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武侠仙侠 > 剑神侠侣传 > 毒蛇郎君
第二章 故意杀人须抵命
作者:古龙小周郎  |  字数:3607  |  更新时间:2020-01-29 12:46:41 全文阅读

十一年前,一间屋子里。

“人固有一死,或重于泰山,或轻于鸿毛。”一位身着青布长衫,头戴碧玉发髻,半缕长髯的教书先生在一间屋子里给孩子们上课。

“人固有一死,或重于泰山,或轻于鸿毛。”孩子们跟着教书先生朗诵,这群孩子只有七八岁。

教书先生道:“这句话出自于太史公司马迁的《报任安书》,太史公司马迁的这句话传唱千古而不绝,你们知道为什么吗?”

孩子们道:“不知道。”

教书先生道:“因为这句话道出了天下人的最终归宿,不论帝王将相,还是寻常百姓概莫能外。”

“所以人总是要死的,但是要看怎么死。为什么而死?死得有没有价值?”房屋外站着一个身穿白衣,手持竹剑的西门长风,在屋外说了这么一句话。

教书先生看着屋外的西门长风,还没来得及说什么,西门长风说了一句话就径自离去了。

西门长风道:“人在江湖,究竟为什么而死,才算是有价值呢?”

教书先生道:“在江湖上,做什么事都是没有价值的,所以最好不入江湖。”

“为什么?”一个孩子站起来问道。

教书先生道:“人若死于江湖,必为名利而死,这种死法有何意义?”

然而,教书先生的这一句话说得轻巧,可是谁又能独立于江湖之外?有人的地方就有江湖,有江湖的地方就有恩怨情仇和名利之争。一个人若是要不入江湖,除非他是神。西门长风被称为剑神,以他现在的声望,根本没必要进入江湖。

可是西门长风还是来到了江湖,他此次入江湖就是要杀一个人。

沙漠,风沙,艳阳高照。

一个身穿紫衣、一脸络腮胡子的人在沙漠中奔跑,他的右手握着一把刀,此刀长七尺五寸,虽未出鞘,刀锋也是寒气逼人,能看得出来这个人是一个高手。这位高手一边十分惊恐地向前跑一边向后看,似乎是有人在追杀他一般。

这个人的名字叫张进,他是威远镖局的副总镖头,是总镖头张岳的弟弟,此时的他确实在被人追杀。那么他为什么会被人追杀?因为他杀了一个不该杀的人——张岳。

张岳是江湖上出了名的好人,然而却在几天前突然暴死。张进对外称张岳是染病身亡,可是张岳在死前几天仍然十分健康,根本就没有病,所以对于染病身亡一说,很多人是持怀疑态度的。

因为怀疑,所以江湖上有了一种流言:张岳是被人杀死的,杀人者就是张岳的弟弟张进。

于是,西门长风请铁掌无敌欧阳瞻对这件事进行调查。

由于是西门长风所托,欧阳瞻也不好推辞,所以很认真地对这件事进行了调查,最后根据欧阳瞻的推理,说明流言是事实,张岳确实是被张进杀的。但是欧阳瞻只是确定,却没有证据,所以他做了一件十分冒险的事。

张进仍然记得,欧阳瞻来到他家是在张岳死了三天之后。欧阳瞻在拜祭过张岳之后,说的第一句话是对张进说的:“看来江湖传言没有错,你大哥确实是你杀的。”

张进道:“你胡说!我和我大哥相亲相爱,我怎么会杀我大哥?”

欧阳瞻道:“你杀张岳只为了一件事,那就是权力!因为你要做威远镖局的总镖头,张岳还活着,你就无法成为总镖头,只有张岳死了,威远镖局里功夫最好的你才有机会。”

张进的脸一阵抽搐,随即反应过来了,他说道:“这些都是你的推测,证据呢?你有我杀大哥的证据吗?”

欧阳瞻笑了笑,道:“你要证据是吗?我当然有!”说完对着门外喊:“抬进来!”

两个人抬着一具尸首进来了,那是张岳的尸首。

张进道:“不,不可能,我明明让人把他的尸首毁掉了!”

欧阳瞻笑道:“你这招毁尸灭迹确实很歹毒,可惜你的人还没来得及放火,就被我的一个朋友阻止了。怎么样?现在面对你大哥的尸首,你还有什么话说吗?”

张进没有说话。

欧阳瞻继续道:“张岳的致命伤在背后,江湖人都知道张岳的武功了得,一招横扫千军在江湖上没几个人敌得过,能从背后杀他的人一定时他最亲近的人,这个人除了你以外,我想不到第二个人。”

“欧阳瞻,你为什么要多管闲事?今天就是你的死期!”张进出手想杀欧阳瞻,欧阳瞻用轻功很轻易地躲过去了。

“你想杀我,怕是办不到。因为我的轻功比你好!”欧阳瞻笑了笑。

张进对着欧阳瞻掷出一把匕首。

欧阳瞻对着匕首打出一掌,那匕首离欧阳瞻还有三尺,就被欧阳瞻的掌风震得断裂。

张进道:“铁掌果然厉害!”

欧阳瞻笑了笑,没有接话,而是大叫一声道:“各位,戏唱完了,你们出去收钱吧!”

欧阳瞻一叫,随他来的人都出来了,当然也包括死尸张岳。

张进看到张岳时非常吃惊,以为是张岳复生,情难自控地叫了一声:“大哥!”

张岳对着张进笑了笑。

这完全不是一向严肃的张岳该有的神情,张进再仔细观察,发现这个人确实不是张岳,他怒道:“你是谁?居然敢假扮我大哥?”

“我是来打短工的。”是个女人的声音,假张岳除去脸上的易容,露出本来的面目,确实是个女子。

欧阳瞻道:“是我聘请她来的,你问她不如问我。”

张进不明白,于是问欧阳瞻道:“这是怎么回事?”

欧阳瞻笑道:“你大哥的尸体确实被你毁尸灭迹了,张岳是我找人假扮的。其实你只要死硬到底,我是一点办法也没有。因为你派去毁尸灭迹的亲信都被西门长风杀了,所以你担心那些亲信没有完成你吩咐的毁尸灭迹的命令,因此我就可以用假证据诓出真相。”

张进双拳紧握,怒道:“欧阳瞻,你个王八蛋,居然敢骗我!我今天跟你没完!”

“唉,等会儿!”欧阳瞻伸手制止,“你先别跟我没完,现在有个人跟你没完。”说罢,欧阳瞻将一个纸团扔给了张进。

张进接住,打开来看,顿时吃了一惊。

欧阳瞻扔过来的是一张必杀令,必杀令上写着四个字:张进必杀。落款是:西门长风。

“若不是有他的必杀令,你这个杀兄夺位的混账东西绝逃不过我的铁掌!”欧阳瞻道:“对了,顺便跟你说一下,他很难缠的,你自己慢慢解决吧!”说罢欧阳瞻以轻功离开了。

从此以后,张进开始逃亡。因为他知道,他被江湖上一个最可怕的人盯上了。被这种人盯上的下场只有一个,那就是死!

凡是被西门长风盯上的人,没有一个逃掉过。

虽然没有人逃掉,但是张进还是要逃。因为张进不想死,所以求生的本能让他逃跑。

这是他逃亡的第七天,就在这一天,他逃进了一片大沙漠。这也是他逃亡的最后一天,因为就在这片大沙漠中,他遇上了西门长风。

西门长风不在张进的后面,而在张进的前面。

西门长风看着张进向自己跑了过来,等到他拒自己只有八十步时,西门长风道:“张进,你不用跑了,这里就是你逃亡的终点。”

西门长风的声音传来,仿佛就在耳畔响起,仿佛西门长风就站在张进跟前和张进说话。张进停下了脚步,审视着眼前的人,一身白衣,在风的吹拂下衣带飘飞,一双锐利的眼睛,如剑一般刺向自己。

张进道:“你就是剑神西门长风?”

西门长风点了点头。

张进道:“我和你无冤无仇,你为什么要杀我?”

西门长风道:“因为你犯了我的两条必杀令,第一杀兄夺权;第二欺压良善。”

张进道:“欧阳瞻是你找来的?”

西门长风点了点头,道:“是。”

张进道:“你怎么知道我哥不是病死的?”

西门长风道:“因为张岳死的前几天就和我在一起,所以我不相信他是病死的。”

张进点了点头,道:“你能放过我吗?”

西门长风摇了摇头,道:“不能!”

张进是不想死的,在得到荣华富贵之后,也没有人愿意去死。所以他跪在地上,向西门长风磕头。一边磕头一边道:“我愿意用我的所有财产来做善事,以弥补我的过错,求剑神饶我一命啊!”

西门长风道:“人做了错事总要付出代价。张进,我给你一个机会,跟我一决胜负。”说着西门长风拿出了他的兵器,说实话,那根本就不能算兵器,因为那不过是一把竹子做的长约三尺的剑。

张进站了起来,笑道:“竹剑焉能杀人?”

西门长风也笑道:“竹剑能不能杀人,等我们过招之后,你就知道了。”

“好,那我就见识一下剑神的竹剑。”张进突然有了信心,他手中的是一把削铁如泥的刀,而西门长风手中的是一把竹子做的剑。所以他无论如何也不相信西门长风能用一把竹剑杀了自己。张进一边说一边拔出了手中的刀,将刀横在眼前,摆了一招“横扫千军”。

这一招是张岳创出来的,是张岳的成名式,张岳凭借着这一招在江湖上打败了许多的高手。

西门长风没有出招,他只是冷冷地说了一句:“你先动手吧!”

“好!横扫千军!”张进挥舞着刀,使出了横扫千军。这一招,曾经打败过无数的高手,现在能不能打败剑神西门长风?如果打败了西门长风,那么他张进就会成为江湖上最有名的人。

巨大的刀气掀起的漫天尘沙,缓缓向西门长风靠近。

西门长风的脸上却没有任何表情,他也没做任何动作,只是看着张进靠近。

张进离西门长风的距离还有三十步,西门长风没有出招。

张进离西门长风的距离还有二十步,西门长风没有出招。

张进离西门长风的距离还有十步,西门长风出招了。

那绝对是鬼哭神嚎的一招,因为西门长风只用了一招,就破了威震江湖的横扫千军。没有任何的语言能够形容西门长风这一剑的速度与威力,也没有人知道天底下是否有人能接住这一招。

张进是接不住的,他用自己的生命证明了这一点。同时他也证明了竹剑是能杀人的,但是他不明白为什么竹剑能杀人?他一脸震惊,为自己看到了这鬼哭神嚎的一招而震惊。他此生的最后一句话是:“竹剑怎么能杀人?”

西门长风道:“竹剑是不能杀人,但是剑气却能杀人。”

张进“哦”了一声,倒了下来,双目圆睁地离开了这个世界。

西门长风收起竹剑,转身离开,沙漠中只剩下了张进的尸体。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