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都市娱乐 > 凡夫俗梦 > 正文
第二章 食堂大战
作者:地狱风筝  |  字数:3676  |  更新时间:2020-01-14 16:52:14 全文阅读

天高云淡,蓝天如洗,是个难得的好天气。

宽敞的多媒体教室里面早已经座无虚席,李凡他们早早来到,以便抢座。这堂课的讲师正是李文明教授,幻灯片上《基因工程》几个字将整堂课的内容表达出来。李教授讲得很专注,同学们都聚精会神的听着,李凡他们也在认真的做笔记。“叮叮叮”下课铃响了一趟课45分钟,很多同学都意犹未尽。末了,李教授在讲台上面讲:“李凡同学,你等下来我办公室一趟”。

下课后,李凡屁颠屁颠的跑到李教授办公室。看到办公室门开着,李教授正在写什么资料。李凡敲了敲门,李教授抬头一看是李凡来了,说道:“进来吧,把门带上。”

“李教授,您找我?”李凡走到李教授面前

“李凡同学你坐,是这样过几天我要到京城去参加一个学术研讨会,我年纪大了需要一个助手。我看你准备的毕业论文里面关于“基因还原”和“基因改造”,这个两个课题很有代表性。反正你们也将面临毕业和融入社会,我就带你去京城长长见识,想征求下你的意见?”

“我非常愿意,谢谢李教授对我的信任,一定不辜负你的期望。”

“那好,就这几天,你等我通知,最近都不要离开学校,方便联系。也没其他事了,你去忙吧!”

李凡离开李教授的办公室,一路上哼着小曲悠然的走着。很是开心,想不到李教授原来这么看重自己,本以为自己是个人才,没想到我错了,老子是他妈个天才。

就在李凡沉浸在无限遐想中,“滴答滴,滴答滴”来电话了。

“二师兄,赶紧的,杨川,在食堂和人单挑,我们赶紧去帮忙,我已经通知大师兄了你快点”

“居然是单挑,我们就不用去了吧。”

“单挑已经结束了,和杨川干架那个没有打赢喊了人。我们也得赶紧过去呀,你先过来具体情况到了我给你讲。”

“好,马上。”

放好电话,李凡飞快的跑向食堂。不一会李凡到了,看到了杨川和梁胜,和他们站在一起的还有一个人留着鼻血,现在正用纸塞住鼻孔。他们现在在食堂外面的洗碗池旁边,洗碗池中间是个平地,其余两边都是台阶。杨川他们现在就站在中间的空地处,周围都布满了人。李凡立刻从人群中挤了过去,终于到杨川哪里了,李凡拽了拽杨川的肩膀,说:“川狗,有没有事情。”

“我没事,对方喊了人我们得赶紧走。”杨川说道

“人没事就好。大师兄人呢,来了我们就走。”李凡问了句

“大师兄还没有来,我们三兄弟先顶着,被打这傻逼叫朱涛是机电系的,刚才杨川和刘雪茹(杨川女朋友)排队打饭的时候,朱涛插队被刘雪茹说了,朱涛就骂了她。杨川为了维护女朋友说要跟朱涛单挑,现在就搞成这样了。”梁胜说完话,就看了看对面那个“鼻血哥”,对方也用挑衅的眼神看着李凡他们三个。

“那刘雪茹人呢?”

“刚还在这里,现在不见了。”杨川说道

李凡看了看杨川,在看看了朱涛,心想,这事情眼前是自己占便宜,那就大事化小。

李凡走了两步到朱涛面前,看了看这位个头和自己差不多的朱涛,然后伸出双手握住了朱涛的手,换上笑脸说:“朱涛同学你好,我叫李凡是杨川他哥。这次的事情我看大家都有不对的地方,我们一起去医务室包扎下,大家在握手互相道个歉,这个事情就算了。”

“打了人就算了,天底下哪有这样的道理”,一个声音响了起来。

李凡朝那边望了过去,很快台阶上围观的人让出了一条路,最先赶上台阶的正是刚才说话那人,此人长着一张四四方方的脸,身材魁梧,起码有2米高。要不是身上穿着足球服,大家都会认为他是玩篮球的。球服右胸的位置印着西都市体育学院的小字。他身后跟着起码不少二十个人,都是清一色的球服。

他们刚一出现,人群中就沸腾了。

“带头那个不是朱海吗?他是西都市体育学院大四的学生,是朱涛同父异母的哥哥。朱海在体院是足球队队长,外号“野猪”,踢中锋的脚法不错。去年在广州,他作为大学生超级联赛冠军队代表,给恒大的教练斯科拉里表演过脚法。斯科拉里对他很是满意,说他以后有机会进国家队的。”

“靠,就我们国家的足球队,还用进吗?请我去我都嫌丢人。”

“你说这话,我就忍不住想点个赞。话说回来,这次朱海他们来势汹汹的,我看307那个几个凶多吉少,我告诉你我可是知道内幕的,朱海的舅舅可是西都市是市委常委在这地面上能量很大,你还记得去年也是朱涛喊他哥来学校打架,把人打成重伤,在医院躺了半年,最后还是不了了之。”

“你是从哪里听来的小道消息?还有再怎么说,307那几个虽然平时不招人待见,可毕竟是我们校友,这样被别人欺负实在看不下去,我们要不要去帮把手。”

“这可不是小道消息,我姑姑是西市市委秘书。有一次我到她家玩,她无意中提起的。你傻呀,去年哪位现在还住在医院呢,你看看周围这些同学都只是说说,谁敢上去制止。毕竟是校友,我们赶紧去保卫处喊人过来。”

“好一起,我们走。”

这两位同学迅速离开了这里。朱涛平时就很跳,在学校可没少挨处分,很多人都对其敬而远之。虽有很多同学还在议论纷纷,可真没人站出来帮手。

朱涛看到援兵到了,立马挣开李凡的手走到朱海身边。朱海先是怒视了李凡他们一眼,然后开口;“小弟,伤得重不,先送你去医务室?”

“哥,没事。只是给哥丢脸了,就是他们三个。”朱涛说完话,指了指杨川和李凡他们。

“小弟,这事哥给你做主。去年的事情,还没让人记住,这次得来剂猛的。你站哥身后来,哥来教教他们做人的道理。”朱海说完话,把朱涛护在身后,直接对李凡他们说:“记到,老子叫朱海。”

李凡走上前打算解释下,可只见朱海手一挥,他身后那些人就冲了过来。李凡只听见“弄,往死里整”,就看见几只脚朝踹了过来,李俊本能一侧身,躲开攻击。可还是有两脚蹬在了腰和腿上,这两脚直接让李凡倒在了地上。李凡刚一倒下,几只脚又向他脸上和胸前踩过来,因为对方都是踢球的,脚力大,万一被踩中,自己就破相了。危急关头,李凡伸出双手抓住一人的脚,就地一滚。只听见啊的一声,被抓的那人来了个“四脚朝天”,李凡这一滚,逃离了攻击范围,那些没有收住脚的都踩在了同伴身上。这时李凡感到两个肩膀有人在拉,一看原来是梁胜和杨川冲了上来,一边一人拉自己起来,三兄弟相视一笑。

“犯我兄弟者,虽远必诛。”

梁胜说完这句装逼的话,就飞起一脚过去了,刚刚被李凡拉滚的那人刚被扶起来,就感觉到胸口一痛,飞了出去接着就晕倒了。梁胜这一脚是小跑借力,飞蹬过去的。不仅刚才那位连他身后扶他的同伴也倒了地上。梁胜这一下激怒了其他人,梁胜一击成功转身就跑,只听见身后叫骂一片的跟着自己,忽然一个铁碗洒着水飞向自己的身后。

“啊,我的眼睛。”

“哎呀,是谁干的?”

梁胜听到后面的惨叫,回头一望。最前面的三个人,一个人揉着眼睛,被热水烫到了眼睛。另外一个被铁碗击中了鼻孔,他捂住鼻孔的指缝间渗着血。还有一个满脸都是油污剩饭,看他狰狞的表情就知道他痛苦得不要不要得。因为这三人被攻击了,其他人都停住脚步。这一停顿,梁胜抓住了机会飞快跑到李凡和杨川的身边。梁胜刚到就看见,又一个碗朝身后飞过去了。

等梁胜回过神,就看见李凡和杨川两人正在洗碗池里,用碗装水攻击对方。(学院食堂的盛餐工具分餐盘、铁碗两种。餐盘用过直接放在回收箱,铁碗用过就需要放在洗碗池等食堂工人清洗)梁胜见状马上也加入了扔碗行列。伴随“呼、呼、呼”的声音,体院的同学的惨叫也拉开了序幕。围观的同学大多都开始笑了起来。原本很严肃的打架,完全演变成了打闹。

站在不远处的朱海,终于站不住了,决定亲自出手。朱海小跑起来,左手翻掌护在眼前,右手沉肘握拳。中途飞来的几个碗,都被他一一挡开,五秒他就冲到了梁胜前两米处,朱海突然使出了跆拳道中的侧踢。朱海平时除了踢球,还很热爱跆拳道,在西都市的世界跆拳道培训中心,都早已成为红带学员。朱海在自己这双腿上没少下功夫,5分厚的实木板他可以连续踢破三块。他这一脚用了全部的力量,目标是梁胜的前胸,这一脚要是中了,梁胜不死也得重伤。

梁胜来不及多想,双手交叉护住前胸,梁胜只感觉眼前一黑,自己就飞了出去,摔在了两三米外。梁胜先是喷了口血,再听见双臂“嘎吱嘎吱”骨头碎裂的声音,就晕过去了。珠海这一脚之力,不仅伤了梁胜的肺,更折断了他的双手。李凡和杨川见状,一起扑向了朱海,朱海后退一步,对着杨川就是一个下劈,下劈在跆拳道中属于杀伤力较大的实战招式,对脚的韧带和力量有很高的要求,初学者根本使不出来。杨川这时双手紧握,双腿微倾,用肩膀对着朱海就靠了过去,可力量悬殊太大,杨川肩膀被劈脱臼趴在地上,这一下让杨川痛得直冒冷汗。李凡趁朱海攻击杨川的时候,绕到朱海的身后,用尽全身力气,把从洗碗池找到钢叉捅进了朱海的屁股。李凡用力很猛,钢叉直至没炳。

一声惨绝人寰的嚎叫从朱海嘴里蹦了出来,朱海两手抓着屁股,剧烈的跳动着,活象一只被烧红屁股的猴子。刚才被打散的,体院学生这时都赶了过来。

“海哥,没事吧?”

“海哥,你裤子被捅烂了。有什么东西留在屁股里了?”

“海哥,那小子太狠了。是钢叉呀,全都捅进去了。呀,海哥,你屁股在滴血,你的裤子都染红了。海哥,你痛不痛呀.....”

“海哥,你不要跳了,先让我们帮你拔出来吧。”

朱海把手从屁股上拿开,准备擦下汗水。却发现手掌满是鲜血,剧痛的菊花、满手的鲜血。杰伦那首脍炙人口的歌曲“菊花残、满腚伤”,正是朱海真实的写照。

“打,弄死这些狗日的“。

炙热的天气加上屁股的剧痛,让朱海逐渐失去理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