故人 仇人
作者:纯凉  |  字数:3455  |  更新时间:2020-06-04 23:40:05 全文阅读

“启星娱乐”的大门前一如既往蹲守着大批良真的粉丝,他们只要想到良真就在楼里的某处,能离自己的偶像这么近,就算等到花儿谢了,也没见着面,心里也开心。

秦威今天要到这参加一个研讨会,顺便带许宁一起来见识见识,以许宁的资质是没机会参加的。

等研讨会结束,许宁提议要去离这不远,良真所在的公司,多年不见,想去看看他,秦威便开车带他一起去。

车上,许宁感慨道:“这么多年不见,当年的小孩已长成优秀的超级偶像,不知他还记不记得我们。当时,我就知道,以他的天资聪颖,前途肯定似锦。他会不会,出息了,就眼晴长头顶,瞧不上我们了?”

秦威并不理他,继续专心开车

“师兄,你到底有没有在听?”

“你还记得吗?我当年跟你形容过他,说他是沙滩上的金子,拥有出众的才华和外表,如果没自保的能力,又没什么依靠,会成为众人排挤嫉妒的对象。你有没有发现,那小孩的眼神变了,眼是心之窗,他就像变了一个人,与当年那孩子的眼神简直判若两人。 ”

许宁知道师兄一向睿智,看人和事都通透,正因为这样,让本开心的他,心情跌落谷底。

很快,他们来到“启星娱乐”门口

许宁感叹道:“好气派、富丽堂皇,一看就是大公司,经济雄厚”

这几年,由于良真带来的效应,吸引很多赞助商,投资者,公司也成功上市,宋启程也赚得盆满钵满,扩大了公司,重新装修了一番,跻身国内前三的娱乐公司。

他们却被保安拦在门外,无论许宁怎么说是熟人,保安压根不信,连正眼都懒得给他几下,因为说认识良真的太多,什么胡编乱造的关系都有,所以许宁说的,他们根本不会理。

秦威解下自己手腕上新款手表,一看就价值不匪,还有一张教授名片,一起递给一个保安,“在良真很小的时候,我们就认识了,这次路过,来看他是否安好,你去通知他一声,如果良真说不认识我们,我们如果是说谎,那这块新款的名表就白送给你,这么多人作个见证,我说话算话,麻烦去传个话 ”

保安并没收他的手表,见他都这么说了,去传个话也没什么,便只拿了名片,进去传话。

许宁一脸崇拜的看着秦威,一脸还是师兄厉害的表情,秦威则是一脸嫌弃,仿佛在说这么多年一点长进都没有。

“那如果他还不信,不去怎么办?”许宁钻牛角尖道

“我拿东西保证,让他潜意识里觉得我一定不会骗他,这一招估计也没人用过,才管用”

“那如果有人用过了呢?”

秦威忍不住敲了一下许宁的头 “有完没完!”

见许宁有些吃痛的模样,秦威又忍不住替他揉一揉。

他俩本就靠得近, 秦威小声的跟许宁玩笑道:“傻子,如果以后,没有我在你身边,该怎么办了?”

许宁只给他一个信赖的眼神,秦威冲他微微一笑,就算没有言说,彼此相知,心意都懂。

众人看着这俩个帅气的大叔,都在猜测他们的身份,和良真什么关系?还是骗子?

没一会儿,良真亲自出来了,身边都围绕着保镖。现场粉丝立刻沸腾起来,差点震聋站在人群附近,许宁和秦威的耳朵。

许宁和秦威看着缓缓走近的,大概一米七五高挑纤瘦的俊美少年,就连秦威见多识广的人,都觉得单以他的外表来说,就能吸引所有人的目光。但那少年的眉头是微皱的,显然他不喜欢这样嘈杂响亮的声音。

良真走近他们,挥出一个代表安静的手势,粉丝们立刻听话的安静下来。只能拼命压抑住心中的兴奋,有的用手捂住嘴巴,喉咙憋出闷响声,激动得满脸通红。

许宁开心道:“良真,这么多年不见,你还好吗?”

他微翘嘴角,挂着轻笑,眼中并没一丝高兴,反问道:“那你觉得我好,还是不好?”

许宁一下子哽住,不知如何接话,“你正是风华正茂的时候,又年少成名,当然是好”

良真轻笑一声,“呵,当年,还得多亏你俩的帮忙和照顾” 他着重强调,听上去有些阴阳怪气 “让我和我们一家都过得相当好”

粉丝们现在都相信,这俩个帅大叔在很久以前都认识良真了,而且感情似乎还不错。

许宁只觉他的话中有话, 但没细想,许宁最想知道的是当年千樱做手术后,恢复的怎样,问道:“那你妈妈身体还好吗?这么多年,也没个音信”

良真眼中只剩冷漠,把手一摊,漫不经心说道:“我也不知道啊!要不,你去地底下亲自问她好不好?地底冷不冷,是否孤独?她在我出院没多久就死了,都快八年了,连墓碑都旧了”良真每说一句,就好像在许宁这个,天生软弱善良的人心上捅一刀。

许宁犹如晴天霹雳,不敢置信,以前还念过这个妹子太不厚道,只有需要他帮忙的时候才出现,平时也不来看一下,原来是来不了,自己错怪她了。 他情绪激动,眼眶红了 “不可能的,明明她恢复的很好,不会的,,,”

许宁看出良真眼中赤裸裸的恨意,应该早知道当年的事,他一脸愧疚,都快急哭了,“对不起!良真,我,,,”

旁人都安静倾听,他们之间肯定发生过重大的事,所有人生怕错过什么劲爆消息,这可是关于良真那些鲜少人知的家事。

“我母亲的死,你们可是罪魁祸首” 他话锋一转 “当然我也有份,你们知不知道,这么多年,我一直活在愧疚之中,是我令父亲失去了挚爱的妻子,变得整日酗酒颓废,对孩子、责任所有的一切都不闻不问,日夜守在母亲墓前。让妹妹同时失去双亲的疼爱,我从八岁开始,就要养家也没空照顾她,让她像野孩子一样长大。我无依无靠只身在娱乐圈浮沉,我吃的苦你们根本无法想象。”他眼中闪过狠戾 “好端端的一个家,就这样名存实亡,我和我的家人变成这样,你俩可“功不可没”。

越听这些,许宁越心疼,愧疚

“说够了没有”秦威不再沉默,因为他不忍心让自己放心尖上的师弟,受半点委屈。 “当年出主意的是你母亲,跑腿的是他,主刀的可是我,受益的可是你。我们出钱出力,许宁还在医院细心照顾你几个月,你没资格怪他,当时本是皆大欢喜,可天有不测风云,谁又预料的到以后的事情发展。”

良真怒道:“那你们为什么都瞒着我,让我不明不白,就得承受这一生都无法挽回的遗憾!我最在意的家人,母亲因我而死,父亲和妹妹看我如仇人,我还什么都没准备好,我真的是一无所知啊!我的家就因为我而天翻地覆,我也很冤枉啊!为什么让我那么小,就得去承受那么重的后果。你们都可以说道理,都可以怪我恨我,可我又能怨恨谁?又能找谁说理?”

他积累多年压抑的心事,今天终于找到宣泄的出口,他是不会轻易放过他们。

他从来不会在外人面前说心事,因为对于别人都无关痛痒,所以没必要说给别人听。可在这俩个当事人面前,他发泄般的跟他们算清楚这笔旧账。

“不让你知道,大家都是为你好,让你安心,没心里负担”秦威他们当年也确实这样想

“为我好?那你们尊重过我吗?在乎过我的感受吗?母亲的生命和我的一条腿,孰轻孰重,我还用得着你们帮我作选择吗?如果你们当初有一个人告诉我,我一定不会,让母亲做出有伤她身体的事情。你说得真好听!都是为我好,不过是以爱之名,行了伤害之事,还不自知!你们谁又知道我真正想要的什么?” 良真叹了口气,着重强调 “所以,这条人命账你们赖不掉”

“许宁他一向软弱善良,从来都是一个烂好人,你要他背一条人命账,而且还是他叫的妹子,会让他透不过气,令他不得安生。”秦威豁出去般 “按理来说,我们并无过错。但你一定放不下,要追究责任,那我的罪过比他大多了,你把账都算我头上,我可以立证明,要杀要剐只要能消你心中的怨气,都随你高兴,怎么样?”

“那你是在说我无理取闹?”良真的声音又冷了几分

秦威说道:“道理是我们在理,但也确实给你造成了不利的影响,所以你有什么怨恨可以冲我来”

许宁抢话道:“不关师兄的事,是我硬把他拉进来的,他劝过我,是我没听他的话,你要怪就怪我”

良真想了想,看他们都急着为对方开脱的用心,而且他们一直都关系很好,连眼中都只有对方,良真明白,他们的关系一定不简单,他狡黠一笑,“我找你们其中一个人,而另一个也一定不得安生,所以找谁都一样,真是有趣!许叔叔,我会去找你的”

秦威带着几分怒气 “不许你去找他” 他顿时觉得口气不对,便缓和柔声下来 “看在他这辈子都没做过坏事,倾囊助人,也照顾过你的份上,你放过他,好吗?”

“不好!”良真声音大了几分 “我也从没做过什么伤天害理的事,为什么就要我一个人承受,这些后果,我偏要拉着他一起” 他冲秦威挑衅一笑 “你能拿我怎么样?多亏你们的出现,让我枯燥的人生,多了一丝乐趣!”

良真说完便不再理会他们,转身走进公司。

旁边这些人脑袋里还没接受过来,刚开始好像是关系好的熟人,怎么到最后成仇人,像拍电视剧一样,上演反目成仇的戏码,剧情也挺复杂,,,,

许宁看着他离去,看着他孤傲单薄的背影, 流下眼泪 , 喃喃道:“我真的错了,对不起!是我的独断专行,杀死了那个温柔天真的孩子。”

回程的车上,俩人都闷闷不乐,秦威只担心身边的这个师弟想不开,看他眉头紧皱的模样,估计是深陷在自责忏悔之中。他重重吐出一口气,可丝毫没缓解心中的烦闷,心中十分懊悔,早知道就不来这参加什么研讨会了。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