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武侠仙侠 > 大剑西去 > 正文
第一章 千里追
作者:月弦心  |  字数:3045  |  更新时间:2019-12-25 21:28:07 全文阅读

雪已经开始下了,洋洋洒洒,东上大地如银装素裹,白龙盘踞千里,瀑布冰渣倒挂,一点玄水落下,手心冰点冰水心。那桃树梨树点缀刺花,摘一片,湿了掌心。摘两片,愁了心事,摘三片,心头一片清明,朦胧之中回头望去,白雪荧光。

  南海迎纛临江,繁华京都夜央,此去三千里,为东中高山浅野,虎踞在天,其高千刃。

  她持剑飞舞,在空中飞行,宛如雪花仙子,神采飞扬。

  隐约间,山雪之间有一角屋檐,再行过去,却是突然一亮,顿时宽阔无比。亭台楼阁雪中老人,一人披蓑,静静坐在湖边。湖面结冰,他一动不动,似乎是冻住了。

  她落地,收剑,恭敬道:“道宁师伯。”

  老人鼻孔处喷出一股热气,听得哈哈大笑,他说道:“这过去便是一月,可还好啊,小珺?”

  夏珺格左掌搭在手腕,微微鞠躬道:“弟子甚好,劳师伯挂念。”

  道宁身子一抖,积雪纷飞,他伸个懒腰道:“唉,这蹲坐一日,却是什么也没得到啊。”

  夏珺格心下大奇,问道:“不知师伯在此蹲坐一日,是为何?”

  道宁长的高大,在雪地里是红光满面,额头光亮生辉,修为不可小觑。他打量夏珺格,点头道:“不过是等着冰面,是否有鲤鱼跳龙门,破冰而出罢了。小珺啊,一月不见,你那师父想念你的很,快去见她吧。”

  夏珺格面色红润,眼睛闪闪发亮,闻言笑道:“弟子知道啊。”

  “那便去吧。”道宁挥挥袖。

  夏珺格恭敬退了两步,在地上一晃,一朵红色长剑出现在脚下,她咯咯一笑:“师伯,你的鼻子红啦。”

  道宁捂住鼻子,转过身去。

  夏珺格踏剑飞驰,入目所见,三阁鼎立,隐约之中,似是一个‘道’字!

  她脸上露着笑,但眉宇间却没有多少欢喜,一月前采菊镇发生了一件蹊跷之事,师父命她去调查。所幸不辱师命,查清左右并为民除害后,便匆忙返回。岂料路上横生枝节,在巴山之地遇到了一名叫做何太傲的男子。那人好生古怪,遇到夏珺格便动手,不说缘由。夏珺格与他打斗一番,他自知不敌,遁去了。

  她不敢耽搁,飞符传书之后,在一处小镇歇息。

  半夜时分,闻得瓦片声响,她持剑出屋,见又是那何太傲。

  这男子长的甚是斯文,但眉宇间却又有一股阴戾之气,看似不是正道之人。夏珺格便喝问:“你究竟是何人?”

  何太傲不回答,只是飒飒一笑,笑声如夜枭那般刺耳难听。夏珺格脸色登时铁青,怕是邪魔小丑,当下长剑出鞘,化作虹光射去!

  这何太傲明显不是夏珺格对手,可他既然遁走,为何却又偷偷返回?夏珺格不知其中缘由,但他既然不肯说,那就擒下,若是他嘴硬得很,则带回浅野紫来峰,交由师父掌门发落。

  何太傲见利剑飞来,不躲不避,单臂一抓,长剑在前停下,兀自颤动不止。

  夏珺格心下明了,原来先前竟然是故意让她,如此大敌不敢怠慢,清叱一声,身后出现六道剑影。

  何太傲面无表情,掌心一松,长剑陡然一顿,随即倒转而回。夏珺格已是飞剑摘花之境,身子一晃便在百尺开外,抓住飞纵的宝剑。忽闻得身后一股罡风排山倒海而来,心中大惊,六道剑影倾巢而出,呼啸而去!

  何太傲笑道:“飞剑摘花,乃是第三境,姑娘可厉害的很啊。”声音却是已经远去。夏珺格心中揣测不安,连夜赶路,她只是飞剑摘花之境,无法瞬息百里,只能踏剑飞行,一日不停也只能行八百里。

  想到何太傲古怪之处,她不敢停歇,拿出师父为她准备好的护心丹,不足百里便吃上一颗,保持真气。如此不停,奔波五日,到了浅野山麓北面。夏珺格心中一喜,料想到了浅野,何太傲自是不会出现,他如此怪异,需向师父掌门禀告此事。

  谁知,在山脚处,却又遇到了何太傲,他似是孤魂野鬼一般,缠着不放。

  夏珺格从小便是聪明伶俐,长大后更是聪慧机智,知道打不过何太傲,也不动手,往那一站道:“你跟着我,究竟有何企图?”

  何太傲哈哈大笑,声音却又是变了,如那山野莽夫一般,说道:“小姑娘,我可不是跟着你,我只是去这浅野山看风景啦。”

  夏珺格轻哼一声,自认是在浅野山脚,却也不怕,嘲道:“是吗,一路与我斗了两次,堂堂男子汉大丈夫,却使诈,第一次先输给我,第二次又来赢我。不偏不倚,我到了这山脚,你却也到了。何太傲,我不认识你!”

  何太傲点头道:“是啊,你当然不认识我啦,如果你认识我……罢了,我来看风景。”

  夏珺格握住长剑,上面刻着两个小字,仔细一看,是那:天愁两字。

  何太傲目光扫过天愁剑,道:“看来姑娘你是浅野剑阁的得意弟子。”

  夏珺格看到了他的目光,心中寻思:何太傲认得这天愁剑,想必对我浅野剑阁可能极为熟悉,如是江湖朋友便好,若不是,那就是想要对我剑阁不利。此人修为颇高,起码也是师叔级别,也便是天剑摧云之境,可是万万不敌。但生来傲骨不低头,又在浅野山脚,岂能堕了师门威望?当下笑道:“谬赞了,此地乃东上浅野剑阁,容不得妖邪放肆!”这一句话说的是切冰斩晶,倒是让何太傲愣了片刻。

  他忽地满面愁容,说道:“师兄说的果然不差,浅野剑阁乃是东上泰斗,岂是我等凡夫俗子能比得了的。不知姑娘尊姓大名,我好记着。”

  夏珺格心中坦荡,天愁一划,朗声道:“夏珺格!”

  何太傲细细说了一句,笑道:“好,好,好。”三声好,便飘然遁去,不知所踪。

  夏珺格望着远处雪山,四处茫茫,心中一阵惊骇,去的好快!

  雪风冰冷刺骨,山道蜿蜒崎岖,若是平时可登高望远,心旷神怡。但此时此刻,大雪满山,却是什么也看不到啦。

  夏珺格心中疑团重重,那何太傲看似并不是冲着她而来,定是冲着师门而来了。如此一想,她心中却孤傲起来:哼,我浅野剑阁是何地,若是想找我浅野剑阁的麻烦,定要让你悔不当初!

  本想与道宁师伯说,但道宁师伯那般脾气,怕是要问个天翻地覆,追根究底。她还是先禀告师父和掌门,何太傲如此鬼鬼祟祟,偏偏在东上之地却没有这号人物,浅野剑阁乃是东上泰斗,自是不惧,但小人还需防范。

  她一路飞过两座尊阁,落在一片广场,上刻剑气凌云,下阙天愁云断。

  夏珺格远远瞧见一个身影跪在雪地之中,心中惊奇,刚要过去查看,却见一名白衣女子走来,老远就喊道:“夏妹妹!”

  “玲珑姐姐。”夏珺格喜笑颜开,赶紧奔过去。

  玲珑比起夏珺格大上几岁,只是容貌之间并无多大分别。两人如是姐妹,双手相握,十分亲热。

  “你可算回来啦,我们收到符书啊,都担心的紧呢。师父却说,就要到山脚了,说是多一番磨炼,想必也是好的。”玲珑说话间,秀眉轻蹙,显是有些不开心。夏珺格见状,挥去玲珑发丝上的雪片儿,笑道:“那是当然,我可是浅野青灯仙子的门生,岂是邪魔小丑可比。”正欲说出何太傲之事,又想还是先禀报师父,目光一转,看向那跪拜之人,问道:“玲珑姐姐,那人是谁啊?”

  玲玲道:“那……”

  “小珺师妹!”一声破空而来。人未到,声却已清晰传入耳中。

  夏珺格一喜,道:“成师兄。”

  玲珑大夏珺格几岁,但对于这男女之事却也是不懂,说道:“是啊,想必是思念你的很了,连让去给师父请安的时间都不放过。”说罢,低头一笑。

  见远处一衣炔飘飘的男子快步而来,大步流星,转眼便到了夏珺格身边。他生的端正,剑眉星目,黑发长鬓宛如画中之人,气质不凡。

  夏珺格腼腆一笑:“成师兄。”

  成不斐上下打量,摇头道:“我还想若是你身上有半点伤痕,哪怕是少了根毛发,便去寻了那邪魔小丑,为你出口气。”

  夏珺格心中一甜,点头道:“成师兄说的是,若是我能被那坏蛋欺负了,哪还有脸回来面见师父。只是成师兄可知我这额头上,有多少根毛发呢?”

  成不斐哈哈大笑,转过身道:“玲珑师妹,这些日子青灯师叔不曾见人,待我向师叔问好。”

  玲珑微微点头,说道:“妹妹,咱们去见师父吧,至于你额头上有多少毛发啊,我给你梳头的时候,好好数一数。”说罢,三人皆是一笑。

  夏珺格看着成不斐,目中似是有一点晶光,挥手道:“我先去给师父请安。”

“好。”成不斐拱手相送。待两人走远,他露出一丝宠溺的笑容,忽地看向旁处,那跪拜雪地之人,未曾动过。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