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武侠仙侠 > 剑神侠侣传 > 毒蛇郎君
第八章 师父徒弟大比武
作者:古龙小周郎  |  字数:3692  |  更新时间:2020-01-12 14:13:06 全文阅读

一个时辰之后,太阳缓缓从东方升起,瀑布上方冒出阵阵紫烟。此情此景,让人想起了唐代诗人李白的《望庐山瀑布》:日照香炉生紫烟,遥看瀑布挂前川。飞流直下三千尺,疑是银河落九天。

西门长风看了一眼天空,对南宫成和西门追风道:“好了,你们上来吧!”

“是。”南宫成和西门追风异口同声地应了一声,纷纷上了岸。

西门长风对二人道:“现在知道我为什么让你们下寒潭了吗?”

南宫成点了点头,道:“弟子明白了,师父是在教我们内力。”

西门长风笑着点了点头,对南宫成道:“南宫成,你很聪明!”随即又看着二人道:“你们记住,剑法不知要与轻功相配合,还要和内力相配合。轻功越高,内力越强,剑法才能更好!”

“是,我们记住了!”南宫成和西门追风一起道。

西门长风道:“从今日开始,你们必须用一个时辰在这寒潭之中修习内功,然后慢慢向瀑布靠近,最终要把内功练得能和瀑布落下的水相抗,就算成功了。”

“是。”南宫成和西门追风先后应了一声。

南宫成看着寒潭,心想:“原来寒潭还有这个用处,好,我应该好好利用才是。”

以后的每一天,南宫成每日寅时就来到了寒潭,等到西门长风和西门追风来时,南宫成就已经坐在寒潭之中修习内功。

西门长风看着南宫成如此刻苦,十分欣慰地点了点头。

时间就这么一天一天地过去,转眼间七年过去了。

这一年,南宫成十八岁,他已经长成了一个内向沉稳,英俊潇洒的小伙子。

此时,南宫成已经能够坐在瀑布底下修习内功,由于南宫成内功进步神速,所以他的剑法在西门长风的教导下,取得了很大的进步。

寅时末,瀑布寒潭。

南宫成坐在瀑布之下修习内功,西门长风过来了。

西门长风点了点头,对南宫成道:“南宫成,你现在已经和我三十岁时差不多了。想当年,我三十岁时内功才能与瀑布相抗,你如今就可以了。”

南宫成笑了笑。

西门长风以为南宫成骄傲了,于是道:“南宫成,你现在知足了吗?”

南宫成摇了摇头,道:“我不知足。”

西门长风点了点头,道:“好!南宫成,你记住,剑术的境界是无穷无尽的。一个剑客只有不知足,才能在剑术上探索,在剑道上走得更远!”

“弟子谨记师父教诲!”南宫成说完闭上眼睛继续修炼内功。

卯时,西门追风来了。他看到西门长风已经在了,连忙道:“爹,我迟到了吗?”

西门长风看了一眼西门追风,道:“你现在的内力也修炼到了可以和瀑布相抗的境地吧?”

“爹,我……”西门追风一时语塞。

西门长风摇了摇头,对西门追风道:“你的悟性不如南宫成,又没有南宫成勤奋,你这如何能学剑啊?”

西门追风跪在西门长风的面前,道:“爹,孩儿知错。今后孩儿也像师弟这般寅时起来修炼内功。”

西门长风点了点头,道:“你下寒潭去修炼内功吧!”

“是。”还没等西门追风吓到寒潭,令西门长风和西门追风吃惊的一幕发生了。南宫成从寒潭中升了起来,升到寒潭与瀑布之间。在南宫成的周围生成了一个真气圈,瀑布上倾泻而下的水顺着剑气圈的周围落下。

西门长风笑着点了点头,心里暗道:“南宫成此时的内功已经能和怒涛相抗,看来他离达到手中无剑、心中有剑的境界不远了。”

西门追风十分嫉妒地看着南宫成,默默地下了寒潭。

又过了三年, 这一年,天下发生了一件大事,那就是老皇帝驾崩,新皇发布登基恩诏:奉天承运,皇帝诏曰:朕奉先皇之遗命荣登大宝,必将克勤克俭,用贤才治理国家,以法度约束万民。今颁恩诏,赦免前罪。狱中犯人凡非谋反、叛逆罪受罚者,皆可放回本家。望改昔日之前非,做新朝之顺民。布告天下,咸使闻知。钦此!

接到新皇登基恩诏的县令纷纷把牢里关押的犯人放了出来。

这一年,南宫成二十一岁。由于南宫成的刻苦和悟性高,又加上有名师指点。他的剑法取得了更大的进步,剑术的境界已经达到了西门长风的境界——手中无剑,心中有剑。而且他手中的兵器也由一把竹剑变成了一片枫叶——一片如血一般红的枫叶。

南宫成为什么会用枫叶当成剑?因为他喜欢枫叶。他在去年与叶秀英到过一片枫林。

那时,枫林里的枫树上长着火红的叶子,一大片的火红深深地震撼了南宫成。南宫成笑着指着哪一片枫林,问叶秀英:“师娘,那一大片长着红叶子的树是什么?”

叶秀英道:“那叫枫。”

“枫。”南宫成施展轻功飞了过去,在一棵枫树上采了几片树叶,又飞了回来。他看着手中火红的枫叶,赞道:“好美的名字!好美的树叶!它日我若是达到了手中无剑,心中有剑的境界,我一定要以这个做我的剑!”南宫成把一片枫叶夹在右手的食指和中指之间,“哈”地一叫刺出去,就如同把心爱的宝剑刺出去一样。

后来,南宫成做到了,他现在就用一片枫叶演示剑法,如血一般红的剑气随心所欲地在他的周围纵横。

不知何时,西门长风来了,他看着南宫成舞完一套剑法,情不自禁地拍掌叫道:“好!”

南宫成停下来,笑着来到西门长风的身边。

西门长风道:“南宫成,你没有辜负我的期望!我花了二十年的时间,才达到了手中无剑、心中有剑的境界,想不到你用短短的十年就达到了。”

南宫成笑道:“还是师父教导有方!”

西门长风笑了笑,道:“我每次教你的只有一半,剩下的一半都是你自己领悟出来的。你学剑的方法没有错,师父教你的只是剑招,自己领悟的才是剑法。”

南宫成抱拳道:“师父这番话,弟子铭记在心,永不敢忘!”

西门长风点了点头,道:“近日,我看追风的剑法有些进步,是不是你在教他剑法?”

“这个……”南宫成一惊,略显迟疑。他不敢回答这个问题,因为这件事又是叶秀英要南宫成办的,若是告诉师父,师父会如何对付师娘?南宫成说不好,所以他正在想编一个谎言把师父骗过去。

可是西门长风仿佛看透了南宫成的想法,他没等南宫成开口,就道:“你跟我说实话,不许骗我!”

“是。”南宫成道:“师父这些年来教我们剑招只教一半,剩下的一半要我们自己领悟。开始的时候,师兄是偷看我练剑。后来,我发现了,我就主动教他练剑。”

南宫成并没有说实话,真实的情况是南宫成发现西门追风在偷看他练剑。西门追风苦苦哀求南宫成教他剑招,南宫成先是不同意,可是后来叶秀英要求南宫成这么做,于是南宫成就答应教西门追风了。

可是这一切又岂能瞒得了西门长风?西门长风早就知道真相了,这一次只是为了试一试南宫成。或许是没想到南宫成会对他撒谎,或许是出于对南宫成的保护,他并没有拆穿南宫成的谎言,只是叹了口气,道:“今后不许你再教他剑法!”

“为什么?”南宫成道。

西门长风道:“学剑的先决条件是要诚心正意。我并没打算把剑法藏着掖着,只要他来问我,我会教他的,而他却用偷看的方式来学剑。他用心不正,已经不能学剑。”

南宫成听完西门长风的话,心中颇为感慨。他跪在西门长风的面前,道:“师父,对不起,方才我说谎骗你了。”

“好了,你起来吧!”西门长风笑着把南宫成扶了起来,拍拍南宫成的肩膀,道:“你能这么做,我心里很高兴!”

南宫成想了一会儿,最终还是决定不告诉西门长风真相。南宫成道:“师父,对不起,我……我不能告诉你真相。”

“没关系,你方才至少也说了一半的真相。”西门长风笑道。

南宫成也笑了。

西门长风道:“方才看你练剑,弄得我也有些手痒了,来,咱们比试一下!”

南宫成一惊,连忙道:“师父,还是别比了,我不是您的对手。”

西门长风怒道:“胡说!你这么没自信,怎么做我剑神西门长风的传人?来,快动手!用尽全力向我进攻。”

“是,师父!”南宫成摆开了架势。

西门长风后退五步,也摆开了架势。

南宫成哪里敢用尽全力向师父进攻,心想:“待会儿还是败给师父算了。”南宫成朝西门长风攻了过来,两人只过了五招就分出了胜负,西门长风的竹剑就放在南宫成的喉头。

南宫成认输道:“还是师父剑法高明!”

西门长风气愤地用竹剑敲了一下南宫成的头,道:“臭小子,你是不是以为师父老了?”

“师父,我……”南宫成说不出话来。

西门长风道:“你好歹也已经达到了手中无剑、心中有剑的境界,岂会如此不济?你以为我看不出来?方才你根本就没有用尽全力!你在担心什么?师父才四十一岁,能够吃得消你的全力。”

南宫成跪在西门长风的面前,道:“师父,我们都已经达到了手中无剑,心中有剑的境界。如果弟子用尽全力,那将是与师父生死相搏,弟子万不敢与师父生死相搏。”

西门长风叹了口气,道:“你起来!”

南宫成站了起来。

西门长风道:“作为一个剑术名家,在与对手对战时,要能随时控制自己的杀意。你若不与我生死相搏,我如何教你控制杀意?”

南宫成笑了,道:“是,师父,我明白了!”

西门长风道:“那就开始吧!”

“嗯!”南宫成重重地点了点头,他把剑气聚集在右手食指和中指间的枫叶之上。

西门长风也把剑气聚集在竹剑之上。

南宫成和西门长风开始过招,剑气与剑气相交,剑气与剑气纵横,这就像是两位旷世剑客的决斗一般,旷世剑客的决斗是十分精彩的。过了三十招,两人还没分出胜负;等到第五十五招,南宫成才落败。

西门长风的竹剑依然放在南宫成的喉头,他哈哈大笑地把剑收回来,道:“痛快!痛快!天下能接我三十招的寥寥无几,能接我五十招的几乎没有,你是第一个接了我五十五招才落败的。南宫成,你很好!”

南宫成道:“多谢师父!”

西门长风点了点头,道:“南宫成,你记住。杀人的想法是在一瞬间,不杀人的想法也是在一瞬间。当你和人决斗时,你的第一个念头是杀了他;当你稳操胜券的时候,才可以考虑要不要杀他。这就叫控制杀意。”

南宫成抱拳道:“多谢师父指教,弟子明白了。”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