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章 退思园内
作者:快乐的高山  |  字数:3670  |  更新时间:2019-12-19 17:04:05 全文阅读

快意坊“相雏儿”的地点一般都在扬州城郊的退思园内。

退思园原是卸任的两淮宣抚使林随江花费五十万两银子请天下八大巧匠之一的龙元精心设计建造的。“退思”二字取自《左传》里“进思尽忠,退思补过”,林随江是想借此表明心迹:自己虽然退职,但勤思己过,不忘检点。

别看他声称“退思”,其实作派张扬,常常自夸园子气派,无人能比。这下得罪了本朝元老平西公姜彧的二公子姜无计。姜无计常住扬州,是出名的纨绔公子。扬州这地面从没听说别人的风头能够压过他,自然对林随江由嫉生恨,几番计较,终于找了个“奢靡过分,败坏民风”的罪名安在林家头上,将他一家老少打回原籍,没收家财,退思园自然也被充公。

姜无计是个热衷声色犬马的人,对山水园林无甚兴趣,所以没想着把退思园据为己有。不过,他倒是经常请些朋友来园子里游玩。

这园子修得着实精美,格局紧凑,搭配自然,堪称江南园林中第一等的精品。经过游园者的一番宣扬,久而久之,苏淮各地甚至京城的达官显贵也纷纷来此留连,此地逐渐成为上层名士们聚会的地方,连朝廷里的头面人物也频频来此聚首。

这些人身为朝廷重臣,表面上儒雅稳重,其实骨子里个个糜烂透顶。他们中的大多数之所以来退思园,一方面的确是爱慕江南山水,更重要的却是因为扬州烟花繁盛,他们可以借游园之名行取乐之实。

所以,退思园不但是权贵们的乐土,也成为扬州欢场女子趋之若鹜的地方。

正因为如此,快意坊的牙婆们也经常将坊内的瘦马们送到这里,如果让哪个官人看上,那可是一笔肥利的大买卖。

作为快意坊的几块头牌,子衿和她的姐妹们是这里的常客。

这一日,正是上元佳节,朝中不少人重又来到扬州寻欢,退思园正是他们目的地之一。

快意坊的牙婆们自然也不能放过这个机会,一大早,便带着子衿等十几个姑娘赶到园子里,等候贵人们的“垂询”。

其实,子衿、红儿、小小几个人只是来撑撑场面,经过若干次的“会雏儿”、“相雏儿”,他们早已定下了买主,行内叫做“老斗”。牙婆是存着以老带新的心思,希望将新近培养出来的五六个“嫩雏儿”推销出去。

子衿的“老斗”是早两个月便确定下来的。那人名叫曹文钧,今年四十出头,在京城里官拜太常寺少卿。

虽然瘦马们无权选择买主,可这个曹文钧,却是子衿自己精心挑选出来的主顾。

曹文钧所在的太常寺,主要负责朝廷祭祀,太常寺少卿是其中的副职,官阶只有从五品,是个位卑权轻责任也轻的闲差。

本身就品秩低下,曹文钧更是出奇的悭吝小器,所以每次来到快意坊既不招牙婆的待见,也屡屡受到姑娘们的白眼,属于相当不讨好的人物。

这样一个人物,却整日价游历花丛。他舍不得在青楼雅舍浪掷金钱,就选中了快意坊这样的地方,隔三差五从京城里游荡过来,借着“会雏儿”的名头喝杯酒、饮个茶,和姑娘们调笑一番,虽然见不到牙婆的好脸,却也自得其乐。

令众姐妹感到诧异万分的是,心气颇高的子衿偏偏看上了这个猥琐的曹文钧。虽然她们极力劝说,无奈子衿心志甚坚。大伙儿除了暗自叹息她鬼迷心窍之外,别无它法。

今日游园,子衿主要是想和曹文钧商量一下赎买她的费用。其实说起曹文钧的吝啬也是情有可原。他一个从五品的官吏,年俸不过六百两银子。虽说京官油水丰厚,可那都是地方官员奉承三司、六部等顶头上司的买路钱。太常寺是个无权无势的清水衙门,就算加上火耗、餐补、冰敬、炭敬等福利,一年也才只有八百两,还够不上子衿身价的一个零头。

前些时,曹文钧点了点自己的宦囊,倾囊而出也只有五千两银子,幸亏子衿这两年和那些官老爷们“相会”偷偷攒了点私房,再加上和牙婆的一番讨价还价,终于把自己的身价降到八千八百两银子。他们两人私下里算一算,以目前的资金和这八千八百两竟还相差一千二百两。所以,两人约定今天再商量一下,如何填上一千多两的差额。

进了园子之后,牙婆带着新人们一头往“贵人堆”里扎去,子衿等几个“老姑娘”便开始自由活动,各自寻找自己的“老斗”。

子衿看看时辰,刚刚巳时下三刻(约等于上午10点45左右_作者),曹文钧大约午时左右才能到,于是信步走来,边欣赏着满园的美景,边在心里做着一番计较。

一抬头,已来到退思园右庭的花园中。这花园环水而建,风过水面,岸边的建筑也仿佛随波而起,更兼清风拂面,花香扑鼻,直令人有心醉神迷之感。

忽听湖心亭中有人喝一句彩:“好!好一个‘清风明月不需一钱买’,端的是恰如其境!”子衿定睛看时,不禁抿嘴笑道:“我道是谁,原来是那个呆子!”正好,晓兰托自己给他

带话,既然碰上,倒省了不少功夫。

她顺着湖面上九曲回廊一路走到亭内,那人也已看见了她,连忙抢步上前施礼道:“不知柳姑娘大驾光临,有失迎迓,恕罪恕罪!”说罢收起手中折扇,躬身施礼。子衿忍住笑,故作严肃地挥挥手道:“罢啦罢啦,赦你无罪!”

那人朝子衿身后望望,脸上掠过一丝失望。子衿看在眼里,道:“别找了,晓兰今日不来了。”

“噢,却是为何?”

子衿有些不耐烦了,道:“我说薛公子,你家莫不是三代教书匠出身,怎么之乎者也没个完了?”

薛公子脸上微微一红,道:“莫怪,莫怪!小生,哦,不不,我是想问晓兰怎么啦?她不是约好的今天一定来吗?”

“晓兰已经另有主顾了!再过几日就是她出门(指瘦马出售__作者)的好日子了”

“什么?”薛公子呆了一呆,“我不是都和牙婆讲好的吗?”

“讲好的又怎样?人家那头愿意出九千两白银,而且是现银交易,阁下出的起吗?”

薛公子又是一呆,这回却再也讲不出话来。

子衿看着他那样子,心中一软,口气也柔和下来:“薛公子,你在快意坊的日子也不短了,又是个有见识的人,有些事情你应该比我看得透彻!”

薛公子低垂着头,嘴里嗫嚅几句,依然没有说出话来。

“有句话叫‘人生如戏’,快意坊里里外外这么多人玩得也不过是一场游戏。只是这场游戏太昂贵了。你一个小小的翰林院侍读,六品的官秩,区区四百两的年俸,能玩得起的吗?”

“可我是真心待她!”

子衿冷笑一声:“还有句话你一定听过,‘逢场作戏’。我们这群扬州瘦马不过是一件替人消遣解闷的物件,你要真为这物件动了真心,连我们也要笑你痴傻了!”

薛公子道:“晓兰也是这么想的?”

子衿叹一口气道:“晓兰怎么想的并不重要。我不是说了吗,我们都只是一件货品,货品怎敢有任何的痴心妄想?”

“这么说,这也是晓兰的意思啰?”

子衿沉默着,她想起了昨天晚上晓兰泪眼婆娑的样子,心中猛地一痛。好一会儿,这才道:“是也罢,不是也罢。总之晓兰自己是没的选择的!”

薛公子盯着子衿,突然问道:“那么曹文钧呢?你那么坚决地要跟他,莫非你们就真成得了?”

“我...”,子衿一时有些张口结舌。她抢白道,“这是两码事。我和晓兰不同,曹文钧跟你也不一样,他...”她差一点要冲口而出了,但终究还是忍了回去。

话虽只说了一半,但其中的轻蔑谁都听得出来。薛公子脸色一变,似乎待要发作,但终于按捺下去,平静地道:“既是如此,在下也无话可说,告辞!”说罢略施一礼,转身走了。

子衿也觉刚才的话说得有些重,本想再接上几句缓和的话,没想到薛公子已经断然离去。她望着薛公子的背影,心中隐约泛起一丝悔意。

转念一想,这又何必呢?自己所说虽然略显尖刻,但句句属实。人贵有自知之明,薛公子也是个聪明人,如能从中领悟,说不定将来还另有一番成就呢!念及至此,心下又恢复了坦然。

她正在思量着,只听湖岸边有人喊她:“子衿!”她顺着声音望去,原来是自己的“老斗”曹文钧。

曹文钧兴冲冲地赶到亭内,跟在他后面的还有一个年轻人。走到近前,曹文钧道:“子衿,这下好了,咱们的事情有着落了。”

子衿大喜,忙问:“怎么说?”

曹文钧道:“真真是老天开眼。今日我在扬州街头碰上了一位故人,他听说我的境况之后二话不说,立即慷慨解囊,拿出两千两银子给我解困。你说,这不是天大的喜事吗?”

子衿奇道:“是什么故人这么大方?”

 “他是个商人,和我们家有多年的交情。当年家父曾经在他父亲危难的时候赠过一笔银子,让他家渡过难关,所以他们一直念念不忘,时刻都在想着报恩。这次总算让他如愿以偿了。”

 “哦!”子衿若有所思地点点头,又抬眼看看曹文钧身后的年轻人,“这位是?”

曹文钧道:“这也是我扬州的一位朋友,刘玉笙。”

子衿心道,别看曹文钧其貌不扬,怎的朋友个个貌赛潘安似的?他几次来扬州,身边总少不了个把粉面郎君,惹得快意坊的几个“嫩雏儿”如痴如呆,纷纷要求自己帮着介绍呢!

  既是曹文钧的朋友,礼数自然少不了,子衿上前施一万福,道:“刘公子,柳子衿这厢有礼了。”

那刘玉笙连忙抢步过来双手相搀:“柳姑娘,你太客气了。”他伸手之际,露出小半截白皙的手臂,竟似比妙龄少女还要粉嫩,子衿心中暗暗纳罕。

曹文钧道:“子衿,我和刘公子还有些急事要办,我们先走了。明日午后,我就上门和牙婆子签订契约,估摸着再过三五日你就能顺利出门了。”

子衿点头:“既是如此,你和刘公子先去忙吧。”

曹文钧转身和刘玉笙走出湖心亭。

子衿目送二人走远,正要出亭,忽听身旁有人道:“傅粉檀郎,掷果盈车(皆是形容美貌男子之语。相传西晋的美男子潘岳乘车路过街市时,倾慕他的众多妇女纷纷向车内投掷水果,等潘岳回家之时,车内的果品已把车厢堆的满满的__作者)。快意坊‘潋香仙子’结交之人果然绝非凡品呀!”子衿看时,原来说话的又是一位年轻公子。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