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零二章 财白动人心
作者:快乐的高山  |  字数:4035  |  更新时间:2020-07-07 21:14:55 全文阅读

话说陈至鹏看见其中一个洞口有人影闪动,立刻意识到这有可能是敌人,于是也顾不上一旁的军士长,大喝一声,向那个人冲去。

那人本意是不露痕迹地逃离这个洞口,没想到被敏锐的陈至鹏一眼发现,心中暗暗叫苦,但是也不敢回头恋战,只好低着头往前直冲。

他的想法是仗着路熟,甩掉后面这个尾巴,逃出地道。

可是他没有想到,陈至鹏是从小兵做起的,基本素质相当过硬,一旦跑起来,脚上的功夫和前面那个人相比丝毫没有逊色。

跑出一段,陈至鹏忽然听到后面一声惨叫,原来是那个军士长的声音。他心里一沉,知道这个兄弟也凶多吉少。看起来,敌人是故意放出烟雾,把他引到那个山洞,又不知道触动了什么机关,让他惨遭毒手。

不过此时他已经顾不了许多,一心一意要抓住前面那个家伙。只要抓住了,问出地道的机密,破获了敌人头目的总部,那就是给自己这些弟兄报仇了。

所以他全神贯注,脚下加力,奋力向前面赶去。

前面那人没想到陈至鹏追得这么紧,心里不由一慌,脚底下跟着就慢了下来。

陈至鹏瞅准机会,脚下发力,蹭一下几乎到了那人的背后,伸手一抓,手刚刚碰到那人衣服的后领。

这一碰,把前面那个吓得魂飞魄散。好在他谙熟道路,瞥见前面有个岔路,哧溜一下一个左转,身子就进了那个洞口。

陈至鹏一下抓空,身子还没转过来,差点撞上前面的墙壁。他也跟着一个左转,跟了上去。不过这么缓的一缓,双方的距离又拉开了。

前面那人吸取了教训,再也不是直来直去地奔跑,而是左一下,右一下,就好像草原上被老鹰追逐的兔子,东躲西藏,让追兵跟不上节奏。

好在陈至鹏眼神非常好使,只是死死盯着前面的影子,跟着左突右冲,始终没有落下。

不过又跑了一会儿,岔路越来越多,前面那人变化的节奏也越来越快,这就好像体育运动中的折返跑,不停地加速减速,相当耗费力气,陈至鹏再骁勇,碰到这样的状况,时间一长也有点吃不消了。

眼看着距离又开始拉大,陈至鹏急中生智,抽出腰中的短刀向前一掷。虽然高速奔跑之中,但是准头极佳,只听啊的一声,前面那个人影晃动了一下,明显中了一刀,只是不知道在什么部位。

不过此人相当勇悍,虽然身中一刀,但是仍然负痛前进,只是脚步终于慢了下来,陈至鹏又渐渐地追上了他。

离得近了,陈至鹏这才看清,原来那一刀打在后肩上,而且深入肌肉,外面只留着一个刀把。这要是放在旁人身上,就得疼得满地打滚,可是这人只是脚步略有迟滞,但是节奏并没有被打乱。

眼看着两人之间又隔的近了,前面那人突然双臂一探,攀上了一个向上的坑道。他虽然背后插着尖刀,却浑然不觉一样,身子蹭蹭地往上直窜,犹如一只猿猴那么灵活。

陈至鹏急了,心想他要是窜上地面,再要抓住可就势必登天还难了。当下也不不管上面是不是有埋伏,脚尖一点,身子瞬间冲到坑道底部,抓住上面的小坑洞,三下两下也跟了上去。

他一边往上攀爬,脑袋一直往上。只见前面那个人先于他爬出洞口,然后就是一阵急促的脚步声,渐渐远去。看来他没有埋伏在洞口,而是准备慌忙逃跑。

不过陈至鹏还是留了一个心眼儿,快要到达洞口的时候,他摘下自己的头盔,口里喊了一声:“好贼子,哪里跑!”

随着话音,手里的头盔嗖地扔了出去。陈至鹏就借着头盔扔出去的瞬间,双脚一蹬,身子像离弦之箭一样射了出去。

他虽然不会武艺,没有高九他们那样的轻功,但是经过长期的军事训练,爆发力也相当惊人,这一蹬之下,从洞口射出去足足一丈有余,落地之后马上来了个就地翻滚,到了一棵大树的旁边。

一碰到大树,他立马站起,甚至往树后面一掩,这才探头往四周观察。

原来这里是一座院子,大树正在院子厢房的一侧,而刚才那人已经蹒跚着走到了另一侧的院墙边。院墙大概只有一人多高,看那个意思他是要伸手爬墙了。

他只要一翻墙,就难的再找到了。陈至鹏四下一看,树下正好有一个乘凉用的小木凳,他顺手抄起来照着那人的后背就是一下子。

但是那人起身飞快,双手按住墙头强行一摁,身体随着纵起,这一来后背便躲过了凳子。

不过躲的了初一躲不过十五,后背是躲开了,双腿却未能幸免。那一凳子正好砸在他左脚的小腿肚上。陈至鹏这一次发狠,用了很大的力气,那人受此重击,再加上后背上还有刀伤,终于支撑不住,闷哼一声,倒在了地上。

陈至鹏见一击得手,心中大喜,四下看看周围没有埋伏,当下跳出树外,冲到那人面前,一脚踩住了他的后背。随后解下他的腰带,抹肩头拢二背捆了一个结结实实。

他拿手一抓那人手腕上的绳结,用力一提,将那人提了起来。一手攥着绳结,另一手压着他的肩膀,到了院门跟前。

这院门是大开的,外面隐隐听见人声,他侧着耳朵辨认了一下,心中一喜,大叫道:“孟大帅,我在这儿!”

这一喊,那边立即人声喧闹起来,不一会儿嘈杂的脚步声由远而近,紧接着就听见孟路喊道:“至鹏,你在里面吗?”

陈至鹏把那人往前一推,大步走出了院子,抬头一看,数百人拥挤在大门之外,为首的正是孟路。

孟路上前一把拉住陈至鹏,上下打量几眼,哈哈笑道:“我就知道你小子命大,死不了。没想到你还真成了地老鼠,从那边进去,从这边出来了!”

陈至鹏把自己抓的那人往孟路面前一推,道:“大帅,不但钻出来了,还捉到一个真老鼠!”

孟路后退一步,注目看了那人几眼,问:“护商军的人?怎么捉到的?”

陈至鹏把地道里的遭遇简要地说了一遍,又道:“大帅,这人对地道的情形熟悉的很,咱们要是能从他嘴里掏出地道的地形图,整个军营就唾手可得了。”

孟路没说话,看看那人,问:“你叫什么名字?”

那人冷冷哼了一声:“爷爷行不更名,坐不改姓,曹州护商军三小队伍天湖是也!”

“好!倒是个痛快人!”孟路赞许地点点头,“不知道我问你些别的,你能不能也想这么痛快!”

伍天湖哈哈一笑,眼睛恶狠狠地横了孟路一眼道:“我知道你要问什么,想问地道的地形是吧!做梦去吧,你就算把爷爷剐了,爷爷半个字也没得说!”

孟路呵呵了两声,似笑非笑地说道:“好好的,说什么剐啊!当兵吃粮,无非也是为了养家糊口嘛!你看,”说着一伸手,他身边一个侍从递过一个小布口袋。孟路拿在手里掂量掂量,然后将口袋绳子一解,从里面掏出一锭银子。这银子白花花亮闪闪,看着分量足有二十两。

孟路道:“像这样的银子口袋里有十个,怎么样?拿着这钱回家买上百十来亩田产,一年光租子就能收上几百两,足够你们家安安稳稳做个财主了。人生在世,不就是为了这个吗?”

那个伍天湖冷笑一声,把头一偏,并不说话。

孟路看他那副神情,笑笑道:“伍壮士,你先别忙着表态。人往往都是这样,之所以保持忠诚,是因为背叛的条件不够强大。行,”他又一伸手,那个侍从又拿过来同样的一个小口袋。孟路将两个口袋往他面前一放,道:“怎么样?如果你同意的话,这两袋银子都是你的。”

这一次,伍天湖把头转了过来,低头看看那两袋银子。孟路双目如电,一眼就看出了伍天湖脸上闪过一丝迟疑的表情。

不过伍天湖踌躇片刻,还是没说话。但这一次没有冷笑,也没有把头转到一边,仅仅只是低着头不做声。

这一回孟路心里笑了,但是脸上却反而郑重起来。他看看伍天湖,又道:“看样子,我给出的条件还没有达到伍壮士心中的标准!没关系,伍壮士,请你相信我,我已经做好了充分的准备。”说着对着那个侍从一招手,侍从不知从哪里又搬过来三个口袋,一起放到伍天湖的面前。

孟路道:“这是一千两银子。钱不算太多,但是我想如果你用这些钱买田产也好,做买卖也罢,用不了半年,别说你们村子,就算是你们十里八乡的父老乡亲都的尊你一声伍大官人了!”

财白动人心。对于伍天湖这样每个月只有三两银子饷钱,从小到大连十两银子都没见过的乡下人来说,整整一千两银子所释放出来的震撼力,远远超过了现代社会的一颗巨大当量的原子弹。

他这次两眼直勾勾地盯着五袋银子不放,看那个意思,恐怕一时半会儿也挪不开了。

就见他眉头一会儿舒展,一会儿紧锁,看来心里正在做激烈斗争。

孟路非常有耐心地等待着。从伍天湖的表情他看得出来,有钱的确能够使鬼推磨,下一步结果不会出他意料之外。

过了半晌,伍天湖咽咽唾沫,道:“我,我,我愿意。”

“好!果然是个痛快人!”孟路心里高兴,不过脸上不露声色,”说说吧!”

伍天湖摇摇头:“我是庄稼人出身,大字认识不了两个,嘴更是笨得跟棉裤腰差不多。你让我说,让我写,都不成。”

孟路有些泄气:“那你能怎么样?”

伍天湖想了想,道:“但是我能画出来,这些地道的地形都在我脑子里装着呢!”

“怎么?这地道是你设计的?”陈至鹏忍不住问道。

伍天湖笑笑,道:“我哪有那么大本事,地道是前任的指挥大人设计的,梁指挥都不见得完全知道。不过挖地道的时候我参加过,地道里很多机关都是我在控制,所以,这个地形图我比谁都清楚。”

“好,伍天湖,我问你,这地道通向哪儿?”

“这里的几乎每一幢楼都和地道相连,也就是说可以从地道进入任何一座房子。“

”能进入那座白楼吗?”

“当然,那里可是指挥大人的心肝宝贝!里面到底有些什么除了驿长和指挥大人,没几个人知道。”

“嗯!”孟路拼命按耐住心中的狂喜,脸上没有带出来,怕在场众人看出异样。

陈至鹏转过头对那个侍从道:“准备纸、笔,让他画出来!”

孟路一摆手:“不忙,先给伍壮士治伤,总不能插着刀画画吧。这不成了插刀教教主了!”

众人都笑了。

伍天湖却摇摇头:“不用,这刀又没在要害地方,拔出来又得止血,又得敷药,反而误事,我就这么画挺好!早点画出来,早点拿银子。我说这位将军,这一千两都是我的吗?”

“当然!”孟路果断地回答道。

陈至鹏鄙夷地看了他一眼,心想,这个财迷,真是舍命为财,亏得刚才那么勇猛,我还以为他是条汉子!

侍从过来给他松绑,又从院子里搬出一张凳子,一把椅子让他坐下。

伍天湖活动活动手腕,眼睛盯着桌上铺开的白纸目不转睛,看样子是在脑子里思考这张地图应该怎么画!

陈至鹏环视了一下周围,他总觉得四周实在太安静了,好像不太正常。

他暗地里叫过一个军士长,在他耳边吩咐几声,军士长带着三十多人分列在众人的外围,眼睛盯着各处房屋的出口和房顶。

陈至鹏一直在担心会有人从房子里冲出来,因为这里地道四通八达,保不齐哪会出现敌人。现在伍天湖是大帅的宝贝,不能有出现任何差池。

伍天湖盯着白纸看了半天,吐出一口气,有活动活动手腕,准备作画了。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