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都市娱乐 > 都市织梦师 > 正文
第一章:新店开张
作者:加菲爱吃鱼  |  字数:4916  |  更新时间:2019-12-19 17:18:03 全文阅读

“您好,心理咨询室开业。免费做心理咨询。”

苏子安站在刚刚开业的店门口,手里拿着厚厚的一沓宣传单。逢人便说上这样一句话,顺手递上一张宣传单。

火辣辣的阳光下,来往行人都是脚步匆匆,面对苏子安的话如同听不见一般。只是焦躁的摆了摆手便是擦身而过。

“苏子,我就说这样不行。你看看哪有人啊。”一道清朗的女孩声音从店内传出来。随即一道穿着清凉的俏丽身影出现在苏子安的视线之中。

“蓝倩倩,你不帮忙就算了。能不能不要在店门口嗑瓜子。客人看到了怎么可能会进去?”苏子安看着这道自己熟悉的身影,有些无奈的说道。

蓝倩倩也是翻了个白眼,将手里的瓜子放回了盘子里。看着苏子安说道“本姑娘早就说过,你学这个心理学有什么用?跟本姑娘一样学金融,早就坐在舒服的CBD里面了。”

“蓝倩倩,你今天过来,难道就是为了来笑话我的?”苏子安看着这个自己从小就青梅竹马的女孩,也是有些无语的说道。

“算了算了。”蓝倩倩拍了拍手,撑起一把遮阳伞,蹦蹦跳跳的走到苏子安身旁说道“本姑娘要回去。喏。这个红包就算是祝你开业大吉了。”

说着话,蓝倩倩也是从小巧的挎包中掏出一个鼓鼓囊囊的红包,塞到了苏子安手里。转身走进了一辆甲壳虫里面,挥了挥手,一脚油门而去。

苏子安无奈的看了看手中厚厚的传单,伸手抹了一把脸颊的汗水。也是摇着头无奈的走回了店面里。

不足六十平米的店面中,只是简单地做了装修,贴上了暖色调的墙纸。两张舒适的沙发靠墙对放。几张椅子之间的距离也是摆放的不远不近。

在二十二岁的年纪,在这样的城市,能够开的起这样的一个心理咨询室。已经可以算得上是有为青年。

但如果有选择的话,苏子安真的不想这样。

四年前,自己的父母遭遇了一场意外车祸。父亲当场丧生,母亲也是陷入了深度睡眠,就是俗称的植物人。让从小就生活幸福的苏子安如坠深渊。

家境原本不错的苏子安,在花费了巨额的医疗费用后,家产只是剩下了这一间小小的临街商铺。

至于开了这样一间心理咨询室,源于苏子安一年前的一场梦。

任何人都会做梦,但是苏子安的这场梦,让他到了现在都是依旧有些不敢相信。

直到现在,苏子安依旧能够清晰地记得梦境之中那片漆黑的场景,以及那个冰冷的声音。

“你想一直这样下去吗?你想和你的母亲沟通吗?你想不再忍受这样的生活吗?”

“我可以帮助你,帮助你让你能够跟你的母亲沟通,让你不再局限于这样的生活之中。让你拥有特殊的能力。”

特殊的能力?苏子安回想起这一切嘴角不自主的勾起一抹弧度。那个冷漠的声音所谓的特殊能力,竟然是让自己拥有了能够给人编织梦境的能力。就如同是盗梦空间之中的特殊能力一样。

当然,有得必有失。苏子安拥有了编织梦境的能力。但是他失去的,却是永远都不会再做梦的权利。

这算什么代价?这些年苏子安一直在梦中梦到父母出事的那一天。能够跳出那个噩梦,对苏子安来说,倒是一件好事。

只是虽然自己拥有了编织梦境的能力,但这种事情常人如何相信。就这样,苏子安才想出了凭借自己心理学的身份。利用家里留下的这间商铺,开一间心理咨询室。

通过给顾客编织梦境来探查他们心理的秘密,这样解决起来,岂不是事半功倍。

只是想法很美好,现实很残酷。苏子安看着人来人往的街道,而自己空荡荡的工作室,欲哭无泪。

从最初的的满怀期待,到心情沮丧失落。只是一个白天的时间。直到夜幕降临。苏子安的工作室也没有迎来第一个顾客。

看了眼街道上亮起的霓虹灯,苏子安也是叹了口气,想要关了店门去医院陪一陪母亲。

“您好,请问您这里是可以免费做心理咨询吗?”苏子安刚刚打开门,就听到有人小声问道。

“对呀。”苏子安转过头看着说话的人。一个穿着初中校服的小女孩。背着鼓鼓的书包,手中攥着一张已经褶皱的不像样子的传单。

“小妹妹,你有什么想咨询的啊。”看到是个小女孩,苏子安也是略微有些泄气,却还是转身笑咪咪的问道。

“我,”小女孩有些怯懦额看了看苏子安,不安的说道“我最近总是在做噩梦。我很害怕,你能帮我吗?”

苏子安看着眼前小女孩怯懦的样子,点了点头说道“好啊,进来吧。你跟我说说你做什么样的梦了。”

“喝点水,慢慢说。”苏子安让女孩坐在了沙发上,转身倒了杯温水说道。

小姑娘先是抬头看了看整间屋子,脸上依旧有些犹豫之色。一口一口喝了半杯水。方才开口缓缓说道“我最近总是做噩梦,最近学习成绩也下降了好多。我觉得自己好难过。不知道这是怎么了?”

苏子安点了点头,仔细的打量了一下小女孩。大约十四五岁的年纪,穿着一身整洁的校服。看样子,应该是刚刚上初中不久。没想到,自己的第一个顾客,竟然是个小女孩。这样一个小女孩,显然是没什么钱的。

“你跟我说说,都做什么样的梦?”苏子安看着小女孩,温柔的说道。

小女孩的眼中露出了一抹慌乱神情,有些颤抖的说道“我梦到,学校的许多同学都在欺负我,他们嘲笑我。打我。”

苏子安略微愣了愣,原本以为小女孩做的是些鬼怪或是野兽的梦境,没想到竟然是这种梦,难道说这小女孩在学校,遭受了霸凌?

“你在学校有同学欺负你吗?你有没有跟你妈妈说过?”苏子安小声问道。

小女孩摇了摇头说道“没有。”随即低垂了目光说道“我妈妈和爸爸出去打工了。我跟外公外婆住在一起。”

苏子安不禁有些疑惑,没有遭受校园霸凌,为什么小女孩会做这样奇怪的梦。

“那你相信我吗?”苏子安和蔼的问道。在做心理咨询的时候,如果被咨询人存在着强烈的不信任。自己是很难深入他们的内心。

小女孩重重的点了点头说道“我相信你。”

苏子安笑了起来,转身从柜子里面拿出了一个精致的金属陀螺。看着小女孩说道“那你一会盯着这个陀螺,完全放松。接下来的事情,就交给哥哥好不好。”

看到小女孩点了点头,苏子安将手中捏着的陀螺轻轻的放在了玻璃台面上面,两根手指轻轻的转动了一下。

伴随着一阵轻微的嗡嗡响动,金属陀螺在玻璃台面上旋转了起来。小女孩的双眼也是紧紧的盯住了不停旋转的陀螺,不多时,双眼便是有些像是出神一般愣愣的看着陀螺。

苏子安让小女孩的身体靠在了沙发上,轻轻的给小女孩带上了眼罩。之后,自己深深的吸了一口气,将手掌轻轻的搭在了小女孩的额头上。

苏子安闭上眼睛,感觉到仿佛有一股无形之中存在的吸引力。拉扯着自己仿佛置身于一个不停下漏的漏斗之中,让自己整个人都逐渐向下坠去。

等到苏子安再次睁开眼睛的时候,自己已经是在一间教室之中。明亮的阳光,洁白的墙壁。讲台上,有老师正在讲解着题目。

苏子安的目光在整间教室扫过,终于是在最后一排,看到了小女孩矮小的身影。坐在那里,挺直了腰板,努力的看着黑板上的字迹。

苏子安不禁摇了摇头,这样一个身材矮小的小女孩,竟然被安排坐在最后一排,视线已经被前面那些少年挡的严严实实。不过,这可不是小女孩做噩梦的原因。

眼前的景象再次变幻,这一次,场景已经从教室换成了老师的办公室。小女孩一脸梨花带雨,站在老师面前,被老师大声的数落。

“安妍,你说说这是怎么回事?”老师厉声呵斥道“每次都是拉班级的后腿,每次考试,都是最后一名,你说说你上学有什么用。浪费你父母的钱,你脑子里面都是水吗?告诉你,以后别跟同学们在一起,别把他们也给拖累了。”

“这老师,怎么这样训她?怪不得小女孩总是做噩梦。”苏子安有些生气,但是在梦境之中,他却只是一个旁观者。

眼前的景象再次变幻,低矮的房屋,昏黄的灯光。苏子安正在疑惑这是什么地方,耳中却传来了一阵阵的咒骂之声。

“又是最后一名?你在学校怎么学习的?你父母辛辛苦苦的工作,都是为了你能够有出息,你现在怎么对得起他们。”

“我看不清黑板,听不懂老师讲什么?”安妍小声的辩解喏喏传来。

苏子安寻声看去,一个年纪约莫六七十岁的老太婆,站在水槽旁,看着手里的成绩单,口中喷着唾沫不停的数落着安妍。

“滚一边去。”老太婆恶狠狠的骂道“不争气的东西,回房间好好想一想。”

只是看到这里,苏子安大致已经明白了小女孩为什么总是在做噩梦,又为什么是现在这样的懦弱性格。

长期的家庭谩骂,加上学校里面的不公平对待。已经让这幼小的心灵受到了创伤。长此以往下去,安妍只会变得越来越内向。甚至于发生更严重的事情。

苏子安这时候,心中已经知道如何才能解决安妍的事情。噩梦,只是因为外在的因素影响。想要彻底解决,还需要从现实入手。

苏子安整个人都陷入了柔软的沙发中,玻璃台面上的陀螺依旧在转动。从自己进入安妍的梦境,到自己从梦境之中脱离出来。不过是短短的几分钟时间。在梦中却是已经过去了很久。

看到安妍略微蜷缩起来的身体微微抖动,苏子安也是摇了摇头。伸出手指按在了陀螺上面。

随着陀螺在苏子安的手指下缓缓停住,安妍也是发出了一声不安的低呼声。原本无神的双眼也是逐渐的恢复了清明。

“真不好意思哥哥,我竟然睡着了。”安妍看着自己蜷缩在沙发上的身体,有些不安的说道。

苏子安笑了笑看着安妍说道“又做噩梦了吗?能告诉我做了什么梦吗?”

安妍摇了摇头,略微迟疑了一下说道“这次没有做噩梦。”

苏子安微微有些吃惊,自己方才明明看到了安妍的梦境,但是她竟然说自己并没有做噩梦。也就是说,安妍已经对于这样的梦境,并不恐惧。

很快苏子安便是明白了过来,梦境之中的那种情形,安妍早就已经习惯。已经并不觉得是噩梦了。

苏子安看着安妍柔声说道“这样,你先回去吧。我已经知道你为什么做噩梦了。”

“大哥哥,那我以后还会做噩梦吗?”安妍小声问道。

苏子安笑了笑,轻声说道“你放心,你以后不会做噩梦了。”

“谢谢你大哥哥。”安妍从沙发上蹦了起来,笑着冲苏子安鞠了个躬说道“你真好。”

看着安妍开心离去的背影,苏子安也是轻轻的笑了起来。伸手收起了桌面上的那个陀螺。

每一个陀螺,在使用过之后,都是会同对方的梦境绑定在一起。只要苏子安给安妍编织上一个美好的梦境,其实就已经算是完成了任务。

但是苏子安却觉得,只是单纯的给安妍编织一个虚幻的梦境,并不能够从根本上解决问题。

安妍之所以出现各种各样的梦境,还是因为现实之中受到了数落和冷漠。因此,苏子安还是决定明天先上安妍的学校去看一看。能够从根本上解决,自然是最好不过。

第二天一早,苏子安还在睡梦之中的时候,一阵砰砰砰的砸门声却是将苏子安吵醒。

“苏子,你这个大懒猪,怎么还不开门,再不开门,本姑娘就打烂你这破门了。”苏子安打了个哈欠,听到门外蓝倩倩的叫声。

“这么一大早的干什么啊。”苏子安一边打着哈欠,一边打开了卷帘门。

“你是猪吗?我在外面叫了这么久都不开门。”蓝倩倩气鼓鼓的走进店内,一屁股坐在沙发上,将手里的挎包重重的丢在了一旁。

苏子安也是有些无奈,失去了做梦的权利,自己每天特别嗜睡。的确是有些能同蓝倩倩口中猪有的一拼。

“一大早的,怎么生这么大的气啊。”苏子安伸了个懒腰,看着依旧气鼓鼓的蓝倩倩问道。

“还不是我那个顶头上司,大半夜的给我打电话安排工作。害的本姑娘一夜没睡,结果还换来她一顿教训。”蓝倩倩扯过了沙发上的抱枕一阵揪扯的抱怨道。

“那个老女人,就是看本姑娘年轻貌美,嫉妒我。早晚有一天,我要让她知道本姑娘的厉害。”

“你这个样子可是有点像更年期的样子了。”苏子安打趣道“正好,我给你做个心灵安抚吧。”

“少来。”蓝倩倩翻了个白眼说道“本姑娘心理健康的很,我就是看那个老女人生气。”

“来试试嘛。”苏子安一边说一边走到柜子旁拿出了一个崭新的陀螺说道“我最近新学了一招叫睡眠疗法。”

说着话,苏子安将手中的陀螺放在了玻璃台面上说道“看过盗梦空间没有,梦中能够给你治疗。”

“你就吹吧。”蓝倩倩不信的撇了撇嘴说道“要是这么神奇的话,你早就出名了。”

虽然嘴上是这样说,但蓝倩倩还是将目光集中到了苏子安手中的陀螺上。随着苏子安手中的陀螺嗡嗡的转动起来。蓝倩倩也是眼睛一眨不眨的盯住了陀螺。

苏子安在一旁轻声说道“闭上眼睛,想象一下,你身处在一片空旷的空间,你的面前只有这一个旋转的陀螺。发出嗡嗡嗡的声音。”

苏子安的声音越来越低,逐渐被陀螺的声音遮盖下去。整个房间之中只是剩下了若有若无的低语声。

苏子安看向蓝倩倩,对方早就已经闭上了双眼,整个人靠在沙发上。平稳的呼吸了起来。

苏子安打了个响指,将自己编织好的梦境映入了蓝倩倩的梦境之中。随即也是轻轻穿好衣服,拉下了卷帘门,向着安妍的学校而去。

至于蓝倩倩,苏子安到并不担心。那陀螺看似普通,却是能够在苏子安的控制下,始终处于旋转状态。

等到苏子安赶到了安妍所在的学校,却发现自己忽视了一个问题。今天正好是周末。整个学校根本没有人。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