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武侠仙侠 > 临江楚侯 > 剑出华鞘梦方初
第一章 玄中离音
作者:九花大鱼  |  字数:4903  |  更新时间:2020-01-19 18:42:32 全文阅读

“中离,你这许多时刻,目光可曾从玄音道长身上移开半分?。”

“……回父王,孩儿……孩儿是看重她的武艺。”

“看重她的武艺?既然如此平日你见别人练武何以却躲着走?对这个姿色出众的女道士就看个不停,既没有你大哥的忠厚,又没有你二哥的天赋,连个最低级的功法都练不成,我怎么生了你这么个纨绔之辈?”

“爹爹,你别动不动就训三哥一顿了嘛,我都听不下去了……”

“……”

时值正午,阳光洒在一间宏大的殿宇之中,屋内人声鼎沸,穿着官服和道服的人群分列两旁,一名身着道服的绝美女子正在中央演练武艺。翩若惊鸿,婉若游龙,让人神驰目眩,而内行也都能看出,这一招一式不但美观,而且暗含精要武艺,已然是一流高手风范。

原来这是武当派和楚国王室的一次会见,武当派是位居楚地的巨派,长期和楚国王室保持友好关系。这次就由一名武功出色的女道士玄音带队来对楚王室进行会见,而楚王楚元靖,就带着他的三儿子楚中离,以及小女儿楚千千前来接待。楚王久闻玄音天赋异禀,请其演练武艺,于是就有了大殿中的那一幕。

而楚王,一直不得意他的三儿子,基本上看他做什么都是错的,非得挑毛病骂上几句不可,现在看楚中离看玄音道长看得那么入迷,忍不住又骂了几句。连她的女儿楚千千都听不下去了,觉得父王骂得太过分。

楚中离听父亲这么说,苦笑了一下,自己活了十八年,这样的话没少听,谁让自己天生就是个练武的废物呢?再次看了下大殿中央的玄音道长,她年纪比自己也不过大了几岁,就有着这么好的武功,能以一介布衣和楚王直接谈话,受尽尊荣,相比之下,自己显得太渺小了。再次看着玄音道长的风姿,只觉得一股苦痛自心中弥漫开来。自己离她的距离,似乎变得那么遥不可及。父亲说得对,自己确实是很倾慕她,但那又如何呢?这个世界还是要凭实力说话,自己顶着个废物的头衔,就因为是楚王的儿子,她就能喜欢自己?或许还会鄙视自己这种“纨绔子弟”呢。

随着一阵雷鸣般的掌声和喝彩,玄音道长展示完了自己的武艺,向众人盈盈鞠了一躬,动作依然优雅,向着众人从容说道:“多谢众位,让楚王见笑了。”声音美妙动听。

楚王也轻轻拍掌示意,说道:“玄音道长好武艺,本王也是开了眼界了。刚才道长送来的那批讨伐魔族获得的天材地宝,已经送到后面估完价了,价值应该不低,不过都是值得的。过一会就可以差人把钱送到武当,道长还可以再验证一下数目是否准确。”

玄音道长施了一礼,说道:“武当与楚国上百年来互为凭依,休戚与共,一次钱物交换岂会有错?小道虽初次经办此事,却十分信得过楚王,不必再行查证,直接差人送往武当即可。却还有一件事更为重要,乃是小道受掌门师兄之托,特地前来与楚王商议。”

楚王听她言辞从容得体,心中欣赏赞叹,笑着说道:“何事?道长但讲不妨。”

玄音说道:“掌门师兄曾对我说,武当和楚王室多有交往,往昔楚王室的王族,来武当接受修炼的也时而有之。在这一代,掌门师兄还希望在楚王的几位儿子中收一个弟子,认真培养,好促进武当和楚王室之间的联系。不知楚王如何考虑?”

楚王沉吟道:“其实玄希掌门早就对我说过此事,不过我长子楚中乾乃是太子,今年也三四十岁了……次子武昌公楚中坤位高权重,担任上将军,在楚国和周国的边界手握重兵,这也没有可能……”

玄音听楚王沉默不语,说道:“小道听说您还有个三儿子,姓楚,双名中离,不知此言确否?”

楚中离听到玄音天籁般的声音叫自己的名字,不禁心中摇动了一下,随即紧张的情绪又泛了起来,以自己的天赋,怎么可能被她挑中,徒然受辱罢了。想到这里,脸上微微泛起了红晕。

在楚中离正在难堪地思考的时候,只听他父亲楚王叹了口气说道:“确实是有,不过我听说贵派收弟子,以天赋为先……”

说到这里,楚中离就听见旁边的一些贵族子弟发出小声的笑,这笑楚王应该是听不见的,但自己听得清清楚楚,就像一根根钢针扎自己的心一样。自己这么多年来,作为楚王一个最没用的儿子,受到了数不清的嘲讽,但都没有这次令他这么难受。

玄音微微笑了一下,白皙的脸上浅浅现出两个梨涡,说道:“既然是楚王的儿子,天赋稍微低点也没关系。这是三分遗传,七分天命的,楚王也不必太过挂怀。”说到这里,只见大家都在有意无意地看着一位少年,自己就也随着看去,那位少年相貌英俊,脸庞棱角分明,像被削过一般,两道剑眉更是英气非凡,却低着头,脸上泛起潮红。脖子上挂着一个挂坠,是个奇形怪状的石头,看上去就不是寻常之物。于是向着这位少年走去。

楚中离见殿中寂静无声,又听到脚步声,就抬起头来看看,见到玄音向着自己走了过来,自己很是倾慕玄音,可自己在她面前感到太卑微了,现在看她走过来,不知道该怎么才好,只能呆呆地看着她。

“你就是楚中离吗,为什么这么害羞?”玄音见到这位比自己小几岁的少年,嘴角不自觉的上扬,好奇和关注地看着他。

“我……我……”楚中离不敢正视玄音的眼睛。“我就是……”他一紧张,话都说得零零落落的了。

玄音看他眼睛中布满血丝,问道:“你眼睛怎么有些血丝呀,是没休息好嘛?”

楚中离支支吾吾地道:“我……这几年一直这样……只能看书……用眼太多了……”

“嗯。你爹爹说你天赋不高,我来给你把把脉吧,我们武当派有一招是可以用把脉来测天赋的。”玄音说着,就伸出一只手握住了楚中离的手,把那只手拉到身前,用另一只手去给他把脉。

楚中离看着玄音把那只手伸了过来,他可没想到这名自己心中倾慕的女子竟然会主动拉自己的手,就感到一只柔软而光滑的手抓住了自己的手,将自己的手提起,其实自己并不是什么内向的人,但是面对玄音这么做,脸一下子变得更红了,他本来皮肤就白,现在整张脸成了一块红布。

玄音见他这样子,觉得有些好玩,不禁笑着对他说道:“这么爱害羞啊,是因为我是女孩子吗?”然后把手指搭在他手腕上给他把脉。

楚中离原本还想说两句,见她已经把上脉了,就闭口不言了。楚中离原本还想说两句,见她已经把上脉了,就闭口不言了。这时他也瞥见玄音的手背上有一个血红色的印记,有半个手背那么大,形状如同燕子一般,只是棱角更加分明,有强烈的延伸感。在莹白如玉的手背上有这么一个印记,显得反差更加明显。

整个大殿寂静无声,所有眼睛都在注视玄音给楚中离把脉。

这脉把下来,只见玄音嘴角的笑容渐渐消失,眉头却渐渐锁了起来。嘴中低声说道:“这……这……怎么会……”把楚中离的手慢慢放下,一句话都说不出来。

旁边她带来的一些道人还问:“怎么样了?”她眉头紧锁,就是说不出话来。一位性急的道人跳到旁边,又给楚中离把了下脉,吃了一惊,大声叫道:“这哪是什么‘天赋不高’呀,这压根就没天赋啊!”

玄音听到那道士说这话,急道:“哎呀,别这么说,或许是楚王的儿子天赋异禀,跟世俗的显示不一样,你我二人道行都不够,探测不出来而已。”频频给他使眼色,心想你少说两句不行吗,一点不懂人情世故,也不知道给人家留些脸面。

那道士却以为玄音不相信自己,张着个大破嘴嚷上了:“啥天赋异禀呀,这小子明显就练不了任何功法,连咱武当山砍柴烧火的老大爷都没有天赋这么低的啊!”

这话一出,场上爆发出无数阵笑容,然后没多久就停息了。突然爆发出笑声是太好笑了忍不住,没多久就停息了也是楚国的各大贵族要给楚王留脸面,硬憋回去的。

“你!”玄音彻底拿他没办法了,再看楚中离,死死咬着自己嘴唇,两只手攥的紧紧,额头上青筋暴露,心中也觉得十分不忍,这少年究竟要承受多大的痛苦啊?命运真是对每个人都不公平。

“就是这样。”楚王说道。“之前就测过了,他的天赋是‘戊’,确实无法修炼任何功法,这次道长再测一下,又给验证了。既然如此,收徒之事只好作罢。”

“唉。”玄音叹了一口气。“也只得如此了。”

楚王又突然想到了什么,说道:“我还有一个女儿,名叫楚千千,今年十四岁,天赋还过得去,不知道可不可以收她?”

玄音沉吟道:“天赋虽然合适,不过这回掌门师兄说得是收您的儿子,女儿嘛……就……”

“女孩子怎么啦?”楚千千三步并作两步走出人群。“女孩子就不能学武了?你不也是女孩子吗?”

“住嘴!在道长面前不得造次!”楚王见楚千千上前反驳,佯装对她发怒。

“没事没事。”玄音把楚王劝住了,上前一搭楚千千的脉,说道:“不错呀,甲下的天赋。把她带回去,掌门师兄应该也会欢喜。”

楚中离听到妹妹被玄音欣赏,作为哥哥很替她高兴,但这也反衬出他自己的无能,心中怎能不难过。

“我几位师兄年纪大了,如果你愿意的话,就拜在我门下吧,咱们都是女子,也好相处。你身份特殊,不用受道门之戒,名字还叫楚千千,修个几年,就可以回来了。当然你要是想一直留在武当,也随你的想法。”

“哇?真的?我能拜你为师啦?刚才我就特别佩服你呀!师父在上,受徒儿一拜!”楚千千乐得手舞足蹈,一边说一边跪下给玄音磕头,头磕得特别实在,从地面上发出几声脆响。

众人也都上前祝贺楚王,祝贺她女儿拜得名师,虽然他们没说那种类似“四个子女三个都有出息之类”的话,暗地里的意思也差不多。楚中离听着心里还是不好受,本来是武当派要收自己的,结果却为妹妹做了嫁衣裳。虽说兄妹感情好,自己不会计较这个,可是自己日后的日子却更加艰难了,被人鄙视的资料又多了一项。

玄音和大家寒暄的时候,却偶尔把目光转过来看楚中离一眼,严重露出歉意和关切的目光,这令楚中离感到好受多了。

大家又寒暄了一阵,玄音说道:“既然此件事情已了,小道就和派中众人一同告退了。千千,你在家收拾几天就前往武当山吧,别拖太久。”

楚千千点了点头。

楚王说道:“明日就是楚国的贵族少年们的成人典礼了,道长不多留些时日吗?”

玄音说道:“多谢楚王盛情邀请,小道还急着回去复命。”

楚王点了点头,说道:“那玄音道长且去吧,替我向掌门玄希真人问好,愿他早日突破天境。”

“谢过楚王,掌门师兄定会十分领情的。”玄音又施了个礼,就转身去了。

楚中离就眼睁睁看着她越走越远,心想,如果有些话今天不说,可能这一生都没有机会了。于是鼓起勇气说道:“等等。”

这句话一出,玄音的脚步停止了,转过身去,楚中离走上前,来到她的身边。众人寂然无声,诧异地看着他,因为他之前已经成为“焦点”了,所以大家对他格外关注,不知道他这个“没有天赋”的少年究竟要对玄音道长说什么话。

玄音静静看着他,等待着他说他心中的话。

“我想让你认识我。”这回楚中离没有结巴,用尽了全部勇气,坚定地说出了他心中想说的话。

玄音轻轻笑了一下,对楚中离说道:“我已经认识你了呀。你叫楚中离,是楚王的三儿子。”

楚中离说道:“我是想让你明白。我虽然练不了任何功法,也无法修炼,但那都是天生的,这并非是我的本意。在武功的方面,我确实是不如他人,但我早晚会有一天,用其他方式去打动这个世界,就像你刚才打动我一样。用我的成就,来回报你刚才的舞姿。”

这番话说出之后,全场也没有人再露出嘲笑的笑容。这是楚中离的心声,这炽热的心声是会打动人的。

玄音点了点头,上前用一只手搭住他的肩膀,凝视着楚中离的眼睛,诚恳地说道:“我知道,你不是大家口中的纨绔子弟。你说要回报我的舞姿,我很开心,我相信你,你会一舞惊天下。再过多半年应该就是令尊的七十大寿了,届时郢都一定还会有宴会,我会来参加的,到时候咱们还会见面。你可一定要让我刮目相看哦。”

“一定!”楚中离眼中泛着泪花。

“好!我这就走了。”玄音转身离去,走了几步,又说道:“我认识你了,你是楚中离,是个敢与命运抗争的人。再见。”

“再见。”楚中离望着她的背影,远远地送出这两个字。

这时候,却突然从旁边跑出一个人,向着玄音跑去,那人满脸麻子,嘴里露出两个大牙,一副贼眉鼠眼的样子,楚中离认出来了,那人名叫昭庆,年龄跟自己差不多,自己平时就很讨厌他,他出现在玄音身边更令他讨厌了。

昭庆张着一口焦黄的牙齿,对着玄音说道:“玄音道长,我叫昭庆,我们昭氏家族,那可厉害啦,是楚国三大家族之首,我爹更是一人之下万人之上的令尹昭成!我们家是富可敌国的,咱俩认识一下呗?嘿嘿……”说到后来,乐得表情都扭曲了。

玄音皱了皱眉,说道:“我很忙,先走了。”根本不理昭庆,直接抬腿就走。

“别走啊,说两句话嘛。”昭庆还要上去纠缠,玄音冷哼一声,袖子向着昭庆隔空拂了一下,这一下是用袖子拂的,袖子离着昭庆还隔空有好几尺远,但这一袖子挥出,昭庆直接向后飞去好几丈,重重摔在地下,疼得吱哇乱叫。

玄音连看都没看,率领着武当山人众走远了。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