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武侠仙侠 > 剑神侠侣传 > 毒蛇郎君
第四十三章 戏假情真文武配
作者:古龙小周郎  |  字数:3706  |  更新时间:2020-02-14 21:59:42 全文阅读

叶秀英愤怒地站起身来,道:“你有什么证据说我们拐带女人?”

“这就是证据!”护卫一掌向叶秀英拍来。

叶秀英闪身躲过了这一掌,叶秀英坐的桌子被护卫拍得粉碎。

护卫紧接着又打过来一掌。

叶秀英又躲了过去,这一掌打在墙上,留下一个深深的掌印。

叶秀英看了一眼墙上的掌印,道:“好一套威猛霸道的掌法,看来你用的是少林派的如来金刚掌,你是少林派的俗家弟子?”

护卫道:“你也不是媒人,一个媒人怎么会有如此俊俏的身法?”

叶秀英道:“媒人当然要有这样好的身法,如果没有这样的身法,碰到你这种恃强凌弱的,那岂不是要束手待毙了?”叶秀英心想:“此人的掌法十分高强,如此这般打下去,我必然身受重伤;看来得用峨眉派的武功和他对战才能取胜!不行,如果我用了峨眉派的武功,这个少林的俗家弟子一定能看出来,到时只怕会惹来不必要的麻烦,我这可如何是好?”

护卫十分不屑地道:“就算你有这样的身法,今天你也一样死定了!”护卫继续向叶秀英发动进攻。

叶秀英心想:“这个人说的不错,若是不以峨眉派武功与他对战,我必然身受重伤。可就算是身受重伤,我也不能让他们去破坏南宫成的好事。也罢,能拖多久久拖多久吧!”叶秀英以身法躲闪,在拖时间。

贵公子在一旁观战,他正在思考要不要用这样的方法得到向天羽。

护卫慢慢地将叶秀英逼到了一个墙角,这一下,叶秀英再也避不了了。

叶秀英只能和护卫过招,只过了两招,叶秀英的肩头就被护卫狠狠地拍了一掌。

“噗——”叶秀英将一大口鲜血喷出来,整个人坐在了墙角。

护卫先是向后一跃,躲过了叶秀英喷向自己的鲜血,然后一步一步走近叶秀英,他将手掌举起来,接下来一掌就要拍叶秀英脑门,这一掌拍下去,叶秀英必死无疑。

“住手!”贵公子大叫一声。

护卫停下了手,看着贵公子道:“公子……”

贵公子不容护卫说话,命令道:“我们走!”

护卫显得十分不情愿。

贵公子道:“难道你连我的话都不听了吗?”

“是。”护卫只好收掌。

这时贾南柯一脸惊恐地从后厨走出来,其实鸡蛋面早就做好了的,只是看到大厅在打架,怕殃及池鱼,所以一直躲在后厨,等打完了才敢出来。

“老板,这一百两银票算是给你的赔偿。”贵公子取出一张银票,放在柜台上。

“好的,好的。” 贾南柯连连点头。

贵公子看着身受重伤的叶秀英,对贾南柯道:“她就有劳你代为照顾一晚,我明天会让人送来治伤的药。”

“好的,公子请放心!”老板道。

贵公子也点了点头,和护卫离开了客栈,两人消失在夜色中。

夜晚,南宫成和向天羽住的房间,房间里一片黑暗。

南宫成和向天羽进入房间,南宫成取出身上的火折子,将房间里地蜡烛都点亮了。

这时房间里的一切都照得透明,房间不算宽敞,只有一张桌子、四条板凳和一张床。

南宫成坐在一条长凳上,指了指旁边的长凳,对向天羽道:“坐。”

向天羽如今还不知道南宫成要怎么报复自己,所以她撅着嘴摇了摇头。

南宫成站起身来,走到向天羽身边,笑了笑,道:“好吧,既然你不坐,我也不坐了。”

向天羽道:“你想怎样报复我?”

南宫成笑道:“你猜。”

向天羽笑着对南宫成道:“看在我写了一副对联,使得我们免了房钱,你就放过我好不好?”

南宫成也笑着对向天羽道:“媳妇,我们休息吧!”

“我不是你媳妇!”虽然向天羽对南宫成有些好感,但是好感并不等于是爱情。每一个女孩都会梦想自己未来的丈夫是什么样的,而南宫成与向天羽心目中的丈夫还有一些差距。

“既然你不是我媳妇,那你干嘛在大庭广众之下叫我相公?”南宫成道。

向天羽道:“那是我要逼你理我,并不是认真的。”

南宫成把向天羽抱了起来,道:“我不管,你现在弄得全城的人都以为我们是夫妻,我现在就要跟你做夫妻。”说完抱着向天羽就往床上去。

“不要!我不要!”向天羽两只手捶打着南宫成的胸前,可是她的双手打在南宫成的身上,就如同打在石头上一般。南宫成没有丝毫感觉,她的双手却有几分疼。

床离南宫成和向天羽的距离本就不远,南宫成快步走到床边,将向天羽放到床上。

向天羽一到床上就到处躲。

南宫成看着向天羽,从中间跨上床,张开双臂,一下将向天羽能躲的空间变成了一半,然后逐渐地逼近,最后把向天羽逼到了一个角落。

向天羽看到自己已经无处可躲,撅着嘴,一脸可怜地对南宫成道:“求求你,放过我,好不好?”

南宫成看着向天羽可怜的模样,确实也有几分于心不忍。可是想到她白天闹得那么过分,南宫成就觉得自己惩罚她是应该的,不然她这一路上岂不是会越闹越过分。南宫成道:“现在知道后悔了,白天干什么去了?媳妇,你相公来了!”说完南宫成就朝向天羽扑了过去。

向天羽看到南宫成朝自己扑了过来,用双脚来踢南宫成。这一下又证明了向天羽的武功确实不高,她出双脚的时机太早了,以至于南宫成轻松地用两只手握住她的双腿脚踝。

南宫成握住向天羽的双腿向下一拉,用自己压住了向天羽。

双腿没用了,向天羽就用一双手肘来推南宫成。

南宫成握住向天羽的一双手肘往她的头顶放,左手控制向天羽的一双手,右手按住向天羽的下巴,笑道:“媳妇,你相公来了!”

向天羽的眼睛闭上了,流出了两行眼泪。她此刻后悔极了,要是知道南宫成会这样做,她宁可想别的办法。可是等了半晌,南宫成依然没有下一步举动。向天羽能感觉到,自己的双手依然被南宫成控制,自己的下巴依然被南宫成按住,可是南宫成为什么没有下一步呢?向天羽好奇地睁开了眼睛。这一开眼,就看到南宫成在对着自己笑。向天羽气呼呼地道:“你笑什么?”

南宫成笑道:“我想到了一个办法,你不用做我媳妇了!”

“你说的是真的?”向天羽道。

南宫成点了点头。

向天羽道:“什么办法?”

南宫成道:“你现在就跟我提,你要回家,不要跟我闯荡江湖了。”

向天羽气呼呼地看着南宫成,很显然,对于南宫成的提议她是不答应的。自己才刚刚从隐士山庄出来,还没过三天,怎么能就这样回去?

向天羽不想回去,南宫成看出来了,但是他不愿意放过这个摆脱向天羽的大好时机。他道:“我给你两个选择。第一,今天晚上就变成我的媳妇;第二,跟我说要回家,我就送你回家去。”

向天羽首先考虑的是南宫成提的第二个选择,若是现在就回去,将来肯定很难再出来了;紧接着考虑南宫成提的第一个选择,她开始打量南宫成,心想:“这个坏小子其实长得也不错的,而且剑法还好,将来和他成亲了,还可以我教他文学,他教我剑法,这样也蛮有情趣的。”想到这里,向天羽点了点头。

南宫成道:“你选好了?”

向天羽点了点头。

南宫成道:“你选第二个?”

向天羽摇了摇头,道:“不,我选第一个。”

“什么?”南宫成感到十分震惊,他也确实没想到,又对向天羽道:“你再说一遍。”

向天羽道:“我说,我选你给的第一个选择,相公。”

“为什么啊?你不是不愿意做我的媳妇吗?”南宫成从听到向天羽说“我不是你媳妇”开始,就已经设计好了,目的还是为了把向天羽逼回隐士山庄,可是他怎么也搞不懂,向天羽怎么又突然愿意做自己的媳妇呢?

向天羽道:“在我的梦想中,我的相公是像李白那般文武双全的人,以你当前的情况,确实不满足。”

南宫成也点了点头。

向天羽笑道:“但是我突然想到了一个人,就发现你也可以变成和我梦想中的相公一样的人。”

南宫成道:“这个人是谁?”

向天羽道:“苏洵。”

南宫成一愣,在翠竹峰向师父学剑的时候,西门长风教南宫成剑法,而文化方面的东西就是叶秀英教的。南宫成记得叶秀英跟他讲过苏洵这个人,好像是一个文学家。南宫成道:“他一个文学家,跟我有什么关系?”

向天羽笑道:“这个文学家二十六七岁才开始学文,最后成为文学家。我看你的年纪,应该没到二十六七,而且你的武功已经这么高了,只要我教你学文,应该也能有成就,所以你也是有机会变得文武双全的。”

南宫成听向天羽这么说,知道自己逼她回去的计谋落空了,他放开了向天羽的双手和下巴,准备起来。

向天羽看到南宫成起身,脸上露出了一抹得意的笑容。

南宫成看到向天羽的这一抹笑容,又压下来,道:“不对,你是故意这么说的!”

向天羽笑了笑,双手环着南宫成的脖子,道:“相公若是不信,可以试一试!”

“试就试!”南宫成低下头在向天羽的脸上亲了一下,然后抬起头,看着向天羽。

南宫成以为向天羽会生气的,可是并没有。向天羽笑了笑,在南宫成的脸上回吻了一下。

南宫成心想:“不会吧?疯丫头跟我玩真的?不对,疯丫头真真假假、虚虚实实地分不清楚,我得再进一步地试一试。”南宫成低头去吻向天羽的嘴。

两人就这样吻着吻着,互相为对方宽衣解带。

双方正准备云雨一番的时候,南宫成的双手按住向天羽的头,道:“你跟我玩真的?”

向天羽笑道:“是啊,相公。”说罢,向天羽双臂再一次抱着南宫成的脖子,嘴凑上去吻了一下南宫成的嘴。

南宫成此时的心情十分复杂,这一路走来,向天羽净在跟他胡闹,他原本以为自己应该烦透了向天羽,可是没想到向天羽越跟他胡闹,他就越觉得向天羽好玩。南宫成心想:“要是娶这样一个好玩的媳妇也不错,不行,我要跟师父学习剑法,师父说过,学习剑法必须断情绝爱,我不能娶她。”南宫成的心里犹豫不决,他觉得自己不能对不起师父;刚想放弃,又觉得自己应该把这样一个好玩的人娶为媳妇,带在身边。这一犹豫就没有下一部动作。

向天羽看南宫成迟迟没有下一步,就道:“喂,你在想什么?”

南宫成叹了口气,最终还是选择了剑法。他解开向天羽抱着自己的双手,道:“你赢了,床我让给你!”说完南宫成起身穿衣,坐在长凳上。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