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二次元 > 没有眼泪的痛 > 正文
第十六章:回家(七)
作者:力免  |  字数:4969  |  更新时间:2020-05-20 18:53:32 全文阅读

这时候,人土土打了一个哈欠,边看着手机边与人兔兔聊着天。人土土的一举一动,都在人兔兔的留意当中,他特意加快了吃东西的速度,不一会儿就吃完了。

见人土土要付钱,人兔兔抢先一步说:“你坐着,我来付。”

他站起身来,扫了一下二维码付了钱,心才静了下来。他想,虽然吃东西是自己提出来的,后来因为各种原因来到了糖水铺,虽然只是一点小数目,如果还让人土土付钱,无论如何都对她不起,也会过去不去。借此联络一下彼此的感情,则是最为珍贵的。人兔兔提出让人土土请自己吃玉米的请求,其实人土土也知道,吃东西只是辅助的借口,想见见自己才是目的。

主动一点,并不是多么糟糕的事,人土土没有拒绝,她也不反感人兔兔。所以,才有了两个人深夜下班后糖水铺的约定。

付完钱,人兔兔和人土土又坐了一会儿,才起身离开,两个人走出了糖水铺。人土土走在前面,她背着一个不大的双肩背包,手里拿着一件外套,全看在人兔兔眼里,人兔兔的心里,一种说不出的欢喜。

外面的街上,小吃店里冷清了很多,但夜行的人,还是那么多。过马路的时候,一种似乎出于本能的反应,人兔兔扶了一下人土土的胳膊,轻声说了句:“小心。”因为就在刚才,一辆车与他们擦肩而过,夜里视线没有白天那么好,自我保护显得尤为重要。

过了马路,两个人肩并肩走着,人土土问道:“你住哪里,这么晚了,能找到回去的路吗?”

“我住四站那里,虽然是路痴,但走回去不成问题。”人兔兔回答道。

“你还路痴?我才是路痴好吗!”

“我可是出了名的路痴,之前单位的同事都给我起了一个路痴的外号。你住哪里?”人兔兔问道。

“这里进去,拐个弯就到了,很近的。”人土土指了指前面说道。

“一起走吧,我要路过那里的。”

其实,这地方人兔兔一次也没有来过,她不放心人土土一个人回去,他更想一起与人土土多走一会儿,才故意这么说的。

“会不会绕的太远?”人土土关心的问道。

“不会啊。”

于是,两个人边聊边走进了路边的那个巷子,聊了一些工作上的事,还有一些工作外的事。人兔兔给人土土推荐了一个公众号,是一个本市的招聘公众号,他希望可以帮助人土土,看能不能找到一个更合适的工作。当事情发展到这个节骨眼上,他们两个人都一样,心里有种迷茫和焦虑,但彼此都尽可能的表现出没事的样子,可是言辞中,难免会露出破绽。人兔兔趁人土土不注意,深深吸了几口气,因为他同样焦虑和迷茫,看着眼前的人土土,他不知道该说什么,只能找些鼓励的话,让彼此乐观一点。不管遇到什么事,人土土都是一副微笑,看不到一点慌张的样子,这让人兔兔很欣慰。

深夜的巷子里,安静了许多,除了停靠在墙角的小轿车,没有别的东西,两个人就这样走着,柔和的路灯照着地面,一副全世界晚安的样子。可是,在人兔兔心里,是一种说不出的幸福,就算两个人默不作声,他也会觉得特别开心。一切都是那么美好,这样的片刻,也许只有在电影里才会出现。

静静的巷子里,两个人踏着碎步,缓缓向前移动,美好的时光总是短暂的。人土土停下脚步,转向人兔兔说:“我到了,就住这里,你回去还很远吧!•”

“不远的,你赶紧进去吧,回去了早点休息。”人兔兔说道。

他紧紧地盯着人兔兔开了那栋楼的大门,人土土走进去后回过身,和人兔兔互相招了招手,作为道别,又说了一句赶紧回去,她就进去了。看着防盗门一点点关紧,人兔兔才转身离去。

人土土回去了,可人兔兔回去还有一段路要走,因为第一次路过这里,为了不走冤枉路,他打开了手机地图导航。但他一点儿也不担心会迷路,因为这些巷子看似深不见底,但又四通八达,纵横交错,怎么走都能通过,不存在没有出口的死胡同。

也不知到了什么地方,人兔兔看到前面巷子里灯火通明,就走了过去。过去才发现,那是他每次下班经过的地方,方向感又回来了。虽然已是凌晨深夜,但在这条巷子里,烧烤摊正处在活跃期,很多人喜欢伴着夜色,吃着烧烤喝啤酒,谈天说地聊八卦,几杯酒下肚,便开始畅所欲言,那声音就像头顶正处在爬升阶段的飞机,嗡嗡作响,经久不衰。

刚从人土土住的楼下走过的时候,人兔兔的确迷路了,但都是小麻烦。他拿出手机,发了一条消息给人土土,说道:“大哥,找不到路了。”

“摸着。”

“我在用地图导航,都不认识路。”

“你赶紧出去找到大路吧。”人土土指点说道。

“哈哈哈,找的到的,我平时都是靠地图导航的。你明天啥班?”人兔兔问道。他找不到路只是借口,开开玩笑而已,所以对人土土和盘托出。

“通宵。”

“那后天早上七点食堂还能请我吃个早餐。”人兔兔又迸出一句话,他这样说倒是有根据的。人土土通宵班结束,一般是早上六点,而自己是早班,一般七点多也到食堂吃早餐了。如果两个人一个早一点到,另一个晚一点离开,一起吃个早餐也就不成问题。但人兔兔,也只是随口一说,通宵下班,不管是谁,都会很累的,早点回去躺下休息才是重中之重,他知道通宵的痛苦。

“七点我都到村了。”人土土回答说。果然不出人兔兔所料。

人兔兔话题一转,问道:“到村了你也不睡觉的,房子你想要什么样的,一房一厅还是两房一厅?我有时间的时候留意一下。”

在聊天中人兔兔知道人土土要搬房子,所以这件事他一直记在心里。就像人土土知道自己被蚊子咬,一直催问买纱窗的事一样,是一种互相之间的关心。

我们不能说现在的人太冷淡,只是互相关心的人太少。看似人来人往,但自己不关心自己,没有人会为你心痛,而像人土土和人兔兔之间的关心,则是另一种情况。每一个人的青春里,都会有那些最美好的经历,短暂而又难忘,伤感而又怀念,想忘记而又不能。

“一房一厅的吧,你到了吗?”人土土回答并问道。

“到了,澡都洗完了,大哥明天要带我去办理证件吗?”人兔兔说道。他说的办理证件,是去办护照,之前和人土土聊过。

“明天我还要培训。”

这培训来的是真糟糕,如果没有培训,也许人土土会陪他一起去,也许不会去。所有事情的发展,任何人都是预料不到的,但所有人还是把事情期待的更加美好。

“嗯,早点休息。”

“你也是。”

一天就这样结束了,可是此刻,已是凌晨两点多了,没有规律的作息,一般人真的适应不了,但人土土和人兔兔,早已习惯了这一切。残酷的现实,过早的来到了他们身上,没有娇生惯养的条件,只能自己变得坚强和勇敢。这样的经历,也许并非坏事,每个人迟早要长大的,提前知道生活的艰辛,面对未来会变得更加从容。

糖水铺一聚,人兔兔彻底打消了那天晚上一些莫名其妙的想法,也加深了对人土土的认识。从此,人土土在他心中的地位,再也没有动摇过,哪怕后来两个人走上了绝交的道路,可在人兔兔心里,对人土土的爱,依然如初,未曾改变。他心里住着的那个女孩,永远面带微笑,美丽大方,乐观自信。

如果问这世间最美好的事是什么,那么可以肯定的说,一定是一个人对另一个人的那份真爱,直接,纯洁,不掺杂任何杂质,纯粹的不能再纯粹。同时,不在乎外界和他人的看法,喜欢就是喜欢,没有伪装,只有一份真诚。

人生很短,那些错过的美好的人和物,到后来都成了一种怀念,甚至在若干年后的某一天,当你再次想起,依然会泪流满面,没有人知道你究竟为何伤心,但是你知道,为什么自己的心还在隐隐作痛。

在我们青春躁动的年纪,都希望能有糖水铺这样的相聚,与自己心爱的姑娘,面对面坐着,你看着我,我看着你,聊一些彼此都熟悉的话题,向对方诉说自己的心事。在彼此的世界里,交流各自的看法,没有卿卿我我,所有的言谈举止,大方而又得体,不管谁看到,都是那么的舒服、自然。你要相信,这世间真的有美好存在,那些肮脏的东西,只是欲望驱使下导致神经错乱而形成的产物,不去理睬它就行了。

第二天晚上七点,人兔兔心想人土土也应该起来了。想到糖水铺的相聚,他高兴地一个人笑了,笑的莫名其妙,但又笑的有根有据。于是,他拿起手机,给人土土发了一个表情过去,想试探一下人土土,看她到底有没有起来。真正的原因,是他又想人土土了,当一个人心中装进另一个人后,每时每刻都会想着对方,而又无法自我控制。

“啥情况?”人土土问道。

具体什么情况,其实人土土应该知道,但是她这样问,不是更好吗!

看到人土土反问自己,人兔兔立刻回答道:“起床了。”

“上班这么高兴啊?”人土土问道。

人兔兔高兴,全是因为人土土,与上班的关系倒不大。她这样问,似乎话里有话,其实她都明白。只是,人土土心里的真实感受,人兔兔不可能知道,他不善于揣测别人的心思,做事一条筋的固执,但这也说明他坚持自己的原则,如果他是一个表里不如一的人,人土土也许就不会与他交往了。这又何尝不是他的一种优势!如果人人都变得世故圆滑,那么这个世界将会是什么样?总有一部分人,会遵从自己内心的想法,哪怕有万千人的阻挡,依然会不依不饶的走下去。

人兔兔解释说:“哈哈,我今天不上班,去办理证件大厅害的我没睡好。”

“这么好的?”

“嗯啊。”

“我连今天的培训都没去。”人土土说道。听到这句话,人兔兔似乎明白了什么,昨天让她和自己一起去办理证件大厅,她说自己还有培训,人兔兔便不好再说。可是现在,人土土又说自己连培训都没去……

人兔兔能理解人土土,一个要走的人,培训没什么意义了。糖水铺出来回去那么晚,而培训一般是早上就要开始,倒不如继续在睡梦中度过来的实际。人兔兔委婉的说道:“哈哈,你都要走了还培训个头啊,几点去上班?”

“待会儿去。”

“明晚你不上班了吧?”人兔兔继续问道。

“要。”

“后天回家,明晚为什么还要上班?”

人土土回家的日期,人兔兔早已牢牢记在心里了,他言语中无时不刻的在为人土土着想。后天回家,而明天还要上通宵班,怎么说都是一次煎熬,这一切人兔兔看在眼里而疼在心里。

“就只有两天休啊。”人土土解释说。

“明晚只上一个班次吗?你回家休息几天?”人兔兔问道。他这样问,是因为如果只有一个班次,一切顺利的话,晚上十二点就可以下班,回家还有时间休息,能够为第二天回家积蓄些精力;如果上两个班次,基本又到冷晨三四点了,根本没有多少时间休息。因为他之前与人土土是一个组的,所以才知道的这么清楚。

“两个,三天。”人土土简洁的回答道。

“明晚上班,后天回家起得来吗?”人兔兔心疼的问道。虽然这样问了,但他也知道,以人土土的性格,无论如何都会起来顺利赶上回家的列车。

人土土回答道:“很难说。”后面又加了一个捂脸的表情,来表现自己那点微不足道的窘迫。但是,两个人聊天中,夹杂一些表情,不显得更亲切愉悦吗?

“列车几点开?”人土土问道。

“十二点十九分。”

“至少十点要从这里出发吧?”人兔兔问道。他是在与人土土商量出发的时间。所有这些,其实都是为了人土土,人土土是感受的到的。

“应该是起床吧。”人土土回答说。不知道是随口一说,还是她真的想睡到十点起床。反正坐车还能这么淡定的人,让人兔兔很诧异。但人兔兔,也有他的计划,早点出发,路上或者到站就有时间吃点东西,也不至于熬过夜没怎么休息还空着肚子回家。他的这些想法比起人土土,想的要更周到些。

接过人土土的话,人兔兔说道:“十二点十九分开,要提前点时间到站。你明晚下班是不是又凌晨三四点了?”

“对啊。”人土土略显无奈的回答道。

“大哥,后天早上我送你去东站,回家那天你肯定没多少时间休息,要是只上一个班次就好了。”人兔兔坚定地说道。他这么强调说,好像是故意告诉人土土自己送她到车站是认真的,绝非玩笑。

“然而?”人土土只说了两个字。她就是这般幽默,就两个字,但暗含的意思,或许很多。

“还有第二个扫把星那个班次要你上,后天上车后可以眯几个小时的。”人兔兔回答道。看起来,他对人土土说的那两个字回答的还算完整。看似有点咬文嚼字,不过绝对不是,所有一切,只不过是两个人之间正常的交流。

“上着呗。”人土土再次回答。她倒像一个明眼人,知道既定的一切无法改变,不解释,也不理论。

“你打算后天几点出发?”他问道。

“十点半出发吧。”她回答道。

“会不会太迟?”人兔兔关心的问道。其实人兔兔已经把出发的时间规划好了,但他没有直接说出来,而是征求人土土的意见。如果直接说出来,有点像下命令,他怕会给人土土造成心理上不必要的负担。

“我也不知道,我本来是想吃完午饭的。”人土土回答道。人兔兔听她这么一说,坚定了自己的看法。他知道,火车站非常拥挤,如果去的晚了,很有可能会错过列车。

他立刻说道:“饭可以去车站再吃,如果晚了就赶不上车了,进站口人肯定很多,一下子挤不进去的。”

她回答说:“也是。”给人兔兔的看法给了肯定。

“十点出发,早一点过去。”人兔兔用肯定的口吻说道。

“也行,反正车站有好吃的。”她回答说。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