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都市娱乐 > 凡夫俗梦 > 正文
第七章 雪夜屠夫
作者:地狱风筝  |  字数:3352  |  更新时间:2020-01-21 19:43:03 全文阅读

医生换好新的监护仪,对李凡微微点头。就向外面走出,刚走出门口,身后的一个护士说话了:“马医生,这个病人就算救过来也是高位截瘫。你刚才不是骗他吗?”

“医者父母心,你们看他刚才的状态,能把真相告诉他吗?”

“马医生你刚才那句不曾放下的坚持,说得好好哦,你一定是个有故事的人。”

“故事谈不上,比你们多些经历罢了。”

这三个边走边说,就去其他病房查房了。

只是他们出来的时候忘记了关门,李凡住的是单人病房。房间小,他们刚才的对话,都被李凡听到了。

“高位截瘫”李凡对这个词并不陌生,毕竟是生物科技学院的尖子生。当天被朱海打的时候李凡就感觉是这种结果,到现在正真的确定下来。心里说不出的感觉,麻木了。能怪谁呢,也许这就是命吧!

一些片段清晰的出现在李凡的心中,和父母在一起的日日夜夜。和唐峰、梁胜、杨川一起的打打闹闹。父母眼中对自己出人头地的期盼。这就是李凡不曾放下的坚持。总有一天我能成为你们的骄傲,虽然我现在站不起来,万一这个世界有奇迹呢?就算我这辈子站不起来了,我也要笑着给朱海他们看。李凡现在心中只担心一点,就是学校通知他的家长,父母绝对受不了自己高位截瘫的打击。李凡静静的看着门口,只是那呆滞的目光,多了些许神采。

上午7点,双流国际机场。一位少妇模样的女子匆匆的下了飞机,后面跟着保镖和助理。此人正是宇豪集团的老板娘,蔡秀萍。蔡秀萍今年42岁,因为保养得宜,看上去三十左右。她身上穿的是香奈尔公司,今年在巴黎时装周上推出的新品,仅一件外套就要数万美元。而她浑身上下散发出的珠光宝气,让人想起一句话“富贵逼人”。蔡秀萍本来是行程是在马尔代夫玩上半个月,这才玩三天。就听说家里出事,她连续换乘两趟飞机赶回来的。看着她一脸凝重的表情,就知道她心情不好,千万不能惹。前来接她的司机,早就注意到了蔡秀萍的表情。早早的打开车门,等蔡秀萍三人上车之后,就飞速的开往水浴环岛。

蔡秀萍刚下车,就大步向屋里走去,保镖和助理也紧跟其后。她一进门,就看到朱良宇坐在客厅里面,顿感火大,直接发飙“朱良宇,朱海被人打成重伤,你还有闲工夫在家里。小海在医院里,谁在护理?朱海到底是不是你儿子?你到底管不管,你不管我来管。”

“秀萍,不要胡来。你先过来坐下。”

蔡秀萍一看,原来蔡忠林在这里。刚才一看到朱良宇就生气了,忽略了蔡忠林。

“哥你什么时候过来的,小海可是你的亲外甥,你一定要给他做主。”蔡秀萍一脸哀求的看着蔡忠林。

“秀萍你才回来,先休息下。这事就让忠林哥和我来处理吧”,朱良玉先开口了。

“你去有什么用,去个医院都被抓起来,还是我打电话给你解围的。我先去医院看看小海,然后在让伤害他的人付出代价。”蔡秀萍说这话的时候异常冷静,只是她眼睛里隐藏着危险的气息。

“秀萍现在事情出了些变故,所以我才过来的。医院这边你放心,我已经安排好了。你们可以随时到医院陪着小海,只是小海伤得很重。”

“什么,伤得很重。到底怎么回事?”蔡秀萍急切的看着蔡忠林打断了他的话。

“小海他,小海他 ……被打断了腿和脊椎……医生说他全身瘫痪了……”这话从朱良宇口中说出来,好像用尽了他全部力气。

“不,小海不会有事的,会不会搞错了。。。。小海不会有事的。。”蔡秀萍听到自己儿子的消息,大喊起来 。

朱良宇见状,一下就抱住了蔡秀萍。这一抱很用力,也很走心。“是真的,秀萍,我们的儿子小海。。。小海他。。”说完朱良宇哭了,宇豪集团的董事长,就这样在大庭广众之下哭起来。

“谁做的?”冰冷的声音从蔡秀萍嘴里发出来,她一下就推开了朱良宇。她已经没有了刚才的惊慌失措,有的只是冷冷的杀机,向毒蛇一样蔓延开来。

“秀萍,你要冷静。这件事出了些变故。这也是我来这里的原因,我今天还约了体院和农大的校长到市公安局,就是为了解决此事。”蔡忠林开口了。

“哥,你的亲外甥,我的孩子小海,他已经残废了,这一辈子只能躺在床上,小海才22岁啊。一个孩子才22岁,什么都毁了。。。为什么老天要这样折磨小海。。为什么老天要这样惩罚我们。。。为什么那些伤害小海的人不去死。。。。其他的我不管,我一定要为他报仇。哥你可以不帮我,但请你也不要拦着我。”蔡秀萍说得很决绝。

“秀萍,我直说了吧。伤小海的那个人叫唐峰,本来被我们控制在看守所,良宇派的黄锦云去办这件事,可谁知道这个人来头不小,居然躲进13集团军。另外三个学生,都是被小海打伤了的,其中一个比小海伤得更重,估计救不活了。你也知道下个月就换届选举了,我会进入省委任职。组织的意图是确保换届工作平稳过渡,任何跟组织作对的存在都已经灰飞烟灭了。”

“哼,我看你是怕受到牵连,妨碍了你。蔡忠林想不到在你眼里,你的亲外甥,你的亲妹妹,竟比不上你升官发财的美梦。想不到你是如此虚伪,想不到你是如此绝情,想不到你是如此冷血”,蔡秀萍冷笑着说道。

“啪”的一声,蔡秀萍原本白皙的脸上,出现了几个深深的指印。脸上传来火辣辣的疼痛,蔡秀萍并没有去理会,因为心更痛。她并没有吵闹,只是冷冷的看着蔡忠林。

此刻蔡忠林心里也觉得懊悔不已,刚才自己被气到了,一下没控制住,就打了蔡秀萍一巴掌。

“秀萍,,没事吧”朱良宇和蔡忠林异口同声的说出来。

“不要你来假惺惺。”蔡秀萍对蔡忠林说道。

“这件事,必须听我的。孙秘书,你留下看着他们。”蔡忠林刚说完,孙秘书就已经出现在客厅,没有人看清他是怎么进来的。

朱良宇和蔡秀萍一看是孙秘书,都露出了核然的表情。孙秘书,这个谜一样的男子。关于他的传说,那是两年前的事情了。

局当时孙秘书是时任西都市公安局局长常思远的秘书,那是蔡忠林还是副。当时,一个国际武装贩毒集团在西都市的据点,被西都市公安系统发现并捣毁了。然后公安部门顺藤摸瓜,清除了该集团在国内的所有据点。该案侦破之后,缴获毒品之多,牵扯人员之多,捣毁据点之多,在共和国的历史上都很少见,在公安系统被称为“毒三多”案。此案的侦破,无疑是交给全国人们的满意答卷。同时也给那些妄图在中国犯罪的国内外实力,敲响了警钟。常思远正因该案的侦破,向坐火箭一般连升几级,被任命为公安部副部长。

此案的侦破,也惹来的该集团的血腥报复,事情发生在常思远去京城赴职前夕。某天夜里,大学纷扰着这个城市。夜晚也被白雪皑皑的雪景装扮得格外妖娆。常思远还是和往常一样加班到很晚,都快凌晨1点,才叫孙秘书开车送他回住处。车子和往常一样平稳的行驶着,常思远正在车里打着盹。当车子行驶到,锦城公园时。“膨”的一声,车子被追尾了。紧接着后面出现了三辆车,下来了十多个全副武装的雇佣军。这些都是被贩毒集团雇佣前来刺杀常思远的,他们从边境偷渡过来的,还携带了不少武器。常思远看到这些全副武装的雇佣军,和那些黑洞洞的枪口,正感到绝望时。孙秘书出手了,三分钟,短短的三分钟,这些雇佣军全军覆没无一活口。本来孙秘书,对其中两人留手了的,可惜两人还是咬舌自尽了。做完这些孙秘书回车里,休息了两分钟,又继续开车。常思远看到孙秘书身上冒着炽热的白气。心脏“咚咚”的跳动着,很像战鼓在擂动,很是吃惊。

“小孙你没事吧,刚才我不会是眼花了?”

“常局,已经没事了。我自幼习武,拳脚还好。”

车继续开动,常思远早已经通知人前来处理。

然后经过调查,这些雇佣军来自IZO,都是上过战场的老兵,在其组织中都属于二流团队。可惜被孙秘书秒杀了。

此事潜移默化的传遍了整个警局,很多人见孙秘书的脸色都不一样了。更有上面来人,请孙秘书去负责首长的安全。这些都被他一一拒绝了。三分钟秒杀十几个雇佣兵的战绩摆在哪里,“雪夜屠夫”这个外号,就落在了文质彬彬的孙秘书身上。

常思远去京城的前夜,还亲自找到孙秘书。希望跟他一起去,可还是被孙秘书回绝了。孙秘书说,他在这里还有一些心愿未了。

常思远走后,蔡忠林接任了公安局长的位置。孙秘书又继续当起了蔡忠林的秘书。这时西都市公安局流传着一句话“铁打的秘书,流水的局长”。因为蔡忠林的关系,朱良宇夫妇二人当然知道孙秘书的厉害。一看是孙秘书留下来看住自己,两人只能默认。

蔡忠林很快到了市公安局,因为体院的刘校长和农大的张校长已经到了。蔡忠林立马吩咐请两位校长到小会议室,其他人不得参与。蔡忠林和两位校长寒暄了一下便进入了正题,只是农大的张校长笑得不是那么自然,因为去年农大的事情,搞得张校长和蔡忠林很是不快。没想到今年又见面了,张校长的心情犹如天上的乌云,压抑得不得了。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