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武侠仙侠 > 剑仙陆压 > 正文
第六十三章 收取艮火
作者:舒服一半  |  字数:3070  |  更新时间:2020-01-20 06:55:01 全文阅读

  就在陆压沉思之际,元长老已经一挥手,所有围着陆压的人全部向中心出手了。

  一时间,刀剑当头,拳影重重。

  将陆压罩的死死的,没有一点空间。

  由于看过陆压先前的出手狠辣,这些人再不敢掉以轻心,全都出了全力。

  陆压毕竟还只是个少年,就算身负很多宝物,却基本都是现阶段不能使用的,唯一可以顺利使用的,只有锋利的问剑和诡异的步伐。那些烈火符也已经用光。所以,现在的陆压真到了性命攸关的时刻了。

  陆压一咬牙,再不犹豫,他脚下九阴九式用到目前能使用的最强一式“月步”

  右脚尖在地下一点,左脚踏出在空中踩下,犹如实地,于是,他身形竟然下一步踩出了一个匪夷所思的位置,那个位置正是乔布尚站立的地方。

  元长老大惊,忙喊道:“少爷,速退!”

  这个时候,他甚至忘了再隐瞒什么了。

  乔布尚本来离陆压最远,所以,绝没有想到陆压第一个冲击的人竟然是自己。

  慌忙之中,乔布尚双拳交叉,横在胸前,眼睛盯着冲了过来的陆压。

  元长老知道这乔布尚在宗主心目中的地位,无论如何不能让陆压伤了他。

  所以,拼尽全力,长剑脱手而出,并且,竟然招出了精神凝结的火焰,弹向了陆压的后背。

  他想,陆压只要稍微躲闪,他就有把握留住陆压,并迅速击毙。

  可是,陆压仿佛对后背完全无视,第三步月步在空中踩出,瞬间加速,问剑握在胸前,整个人以问剑为剑尖,身体为剑身,一无反顾的冲向乔布尚。

  乔布尚修为虽然高,但由于在宗门中地位特殊,几乎从未遇险,所以,性命相搏之时,乔布尚就慌乱起来。

  他眼看陆压冰冷的眼睛离自己越来越近,他感受到了死亡的威胁,他瞬间,竟然颤抖着高喊:“元长老救我!”

  就在他话音未落之际,陆压已经如一柄飞剑撞了过来,剑尖抵在乔布尚的胸口。

  陆压一手用力抓住乔布尚,刚想以乔布尚为人质,威胁众人收手,却不料,异变突生,因为他的追击,乔布尚的后退,两人已经站到了湖边位置,就在此时,湖里突然窜起两条凶兽。

  那两条凶兽一跃出水面,一边一只便咬在了乔布尚的双腿上。

  一声惨呼,乔布尚被两只凶兽迅速下坠的身体拽下湖里。

  由于陆压也被乔布尚的双手死死抓住,所以,便也被带着掉进了湖里。

  一切变故就在一瞬间。

  元长老眼睛都快瞪裂了,他怒吼大叫:“少爷!”身子便向两人落湖的地方飞来。

  他是宗门中的老人,当然知道这乔布尚名为宗主的侄子,其实就是帮主的私生子,如果乔布尚出了事情,以宗主的性格,自己小命也肯定难保。

  所以,元长老拼了老命,也想将乔布尚救出。

  只是,乔布尚和陆压一落入湖水,便被那两头凶兽拉拽着迅速下沉,很快,清澈的湖水中,就再看不到两人的身影。

  元长老惊恐之极,他心中已经暗自后悔,为什么要招惹这看来人畜无害的胖少年。

  如果一开始没有起争端。。。。。。哎,

  元长老内心再懊悔,表面上也不能表现出来,他跳到小平台上,极力向两人落水的地方打量着。

  湖水清澈,但也看不见底,这阴阳湖因为阴寒之极,湖中并没有多少植物,只有一些古怪的小鱼,在湖中缓慢游动。

  就在元长老焦急的盯着湖水时,猛然,那湖底冒出好多泡泡,并伴着一股股鲜红的血水,涌到了湖面上。

  元长老脸色大变。虽然,自打陆压两人一落水,他便知道两人性命难保,可毕竟心怀侥幸,但这股血水一飘上来,那是彻底断了念想。

  果然,血水上涌的同时,一个人影,面朝下的缓缓浮了起来,看穿着,正是那乔布尚。

  元长老赶紧指挥大家将乔布尚打捞上来。

  只见乔布尚面色惨白,胸口,双腿都是流血不止。已经是死的不能再死了。

  元长老如着雷劈,跌坐在地,好一会才勉强站起身来。

  他又望了望湖面,见并没有陆压的尸体浮起来,想来是被凶兽吃掉了,便也无心再看。

  元长老接下来让弟子背着乔布尚的尸身,如丧考妣的带着众人往洞口走去,他脑子只有一个念头,怎么和宗主交差啊。

  他暗暗定下了策略,把所有罪责都推到陆压身上,就说他见宝起意,偷袭了乔布尚和众人。

  。。。。。。

  陆压一随着乔布尚落入水中,觉得奇寒入骨,身体自然而然的调动了全部机能。

  内府中灵气迅速自行运转,在全身流动起来。

  陆压觉得寒冷的感觉瞬间减少了一些。

  陆压心思略转,便手中问剑前刺,深深的刺进乔布尚的心肺之间。

  本来惊恐不安的乔布尚,脸上立刻露出了绝望是神情。

  陆压顺手取走了他怀中的玉瓶。并在乔布尚身子上一用力,加速下潜,问剑快速刺出,分别在那两头用力拖拽乔布尚双腿的凶兽两眼之间深深一击。

  这两头凶兽也够倒霉的,强大的巨齿只顾咬着乔布尚的双腿了,没成想,招到了陆压的偷袭,它全身都是厚厚的铠甲包裹,只有双眼之间是全身的要害,问剑又锋利如斯。刹那间,双凶兽松开嘴巴,翻了白眼沉了下去。

  陆压知道如果自己带着乔布尚,因为他对汉晋宗的重要性,那岸上的人短时间不会走,一定会打捞或者等待,所以,陆压将凶兽杀掉,并将乔布尚的尸体向上推动。

  陆压这个时候自己周身出现一个透明的保护罩,让自己和湖水分离了开来。他知道,这正是星辰道长送给自己的老龙水玉佩的避水效果生效了。

  陆压敢于顺势落水,就是想到了此物有此效果,才肯冒险下水的。

  虽然不知道具体效果如何,但总是要博一下才有生机。

  陆压沉在水底,因为有保护罩的隔离,他呼吸自由,并且,也并不如何寒冷了。

  他从湖底,大约看到了湖面上对方的行动,隐隐错错中,见到人群陆续走开。

  陆压又在水中呆了一炷香的时间,感觉保护罩越来越淡,寒冷度也加深了,他听师傅讲过这个玉佩的功效,知道每次使用是有时效的,知道老龙水的功效在渐淡,便向上游动,然后,冒出头来。

  他从湖水中一冒出头,便无意中看到那中央大平台上,那还在缓缓转动的艮火并未消失。

  陆压心中一动,便游向大平台。

  越接近大平台,就越感觉到热,空气好像都被点燃一样。

  好在陆压泡在寒冷的湖水里,倒也不难忍受。

  陆压在水中,围着台子转了一圈,发现除了那异火,并没有特殊的东西存在了。

  陆压趴在大台子的边缘,仔细的将自己得到的宝物都想了一遍,看看有没有什么能克制这异火的东西。

  猛然,他想起女魃从地宫出来时,扔给自己的真火葫芦,似乎这东西,就是储存真火用的。

  陆压想,那葫芦既然连仙人用的真火都能装,那必定也能装下这异火。

  想到此,陆压不再犹豫,爬上平台,取出乾坤袋,找到真火葫芦。

  一坐到大平台上,陆压身上的衣服瞬间蒸干,陆压知道自己不能久呆。

  他摸着这紫金葫芦,不知如何使用,但想到那女魃刚得到并未使用就给了自己,想来没有什么限制。

  陆压拔掉金色的葫芦塞子,对准那异火。

  可是,好像什么作用也没有。

  身子如在火焰中烤灼,陆压脑中急转。

  忽然,他想到自己和驳马签订契约时的情景,也许仙家宝物基本要滴血认主,才能为己所用。

  陆压也来不及多想了,咬破中指,将鲜血滴在了那葫芦的塞口处。

  血一沾到葫芦,瞬间发生变化,葫芦表面起了一圈波动。

  而陆压的脑中,好像精神和这葫芦相通了,似乎有很多个文字出现在脑中,立刻了解了如何使用这个葫芦。

  陆压口中念动那显现的口诀,将葫芦口对准艮火,同时,用力一拍葫芦的大肚。

  紫金葫芦口猛的喷出一道金光,瞬间罩住了那艮火。

  那艮火似乎活了过来,拼命挣扎,四下冲突,并且,时而胀大,时而缩小,想极力摆脱出金光的范围。

  可那道金光,就像一个有形的网子,任艮火如何乱窜,也逃不出去。

  而且,金光还在徐徐后退,将艮火一点一点的拉向葫芦口。

  艮火像是被激怒了,瞬间放大到几丈高,热力四射,连平台附近阴寒的湖水,都有蒸发了的白雾出现。

  陆压幸亏有紫金葫芦挡在身前,不然,就这一下,肯定要被灼伤了。

  紫金葫芦不为所动,依然将那艮火拽向自己。

  而且,金光的越短,吸力似乎也越大,那艮火已经无力挣扎了,恢复成拳头大小的模样,似乎呜咽着。

  “波”的一声,那艮火终于无奈的被金光收进了紫金葫芦里。

  艮火入葫芦的一瞬间,整个空间热气顿消。再没有先前那种异相,就和普通的山洞没有了什么区别。

  世界一片清凉。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