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都市娱乐 > 凡夫俗梦 > 正文
第五章 神勇的警察
作者:地狱风筝  |  字数:3746  |  更新时间:2020-02-02 02:38:32 全文阅读

眼前的这位警察,看了看身边的这些人。然后取下自己的帽子,然后双手托住,放在朱良宇的眼前。

“这位同志, 我在执行公务。你看到上面的五角星了吗?请你给他点面子。你不要以为你带些小弟在身后,装装黑社会,我就会怕你。中国人民共和国的警察,神圣而不可侵犯。如果你还在这里妨碍我,我会把你们统统抓起来。劝你们赶紧离开,如果你们对我的执法有什么不满意可以投诉我,我叫杨波,编号是0594”

朱良宇平时出门都是前呼后拥的,像他这样的企业家,有这样的排场也属正常。可这是医院,带这么多人,难怪被警察误会成黑社会。朱良宇想软的不行,就来硬的。他对手下使了个眼色,几个保镖就冲向了杨波,“砰 砰 砰 砰”,几个保镖还没有明白怎么回事,就被击飞出去,出手的正是刚才那个杨波。

高手,黄锦云心中的第一个想法。他一下就跳到朱良宇身前,把他护在身后。然后就对杨波出手了。杨波只感觉阵阵杀意朝自己袭来,就感觉喉咙上泛起了鸡皮疙瘩。黄锦云用的是擒拿中的“锁喉”,黄锦云早已是暗劲高手,这一下要是中了,杨波肯定会被捏碎喉骨扯断气管,毙命当场。

杨波见对方一出手就是如此凶残的杀招,也动了真怒。来不及多想,杨波一个侧身,五指合拢,左手对准黄锦云手臂上的“曲池”穴,啄了上去。

手臂“曲池”穴上有条麻筋,被人一捏就会半身发麻。更别说杨波是全力出手,黄锦云知道如果被戳中,手臂就废了。他一下改爪为握,一下握住了杨波的手背,汗液四溅,他们两人都发出了暗劲。杨波只感觉手背一痛,手背上留下了几个指印。黄锦云也好不到哪里去,手掌上面也留下了几个指印。两人都中了对方的劲力。与此同时,两人另一只手对了一掌后各自分开。看情况,两人的功夫都伯仲之间。杨波没有想到,这样的高手居然给黑社会做保镖。黄锦云更没有想到,一个小小的警察竟这般神勇。就在两人准备四目相对,寻找机会的时候。

“不许动,举起手来”,是8012那个警察。他拿着枪,对着黄锦云他们。

刚才这里的打斗,已经引起了其他人的注意。很多医生、护士、病人,都跑出来围观了,反应最快的当属8012那个警察,他只看到杨波一下打飞了四人,就知道出事了。心里正在嘀咕,这小子千挺能打呀。赶紧跑向杨波那边,还呼叫了总部,请求支援。

“小杨叫他们全部靠墙站好,把身份证拿出来,一个个接受检查。”

“好的春哥,这些家伙就是欠收拾。”

黄劲云的实力,朱良宇是晓得的。两年前,有一个的退役的中南海保镖,转业到西都市的公安系统,在时任公安局副局长蔡忠林的主导下,黄锦云和他过了几招,都势均力敌。一来蔡忠林想看看中南海保镖的实力。二是他晓得黄锦云是高手,想给对方一个下马威。

朱良宇见杨波和黄锦云过招竟不落下风,心中很是震惊。朱良宇给身边的人使了下眼色,这些保镖都也都开始配合起来。这时朱良宇往前走了两步,“警察同志,我看见刚才那个人都可以进去探望病人,况且我是病人的父亲。为什么我不可以?”

“这位同志,请你配合调查。我们在执行任务,无可奉告。赶紧的双手抱头,靠墙站好。你们在光天化日之下,公然袭击国家警务人员,后果很严重。还有脸问为什么不让进去,人家是学校领导来看望受伤学生,你们向是来看望病人的吗?”春哥对朱良宇说道。

朱良宇看了看周围的人群,他不是不想发作。可医院这种公共场合,全部都置于监控之下。这可是对抗国家警务人员,就算是蔡忠林也很难做。赶紧给黄锦云给了个眼神,黄锦云立马冲了出去,打电话求救了。

“0594呼叫总部,我所在位置是华西医院,刚才有一年轻男子公然袭警,现向外逃窜,该男子年龄大约二十五六,短发,上身穿一件棕色夹克,下身着牛仔裤,脚上穿着一双运动鞋。该男子会武术,极度危险,请总部协助抓捕。”杨波赶紧把情况上报给总部,自己并没有出去追。

8012病房,李凡身上挂着吊瓶,脖子上打着石膏,身上插了不少管子连接到床头的监护仪上,监护仪正在显示着李凡,那很微弱的心跳。而此刻李教授手上,正拿着李凡的病例报告。

李教授看着还处在昏迷中的李凡,“哒哒哒”眼泪滴落在手中的报告上。多好的苗子啊,中午都还见过面,现在就这样了。“胸椎断裂,医生建议高位截瘫”。对于正直花季的李凡来说,是多么残忍的一件事。李凡是自己的学生,三年的时间李教授对李凡的印象不错。这孩子天性善良,为人仗义,偶尔耍点小聪明,可这不正是年轻人的天性吗?

李教授看了看昏睡中的李凡,在看来看手中的报告,更坚定了自己心中的决定。

李教授轻轻的放下那被眼泪打湿的报告,走出了病房。他没有向别人一样上去凑热闹,而是直接走向电梯,拿出电话:“给我订一张明天一早去京城的机票。”

第二天一大早,李教授一个人踏上了去京城的飞机。

黄锦云很快就跑了出去,找了个无人的地方,打电话给蔡秀萍。远在马尔代夫度假的她,一听到自己儿子出事老公被抓,马上定了返程的机票。还给他哥打了电话,电话里蔡秀萍把事情的经过都告诉给了蔡忠林,并表示不管是谁伤害自己的儿子,都要付出代价。蔡忠林表示,叫他不要着急,回来再说。

很快支援杨波他们的警察赶到了医院,其中带队的是武侯分局的副局长余杰。可是他却带来了总部的命令。

“把人放了,凭什么?”杨波对余杰并不感冒,可见其背后一定有所依仗。

余杰见杨波在这么多人面前顶撞自己,心中大为恼火。可杨波的背景他知道,也没有过多为难。只是冷冷的说了句:“杨波同志,执行命令。现在局里有新的任务交给你们,你们和过来的同志交接一下。”

这时春哥过来拉开杨波,对余杰敬了个礼,“报告余局,我们坚决执行上级指示。”

余杰看了看春哥,对他的表现还算满意。对他点头微笑,予以肯定便转身离开。只是余杰几步就追上了朱良宇,然后两人攀谈起来,一起进了电梯,看样子两人的关系应该不错。站在一旁的杨波看得是怒火中烧,就这样放过打警察的人,肯定有黑幕,一定要查出来是谁下的令。围观的众人,本以为有一场好戏看,没想到居然是这种结局,也都散开了,医院里又恢复了宁静,新来的两名警察又继续守在病房外面。杨波和春哥两人心有不甘的离开了医院。

“春哥,你刚才干嘛拉着我。”回去的路上杨波率先打破沉默。

“小杨,你是省厅下派到我们这里学习交流的,其实你没有必要跟我们一起出来执行任务,等时间一到你就会调回省厅。你就不说我也看得出来,你后面肯定有人。但是“强龙不压地头蛇”,在这里得罪余杰,没有必要。”

“春哥,其实我 。。。我 。。,我也没有别的意思,我只是想做个好警察。”

“小杨,春哥不是要打听你的背景。你这个想法固然好,你刚来我们市局,很多事情不是你想的那么简单。我在警队都待了13年了,听哥的,余杰这人不要惹。”

“嗯,那好。我们赶紧回局里去报到。”

西都市公安局局长办公室,蔡忠林刚刚挂掉蔡秀萍的电话。立马指示秘书安排余杰去医院把人放了,另外安排秘书下去彻查此事,第一时间把情况汇报过来。安排完这些事情,蔡忠林点燃一根烟吸了起来,良久才朝外吐了个烟圈。过了大概两个小时,蔡忠林的电话响了。

听着电话里传来的消息,蔡忠林也坐不住了。

“什么,小海右腿截肢,脊椎被打断,现在正在抢救,就算就过来也是全身瘫痪。这么严重的事情,朱良宇为什么不先给我说?为什么现在才汇报上来”蔡忠林动怒吼道,失去了平日的冷静。他是市委常委,公安局局长,别说重伤就算命案,都是上报给分管的副局长。除了一些很重要的案件或者是上面督导要办的案子,其他案件平常都不会惊动到蔡忠林。

“这事也就中午发生的,我想朱董事长也是得到消息就直接去医院了,忘了招呼您。所以才会被我们的人拦住,没有进到病房。”电话里面传来秘书的声音。

“你通知下医院的院长,不惜一切代价治疗小海。其他的事情,让我来办。”

挂了秘书的电话,明白了事情的原委。蔡忠林心中思绪万千。宇豪集团这些年在西都市发展很快,但也犯案不少,其中还牵扯着命案。每次在后面善后的都是他蔡忠林,正是自己的纵容,蔡秀萍越来越肆无忌惮,去年朱海在农校打架之后。蔡秀萍居然派人撞死了农校的保安,那个被打成重伤的学生,竟然是一位军区领导的亲属。蔡忠林动用了全部关系周旋,最后在宇豪集团巨额赔偿之后,才取得军区首长的原谅。

但这件事引来了上面领导的关注,还给予蔡忠林口头批评,这被蔡忠林认为是政治生涯的耻辱。但蔡秀萍毕竟是他亲妹妹,这种血浓于水的亲情是他无悔付出的根源。蔡秀萍身上也流着同样的血,为了朱海她也能付出所有,从她派人撞死农大的保安就可以看出,不能让自己的儿子受一点点伤害。如果她知道朱海的情况,蔡秀萍肯定会杀了那个几个学生,可能连对方的家人也不会放过。

蔡忠林现在担心的正是这个,下个月就换届选举了。按照组织意图,他会进入省委。上面特别交代了,换届期间不能出任何纰漏,出现问题会从重处罚。按照秀萍的性子,肯定要出大事。自己得赶紧想办法,解决此事。

本来这起事件属于学生之间冲突打架,可是重伤三人,二十多个体院学生还在医院躺着,事情的性质就变了,警方已经介入。思索一番,蔡忠林马上给体院的院长和农大的校长打电话,请两位明天到市公安局,进行个“三方会谈”,好把事情解决了。两位校长的级别摆在那里的,蔡忠林都必须得用请的。两位校长想不到是蔡忠林亲自打的电话,自然也很客气约好明天上午到市公安局磋商解决。

朱海现在现在生死不知,就算救过来也全身瘫痪。毕竟是自己亲外甥,一想到这里蔡忠林就咬牙切齿。然后蔡忠林通知自己的司机,驱车前往朱良宇的住处。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