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武侠仙侠 > 剑神侠侣传 > 毒蛇郎君
第四十四章 再见师娘已负伤
作者:古龙小周郎  |  字数:3395  |  更新时间:2020-02-14 12:28:01 全文阅读

“相公啊,你不要坐在长凳上,还是到床上来歇息吧!这夜凉如水,小心着凉啊!”向天羽十分关切地对南宫成道。在向天羽的心里,她已经把南宫成当成了自己未来的丈夫,一个妻子出于爱是不忍心让丈夫受苦的。

可是南宫成并没有反应。

向天羽又道:“相公啊,要不你去隔壁房间睡吧?反正隔壁房间也没人住。”

南宫成看了向天羽一眼,起身去了隔壁房间。

向天羽笑了笑,合上眼睡了过去。

第二天天明时分,向天羽睁开眼睛,就看到南宫成坐在床前看着她。向天羽伸了个懒腰,一边打哈欠一边道:“相公,你来多久了?”

“没多久,我才刚进来。”南宫成在撒谎,他有早起学剑的习惯,所以很早他就来了。他来的时候带来了一盆冒着热气的水,水盆里放着一条白毛巾、一个装了茶的茶壶和一个空茶杯。

“哦。”向天羽坐起身来穿衣服。

南宫成看了向天羽一眼,赶紧别过头去。虽然自己昨晚和她亲热过了,但终究还是没成,所以他和向天羽还不能算夫妻,南宫成就不好意思看向天羽穿衣。

向天羽穿好衣服,看到南宫成扭头不看自己,心里莫名的生气。可是生气归生气,她还是很温柔地对南宫成道:“我穿好了。”

南宫成听到了,回过头看着向天羽道:“我跟你商量件事。”

向天羽点了点头,道:“相公请说!”

南宫成道:“出了这里,你能不能不叫我相公?”

“行啊,那我叫你什么?”向天羽道。

“你叫我大哥吧!”南宫成道。

“好啊,大哥!”向天羽柔声叫道。

南宫成听完,感觉他们两个更像夫妻了,就觉得这个称呼也不好,他摇了摇头,道:“还是再换一个称呼吧!”

向天羽开始很生气,可是一想刚好借这个机会问南宫成的名字,于是笑道:“行啊,你跟我说你叫什么名字吧!”

南宫成道:“我的真名叫南宫成。”

向天羽听到“南宫成”这三字,心中一凛。心想:“南宫成,这个名字有点耳熟,好像在哪里听过,可是在哪里呢?”虽然叶秀英曾经跟她说过南宫成,但那已经是三年前,而且叶秀英只说了一遍,再加上当时她并没有用心听,所以也没有多少记忆,只是有点印象。

南宫成看着向天羽若有所思的样子,心中很奇怪,就问:“你怎么了?”

南宫成的话打断了向天羽的思绪,向天羽便不再想了,她道:“既然你叫南宫成,那我就叫你成哥?”

南宫成听着还像夫妻,所以摇了摇头。

“南哥、南宫大哥……”向天羽又换了几个称呼。

南宫成听着每个称呼,仍然觉得像夫妻,所以都否决了。他不知道,在向天羽的心里,已经把他看成了自己的丈夫,所以叫起来自然会带有一些爱意在里面。

向天羽被南宫成折腾地烦了,于是气呼呼地道:“这样叫你不满意,那样叫你也不满意,你总不能还让我还叫你坏小子吧?”

因为是向天羽生气的时候叫出来的,南宫成自然感觉不到其中有爱意,他笑道:“坏小子,这称呼不错,听起来最不像夫妻了。”

向天羽气呼呼地看着南宫成。心想:“你就真的这么不想跟我做夫妻吗?”

南宫成转身倒了一杯茶,递到向天羽的面前,道:“簌口。”

向天羽将茶含在口中,咕噜咕噜地把口清洗了一遍,就把那口茶吐出来了。

南宫成点了点头,接过茶碗,又走到一个脸盆旁,把浸在脸盆里的毛巾取出来拧干水。此时已经过了许久,热水已经变成了温水,所以南宫成也并不感觉烫。南宫成将毛巾递到向天羽的面前,道:“擦脸。”

向天羽看到南宫成对自己这般好,方才生的气也就消了,她笑着接过南宫成递过来的毛巾,在脸上擦了一下,又递回给南宫成。

南宫成把手巾扔回脸盆,道:“起来吧,咱们去吃早餐,吃完早餐就离开这里。”

“哦。”向天羽起身穿鞋。

南宫成和向天羽两人一前一后来到客栈前厅,选了一张桌子坐下,对老板道:“老板,给我来一叠花生米,一叠咸菜和一些粥。”说完又看着向天羽道:“你还要什么吗?”

向天羽摇了摇头,道:“这些就够了。”

两个人用过早餐,正准备离开。

贾南柯看着向天羽和南宫成在他面前走过,就对他们道:“喂,你们的媒人被人打伤了。”

南宫成道:“什么媒人?”

贾南柯道:“我不知道,反正她说她是你们的媒人。”

南宫成心中一惊,心想:“我和向天羽根本就不是有人戳和在一起,所以根本就没有媒人,说不定是有人想骗钱。可是不对啊!若是想骗钱也不会冒着被人打伤的危险啊!”南宫成道:“她会不会搞错了?我们没有媒人啊!”

贾南柯道:“这我不清楚,她确实说是你们的媒人。”

南宫成道:“那个人叫什么名字?”

贾南柯回忆了当时的情景,叶秀英从始至终也没有自报家门。贾南柯道:“不知道。”

向天羽道:“那个人是男是女?”

贾南柯道:“女的。”

向天羽道:“年龄多大?”

贾南柯道:“看她的做派应该有四十多岁,不过看起来就是三十多岁的样子。”

南宫成很好奇,心想:“到底是谁呢?”继续问老板道:“是谁把她打伤的?”

贾南柯道:“你们刚走,就有一个贵公子打扮的人和一个护卫来了,他们是冲着你们来的,你们的媒人先是和他们吵了起来,然后就跟那个护卫打了起来,那个护卫就把你们的媒人打伤了。不过不要紧,那个贵公子说今天会派人送药过来。”

向天羽好奇心顿起,对南宫成道:“相公,我们去看看好不好?”不等南宫成回复,对老板道:“我们的媒人在哪里啊?”

贾南柯道:“她就在楼上左手边的第一间房,你们上去看吧!”

向天羽对南宫成道:“走吧!”

南宫成点了点头。

两人上了楼,按照贾南柯的指点打开了房间门,走进去。看到躺在床上的人,二人都非常惊讶,一起扑上去。

“师娘!”南宫成道。

“恩人!”向天羽道。

叶秀英睁开眼睛,看着面前的南宫成和向天羽笑了笑。

向天羽听到南宫成叫叶秀英师娘,她点了点头,心道:“哦——我想起来了,是恩人说过,他有一个徒弟叫南宫成,原来就是他。看来我们两确实有媒人,这个媒人就是恩人。难怪南宫成再利用完我之后,就想甩了我,原来都是恩人告诉他的。”

南宫成道:“师娘,是谁把你打成这样?你告诉我!我一定杀了他!”

叶秀英看着南宫成的模样,知道南宫成是认真的。可是她不想让南宫成杀人,又恍恍惚惚的记得昨晚那个打伤她的人会送药过来,心想:“若是让南宫成碰到了,就麻烦了。”她从身上取出一张纸,交给南宫成道:“这是师娘这次下山要买的东西,你能去帮我买一下吗?”

南宫成接过了纸,打开来看。叶秀英让南宫成买的东西非常简单:一匹绸缎、五斤茶叶、一袋粮食和雇一辆马车。南宫成心想:“这些东西并不急啊!师娘为什么记者让我离开呢?哦,刚才老板说那个打伤师娘的贵公子会来送药,师娘肯定是不想让我找那个打伤他的人算账。”南宫成想明白了,也点了点头。可是让他不找打伤叶秀英的人算账,那是万万做不到,所以南宫成一直站在原地不动,想等到送药的人来,好打听底细。

向天羽好心接过纸条,道:“要不我去吧!你留下来陪恩人。”

“不!”叶秀英连忙阻止,她知道南宫成是想等送药的人来,就催南宫成道:“南宫成,你快去啊!”由于说这句话十分急,所以说完就不住地咳嗽起来。

南宫成连忙道:“师娘,你别急,我这就去。”说完南宫成从向天羽的手上接过纸条离去了。南宫成才没有离开,他下楼之后就向老板打听当时的情况,之后盯着护卫留下的掌印看。心想:“居然能把手掌印打得这么深,这个护卫可真是个高手啊!”南宫成走出了客栈,在客栈周围闲逛,买了一块手帕和一根银簪,准备送给向天羽。

叶秀英就对向天羽道:“疯丫头,坐我床边,我们来说说话吧!”

“哦。”向天羽坐在了叶秀英的床边。

叶秀英道:“你知道我为什么一定要让南宫成去买东西吗?”

向天羽笑道:“你是不想让南宫成教训那个昨晚把你打伤的人吧?”

叶秀英点了点头,道:“你确实比三年前更加成熟了,不错,昨晚误伤我的人说,今天会送疗伤的药过来,我不想让南宫成碰到他。”

向天羽道:“你不想让南宫成为你报仇?”

叶秀英点了点头,道:“南宫成的性子我了解,别人的事他不管,可是谁要是敢伤害他亲近的人,他就会找那个人拼命。南宫成若是拼起命来,只怕那个伤我的人非死不可,我不想看到这一幕发生。”

向天羽点了点头,心想:“若是有一天有人要伤害我,南宫成是不是也会为我拼命呢?”向天羽笑道:“我明白,他只是把你打伤了,没必要要他的命!”

叶秀英道:“你能明白最好!找机会,把我的意思跟南宫成说清楚。”

向天羽点了点头,她和南宫成虽然只有三天的接触,可是对南宫成的性格却是十分了解。他道:“可是你这样把他支开也没用,我敢打赌,南宫成就在楼下等着送药的人过来。”

叶秀英道:“此话当真?”

向天羽道:“你若不信咱们等着看,等那个送药的人进来了,南宫成也会进来。”

叶秀英吃惊地看着向天羽,心想:“对啊!南宫成确实会这么做,这个傻丫头现在比我更了解南宫成了,我真是在白费功夫。”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