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都市娱乐 > 千亿赘婿 > 卷一:初
1.故事开始
作者:凡然  |  字数:3417  |  更新时间:2019-12-12 14:08:06 全文阅读

华龙国,长洲城

在如今这信息飞速流转的时代,仿佛丛林般耸立的高楼应声而起,如果你不拼尽全力,在这世界上你只有被源源不断的人潮淹没。

一座独栋的公寓中,有个温文尔雅的少年正依靠在老式摇椅上,手中捧着一本牧童纪年,时不时的会推一把横跨在鼻梁上的眼镜,安静得出奇,眼神里不带一点波澜,仿佛这个世界对于他来说事不关己。

而活像是个遗孤的他,便是许安世,才到二十二岁,就已经结了婚,而且娶的还是长洲城最为娇生惯养的宋氏集团公主宋文玉,说是娶,倒不如说是入赘吧。

习惯性招待狐朋狗友打麻将的宋文玉与许安世同岁,但泡在蜜罐里长大的她,一点都不满意自己的丈夫,每天都会嫌弃许安世一番,不过这许安世倒也不生气,就只是沉默以对,只要不顶撞宋文玉,宋文玉自言自语一会也就没劲了,自然也就停止了。

也是因为许安世,宋文玉足足有几个月不跟自己的母亲对话交谈,就是因为宋文玉的母亲张怀玉不顾所有人的阻拦执意要将许安世收入宋家。

宋氏集团在长洲城只是一个中型企业,但是每年几千万的纯收入也让这一家大小衣食无忧,甚至还可以让宋家两姐妹在这长洲城有点小名气,也算是个小富二代吧。

合上书籍,许安世似乎有些疲倦,原本就不喜欢与人交流的他,导致到现在一个朋友都没有,要说朋友也有,但因为种种原因,许安世现在孤身一人,唯一牵挂的应该就是自己的老母亲了。

早晨,九时。

宋文玉在大厅直接朝许安世呐喊;“不知道家里来客人了吗,下楼去买些水果,怎么这么不懂事儿呢。”

大厅离书房也就不到二十米远,这刺耳的声响并未让许安世的面容有所改色,直接淡然的站起身,经过宋文玉时甚至都没有看他们一眼,伸手抄起鞋柜上的钥匙后,便开门而出。

一直以来宋文玉要许安世做什么,许安世都会照做,但不是因为宋家对自己多好,而是自己的老母亲告诉自己,如果想要好好的活下去,就乖乖的呆在宋家,刚刚结婚一年,宋家除了丈母娘张怀玉之外,所有人都没有正眼看到许安世。

要不是因为先天那冷漠的性格,换成一般人估计早就已经受不了了吧。

宋文玉的“狐朋狗友”陆瓷只有二十二岁,脸上的胭脂水粉便淋漓尽致,好像所有人东西都能往自己的脸上放一样,让人看起来好像是从画里走出来的人一样,所谓物以类聚人以群分,因为宋文玉也是这样的人。

提不上有多娇贵,但看起来更为世俗,陆瓷一边显摆着自己新做的指甲,一边随行的丢出手里的东风;“文玉,都已经结婚一年了,他还是那个死样子吗。”

陆瓷算是宋文玉最好的朋友之一,这两个人几乎天天腻在一起,两个人满是共同点,最大的共同点便是同样嫌弃许安世。

宋文玉毫不在意的从牌堆里挖出一张牌,看了一眼后随意的丢了出去,哼了一声;“我真不知道我妈是怎么想的,居然要我嫁给那混球,怎么说本小姐也算是活在金字塔顶端的人,怎么可能跟那种人有瓜葛。”

陆瓷一笑,这宋文玉嫌弃许安世也不是一天两天了,索性转了个话题;“晚上姐妹约了几个小哥哥蹦迪,要不一起吧,最近他们在那边玩得挺嗨的。”

“行,到时候让许安世开车载我们去。”宋文玉一口答应下来,涉世未深还腰缠万贯的她,成了绝大部分吃不了干饭的男人们的对象,不过宋文玉一直很享受这种被追求的过程。

不久。

许安世拎着一袋水果走了进来,放下钥匙后,直接扭头进了厨房,一阵清洗之后,将已经切好的水果放到茶几桌上,推到宋文玉的身边。

这一切似乎都那么的行云流水,想必这些事情许安世已经熟能生巧了,不过这所有的过程,许安世都不带任何的表情。

做完事情之后,许安世回到了书房,好像在书房里许安世才能像是一个有血有肉的人一般,不过许安世是个不喜欢把心情写在脸上的人,可能书房是这栋房子,乃至这座城市唯一安静的地方了。

已经把许安世当做是个仆人的宋文玉也没有正眼看许安世一眼,这一切对于宋文玉来说理所当然。

而许安世再次出现在宋文玉身边时,已经换上了一套西装,刚刚入秋的长洲城还是有些寒意,但身高一米八五,加上精致的面容的许安世,穿上西装很是合身。

许安世低下头瞥了一眼卡西欧的手表之后,冷漠的开口道;“已经十点出头了,你该去上班了。”

宋文玉在宋氏集团的地产分公司担任总裁,而许安世便是总经理,也只是一个挂名的,许安世只是按着点上班下班,实则没有一点权力,而许安世也一点都不放在眼里,反正只要按照规矩生活便是。

宋文玉抬头看了一眼墙上摇摆的时钟后,厌恶的摆摆手;“知道了知道了,你先去吧,今天不用送我了。”

许安世听到了话,可是没有任何回应,只是自顾自的出了门。

推门那一刻,宋文玉朝许安世的背影喊道;“今天下班开车来接我和陆瓷,送我们去一个地方,然后你回家,晚上不用煮我们的饭了。”

一样,只是听到了话,并没有任何回应,尽量轻轻的关上门,许安世的表情没有一点浮动。

关上门后,宋文玉哼了一声;“什么素质这是,一点礼貌都没有,真是有娘生没娘养。”

这句话如果让许安世听见了,许安世毕竟会眉头一皱,因为当今世上许安世最讨厌人家提及自己的老母亲。

按照惯例,许安世转动了宋家给自己安排的车辆,银色玛莎拉蒂总裁车主自然是宋文玉,而许安世没得选择,只能一切按照宋家的安排做事,生活。

发动机犹如野兽般嘶吼着,在世人看不见的地方,从表面上看也许你会认为许安世是个高冷的富二代,开着豪车,当着地产公司的老总,但许安世的上班时间就是无止尽的看书和看那一排一排与自己毫不相关的文件笔录,然后象征性的签上自己的名字。

一段无聊的驾驶之后,车辆稳稳的停顿在宋氏地产分公司的大门口,刚一下车,泊车小弟就笑脸相迎;“许总,您来了。”

许安世只是微微一笑,将车钥匙放在泊车小弟的手中,随后便直接大步走进公司。

在许安世走后,泊车小弟立刻换了副嘴脸,满是怨气的哼道;“全公司都知道你是什么人,叫你一声许总还真是给你脸了,连小费都不给,真没见过这么抠门儿的。”

抱怨归抱怨,这车还是要稳稳当当的停到地下车库的,人心叵测,人前一套人后一套的戏码,许安世自然见怪不怪了。

刚刚走入电梯,便能看到一个穿着秘书装扮的漂亮女人匆匆朝许安世跑来,当然她的对象并不是许安世,而是即将迟到的自己。

同时这个女人也是许安世的秘书,迟到似乎一直都是她的习惯,韩鹿,一个刚毕业了两年的大学生,从未适应过文秘工作,由于经验不足,遭人嫌弃,只好被分配到了整个公司最没前途的许安世身边。

韩鹿似乎每天都有忙不完的事一般,手里捏着还留有余温的三明治,脸上挤满了难看的笑容有些尴尬的看着许安世,已经不知道多少次让许安世撞见韩鹿快要迟到的样子。

电梯内只有许安世和韩鹿两人,韩鹿尴尬的打招呼道;“许总,又让你见笑了。”

许安世眉头微微一挑,韩鹿在公司也算是个挺努力的年轻人,总是加班加点的,但是每个月只能领取那可怜巴巴的几千块月薪,一个总经理秘书收入是四位数还真是少见,谁让她刚刚出社会就跟错了人呢。

而这些许安世一点都不在意,别人怎么样生活方式都与自己毫不相关,自己只需要活在当下就好,毫无理想可言。

一脚踩进自己的办公室,那扑面而来的香气就贯彻了许安世全身,看着熟悉的办公椅,每天许安世来办公室第一件要做的事便是拉开窗帘,看着映入眼帘的大海,那一片碧蓝的模样会让人的心情愉悦一些。

不一会。

韩鹿捧着大大小小的文件跌跌撞撞的小跑进了许安世的办公室,用胸膛夹着文件,才勉强空出一只手敲了敲玻璃门。

许安世背对着韩鹿,只是淡然的说道;“最近公司有些风言风语,你听说了吗。”

韩鹿先是一愣,将文件放在许安世的办公桌上,整理好之后,顺便整理了自己的衣领。

微微咳嗽了一声,有些害怕的回应道;“许总指的是文玉姐和罗马酒吧太子爷高风的事吧?”

前些日子宋文玉和陆瓷经常去罗马酒吧豪饮作乐,也至于那一天没有回家,似乎是让人看到了是高风送的宋文玉去一家酒店,至于发生了什么事就不为人知了。

隔天,宋文玉和高风的事就吹遍了整个公司,都说宋文玉给许安世戴了帽子,不过宋文玉并没有给许安世半点解释,作为男人来说这种事情则是底线。

但是公司的八卦精们碍于许安世还是这个公司的总经理,就刻意的躲避着许安世的耳朵。

许安世突然回过头,正色道;“知道那个高风是什么底细吗。”

面对着许安世突然的正色,韩鹿也微微一愣,一直对所有事都不放在心上的许安世,也会正经起来了?

韩鹿面对着这般正经的许安世不禁在背地里撰了撰手掌,尽管是如此细小的动作,还是入了许安世的眼底。

许安世话锋一转,道;“韩鹿,你在我身边当秘书多久了。”

“今年过后就两年整。”

“我不确定你以后还会不会为我工作,不过我决定让你见识见识不一样的我。”许安世很是严肃,此时的许安世站在韩鹿的眼前,韩鹿仿佛不认识这个人的一般。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