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都市娱乐 > 我就是演员 > 正文
第一章俺是手艺人
作者:大风小鱼  |  字数:2887  |  更新时间:2019-12-20 15:47:55 全文阅读

夜幕初临,华灯初上。

横店影视城三大娱乐场所之一艳阳高照KTV城,888包间里,步凡站在中间卖力的嘶吼着。

一杯二锅头,哥俩感情厚!

三杯水中游,拜把要磕头!

你莫要走,继续喝起走...

旁边的沙发上围坐着一群影视从业人员,众星捧月拱守着中间直接占据两个身位的胖子。

夏目仁一个说不出名字的剧组副导演,专职剧组招募和管理演员事宜。

剧组因为一些不为人知的原因原来的男三号另谋高就,步凡用了一周的时间套近乎,才让人口头答应下来他一个男三号。

为表感谢,吃饭唱歌大宝剑按照规矩一条龙少不了。

而此时刚吃完饭的众人,在步凡盛情邀请下来到艳阳高照KTV里。

公主什么是标配,人头马没钱请,换成黑牌却是直接上了六瓶,啤酒、花生米、配上卤拼、小吃这些,桌子是摆的满满当当。

诚意十足!

趁着公主还未驾到,步凡先用他那细润如水的低音唱起高音来暖场。

一曲唱罢,步凡对着话筒说道:“感谢夏导给我个机会,小弟嘴笨,一切尽在酒中。”

拿起桌上的一瓶啤酒,豪放的直接用嘴起开。

一口闷,不带喘气。

一瓶下肚,抱着今晚有死无生的念头,步凡直接叼起第二瓶又是做一口干到底。

“爽快、老弟你这朋友哥哥我算是交定了。”

夏目仁举起杯子浅尝一口放下,算是意思。

而步凡着又是干掉一瓶。

三瓶下肚,纵使猛如虎也得导上三口气,何况是酒量其实并不咋滴的步凡。

但也只能闷声憋着...

这个时候包厢门被推开,莺莺燕儿入群,步凡大舒一口气。

正好解他此愁。

选人,下座,开始各忙各的...

让步凡赶到意外的却是夏目仁,竟然不好这口,本来第一选择权的他却是直接亮起红灯PASS过掉这一环节。

中场过半,其他人陪着公主微服私访早已不见踪影。

场面就剩下主角夏目仁和配角步凡。

再唱歌已经没意思,步凡低声的对着一直笑着眼睛只留一条缝的夏目仁提议。

“夏导!我知道一地方,技师走肾功夫了得,口技更出类拔萃,世所罕见,咱们可以去品鉴一番,那的技师长发飘飘,更是跃马驰骋疆场的好绳索,要不我们这就去拉拉绳?”

步凡抱着舍不得孩子套不了狼,想着可能夏目仁没瞧上这里的,准备痛下血本带他去虽说中一直把持着第一位置的人间天堂。

“不急,小齐来过来坐会…”

夏目仁用手拍了拍旁边的位置,让步凡近身过来。

真是瞌睡来了有人递枕头,早就盼着单独和导演待会,说说心里话的步凡,奈何之前身旁的位置早已被人占据,苦于没机会的他这句话无意识是雪中送炭。

差点跪下当场对夏目仁叫声爸爸,真是生我者不知道是谁,懂我的却是夏哥你也!

步凡端着酒杯上前,紧挨着夏目仁坐下。

等到步凡坐下,夏目仁抬起来让座的手自然的落到了步凡的大腿根上。

“卧操,搞啥呢?”

感受到一双肥膘手摩擦着自己的腱子肉。

步凡汗毛炸立。

“夏导你酒杯没酒了,我帮你满上。”

立马随便找了一个借口,步凡一撑软沙发就想站起来。

夏目仁哪能让到嘴的鸭子给飞了。

另一只空闲的手,就在步凡用手撑沙发的一瞬间配合着搭在大腿上的手发力,把步凡给搂了个正着。

三秒过后,此时夏目仁在下,步凡在上,双眼距离不到三公分,而步凡的嘴已经啃到了夏目仁的脸上。

近在咫尺,步凡甚至嗅到夏目仁嘴中刚才吃饭时留下的蒜味清香。

再三秒过后,步凡一把用力撑了起来。

呸、呸、呸….

连吐几口,都感觉这人脸上的油还挂在嘴皮上。

压住想吐的胃,对着夏目仁连连拱手说道:“不好意思夏导,喝多了一时没有站稳。”

在步凡挣脱站起来时,夏目仁撑着手慵懒的靠在沙发上,大腿微张。

“现在包间里也没有人,我就直说吧!小齐我欣赏你这个人,你今天要是把我陪好了,剧里男三号我现在就拍板直接给你。”

“夏导我不明白你的意思。”

步凡僵硬在当场...

“这是什么意思?拿他当少爷?想让他捡肥皂唱菊花残?”

想到这里的步凡,抬头对向夏目仁的眼神。

而同时夏目仁心有灵犀一个媚眼抛了过来,百池下意识的双腿一颤,差点颤出尿痉挛。

尽管恶心到不行,对于好不容易被人许诺有正经台词的角色,关键大半积蓄都砸在了上面,步凡不想放弃,努力尝试用其他办法来化解此时的境况。

刚准备开口,对面的夏目仁左手摸着胸口一点,让开一个身位,另一个手拍了拍位置,“好话不说二遍,想上就得豁出去。错过这个村可就没这个店,你想好了?”说完这句冷笑一声,“要是不同意,这个剧组容不下你,我说的...”

夏目仁拿起桌上的酒自顾给自己倒上一杯,摇晃几下一口干掉。

酒下肚,沸腾的血液犹如注入一到添加剂。

血脉沸腾、血管扩张….

止不住突然起来的快感,忍不住呻吟低吼起来:“啊...”

杵在对面的步凡挣扎许久,最后深吸一口气,脚步蹒跚的往夏目仁旁边挪去。

看见此场景,夏目仁更加放纵自己,双手在自己胸前胡乱的扫着。

“Come on baby it's you!”

步凡好不容易把脚挪到沙发前,深吸一口气,在夏目仁期待的目光中,猛然抓起桌旁的酒瓶对着其头部就抡了过去。

啪…

咋眼功夫,酒瓶与夏目仁头部来了一次亲密接触。

顿时一声杀猪叫在房间中响起。

经久不息,来回晃荡!

“啊...”

血顺着头发根往外哗哗的渗着。

此时不解气的步凡扔掉酒瓶,抡起自己沙包大的拳头便往夏目仁招呼了过去。

一拳

“老子拿你当兄弟,你却想着要上我!”

两拳

“去尼玛的,老子不是谷道热肠中人,从来卖艺不卖身!”

三拳

“我性别男,不像你爱好这么广泛!”

四拳

“操,上天赐你一根长八蛇矛,你特么的非要用来当搅屎棍,而且还是找我,我去你妹的”

......

抡了不知多少拳,步凡这才气喘吁吁的停了下来。这个时候什么有台词,什么男三号,都尼玛滚蛋,老子不在乎。

打完几拳,气消了不少的步凡,深吸一口气,对着夏目仁的脸便是一口浓痰吐出。

正中鼻梁,挂在上面甩都甩不掉。

自己爽完,步凡看都没看一眼嚎叫着的夏目天,转身开门、关门,提着裤子走人。

goodbye ,老子不伺候!

从小在孤儿院长大的步凡,在小的时候就坚定的支持不为五斗米折腰,更何况是贫贱移,威武屈。

当然这不是重点,关键在于满身油的胖子他表示下不去口啊!

什么玩意?

刚才一番剧烈运动,此时走出KTV,夜风临头,步凡的酒被吹去了一大半,头脑清醒不少。

这个时候他真想给自己两巴掌,钱没少花到最后竟落下一嘴油。

自己就是一个条皮客,还是自己拉自己接的那种。

走在回家的路上,步凡被自己的愚蠢给蠢哭了。

人财两空形容的不就是自己这样的人。

“晦气...”

刚走入转角,穿插巷道。后面一道吼声传来,“就是他,不要让他跑了。”

步凡转头一看,吓得他是冷汗直冒。

夏目仁用一张帕子按着流血的伤口,面目狰狞的指着他。

两人距离仅有二十来步远,让步凡汗毛奓立是夏目仁后面跟着两个拿着钢管的汉子。

从衣服被撑得鼓起的身板就知道是孔武有力型。

“哥,有事好好说,别...捅我。”

“你个瘪三,你不是横的很吗?”

“冤冤相报何时了,夏哥,要不就这么算了..”

跑是跑不掉的,一边挥手叫停,一边和对方对峙起来。

边说边退,直到退无可退。

“来呀!”

步凡一声怒吼,紧跟着抱头蹲下, “大哥打人不打脸,我靠这张脸吃饭的。”

“去尼玛的小白脸!”

夏目仁夺过叫来帮手手上的钢骨对着步凡就是一棍子下去。

天昏地暗、头晕目眩,这一棍子是正中步凡的天灵盖处。

即将晕厥的时候,步凡仿佛听见了一道声音从脑中传出,

“系统被激活,系统启动,检查到现处世界与原来世界不同,开始进入自动调节模式,3.2.1…调节开始…”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