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奇幻玄幻 > 如意大灾星 > 第1卷 阳光自在心中
第0001章 阳光自在心中
作者:龙小牛  |  字数:3390  |  更新时间:2020-01-11 15:45:22 全文阅读

东阳城以东不足五里处有一片不起眼的山脉,矮山连绵、荆棘丛生,拱卫着一座最高的山峰——东阳峰。

东阳峰高三百六十丈,说是最高,也只是相对于周围的矮山而言,充其量也只能说是瘸子里面拔将军。

毕竟这世上有传言,有些仙山福地高不可攀,站在山巅,似乎就可以徒手触摸星辰。

更有传言,有道法高深的大修道者,凭虚御风、衣袂飘飘,男的仙风道骨、女的风姿卓越。

他们每每飞翔在比仙山福地还要更高的空中,有仙气缭绕,有风雷相随,装的一手好B、作的一手好死。

东阳峰虽然不是世间最高,但自有其奇异之处。

山巅终日云雾缭绕,阳光始终不能穿透。

每逢月圆之夜,总有鬼哭狼嚎之音从山巅传出,方圆百里皆可听闻,刺耳难听、摄人心魄。

无尽岁月以来,有无数人对东阳峰充满了探索欲*望,想要洞悉山巅的风光,其中不乏那些可以飞得很高、但又偏偏不会摔下来的修道者。

但非常神奇的是,无论凡夫俗民,还是修道之人,每每进入云雾就会销声匿迹。

不久后自行走出,人会变得浑浑噩噩、神智错乱,仿佛受到了极大的惊吓。

更有甚者,走出云雾时涕泗横流、屎尿齐飞,说不出的狼狈和凄惨,在以后的日子里,生活不能自理,从此成为废人。

有些不信邪的人,自识不凡,不顾他人的好心劝阻,一心作死,然后无一例外的都中了邪。

此类的人或事不时出现,终究还是撼动了人心,吓阻了欲*望。

于是,东阳峰便成了远近闻名的鬼山,仿佛噬人的巨口,人人敬而远之、谈之色变。

在这终年云山雾罩、常人难以企及的山巅,有一片不大的广场,整体以不知名的黑色怪石铺地,按照特殊的方位,极其醒目地耸立着三百六十一根黑色石柱。

让人触目惊心的是,每根黑色石柱上都绑缚着一道虚幻的人影,被布满细密尖刺的黑色锁链穿透头颅、四肢、心脏和丹田。

无论是黑色地面、黑色石柱,还是黑色锁链,上面都刻画着诡异的符文,每时每刻都在闪耀着炫目的黑光,映衬着周围黑色的云雾,呈现出一幅惊悚的画面。

每逢月圆之夜,这一片广场上方就会凭空出现一个黑色的巨大漩涡,隐匿在浓密的云雾中缓缓地旋转。

它透发出一股恐怖的吞噬之力,无情地作用在黑色广场、黑色石柱、黑色锁链和每一个虚幻的人影身上。

每当此时,黑色广场、黑色石柱、黑色锁链上的诡异符文就会更加的炫目,尤其是黑色锁链上的细密尖刺,开始急剧的蠕动。

石柱上虚幻的人影也随之开始痛苦的嚎叫,一双双被折磨的已然失神的眼睛猛然变得猩红似血,身上腾起红色的雾气。

继而,刺目的红雾积聚在一起,浓郁的几乎化成液态,流水一样哗哗作响,缓缓没入那个黑色的漩涡深处。

又是一个漫长的月夜到来,东阳峰山巅鬼哭狼嚎的声音轰然响起,无形的音波肆意弥漫,让每一个听到的人都是心惊胆寒,对东阳峰愈发的敬畏。

山巅,在三百六十根黑色石柱围绕的中心,是第三百六十一根黑色石柱。

上面锁着一个十五岁左右的少年,虽然很虚幻,但依然能够看出,少年身材修长、面目俊美。

与周围不断惨嚎、双目猩红的虚幻人影不同的是,少年一双眸子亮若星辰。

无论黑色锁链上的细密尖刺如何蠕动,少年都是恍若未觉,嘴角始终挂着浅浅的微笑,一脸的阳光灿烂。

那少年左右看了看,抿了抿嘴,笑容中多了几丝无奈和自嘲。

又抬头看着那黑色的漩涡,终究还是收敛了笑容,目光深邃而悠远。

似乎能够透过漩涡、透过云雾,看到那看不到的皎洁月光以及无声流逝的岁月长河。

岁月长河的浪花不断泛起,每一朵浪花都有一个消瘦的苍老身影在其中浮现。

那是一个书生气十足的老乞丐,慈眉善目、意态祥和,浑身散发着与年龄不符的朝气和阳光。

也正是这个老乞丐,曾经伴随着少年李小凡度过了十岁到十五岁的每一个日日夜夜。

从李小凡记事起,他就是一个没爹没娘的小乞丐,每日里穿着破布烂衫,浑身乌漆麻黑。

时而与野狗抢食,时而被他人欺辱,尤其是冬季,饥寒交迫、瘦骨嶙峋,他甚至不知道自己是怎么活下来的。

他对这个世界充满了怨恨,恨父母的无情抛弃、恨野狗的獠牙利齿、恨他人的肆意凌辱,他甚至恨这世间的一切一切,哪怕是花草树木、山鸟虫鱼。

正是爱做梦的年少时代,他不止一次的在梦中梦到,未来的某一天,他拥有了毁天灭地的强大力量。

仇恨盈满胸怀,不停鞭打着他的内心,促使他毁掉了目所能及的一切,甚至最后毁掉了整个世界。

十岁那年,在李小凡心灵即将彻底扭曲,甚至磨着一把烂菜刀,打算先宰狗再杀人的漆黑夜晚,老乞丐带着一身伤,浑身血肉模糊的闯进了李小凡的居所——一个废弃多年的破草屋。

在那段逝去的美好时光里,老乞丐教少年读书认字、教少年做人处事,时时刻刻地言传身教,从细微和无声处浸润着少年的心田……

从那天开始,李小凡的内心开始渐渐褪去黑暗,也开始渐渐充满阳光。

也是从那天开始,李小凡随了老乞丐的姓,有了“李小凡”这个既不忘“小”乞丐本分、又盼望着未来平“凡”喜乐的名字。

李小凡不再乞讨,用老乞丐教会的学识找了一份力所能及的事情,过起了自食其力的平凡生活。

老乞丐说,野狗之所以抢食,是因为它也饿,它也很可怜,你要用你的心和行动去关怀它、感化它、驯服它,于是不久后野狗就成了李小凡的宠物,整天跟着他摇尾乞怜。

老乞丐说,欺辱你的人虽然很可恶,但罪不至死,你可以用心去走近他、走进他,然后在未来的日子里慢慢收拾他,于是,曾经欺辱过他的恶人成了他的小弟,可以时不时地拾掇拾掇,日子过的格外舒心。

老乞丐说,如果你觉得石头太硬,那么你可以一直不停的在心里想——软、软、软……天长地久,总归会变软的。

老乞丐说,如果你觉得冬天太冷,那么你可以一直不停的在心里想——热、热、热……地久天长,总归会变热的。

老乞丐说,如果你觉得某人说话不中听,那么你可以一直不停的在心里想——闭嘴、闭嘴、闭嘴……也许有一天,他就会真的闭嘴,当然前提是,那人没有老死。

老乞丐说,一切皆有可能,只要你敢想、敢干,持之以恒,必能事成。

老乞丐说,世间万般事,只有想不到,没有做不到。

老乞丐还说,要无视一切黑暗,阳光自在心中……

老乞丐说过的每一句话,都深深地印刻在李小凡心中,相信、深信以及坚信。

那是一种长期身处在黑暗中、发自内心的摈弃寒冷,忽然置身于阳光里、锲而不舍的拥抱温暖的执着信念,李小凡甚至愿意用生命去呵护、珍惜和践行。

如今言犹在耳,却遥远的恍如隔世。

李小凡默默地收回目光,看着身边升腾的红雾,听着耳边凄厉的哀嚎,心中忽然涌起浓浓的惆怅和哀伤,禁不住呢喃自问:“我还能坚持多久?”

他又想起了那个让他至今想来仍然毛骨悚然的夜晚。

他正一个人走在回家的小路上,忽然眼前一暗,然后自己就慢慢地飘向空中,眼睁睁地看着自己的身体噗通一声倒在地上。

那是一种无法形容的荒诞和恐惧,还没等他挣扎呼喊,就觉得脑袋一阵眩晕,接着就失去了知觉。

等他再次醒来时,已经被绑在了黑色广场上的黑色石柱上。

身体虚虚幻幻,黑色的锁链洞穿了自己的头颅、四肢、心脏和丹田,锁链上细密的尖刺泛着无尽的寒光。

似乎儿时记忆中已经远离的寒冬再次降临,无尽的痛苦不断袭来,从未间断。

彼时,李小凡看着身边三百六十个和他一样的虚幻身影,他想了一会才明白,原来自己已经失去了肉*体,只剩下了无根浮萍一样的灵魂。

彼时,他以为那是世间最痛苦的折磨,直到几天后空中出现一个巨大的黑色旋涡,开始不断吞噬红色的雾气时,他才明白,没有最痛苦,只有更痛苦。

彼时,他也曾像其他人一样满怀怨恨、咬牙咒骂以及痛苦的哀嚎,当心智开始变得模糊,即将沉沦在无边的黑暗中时,老乞丐曾经说过的每一句话忽然就浮现在他的心间,尤其是那句——要无视一切黑暗,阳光自在心中……

彼时,他忍受着身上的痛苦,努力平复自己的心绪,不怨恨、不咒骂,用阳光的内心去拥抱黑暗和折磨,他忽然发现,身上的痛苦开始减弱,甚至越来越弱,直至微不可觉。

彼时,当黑色旋涡消失在空中,周边的人影不再哀嚎时,他却惊悚地发现,所有的人都变得痴痴傻傻,目光呆滞、神情呆板,除了他。那种“万人皆迷我独醒”的心颤感觉让他差点崩溃。

彼时,他以为自己终究会老死在这里,但直到孤寂的时光不断流逝,他才发现他人的容貌始终保持着初始的模样,他忽然明白,自己根本死不了,也许永远也死不了,只能这样永无休止的活着。这是一种另类的长生,讽刺而悲哀。

在这无尽的孤寂时光里,李小凡的情绪越发的趋于冷静,除了回忆老乞丐、野狗以及曾经的小弟外,几乎将所有的注意力都放在了绕身的黑色锁链上,内心始终在呐喊——断、断、断……

老乞丐总说:世间万般事,只有想不到,没有做不到。只要你敢想,天长地久,总归会实现的。

李小凡偶尔会想,天长是多长?地久有多久?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