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武侠仙侠 > 剑神侠侣传 > 毒蛇郎君
第七十五章 与毒蛇郎君决战
作者:古龙小周郎  |  字数:4964  |  更新时间:2020-03-16 12:39:01 全文阅读

欧阳瞻点了点头,继续对刘高道:“如果我没有猜错,若是苦悲和木桑没有出现,你是不是还准备去刺杀皇帝?”

“对!”刘高恶狠狠地道:“狗皇帝凭什么凌驾于法律之上?凭什么赦免我的仇人?”

南宫成道:“你杀了这个狗皇帝,另一个狗皇帝登基,还是会大赦天下。”

“那我就再杀!杀到那些狗皇帝不敢再大赦天下为止。”刘高道。

南宫成叹了口气,也许是没想到毒蛇郎君的出现居然源自于皇帝的大赦天下。

花满春也叹了口气,道:“你这么做又是何苦?皇帝是杀不完的!”

刘高似乎也意识到了这个问题,突然哈哈大笑几声,然后仰面朝天,大喊道:“老天爷!为什么?为什么?为什么让我们国家出现皇帝?为什么让皇帝凌驾于法律之上?我们不需要皇帝!我们只希望法律能做我们的皇帝!”

刘高声嘶力竭地呐喊,可是这样的呐喊又有什么用?身处于封建王朝,封建王朝的法律从来都不是为百姓服务,而是为封建王朝的最高统治者皇帝服务。

向天羽道:“既然你希望法律做皇帝,你现在也犯了法,也要接受法律的制裁。”

“就算我要接受法律的制裁,也要等我杀了狗皇帝再说!”刘高说完施展轻功离开。

“喂!你不要跑!”向天羽冲着刘高喊了一声,刘高哪里理她,跑得更快了。向天羽看着南宫成站在那里不动,就生气,于是气呼呼地打了南宫成一下,嗔怒道:“你为什么不追?”

南宫成笑道:“就让他跑好了,他去把皇帝杀了,这样就能让法律做我们的皇帝了,毒蛇郎君这样的人就不会再出现了。”

花满春笑了笑,道:“就算毒蛇郎君杀再多的皇帝,也不可能让法律做我们的皇帝。”

南宫成道:“为什么?”

花满春道:“皇帝是百姓认可的,只有百姓认可法律是皇帝,法律才能成为皇帝,所以你想光靠杀一个皇帝,就让法律成为皇帝,那是不可能的。”

南宫成点了点头。

向天羽又打了南宫成一下,嗔怒道:“你还傻站在这干嘛呢?还不快追!你别忘了,你师父也要你杀了他的。”

南宫成这才指着毒蛇郎君的背影道:“毒蛇郎君,休要逃跑!南宫成来也!”说完就以轻功追了去。

“好俊的轻功!”刘浩看着南宫成的背影赞了一声,然后来到了众人的身边。

欧阳瞻笑了笑,本想说:“他的武功比他的轻功更俊!”可是想起来答应过向天羽,不能泄露南宫成的实力,所以话到嘴边又咽了回去。

向天羽、花满春、刘浩和欧阳瞻都追了出来。

夜已深,杭州城的家家户户都是门窗紧闭。

南宫成比刘高晚出发,但是南宫成的轻功比刘高强太多,所以很快就追上了刘高。南宫成本可很轻易地追上刘高,可是他觉得在这杭州城并不是决斗的地方,所以一直跟在刘高的身后,一直跟出了杭州城,来到杭州城外的一处郊外。

夜晚,郊外。

此地四下无人,只有杂草丛生。南宫成知道是时候追上刘高了,所以一个起落就落在了刘高的前面。

刘高一惊,只得停下脚步,他原本以为南宫成的轻功也不过如此,连他都追不上。可是现在知道错了,南宫成并不是追不上他,而是不想在杭州城和他决战。

南宫成和刘高就这样相隔二十步的对望着。

刘高道:“以你的轻功,早就可以追上我。”

南宫成点了点头。

刘高道:“你为什么不这样做?”

南宫成道:“杭州城不是决斗的地方。”

刘高也点了点头,杭州城有美丽的西湖,有安居乐业的百姓,确实不是决斗的地方。

这时,欧阳瞻到了,然后是花满春、刘浩和向天羽。

刘高看着面前的南宫成道:“你不是不做大侠吗?为什么还要来追我?”

南宫成道:“因为你是我师父要杀的人。”

刘高道:“你师父是谁?”

南宫成道:“西门长风。”

“什么?他是剑神的徒弟?”刘浩十分震惊地问欧阳瞻。

欧阳瞻点了点头,道:“是啊!”

刘浩对欧阳瞻道:“你为什么不告诉我?”

欧阳瞻道:“你既然选择做伯乐,就应该不分门派,只要他是高手,只要他拥有向善的侠义之心,你都应该培养他成为大侠,我哪知道你会先以门派把他排除在外。”

刘浩低下了头。

向天羽看着刘浩,心道:“现在知道我相公来头不小了吧!”向天羽的心里虽然这么想,可是并没有说出来,而是笑着安慰刘浩道:“刘大侠别丧气,或许我相公只是徒有虚名,或许他只是学到了剑神的轻功,没有学到剑神的剑法呢?”

刘浩看了向天羽一眼,他倒真希望是这样,可是又觉得不可能。剑神西门长风,性格十分古怪,若要拜他为师,简直比登天还难。这个南宫成,既然能得到剑神的青睐,那他就不是泛泛之辈。刘浩明白,向天羽口头上是在安慰他,实际上是在讽刺他。刘浩心里已经拿定了主意,等这件事解决了,一定要尽量弥补自己的错误。

刘高道:“你们打算怎么对付我?是一起上?还是车轮战?”

南宫成叹了口气,道:“本来吧,是我出手解决你的。但是听了你的遭遇,也觉得你怪可怜的。这样吧,我们也不为难你,你就在我、欧阳瞻和花满春三人之间选一个人作对手,只要你打赢了你的对手,你就可以走;反之,你就得由我们交给官府发落。”

刘高低下了头,陷入了沉思。

南宫成道:“你可得想清楚,让谁做你的对手,这可是关乎你生死的大事。”

刘高知道南宫成说的不错,这确实是关乎生死的选择。如果不清楚南宫成的底细,他一定会选南宫成作为对手。可是现在他知道了,他就不敢选南宫成了。因为南宫成的师父西门长风是江湖上最可怕的人,最可怕的人教出来的徒弟也应该不会差到哪去。

刘高把目光看向欧阳瞻,心想:“欧阳瞻不但擅长查案,而且还有一个外号叫铁掌无敌,如果我选欧阳瞻作为对手,我应该斗不过他的铁掌。”

刘高又把目光看向花满春,心想:“花满春虽然是医神,但是武功不在欧阳瞻之下。我若与他动手,也只怕是必输无疑。不过花满春心地善良,应该不会下死手,这样的话我就得由官府处置。我杀了肖耀发全家,到了官府也是死罪难逃。”

刘高最后把目光看着南宫成,心想:“不如就选南宫成做对手,如果南宫成真的厉害,我也可以死得全尸;如果南宫成徒有虚名,那我就可以逃过一劫。”刘高点了点头,对南宫成道:“我选好了。”

南宫成道:“你要选谁跟你决战?”

“你!”刘高道。

南宫成一惊,指着自己道:“你选我?”

刘高点了点头。

“我劝你再考虑考虑,还是选花满春做你的对手吧!你与他交手,还能保住性命;与我交手,你必死无疑。”其实南宫成提出让刘高选对手,就是希望他选花满春,这样他就不会死了,可是没想到刘高居然选自己。

“如果真是这样,那就太好了!”刘高笑道:“我杀了肖耀发全家,与花满春交手,花满春必然把我制服交给官府惩办。我犯的是杀人重罪,如果落到官府手上,一定会给官府判斩立决。你把我杀了,为我保留了全尸,我在九泉之下也会感谢你。”

南宫成点了点头。

向天羽听着这番话十分感动,又看到刘高一副老泪纵横的模样,心中实在不忍,她道:“相……唔!”

话没有说出,因为被欧阳瞻捂住了嘴。欧阳瞻道:“傻丫头,你忘了毒蛇郎君是怎么杀人的吗?”

向天羽听到这番话一惊,忽然想起来毒蛇郎君是利用人的侠义之心杀人,这或许是毒蛇郎君在装可怜,就是要触发人的侠义之心。向天羽点了点头。

欧阳瞻把手松开了。

刘高听着这番话,却是十分愤怒地看着欧阳瞻。他原本以为凭借自己出色的表演,就算不能打动南宫成,也能打动向天羽,让向天羽给自己向南宫成求情。这样的话,南宫成出手就不会用杀招,他就有机会了,可是这一切都被欧阳瞻破坏了。

欧阳瞻指着刘高对向天羽道:“呐,你看到了吧,他现在十分愤怒地看着我,也就是说方才他就是在用毒蛇郎君对付苦悲大师和木桑道长的方法对付你相公。还好你刚才的话没有说出来,不然,你相公就死翘翘了。”

向天羽笑了笑,看着欧阳瞻道:“谢谢你了。”

南宫成也对欧阳瞻投来感谢的目光,其实南宫成也被感动了,也动了饶刘高不死的心思。

欧阳瞻看到了,对着南宫成笑了笑。

就在这时,就趁着南宫成没有看着刘高的时候,刘高对南宫成发动了突袭,他突袭南宫成用的还是那把匕首——那把杀死苦悲大师和木桑道长所用的匕首。

向天羽吃了一惊,她刚想提醒南宫成小心,可是话还没说出口,南宫成就已经躲开了刘高的突袭。

南宫成闪身在刘高的身后,道:“毒蛇郎君就是毒蛇郎君,还是改不了发动突袭的毛病。”

刘高笑了笑,继续向南宫成进攻。

南宫成也不和他纠缠,直接反击。

刘高和南宫成就过了一招,刘高就被南宫成一道剑气打成重伤。

“什么?”刘浩问欧阳瞻道:“你刚才看清楚了南宫成出招的招式吗?”

欧阳瞻摇了摇头,道:“这么快的出手,只怕江湖上没多少人能挡住南宫成方才出手的一招。不愧是剑神的传人,果然得到了剑神的真传。”

刘浩和花满春都点了点头。

没有任何语言能形容南宫成那一招的威力,那出招的力道和速度简直配合得天衣无缝。

刘高“哦”地一叫,然后瘫坐在地上,他挨了南宫成的一道剑气,再也没有反击的力量了。刘高看着南宫成道:“你为什么不杀我?”

“我只有制服你的权力,制裁你是法律的事。”南宫成一边说一边朝向天羽靠近。

刘浩震惊地张大了嘴,欧阳瞻和花满春松了口气,笑道:“结束了。”

向天羽笑着跑到南宫成的跟前,道:“相公,你好厉害啊!比那些出自于名门正派的人厉害多了!只可惜有些人眼长于顶,眼睛就知道盯着名门正派的人。”向天羽这句话又是说给刘浩听的。

刘浩听着这些话,角色铁青。

南宫成笑了笑,没有接话。

向天羽道:“相公,我想起你杀沈三鹰……唔。”

“嘘——”南宫成赶紧捂住向天羽的嘴,道:“这件事不许提!”

向天羽笑着点了点头,把头靠在南宫成的怀里。

接下来发生了一件令众人震惊的事,刘高居然用自己的匕首自尽了,他用最后的声音大喊道:“我宁死也不要法律制裁我!不公正的法律,休想制裁我!”说完就死在了南宫成等人的面前。

南宫成等人看着刘高的尸身,心中感慨万千。本来完成了师父交代的事,南宫成心里本该高兴的,可他却一点也高兴不起来。

花满春叹了口气,对着刘高的尸身道:“你这又是何苦?”

刘浩走了上来,通过方才南宫成的出手,他已经知道了南宫成的剑法之高,当世罕见,甚至连欧阳瞻和花满春都不是对手。他道:“南宫少侠,我愿意培养你做大侠,你可愿意接受我的培养?”

南宫成还没来得及说话。

“不愿意。”向天羽替南宫成回答道:“我相公会由我培养成大侠,刘大侠还是去培养那些来自名门正派的青年才俊吧!”说完,向天羽拉着南宫成往远处走去。

欧阳瞻和花满春看着向天羽拉着南宫成离开的背影,笑着摇了摇头。欧阳瞻对花满春道:“我现在相信你说的话了,南宫成能成为大侠,但是把他培养成大侠的人是他的媳妇向天羽。”

花满春笑了笑,看着欧阳瞻道:“事了拂衣去。”

欧阳瞻笑道:“深藏功与名。”

“哈哈哈哈……”花满春和欧阳瞻一并大笑了起来,笑罢,两人就要去追南宫成和向天羽了。

“诶,你们别走啊!”刘浩叫住花满春和欧阳瞻,道:“再给我一个机会吧!”

欧阳瞻知道刘浩是指南宫成的事,他摇了摇头,叹了口气道:“南宫成是没希望了,希望你能以此为戒吧!”

花满春道:“我早就跟你说过,欲为伯乐者,先读懂《马说》。你先以门派之见,把邪派弟子排除在外,这就说明你根本就没读懂《马说》。”

刘浩低下了头,花满春说得不错,他确实没有读懂《马说》。

花满春和欧阳瞻一并离去。

“世有伯乐,然后有千里马。千里马常有,而伯乐不常有。故虽有名马,祇辱于奴隶人之手,骈死于槽枥之间,不以千里称也……”花满春一边走一边高声朗诵着韩愈写的《马说》。

花满春和欧阳瞻已经离开了,刘浩还愣愣地站在那里,他已经听不到花满春朗诵《马说》的声音了,只能一边回府,一边接着花满春朗诵:“马之千里者,一食或尽粟一石。食马者不知其能千里而食也。是马也,虽有千里之能,食不饱,力不足,才美不外见,且欲与常马等不可得,安求其能千里也?策之不以其道,食之不能尽其材,鸣之而不能通其意,执策而临之,曰:“天下无马!”呜呼!其真无马邪?其真不知马也。”

“其真无马邪?其真不知马也。”刘浩大声地念着《马说》的最后两句,先是流泪,后是大笑。他流泪,为自己错过了一位高手而伤心;他大笑,嘲笑自己自诩高手的伯乐,却识别不出真正的高手。

以前花满春推荐刘浩读《马说》,刘浩不仅读了,而且把《马说》全篇背下来了。他自认为已经理解了《马说》的意思,可是直到此刻,直到眼看着南宫成和向天羽从自己身边走过,他才真正的理解了《马说》的含义。

刘浩来到自家门前,他想起了府内的来自名门正派的许多青年才俊,可是府上所有的青年才俊加起来,都比不过一个南宫成。他也想起了南宫成被他赶走的情景,他后悔极了,可是后悔又有什么用呢?他所能做的,只能如欧阳瞻所说,以南宫成的这件事为戒。但是毒蛇郎君是从他的府上找出来的,南宫成来找他培养而被他拒绝,刘浩有眼无珠的名声只怕要永远流传江湖,并遗臭万年了。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