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武侠仙侠 > 剑神侠侣传 > 毒蛇郎君
第七十章 杭州府衙失火案
作者:古龙小周郎  |  字数:3497  |  更新时间:2020-03-11 15:03:43 全文阅读

南宫成抱着向天羽以轻功向杭州府衙前进,等他到达杭州府衙时,向天羽还没醒,杭州府衙却是一片火光冲天。

下午,杭州府衙,火光冲天。

杭州府衙的捕快们正在指挥灭火,花满春和欧阳瞻愣愣地站在起火的房屋前,南宫成抱着向天羽出现在他们身后。

南宫成道:“这里怎么起火了?”

欧阳瞻和花满春同时转身,花满春道:“你们有什么发现?”

南宫成笑道:“能有什么发现?你是医者,又精通验尸之道,你都没有发现,我们怎么能有发现?”

欧阳瞻道:“既然没有发现,那你们还去义庄干什么?”

南宫成看着怀里的向天羽,笑道:“还不是因为她,这傻丫头昨天晚上做了一个梦,梦见苦悲大师和木桑道长来找她,她当时就被吓醒了。我告诉她这是苦悲大师和木桑道长的鬼魂来找她述说冤情,她又回去继续做梦,结果什么都没有梦到。今天早上吵着闹着非要再去义庄,你们说,天底下哪有这等好事?光做梦就能把案子破了。如果真是这样,那我们就不用辛辛苦苦去查案了,只要这傻丫头天天睡觉,天天做梦就可以了。”南宫成说完就露出了一个笑脸。

花满春也笑了。

欧阳瞻却是若有所思。

花满春道:“她要去干这样的傻事,你也陪她去吗?”

南宫成点了点头,道:“第一,我拗不过她;第二,我觉得陪她去干这件傻事也挺好玩的。”

花满春笑了笑,道:“那你怎么还不把这个傻丫头叫醒呢?”

“别呀!傻丫头说了,她要是被吓晕了,一定要晕到自然醒,这样才能梦见那两个鬼魂。”南宫成探探向天羽的鼻息,发现还有呼吸,南宫成笑道:“既然她只是吓晕了,那就让她晕着吧!”

花满春笑着“哼”了一声。

南宫成对欧阳瞻道:“对了,既然花满春验尸已经结束了,那是不是可以让苦悲大师和沐桑道长入土为安啊?”

欧阳瞻摇了摇头,道:“只怕不行。”

南宫成道:“为何不行?”

欧阳瞻道:“因为剑神西门长风啊!”

“这跟师……”南宫成想了想,觉得不能暴露他和西门长风的关系,于是改口道:“跟剑神有什么关系?”

欧阳瞻道:“怎么没关系啊?剑神可是发话了,若是没把毒蛇郎君查出来,就不让苦悲大师和木桑道长入土,他的话我们可不敢违抗。”

南宫成点了点头,师父的话,他也不敢违抗。

这时,向天羽突然“啊”的一叫,从南宫成怀里醒了过来。

南宫成笑着对向天羽道:“是不是梦见苦悲大师和木桑道长向你扑了过来?”

“是啊!你怎么知道?”向天羽道。

南宫成笑道:“在你要做梦之前,我就知道你要做什么梦了!”

向天羽气呼呼地看着南宫成。

南宫成两只手放在向天羽脸上,温柔地对向天羽道:“想靠做梦把毒蛇郎君找出来是不现实的,咱们还是靠查案把他查出来吧!万一把你吓死了,那可怎么好?”说完南宫成又对欧阳瞻和花满春道:“你们有什么发现?”

花满春看着面前火光冲天的房屋,道:“这就是我们的发现,我们正在等着火势扑灭,好寻找起火的原因。”

南宫成道:“怎么会这么巧?我们刚要来查毒蛇郎君的事,这里就起火了。”

欧阳瞻笑了笑,道:“对于查案而言,一切的巧合都极有可能是人为。”

南宫成道:“你是说这把火是人放的?”

欧阳瞻点了点头。

南宫成道:“不会吧?”

花满春道:“现在下结论还为时过早,等火势扑灭了,我检查现场就知道了。”

火渐渐扑灭了。

花满春勘察现场,他在现场走动,发现了一具焦尸,焦尸的手上拿着一个火把,看起来放火的就是这个人。花满春在焦尸的喉咙那捏了捏,又取出银针在焦尸的身上刺了刺,然后道:“欧阳兄说的不错,这把火确实是人放的,但是不是这个人放的。”

南宫成十分震惊,道:“这你都能知道?”

花满春道:“一个人若是被烧死的,他的喉咙里会有许多的烟尘,我在这具焦尸的喉咙里确实发现了许多烟尘,说明这个人确实是被火烧死的;可我用银针刺了这个人的哑穴和腿上的穴位,发现他的哑穴和腿上的曲泉穴是被点着的。可以肯定,他在烧死之前被点了哑穴和曲泉穴,所以他在被烧时,既叫不出,也走不了。”

向天羽道:“你如何确定他死前被人点了穴呢?”

花满春笑了笑,用银针刺了死者其他地方,银针立刻见红。花满春道:“人被点穴,若无人解穴,随着时间的推移,人体内血液的流动会把穴道冲开;可当人死了之后,人体内的血液不再流动,被点的穴道也无法冲开。所以,我用银针刺死者的哑穴和曲泉穴,如果死者没被点穴,那么银针应该会带出血迹,而不是没有半点血迹。凶手很狡猾,若是一般的不懂点武功的仵作过来,绝对看不出这是有人做手脚,而会以为是自然原因。”

欧阳瞻笑了笑,道:“可惜他碰上的是解毒、疗伤、治病和验尸样样精通的花满春,这就算他运气不好。现在可以确定两件事,第一,毒蛇郎君确实就是杭州人,因为杭州府衙有他的资料,所以他来放火烧毁罪证,还妄图把这弄成是自然起火;第二,毒蛇郎君就藏在刘浩的府上。”

南宫成道:“可是知道我们来杭州府衙查毒蛇郎君的人不多,只有那六个人。”

欧阳瞻道:“所以凶手极有可能在那六个人之中。”

向天羽道:“如果凶手真的在那六个人之中,首先排除的是刘高。”

花满春道:“为什么?”

向天羽道:“你们想啊,刘高都那么老了,连行动都困难,他怎么可能杀得了武功高强的苦悲大师和木桑道长嘛!”

南宫成点了点头,觉得向天羽说的有道理。

花满春也点了点头。

欧阳瞻笑了笑,然后点了点头。

南宫成道:“好了,既然这里什么都查不到,那咱们还是回去吧?”

欧阳瞻对南宫成和花满春道:“从明天开始,就要辛苦两位了,你们在杭州城打听发生的凶杀案,毒蛇郎君能烧得了杭州府衙的档案库,但烧不了杭州百姓的悠悠之口。”

南宫成点了点头,道:“看来这是唯一的办法了。”

花满春道:“这也是没有办法的办法。”

向天羽对欧阳瞻道:“那我呢?”

欧阳瞻对向天羽道:“你当然是留在杭州府衙跟我分析案情了,你这么会用排除法,我还得多听听你的意见呢!”

向天羽笑着点了点头。

欧阳瞻道:“走吧,咱们这就回去和刘浩说这件事,看看毒蛇郎君在不在那六个人之中。”

众人都点了点头,于是六个人又回到了刘浩府上。

当欧阳瞻把杭州府衙着火的事以及毒蛇郎君可能在刘浩府上的事告诉刘浩时,刘浩感到十分震惊,他道:“你说什么?毒蛇郎君藏在我府上!”

欧阳瞻道:“刘兄不要误会,我只是说可能。”

刘浩点了点头。

向天羽趁机讽刺道:“哎呀,这可真是讽刺啊!堂堂的港北大侠,搞新大侠培养计划,要做高手的伯乐;结果没成为大侠的伯乐,反而成为了毒蛇郎君的伯乐了,呵呵——”

“好了,你这疯丫头也真是的,欧阳瞻只是说可能,又没说一定。”南宫成说完,对刘浩抱拳道:“对不起,刘大侠不要放在心上,这疯丫头被我宠坏了。”之后又对向天羽道:“疯丫头,快过来给刘大侠赔不是。”

向天羽“哼”了一声,转过身去。

南宫成叹了口气,对向天羽道:“你忘了师娘对我们的交代的那两句话了?”

向天羽看了一眼南宫成,想起来了叶秀英说的那两句话,于是她对刘浩抱拳道:“对不起。”

刘浩点了点头,对欧阳瞻道:“欧阳兄,这件事你可得查清楚,若是毒蛇郎君真的躲在我这里,不论他是谁,我绝不姑息!”

向天羽笑了笑,又准备挖苦刘浩,她道:“要是……”

“咳咳——”南宫成知道向天羽又要挖苦刘浩,所以重重的咳嗽了一声,打断了向天羽。

向天羽看了南宫成一眼,把要说的话咽回了肚子里。其实她本想说:“要是这个毒蛇郎君是你,你也不姑息吗?”这样的话,刘浩又下不了台了。

欧阳瞻对刘浩道:“你放心,我一定把那个毒蛇郎君揪出来!”

刘浩拍着胸脯道:“好,欧阳兄要什么帮助尽管直说,我刘浩一定全力配合!”

欧阳瞻点了点头,道:“我现在就要知道,你和那五个人把我要去杭州府衙查毒蛇郎君底细的事都告诉了谁。”

刘浩道:“我是谁都没说。”

欧阳瞻道:“那他们呢?”

刘浩不语。

欧阳瞻道:“既然你也不知道,那就麻烦你把他们叫过来,我当面问他们。”

刘浩点了点头,道:“刘高,请你去把林勇、康平、韩明和韩宁叫过来吧!”

“是。”刘高应了一声,过了一会儿,刘高就带着林勇、康平、韩明和韩宁一起来了。刘高道:“老爷,人我已经带来了,那我先去忙别的事了。”

刘浩点了点头。

欧阳瞻道:“刘管家别急,这件事和你也有关系,请你还是暂时留在这吧!。”

刘高看着刘浩。

刘浩对欧阳瞻道:“你看他都已经这么大年纪了,不可能是毒蛇郎君,还是让他去吧!”

欧阳瞻道:“放心,不需要太久。我只问一个问题,问完了大家都自由了。”

刘高道:“既然只是一个问题,那欧阳大侠就问吧,老朽愿意回答。”

欧阳瞻道:“请大家好好想想,昨天晚上我说要去杭州府衙查毒蛇郎君的事,大家还跟谁说过?”

大家都好好回想了一会儿,最后韩明站出来道:“昨天欧阳大侠交待过了,不对外人提起,所以我们没对其他人说。”

“确定吗?”欧阳瞻道。

韩明、韩宁、林勇和康平纷纷点了点头。

欧阳瞻又看着刘高。

刘高道:“那件事老朽也没对其他人提起。”

“好,好极了!”欧阳瞻笑道:“如果是这样,那毒蛇郎君就在这屋里的几个人之中。”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