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武侠仙侠 > 剑神侠侣传 > 毒蛇郎君
第七十三章 引蛇出洞靠做梦
作者:古龙小周郎  |  字数:3249  |  更新时间:2020-03-14 11:39:01 全文阅读

第二天早上,当南宫成、向天羽、欧阳瞻、花满春、刘浩、刘高、韩明、韩宁、林勇、康平十人再一次聚在一起时,向天羽把她的梦说了出来,所有的人都感到十分震惊。

欧阳瞻问林勇和康平道:“你们跟着木桑道长去给苦悲大师收尸时,苦悲大师是这样的情况吗?”

“是,是,不过那句话说没说,我们就不知道了。”林勇看着康平道:“我说的没错吧?”

康平点了点头,道:“对,我们去的时候,师叔祖已经断气了。”

欧阳瞻笑道:“好,这样的话就是苦悲大师的冤魂在对向天羽述说自己的冤情,只要向天羽不停地做梦,那毒蛇郎君就逃不了了。”

南宫成十分吃惊,心里暗道:“不会吧?难道真的靠做梦就能把毒蛇郎君揪出来?算了吧,还是把毒蛇郎君查出来比较靠谱。”于是他对欧阳瞻道:“我们下一步该去哪里?”

欧阳瞻道:“哪里都不用去。”

南宫成道:“你不会真的相信傻丫头能靠做梦把毒蛇郎君找出来吧?”

欧阳瞻笑道:“为什么不信?她做的梦与真实情况这么像,分明就是苦悲大师和木桑道长在喊冤。”欧阳瞻顿了顿,继续道:“好了,大家回去好好休息,关于苦悲大师和木桑道长找向天羽托梦之事不要泄露出去。咱们就等着苦悲大师和木桑道长借助向天羽,告诉大家谁是毒蛇郎君吧!”

众人都散去了,大家从房间里出来时,林勇和康平与韩宁和韩明吵了起来。

林勇指着韩宁和韩明道:“你们两个谁是毒蛇郎君?赶紧站出来!我要除掉你们,为我的师叔祖报仇!”

“你胡说!”韩明对林勇道:“我看你才是毒蛇郎君!”

“你敢说我是毒蛇郎君,我今天绝饶不了你!”林勇说完就要对韩明动手。

康平赶紧过来劝架,他对二人道:“少林、武当都是堂堂的名门正派,我们还是不要吵架比较好!”

“闪开!”韩明一把推开康平,道:“你少在这里假惺惺的,说不定你们两个都是毒蛇郎君!林勇、康平,还我师叔命来!”说完韩明拔出剑朝两人刺了过来。

林勇、康平也不示弱,立即出掌回击。武当派的八卦剑法对战少林派的悲空掌,四个人的武功原本就在伯仲之间,再加上林勇、康平是以二敌一,所以很快占据了上风。林勇、康平抢攻,韩明防守。

过了十招,韩明的胸口就被林勇打了一掌,当时林勇也不敢用尽全力,毕竟武当、少林的关系还不错,所以只用了三分力,打得韩明往后退了五步。

韩明看到韩宁在一旁看着,十分生气,道:“同门师兄被人欺负,你就在旁边看着吗?”

韩宁道:“师兄,武当和少林有数十年的交情,咱们还是别打了。再说了,要找出谁是毒蛇郎君,还得靠那位小姑娘做梦才是,毕竟苦悲大师和木桑师叔都在托梦给她啊!”

韩明对林勇和康平道:“师弟说的有道理,你们两个敢跟我去找那位小姑娘,让他确认我们两个谁是毒蛇郎君吗?”

“有何不敢?去就去!”林勇应了一声,于是四人来到了南宫成和向天羽的房门外。

“林勇、康平、韩明、韩宁,”四人在门前分别介绍自己,然后一起抱拳大声道:“拜会向天羽向大小姐!”

向天羽听到这声音,走了出来。南宫成也走了出来。

向天羽对那四人道:“你们找我有什么事吗?”

林勇道:“我们想请姑娘确认,我们四人之中谁是毒蛇郎君?”

向天羽一惊,问道:“你们怎么确认毒蛇郎君在你们之中?”

韩明道:“很简单,刘高年老杀不了人;刘浩和你身旁的南宫成有确切的不在场证明;你也肯定不是凶手,不然苦悲大师和师叔不会找你托梦;花满春和欧阳瞻素有侠名,而且他们和死者还是朋友,他们也肯定不是毒蛇郎君。那么这毒蛇郎君就在我们四人之中,请姑娘指出来,我们好灭了他,为武林除害!”

向天羽叹了口气,道:“说句实在话,我也想把那个毒蛇郎君找出来,可是苦悲大师和木桑道长托的梦都没有告诉我谁是毒蛇郎君,所以我也不确定你们四人中谁是毒蛇郎君。”

林勇、康平、韩明和韩宁相互看了看。

向天羽道:“不如你们先回去吧!让我继续做梦把那个毒蛇郎君找出来。”

林勇、康平、韩明和韩宁点了点头,各自离去了。

南宫成摇了摇头,道:“没想到,真是没想到。”

向天羽笑道:“你是什么没想到啊?”

南宫成道:“我没想到的是,还真有人相信能靠做梦把毒蛇郎君找出来。”

向天羽笑道:“未必不能找出来哦!上天自有神明,阴间自有鬼魂。鬼魂受了冤枉,自然要向人世间的人讲述自己的冤情。”

南宫成道:“可他们为什么找你呢?你和他们又素不相识。”

向天羽笑道:“我怎么知道?或许是你、欧阳瞻和花满春都太厉害了,他们不敢靠近,所以才来找我吧?”说完,向天羽进了房间。

夜晚,南宫成和向天羽的房间。

到了半夜时分,向天羽又一次爬上了南宫成的床。

这一次不等向天羽开口,南宫成道:“是不是又做梦了?”

向天羽点了点头。

南宫成道:“这一次又梦见了什么啊?”

向天羽道:“我梦见木桑道长被绑在一棵树上,一把匕首在木桑道长的颈部划了一下,木桑道长的颈部开始流血,但是双眼却开始流泪,木桑道长一边流血一边哭。”

南宫成叹了口气,道:“这木桑道长和苦悲大师也真是的,要托梦直接把凶手告诉你不就行了吗?还像打哑谜似的。”

向天羽道:“或许他们做鬼了,不方便直接把凶手告诉我们,所以给我们线索,让我们把凶手查出来呢?”

“好,那我们就把查到的和你梦到的梳理一下。”南宫成道。

向天羽点了点头。

南宫成道:“刘浩告诉我们,苦悲大师、木桑道长和毒蛇郎君无恩无怨,苦悲大师和木桑道长要除掉毒蛇郎君,是因为毒蛇郎君做了什么伤天害理的事。我们根据这个,去杭州府衙查毒蛇郎君的底细,结果被毒蛇郎君抢先一步,把杭州府衙的档案一把火烧了。与此同时,你开始不停地做梦。首先是苦悲大师死的情景,这一次又是木桑道长死的情景。苦悲大师临死前做的动作,是在向木桑道长暗示毒蛇郎君的信息,而木桑道长临死时才知道苦悲大师暗示的是什么,所以觉得自己对不住苦悲大师,所以流泪。我说的对吗?”

“对。”向天羽点了点头。

南宫成道:“那也就是说,苦悲大师有对毒蛇郎君的暗示,那么苦悲大师双腿盘坐,双手握成拳捶地,双眼含泪,这几个动作到底代表什么呢?”

向天羽想了想,摇了摇头,道:“我也不知道。”向天羽突然笑道:“也许苦悲大师和木桑道长看我们这样也查不出凶手,下次做梦时,他就会直接把凶手告诉我们呢?”

南宫成笑了笑,道:“但愿吧!”

夜尽天明,南宫成、向天羽、欧阳瞻、花满春、刘浩、刘高、韩明、韩宁、林勇、康平十人第三次聚在了一起,向天羽又把她做的梦说了出来。

欧阳瞻对刘浩道:“你们去给木桑道长收尸时,木桑道长是这样的情况吗?”

“是。”刘浩道:“不过有一点不同,我们去给木桑道长收尸时,木桑道长没有被绑着。”

欧阳瞻道:“那你们有没有发现,他身上有被绑着的痕迹呢?”

刘浩想了想,道:“这个,我倒没有仔细看。”

欧阳瞻道:“那也就不排除木桑道长先是被绑着的,等到木桑道长死了之后,毒蛇郎君就把绑着木桑道长的东西收走了。”

韩宁“哼”了一声,道:“我说我们查不出毒蛇郎君就算了吧,听一个小姑娘神神叨叨地说梦话,真能把毒蛇郎君揪出来吗?”

欧阳瞻道:“那可不是在说梦话,你见过说梦话有说的跟真实这么像的吗?”

韩宁一时无语。

欧阳瞻道:“咱们就等着看吧,或许向天羽的下一个梦就会告诉我们谁是毒蛇郎君。”

众人都不置可否地笑了笑。

欧阳瞻道:“不过我们也不能光靠向天羽做梦,还得出去查案才是。南宫成,今天你随我出去查案。”

南宫成点了点头。

向天羽道:“那我呢?”

欧阳瞻道:“你就好好休息,等到了晚上就去睡觉,这一次做梦一定要让苦悲大师和木桑道长告诉你,谁是毒蛇郎君?”

向天羽点了点头,道:“我明白。”

夜晚,夜色笼罩下的刘府,南宫成和向天羽的房间。

一个穿着夜行衣,头和脸都被黑布包住,只有一双眼睛露在外面的人站在房间的窗户旁,他从身上取出一根空心尖竹,用尖竹捅破窗户纸,从尖竹里向房间吹进一阵白眼。过了一会儿,载悄悄地走进了南宫成和向天羽的房间。

南宫成被欧阳瞻叫去查案了,所以他的床是空空的。向天羽的床却是鼓鼓的,似乎是向天羽正用被子蒙住头而睡。

黑衣人也不管许多,举起一把短刀就往床上刺,连刺了好几刀。令他吃惊的一幕发生了,没有鲜血溢出,就连他的短刀上也没有见红。他连忙把被子掀开,才发现被子下盖住的不是一个真人,而是一个木偶人。

“不好,我上当了!”黑衣人轻声喊了一声,然后冲出了房间。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