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武侠仙侠 > 剑神侠侣传 > 毒蛇郎君
第六十九章 天羽深夜做噩梦
作者:古龙小周郎  |  字数:3545  |  更新时间:2020-03-10 11:37:01 全文阅读

夜晚,南宫成和向天羽的房间。

南宫成和向天羽是夫妻,本来夫妻只要安排一张床就可以了,但是刘浩却为他们准备了两张床,而且这房间里只有两张床。

向天羽道:“这刘浩是不是有毛病啊?他明知道咱们是夫妻的,还给我们安排两张床,而且这间房间里连个桌凳也不准备。”

南宫成笑道:“谁叫你白天让他那么下不来台?他现在在报复你呢!”

向天羽“哼”了一声,道:“相公,咱们不理他,咱们是夫妻,同床共枕是应该的。”

南宫成笑了笑,道:“还是算了吧!既然人家帮我们准备了两张床,那我们还是各自睡各自的床吧!若是抱着你睡,我可想不到苦悲大师临死的动作想跟我们说什么。”

向天羽点了点头。

南宫成道:“好了,现在这里有两张床,你先选吧!”

“我要这张!”向天羽指着位于她右手边的床道。

“那我就要这张,晚安!”南宫成坐在了另一张床上。

“晚安!”向天羽回到了她一开始选好的床。

南宫成和向天羽各自睡在各自的床上。

南宫成闭着眼睛在想可悲大师那临死的动作,想着想着就睡着了。

向天羽也在想苦悲大师临死的动作,想着想着就想到了义庄的那两具死尸,一闭上眼睛,仿佛就看到木桑道人那可怕的模样。她侧头看了南宫成一眼,发现南宫成已经睡熟,便也合上眼睛,慢慢睡去。

有所思就有所梦。

向天羽梦见自己一个人在义庄,那时正是夜深时分,寒风阵阵,义庄内的两副棺材还处在那里。她环抱双臂,不住地摩擦,怯生生地四处张望,一边张望一边喊:“相公,南宫成,欧阳瞻,花满春……你们在哪啊?”

可是没有一个人回应。

“呲呲……”突然响起了木头在木头上移动的声音。

向天羽看着声音的源头——那两副棺材,只见两副棺材的棺材盖正在缓缓移动。向天羽害怕地睁大眼睛,看着那两副棺材,突然那两副棺材的棺材盖弹了起来。

“啊……不要过来!”向天羽惊恐地一声大喊,从梦中醒了过来。

这时的向天羽才发现是梦,顿时松了一口气,可是吓出了一身的冷汗。她可不敢再一个人睡了,所以起身往南宫成的床走去,睡在南宫成的床上,头就枕在南宫成的肩膀上。

南宫成感觉到肩膀上多了一个脑袋,当即醒了过来,看着向天羽受了委屈似的撅着嘴,笑道:“怎么了?做噩梦了?”

向天羽点了点头,看着南宫成道:“相公,我们能不能把苦悲大师和木桑道长埋了啊?”

南宫成摸着下巴想了想,道:“这个得问问欧阳瞻他俩的尸身还有没有用,没用的话埋了也没关系。”

向天羽撅着嘴点了点头。

南宫成看着向天羽的模样,又可爱又好笑,于是笑道:“叫你不要跟我来吧,你偏不听。现在好了吧,被吓成这样。”

向天羽气呼呼地打了南宫成一下,嗔怒道:“人家都被吓死了,你还有心思拿我开玩笑,我再也不理你了!”向天羽转身背对着南宫成。

“糟了!糟了!这下糟了!”南宫成喃喃自语道。

向天羽听着南宫成的这一番话,感觉到莫名其妙,问道:“什么糟了?”

南宫成笑道:“若是让你奶奶知道我带她的宝贝孙女去看死尸,还把她的宝贝孙女吓得半夜做噩梦,我想她今后都不会让我再踏入隐士山庄了。”

向天羽想了想,点了点头,觉得南宫成的话说得有道理,于是道:“我警告你,你不许把带我去看死尸的事告诉奶奶。”

南宫成道:“要是你奶奶问起怎么办?”

向天羽道:“问起也不许说!”

南宫成点了点头,笑道:“不说,不说,有你吩咐,我一定不说!”

向天羽笑了笑,把头靠在南宫成的怀里。

南宫成抱着向天羽,柔声道:“好了,好了,别怕,别怕,如果那两个鬼魂再来找你,你就跟他们说南宫成会保护你。”

向天羽听到这番话,突然“嗯——”地一声叫唤,像是发现了什么事一般。

南宫成道:“你又怎么了?”

向天羽道:“对呀,他们的鬼魂来找我,肯定是来找我述说冤情的。”

南宫成道:“所以呢?”

“所以我还得回去继续做梦才是啊!要是能梦见他们想对我们说的话,兴许能帮助我们破案呢!”向天羽说着就起身。

南宫成也起身,看着向天羽道:“你不怕他们了?”

“怕归怕,可是这有助于破案的噩梦该做还得做。”向天羽站起身来,道:“对了,明天告诉欧阳瞻,千万不要把苦悲大师和木桑道人埋了,万一我梦不到他们了,好回去看他们一眼,让他们再吓我一次。”

“什么?”南宫成十分吃惊地看着向天羽。

向天羽道:“你干嘛这样看着我?”

南宫成不可置信地道:“让他们再吓你一次?”

向天羽点了点头。

南宫成道:“你奶奶知道了,非打断我的腿不可!”

“哎呀,你不说,我不说,奶奶又怎么会知道呢?就这么说定了哦!”向天羽说完又回到了她的那张床上。

南宫成看着向天羽,笑了笑,心想:“这傻丫头还挺好玩的,方才还让我劝欧阳瞻埋了苦悲大师和木桑道长的尸身,现在又让我劝欧阳瞻不要埋了他们。这女儿家的心思,还真是多变啊!怪不得有人说,女人心如海底针呢!”

天亮了,南宫成和向天羽的房间。

向天羽睁开眼睛,看到南宫成坐在她的床边,她道:“天亮了?”

南宫成点了点头。

向天羽伸了一个懒腰。

南宫成道:“这回你又梦见什么了?”

向天羽撅着嘴摇了摇头,道:“什么都没梦见。”

南宫成笑了笑,道:“没梦见就好。”

向天羽却有一些不甘心,她道:“不行,欧阳瞻说过任何细节都是破案的线索。今天我们再去义庄,让苦悲大师和木桑道长的尸体再吓我一次。”

“什么?你昨天晚上说的是认真的?”南宫成十分震惊。

“嗯!”向天羽重重地点了点头。

南宫成看着向天羽认真的模样,又觉得十分好玩。好玩归好玩,南宫成也不能让向天羽去做这样的傻事。南宫成道:“傻丫头,难不成你还想凭借着噩梦找出毒蛇郎君吗?这听起来简直是天方夜谭嘛!”

向天羽气呼呼地看着南宫成,道:“你陪不陪我去?”

“我……”南宫成犹豫了一会儿,道:“不成啊,今天不是和欧阳瞻说好了吗?得去杭州府衙找毒蛇郎君的底细,我觉得还是这个比较靠谱一点。”

向天羽撒娇道:“杭州府衙有欧阳瞻和花满春去就够了,我不管,你要陪我去义庄,一定要陪我去义庄,好不好嘛?”

“好了,好了。”南宫成听着向天羽的撒娇,实在不忍心拒绝,可是又觉得做那样的事很可笑,无奈地叹了口气,道:“真是怕了你了,我明天就陪你去义庄。”

“这还差不多!”向天羽笑了笑,双手紧紧地抱着南宫成,在南宫成的嘴上亲了一下。

南宫成笑了笑,无奈地摇了摇头。

向天羽心想:“这件事不能让我提,得让南宫成提才好。”于是她对南宫成道:“待会儿和欧阳瞻与花满春在一起的时候,你要提去义庄。”

南宫成道:“是你要去义庄,干吗让我提啊?”

“你提不提?”向天羽气呼呼地看着南宫成。

南宫成道:“你不要得寸进尺哦!”

“嗯……”向天羽又要撒娇。

“好了,好了,我提就我提吧!”南宫成说完就叹了口气。

向天羽笑道:“这还差不多!”

清晨,一间房间内。

南宫成、向天羽、花满春和欧阳瞻围坐在一起吃早餐,南宫成就向欧阳瞻和花满春提他和向天羽要去义庄。

花满春道:“你们为什么还要去义庄?”

南宫成当然不能说是要帮向天羽做梦,他道:“我昨天晚上好像想起了什么,所以想去义庄看看。”

欧阳瞻却笑了笑,道:“去吧,去吧,若是有什么发现,别忘了告诉我们。杭州府衙有我和花满春就够了。”

向天羽重重地点了点头,对南宫成道:“相公,我们快走吧!”

南宫成点了点头。

于是向天羽和南宫成去了义庄。

中午,义庄。

义庄内依旧是阴风阵阵,南宫成和向天羽站在两副棺材前。

南宫成对向天羽道:“准备好了?”

向天羽点了点头,等到南宫成要把棺材盖掀开的时候,向天羽道:“等等。”

南宫成扭头看着向天羽,道:“怎么了?”

向天羽道:“相公啊,我现在一点都不害怕,你能不能说几句让我害怕的话。”

“什么?说让你害怕的话?”南宫成道。

向天羽点了点头。

南宫成道:“那我要说些什么?”

向天羽道:“你随便说点什么,只要够吓人就可以了。”

南宫成琢磨了半晌,愣是没有说一句话,他突然抬起头冲着向天羽笑道:“哈——我突然想到一个办法,一定能把你吓到。”

“什么办法……等等,你不能告诉我的,告诉我就吓不到我了。”向天羽道。

南宫成点了点头。

向天羽道:“待会儿把我吓晕了,你别把我弄醒,让我晕到自然醒。”

南宫成笑着点了点头。

向天羽道:“那你开始吧!”

南宫成一掌把一副棺材的棺材盖掀开了。

向天羽凑过头来看,这时她是一点都不怕死人了。她对死人道:“你要是有什么冤情要告诉我,现在就对我说吧!”说完向天羽聚精会神地看着死人。

“好啊——”也不知是谁应了一声,那死人突然坐了起来。

这一下把向天羽吓了一跳,她后退两步,睁大眼睛,看着死人。

这时的死人又站起来,作势就要朝向天羽扑过来。

向天羽“啊——”地一声大叫,当即晕了过去。

南宫成赶紧上前,抱着向天羽,用手探探向天羽的鼻息,发现向天羽晕过去了,顿时松了一口气。心想:“这种游戏可不能再玩了,万一把这傻丫头吓死了可不好,我现在就去杭州府衙找欧阳瞻,让他赶紧把这两具尸体埋了。”

南宫成对着死人一挥,那死人又躺了下去,原来那死人的说话、坐起来和站起来都是南宫成在作怪。南宫成对着棺材盖一吸,棺材盖又盖在了棺材上,做完了这些之后,南宫成抱起向天羽离开了义庄。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