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武侠仙侠 > 剑神侠侣传 > 恶龙帮
第三章 真假夫君竟相遇
作者:古龙小周郎  |  字数:4046  |  更新时间:2020-03-20 18:08:05 全文阅读

南宫成站起身来,解释道:“我……”刚站起来,就发现自己全身都动不了了,于是看着向天羽,改口道:“你在粥里下了药?”

向天羽笑了笑,道:“你放心,我只是给你下了一点麻药而已,未来的两个时辰,你将动弹不得。”

南宫成笑了笑,道:“我有个问题想问你。”

向天羽道:“什么问题?”

南宫成道:“我的易容术天下无双,你是怎么发现我不是南宫成的?”

向天羽道:“有三个疑点。”

假南宫成道:“请问是哪三个疑点?”

向天羽道:“第一,南宫成虽然讨厌我胡闹,但是不会那么凶巴巴地跟我说话。”

假南宫成道:“或许是就像你说的,我刚被师父骂,所以心情有些不好。”

向天羽笑道:“这就是第二个疑点,你不知道吧?我跟南宫成聊过他的师父,南宫成说他常常会被师父骂,所以被师父骂心情不好是不成立的。”

假南宫成笑了笑,道:“那第三个疑点是什么?”

向天羽笑道:“南宫成虽然长得好看,但是吃饭的样子可不好看,他吃饭时狼吞虎咽的,怎么会像你这般慢条斯理。”

假南宫成的脸色变了,笑道:“人人都说向天羽是傻丫头,看来你也不傻啊!”

向天羽道:“这就叫吃一暂长一智。好了,你现在该告诉我你是谁了。”

假南宫成“呵呵”地冷笑起来。

向天羽看着假南宫成冷笑,心中好奇,问道:“你笑什么?”

假南宫成道:“想知道我是谁,等我带你走的时候,会告诉你的。”

向天羽笑了笑,道:“带我走?”

假南宫成点了点头。

向天羽道:“你现在中了我的麻药,全身都动不了,你还怎么带我走啊?”

假南宫成笑了笑,道:“小姑娘,我再教你一件事。对敌人不能仁慈,因为对敌人的仁慈,就是对自己的残冷。”说完假南宫成闭上了眼睛,只听假南宫成的肚中一阵“咕咕”地声音响起,随即南宫成开始作呕,吃下去的粥全部被吐了出来。

粥被吐出来了,也就是说麻药的药效已经没了,假南宫成恢复了行动自由。

向天羽见此情景,大惊失色,连忙转身准备逃走,可是刚转身就感觉到后背一麻,假南宫成的两根手指点在自己的后背上,很快向天羽全身不能动弹。向天羽的心里后悔死了,心想:“早知道就应该在粥里下老鼠药才是。”

假南宫成笑道:“小美人,干嘛这么着急走啊?我们还没有谈完呢!”

向天羽怒视着假南宫成道:“我告诉你,我的相公是南宫成,他很厉害的!你要是敢碰我的话,他绝对饶不了你!”

假南宫成“哈哈”大笑道:“哎呀,我怕死了,你的相公在哪呢?快叫他来救你啊!”

“她的相公在这里。”南宫成说完就走进了房间。

假南宫成看到南宫成来了,大惊失色,连忙躲在向天羽的身后,对南宫成道:“你别过来!”

向天羽高兴地叫了一声:“相公!”

南宫成叹了口气,摇摇头,道:“你这傻丫头也真是的,明知他是假的,怎么还对他那么客气,只是给他下麻药!”

向天羽撅着嘴道:“我又不知道他能把麻药逼出来,下次再碰到这样的事,我就给他下断肠散。”

南宫成笑了笑,心想:“下次,江湖凶险,哪有那么多下次?还是师父说得对,与人过招首先想的是把敌人置于死地,等稳操胜券时,才能考虑其他的事。”他看着假南宫成道:“我初到江湖,并没有几次出手,知道我底细的人并不多,你一见到我就躲在她的身后,看来你是知道我的底细的。”

假南宫成笑了笑,道:“要对付你,当然得了解你的底细。”

南宫成道:“你要对付我?”

假南宫成点了点头。

南宫成道:“我初到江湖,得罪的人并不多,不知道哪里得罪了你?”

假南宫成顿了顿,道:“你可还记得死在你手上的有一个叫潘龙的人。”

“潘龙?”南宫成道。

假南宫成道:“正是,你记得吗?”

南宫成想了想,没有记起来,最后还是向天羽提醒他。

向天羽道:“潘龙是四平镇的土匪头目,他带着他的土匪四处打家劫舍,危害四平镇的百姓,真是死有余辜!你居然要为他们报仇?”

假南宫成笑了笑,道:“他对别人怎么样我不管,反正他对我很好。你们杀了他,我就要找你们报仇。”

南宫成道:“你是什么人?”

“这个你们没必要知道。闪开!不然,我就让你的妻子香消玉殒。”假南宫成说着就用一只手捏住向天羽的喉咙,

向天羽道:“相公,你不用管我的,你现在就出手把他杀了。”

假南宫成笑了笑,对向天羽道:“好啊!我倒要看看,你的相公舍不舍得用你的命来换我的命。”

这时,梅胜雪也赶到了,她拔出剑指着假南宫成道:“你放开我们小姐!”

南宫成看了一眼梅胜雪,心里暗叫:“你带把剑来干什么?他本来就没剑,你这不是送把剑给他吗?”趁着假南宫成没注意,南宫成轻声提醒梅胜雪道:“快把剑收起来。”

梅胜雪看了一眼南宫成,一时还没弄明白,就听到假南宫成道:“把剑扔过来!”这一下梅胜雪终于明白了南宫成为什么让她把剑收起来,可是现在想收也已经来不及了,因为假南宫成的捏在向天羽的颈部的手微微一用力,道:“快点!不然我就杀了她!”

南宫成对梅胜雪道:“把剑扔过去吧!”

梅胜雪点了点头,把宝剑扔了过去。

假南宫成接住剑,将剑横在向天羽的颈间,道:“你们退出去。”

南宫成和梅胜雪向外退,假南宫成解开了向天羽背后的穴道,但是旋即又点了向天羽肩头的肩井穴,由于假南宫成没用多大的力,所以向天羽上半身不能动弹,下半身却能行走。假南宫成押着向天羽前进,慢慢地,南宫成和梅胜雪走出了房间,假南宫成押着向天羽也走出了房间。

南宫成道:“既然你知道我的实力,那你就应该清楚,带着她你是逃不了的。”

假南宫成道:“就算我逃不了,我也可以拉她垫背。”

南宫成道:“这样吧,咱们来做笔交易。”

假南宫成道:“什么交易?”

南宫成道:“你放了她,我也放了你。”

假南宫成道:“此话当真?”

南宫成点了点头,道:“当真!”

向天羽道:“相公,你不能放过他!”

“闭嘴!”南宫成轻声呵斥向天羽:“这是我们男人在做交易,你一个女儿家不要随便插嘴。”

向天羽气呼呼地“哼”了一声。

南宫成道:“怎么样?只要你答应,现在就可以走。如果她在你手上少了半根头发,我一定让你死得很难看!”

“好!”假南宫成解开了向天羽的穴道,笑了笑,对着向天羽拍的后背出一掌,道:“你的妻子还你!”

当假南宫成拍向天羽一掌时,向天羽感觉到微微有些刺痛,就像针扎进去一般,不过很快那种刺痛的感觉就消失了,被假南宫成打的地方还有一些冰凉,这让向天羽感觉非常舒服,于是向天羽也没有过多的在意。她朝南宫成扑了过来,扑进了南宫成的怀里。

假南宫成笑了笑,以轻功向上飞,同时把剑朝南宫成和向天羽用力掷了过来,剑尖直指南宫成和向天羽。

“小心!”梅胜雪叫了一声,闪身站在向天羽和南宫成的面前,想要用自己的身体挡住假南宫成掷过来的这一剑。

南宫成也看到了,在右手的食指和中指之间加了一片枫叶,将枫叶朝上横着一划,一道剑气斜向上方袭去。

剑气与剑相碰,发出“乒”地一声,剑掉在了地上。

南宫成对假南宫成道:“这是你自找的,那就怪不得我了!”南宫成松开向天羽,朝假南宫成飞了过来。

梅胜雪看着南宫成如箭一般射出去,更是吃惊地张大了嘴,她问向天羽道:“小姐,这姑爷的轻功很厉害啊!”

向天羽笑着点了点头,想起南宫成对梅胜雪的评价,于是道:“他可不只是轻功厉害,剑法也很厉害,有时间的话我让他教你剑法。这样,梅姐姐的剑法也能更上一层楼了。”

梅胜雪笑着抱拳道:“那我就先谢谢小姐了。”

向天羽笑了笑,道:“小意思,应该的。”

假南宫成看到南宫成的轻功如此之高,更是吃惊,赶紧逃跑。一边跑一边道:“你不是答应过要放过我么?人怎么能言而无信。”

南宫成笑了笑,一边追一边道:“我是说过要放过你,可你却动手想杀我,这就怪不得我了!”

向天羽也对南宫成道:“相公,你可一定要抓住他,千万别让他跑了!”

南宫成当然也想抓住假南宫成,只要抓住了他,就能知道这个假南宫成究竟是谁。可是假南宫成的轻功也不弱,南宫成若想抓住他,还真不是一时半会儿的事。于是南宫成脚步稍住,将剑气聚集在枫叶之上,对着假南宫成一划,一道剑气向假南宫成袭来,击中了假南宫成的后背,假南宫成“哦”了一声,吐出一口鲜血。假南宫成虽然受伤了,可是知道自己若不加快速度跑,就会死。求生的本能让他脚下的速度非但一点没减,反而比原来更快了。南宫成继续在后面追。

夜晚,乌漆麻黑的树林。

假南宫成飞入一片树林之中,随即躲入了林中。南宫成也出现了,在树林四处搜索,没有发现假南宫成的踪迹,只得转身回去。假南宫成看到南宫成走了,就从黑暗中走了出来,走了几步,扶着一棵树又吐了一口鲜血。假南宫成捂住胸口道:“这个南宫成不愧是剑神的传人,用枫叶发出来的剑气都如此强悍,若不是我脚下快一步,今天非死不可!”说完假南宫成跪在了那棵树下歇息。

“你现在还是非死不可!”南宫成的声音传了过来。

假南宫成看了一眼,发现南宫成正正站在离他二十步远的地方。

南宫成道:“我倒要看看,是谁在假扮我。”

假南宫成回头看,看到南宫成正站在自己身后,道:“你没有离开?”

南宫成笑了笑,道:“我若不假装离开,你又怎么会出来?”说完南宫成就向假南宫成走了过来,准备揭开假南宫成的伪装。

就在这时,突破传来了一个人的长啸:“呀……”

一个带着关公面具的黑衣人从树林中飞将下来,双手握着一把刀对南宫成发动突袭,这个人就是曾替沈三鹰料理了鹰爪门派出来的前来清理门户的申勇的黑衣人。

南宫成躲过了他的突袭,右手的食指和中指夹着一片枫叶,不断发出剑气向黑衣人进攻。双方过了十招,便相距十步的站着。

南宫成对着黑衣人发出十道剑气,黑衣人毫无招架之功,只能防守,他心想:“这个南宫成果然不同凡响,年纪轻轻居然能以枫叶为剑,以剑气杀人,我若再和他打下去,胜负难料,我得想办法让他回去才好。”

南宫成看着黑衣人的刀法十分精湛,刚中带柔,而且招式诡奇多变,一时之间也弄不清楚他是何门何派,于是问道:“你是谁?”

黑衣人没有回答南宫成的问题,而是冷笑了一声,道:“南宫成,你中了我的调虎离山计了!”

南宫成道:“你说什么?”

黑衣人道:“不信你就回去看看,我的人正在进攻隐士山庄,捉拿向天羽。”

南宫成当然想到了这个黑衣人有可能是在骗他,他也知道如果自己在这里继续和黑衣人过招,五十招之内,他应该能打败黑衣人。可是如果黑衣人说的是真的,那么向天羽就会有危险,他不敢用向天羽的安全来打赌,他道:“今天就放过你们!”说完就转身以轻功回了隐士山庄。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