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八章 计划
作者:如羽乘风  |  字数:3245  |  更新时间:2020-04-08 21:35:54 全文阅读

“关键什么?”瑞拉问。

梵帝走过去拿回硬币心道:“关键是到了之后,瑞拉是占卜师公会会长女儿,为了日后能顺利立足魔法世界,太阳公会应该不会对她出手。而我背后有老头子罩着,对我下手可能性也不大。最重要的是伊娃,她没有任何背景,这种事越少一人知道越安全,很难说会怎样,就算杀了她占卜师公会,处于利益角度,也不可能会为自己女儿的愤怒,而展开对太阳公会报复。老头子虽然和伊娃有某种未知交情,但他身处云鹰公会,而且似乎在为我的事发愁,应该也不会做出什么动作。”

看梵帝愣神,瑞拉不耐烦的问:“你说啊?”

梵帝回答:“关键是......我能不能搞到,迷若馨办公桌上的金币。”

“你想把它偷来???”

“嗯,他们已经找到过一次尽头入口,那里磁场与空间都不稳定,就算使用传送金币,也未必能安全出去,所以必须在到达之前用掉......也许这次合作未必是件坏事~~~~”

——————————————————————————————————————————————

太阳从东方徐徐升起,难得一见的日出,将天空和海洋染红,一条天与海的分界线尤为闪亮。门外看守昏昏欲睡,突然被一阵砸门声惊醒。

“老兄天亮了,你没看到那该死的太阳升起来了吗???”

看守有些怒气,本来分到倒霉差事就很恼火,再加上昨晚基本没休息,经梵帝一折腾全部爆发了出来,一脚揣在门上怒道:“吵什么!!!信不信我把你丢海里喂鲨鱼。”

梵帝继续敲着门说:“被丢进海里的不一定是我~~~叫你们老大过来,这趟航线是错误的。”

看守者完全不相信回复道:“说什么胡话。”

梵帝露出阴森笑容对看守说:“你可以不信,但别忘我是在你们眼皮子低下下过毒的人,只有你们想不到,没有我做不到的。倘若这条航线走到底,发现是错误的地方,我想迷若馨不会对我们下手,而是对你这个知情不报,连狗都不如的下人下手,昨晚那两个被丢进海里的人,就是你日后结局。”

看守人的确从别人口中,得知了昨晚发生的事,面露犹豫过了一会对另一个人说:“你在这里看着他们,我去找老大。”

没过一会脚步声传来,迷若馨皱着眉头,走到关押人的房间外面,话语行间带着怒火询问道:“梵帝啊梵帝~~~我究竟该忍耐你的狡诈到什么时候?”

“直到我们找到,海之尽头里面东西为止。”

“我们???”

“不错,我愿意配合你们这次行动,但你要保证,事成之后放我们所有人离开。”

迷若馨笑答:“我觉得你们已经没有用处了,就连你最后的保票都是谎言。”

“你知道吗?找到海的尽头并不难。”说着梵帝拿出了一个指针“只要你手中握有,能找对方向的指针便可。”

迷若馨双眼冒光,盯着梵帝拿出来的东西,有些激动的说:“寻宝指针???”

梵帝说:“仅次于克顿指针。”

“你从哪里得来的???伊兰公会为了这东西,不知费了多少人力财力,原来在你这里!!!!”

“怎么来的不重要,你的承诺呢?”

迷若馨回答:“本来我也没想把你们赶尽杀绝。”

梵帝完全不相信冷哼着说:“最好如此。”

由于寻宝指针只能在一定范围内,寻找某样东西,所以还要借助瑞拉的占卜术找到大概位置,当然占卜场所,早就按梵帝计划那样,按部就班着进行,昨夜特别嘱咐瑞拉,一定要在迷若馨的办公室进行占卜,理由三人都知道,对外人说法便是“那里足够宽敞,而且密不透风。”

大量烟雾笼罩在室内,所有人都盯着屋顶那团奇怪烟雾,只有迷若馨目不转睛的,盯着梵帝一举一动,生怕他再搞出什么小动作。

梵帝走到办公桌旁,转过脸笑着对迷若馨说:“其实我对你们很感兴趣,太阳公会就像杂草丛里,一夜长成的大树,让人无法无视。”

迷若馨笑了笑说:“呵呵,那你有意愿加入我们吗?”

梵帝道:“我的费用很高。”说着转身拿起桌上两枚传送金币,在指缝间灵活转动着继续说:“不是一两枚硬币就可以打发的。”

“说真的梵帝,你不想考虑考虑吗?加入我的旗下,适当时候退出太阳公会,另起势力到时候无论权利还是金钱都可以得到。”

梵帝将金币慢慢放回桌子上,试探的问:“你想退出太阳公会?”

迷若馨露出老谋深算神情回答道:“公会目光太过短浅,跟着他们迟早会没入西山,你知道前段时间,闹得天翻地覆神圣教会事件吗?”

“......有过耳闻。”

迷若馨满脸不屑的说:“本来可以借此机会,吞并教会跻身进入四大公会之一,在魔法世界立足,可太阳公会的做法太让人失望了~~~首领竟然放弃了这次机会,他竟然......”话到嘴边,迷若馨又咽了下去,因为涉及到了绝密。

梵帝心道:“果然如猜想一样,太阳公会与神圣教会做成了协议......哼,愚蠢的女人,不是你们首领目光短浅,而是你太过愚昧了。我敢说如果趁机吞并教会,别说立足魔法世界,简直是自寻死路,另外三大公会不会坐视不管新势力崛起,由他们创建起来的平衡,一旦被打破对谁都没好处,而且神圣教会现在十有八九,被揪住了把柄,就如被缰绳拴住的狗,主人让他做什么,他就必须做什么......太阳公会成为四会之一,是迟早的事,不得不说下了一手好棋,这颗一夜成长起来的大树,已经不能被伐断了~~~”

“梵帝?梵帝!你又在预谋着什么?”

“嗯?啊~没什么,我在想一件事,你说你们曾经找到过海之尽头入口,没进去吗?”

迷若馨似乎回忆起恐怖的事,身体微微发颤的说:“当然进去了,那是我见过最真实的地狱~~~”

“里面有恶鬼?”

迷若馨摇了摇头。

“有恶魔?”

迷若馨又摇了摇头,咬着下唇,露出恐怖表情道:“看守者。”

听见看守者三个字后,梵帝挂在脸上的笑容慢慢消失了:“守门人?”

“嗯,没想到吧?那里守门的不是三头萌犬,而是监管平衡的看守者。”

梵帝心想:“如果守门的是那玩意,还有必要去吗?别说这些人,就算世界所有一流法师,都来到这里也别想活着回去。”

这时瑞拉虚脱的说道:“找到了......”手指着北方说:“我们完全走反了~~~”

梵帝想过去被迷若馨拉住:“这次该不会也是你们耍的花招吧?”

“合作前提是信任。”

“哼,信任。”说谎者在聪明人面前撒一次谎,就会永远被记住,梵帝那欺骗的表情,已经完全失去了信誉。迷若馨盯着桌子上的传送金币,有些起疑道:“我不是不信任你,而是完全不相信你。”说着拿起了两枚金币。

梵帝为了转移注意力说:“我有一个办法,能打消你的怀疑。”

“哦?说来听听~~~”

“刻死印,你可以在我身上,印下这个印记,我的生死完全由你掌控。”

迷若馨有些惊讶说:“你会做出这么大牺牲吗?”

“没办法,把柄这东西虽说卑鄙,但的确好用。”

迷若馨将金币放回桌上笑道:“哈哈哈哈哈,没想到大名鼎鼎的梵帝也有卑微屈从一天,我还以为你是一个铁石心肠,什么也不在乎的人呢,想不到也有在乎他人一面。”

“是人都有在乎的东西或人,虽然有可能被人利用,但那确实是你前行动力,让你在黑暗中不会完全迷失方向。”梵帝伸出手,让迷若馨刻下了烙印。

“我不在乎任何人,唯一让我在乎的只有权力。”

梵帝说:“我也曾不在乎任何人,那是因为没失去过。有时候我在想,人真是一种可悲的动物,失去了才会珍惜。过去的一年多,我失去了两位本该珍惜的人,但都没能保护好,我不会再让任何人,从我身边消失。”

“哼,天真!!幼稚!!!”迷若馨不屑地说。

“怎么样?这回满意了?放心了?”

“当然,只要你有背叛我们的行为,你的肉体就会在我眼前毁掉。”

梵帝想回到瑞拉和伊娃身边,被迷若馨拦下“从今天起,你们可以不用回到,关人的破房间了,但是你和她们两个必须分开,并且你梵帝,只能在这间屋子活动。”

梵帝心想:“看来这多疑的女人还在提防我,不过如果我执意回到三人关在一起房间,肯定会引起怀疑,哼狡猾的狐狸......这趟路途还很长,我有的是时间。”梵帝装出一副满不在乎的表情道:“好吧就依你,反正我也不想睡那张破床了~~~”

接下来两天,别说与伊娃和瑞拉接触,就连碰面都很难,只有在吃饭时间才能勉强见到,每次想要靠近迷若馨准会跟在后面,随着时间推移,寻宝指针慢慢有了反应,自动转了起来,梵帝知道不能再拖下去了~~~~

一天之后下午一点左右,天空没有任何亮光,乌云与狂风暴雨席卷着这片海上落叶,船上人员各自忙碌着抢救物资。这场暴风雨来的实在太过突然,完全不给人准备,就这么凭空出现了。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