,他能给我治伤。”

“唐天乐,你说的是灵道剑仙唐天乐,那家伙杀性太重,你干嘛去找他。当年他在京城西边的灵山修道,后来因缘际会金刚不坏,就得了个灵道剑仙的绰号,他走的是那种超然世外的路子。记得三年前有黑心开发商带人去平灵山,搞什么大项目,结果遇到了唐天乐,三百多人无一活口,说他是灵道剑仙,我看是灵道剑魔才对。世俗的力量根本制约不了他,最后还是我二哥出手把他打跑了,想不到是藏到了珠峰。你怎么会和他扯上关系?到底受的什么伤需要金刚不坏的人出手?”,黄道行直接打断了李凡的话。

“这个怪我学艺不精,被丹劲高手所伤。在我的太阳穴有道气,需要金刚不坏的人出手才能清除掉。”李凡说完的时候用手指了指自己的太阳穴位置。

黄道行大手一伸,就探到了李凡的太阳穴。无数微弱的火光,虚空生成,这些火光一下就涌入到了李凡的太阳穴,李凡只感觉太阳穴一热,这些火光就不见了。黄道行此刻已经站起来,双手不停的结印施展某种秘法。过了很久,黄道行双手合十,停止了动作。那些微弱的火光也从李凡的太阳穴飞了出来,消失不见。

“丹劲高手的“金丹刺穴”,小师侄你这是好手段,直接废了一个丹劲高手,你还说你没有异能。我刚才试了下,这道气我是没有办法,得我二哥出手才行,可惜我二哥隐居闭关了我也很久没见他了,看来你的机缘还是在唐天乐那里,我提醒下你,虽然你有求于他还是要保持距离,他杀性太重,未来的劫数也重,我怕你和他扯上因果”,黄道行很严肃的说道。

“谢谢师叔提醒,我会的。刚才师叔说两大武林圣地学不到本事,我想请师叔解惑?”(咳咳,熬个通宵写的,黄总的饭也不好吃。)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