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奇幻玄幻 > 遣返者的游戏 > 罪红尘
第二章.遣返者
作者:泓森  |  字数:2267  |  更新时间:2020-04-09 16:01:00 全文阅读

人生得意须尽欢,可是秦宇的人生却被其演绎的无比糟糕,他没有突出的家世,只能通过自己不停地努力来去为自己争取更好的生活,他没有绝佳的面容,只能放下自己对于爱情的向往,从而选择去拼命地工作以用来麻痹自己的精神世界,他没有慧绝天下的聪颖,只能一遍又一遍地让自己不断地去汲取新的知识,去在新的知识中参悟活着的大道。

一直以来,秦宇都即为痛恨自己,痛恨自己的出身,痛恨自己的能力,痛恨自己的遭遇,痛恨自己的运气。

但是其归根结底,秦宇其实自己都瞧不起自己,时不时地他还会想着,如果人生可以重来,他该怎么办?

可是已经没有了这个如果,已经没有了一切的可能,当那突如其来的白色光芒映射在秦宇的双瞳之内的时候,命运便已经将他未来之门冷酷的关上了。

没有未来,亦没有过往,一世匆匆,也不必对前世抱有太多的恋想。

秦宇已听不到周围的任何声音,尽管他的眼睛还能看到黑夜上空的繁星,却只是失神般地看着,生机在一丝丝的在其眼中消散,最终逐渐暗淡。

流霞如虹般喧霓,时间似砂般飞逝,隐隐约约之间,恍恍惚惚之刻,望着眼前那无穷无尽的黑夜,看着眼前那遍布苍穹的星空,秦宇愈发看的深邃,忽然在这黑暗之中,一丝光亮凭空出现了,他便顺着那抹通向灵魂深处的白色光亮,轻身而至。

秦宇从没感觉过这般的舒爽,此刻的他仿佛没有一丝的压力,他就这般轻飘飘的,轻飘飘的朝着眼前那看似十分遥远的光亮处疾驰,不带有一丝的停滞,不带有一丝的留恋。

此时的周边早已不再只是孤独的黑暗,无尽光彩琉璃的光束快速地从秦宇的面前向其身后飞逝而去,甚至有些星斑会瞬间穿梭过他的身躯,然后于下一秒在其身后遁入虚空,这里就如同镜的世界,那般的耀眼,那般的离奇,却又那般的引人入胜,那般的令人痴迷,在这里,他看到自己被经理骂的头都抬不起来,然后下一个画面却又跳帧到他开心在福利院为那些被世间遗弃的孩子们坐着古怪逗笑的滑稽表演,往事一幕幕皆在这里重演,倒退着上映着,从大学毕业到重返高中,从小伙伴们的欢声笑语到孩童时期的天真烂漫,无数的欢笑与悲痛在这里被逐一上演,无数的纠结与抉择在这里被渐渐淡忘,穷其一生的表演,都在这座光华四溢的舞台上被重新播放,然后一直的倒退,倒退,直至当婴孩的啼哭声戛然而止的时候,整个世间都变得不再重要,从孕胎变为细胞,从细胞变成虚无,最终再一次的遁入黑暗。

时间仿佛在这一刻永远的止住,不再向未来前行,亦不再向历史后退。

一切都变得漆黑无比,没有一丝声响,没有一丝的回应,此刻的秦宇就独自一人的身处在这样的环境中,不知道究竟待了多久。

假如这就是死亡的话...

... ...

每个人都或多或少的会想着一件事,那便是如果生命能够再重演一次的话,如果命运能让自己重活一次,那么自己还会给自己遗留下多少的遗憾很悔恨呢?

如果人能真的重活一次,那么这个人又该如何的去度过每一天,每一刻,每一时?

如果人能真的重活一次,那么我们该为自己活,还是要为别人活?

命运的路途上有太多地选择,有太多的结局,但是最终能引领我们前行的,却只有一个结局,该怎么去抉择,该怎么去放弃,该怎么去选择那一条不让自己穷其一生都会生活在懊悔之中的道路,该怎么做?

这里没有时间,这里有的只是选择。

当无尽的黑暗逐渐地褪去,秦宇才缓慢的睁开了双眼。

脚下是无尽的青草,虽然看着无尽绵延,却给人一种毫无生机的感觉,眼前是无穷的洁白,一眼望去终不能望到边界,一切都是这般的真实,一切却又是这样的黑白,而秦宇就这样赤身站在这里,一动不动,直至他的面前凭空的出现了海洋,无尽的海洋。

“人生就是这样,该放下的就要放下。”

不知何时,一位看似中年的男子就这样出现在秦宇的身边。

他穿着真的有些朴素,却又给人一种身份高贵的感觉,一身简单却又倍感精神的黑色西装,外搭上那看似休闲但又有些正式的白色毛呢面料的裤子,当真的十分潇洒帅气,若不是此刻这个人并没有穿着鞋子的话,秦宇定以为眼前的这个人是那个不知名的明星人物。

“都这么久了,你还在犹豫什么?你的执念太过沉重了。”

一边说着,这名男子一边慢慢地站在了秦宇的面前,背靠大海,只身而立。

“我这是死了吗?”

望着眼前的这人,秦宇并没有表现出多么的惊讶,反而是看似自言自语的低声呢喃。

“算是吧,但也不算完全是。”

秦宇的话让西装男稍微愣了一下,随即又稳稳地回答了他。

“是这样啊,也不知我爸妈现在如何了,或许我让他们太失望了。”

秦宇说完,便无神地望着他眼前的人,看着他眼前的海。

“你很幸运,也很特殊,命运安排你我相遇,难道你就不好奇吗?”

男子看着秦宇此时的模样,不仅开口询问到。

“我都已经死了,好奇与不好奇,还有什么意义?”

一边说着,秦宇一边慢慢地开始想要越过男子,然后朝着大海的方向走去。

“只有失去过才知道珍惜,只有不曾拥有过才知道珍贵,孩子,属于你的命运才刚刚开始。”

秦宇的态度并没有让这名西装男子太过惊讶,或许西装男子早就猜到了秦宇此刻的反应,所以他并不恼秦宇此时这令人欠揍的态度,反而是开始面露微笑的朝着秦宇的后背轻声说到。

“开始?我都已经死了,那还会有什么开始?难道我还能重活一次不成?”

海水已经浸漫过秦宇的腰间,而他在说完之后,并没有停下自己前行的脚步。

“你答对了,却不完全对,你不是重活,而是新生。”

还没等秦宇反应过来,一股莫名的力道便猛地揪住秦宇的全身,然后整个人就如同流星一般,快速地将其从脚下地海洋之中给拖了出来,然后在下一个瞬间,飞速的朝着后背的方向激射而出。

周围的景色在飞速地变化这,从海洋到盆地,从丘陵到群山,从无尽的洁白,到充斥着蓝天与白云,从黑白到彩色,从虚无到真实。

“莫要叫我看走了眼,遣返者。”

... ...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