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武侠仙侠 > 太衍 > 一叶障目释浊邪 世人知鬼不识仙
第一百零六章 殷都乱
作者:一粒火种  |  字数:2518  |  更新时间:2020-01-18 20:16:01 全文阅读

“老子被你爆了小菊菊,还要让你骑着衣锦还乡!”

“这特么是人办的事儿?”

通往殷墟的官道上,棕毛熊夹着屁股,像个小媳妇似的一脸幽怨。

“谁让你胡说八道,口无遮拦了!”

王子默揪着熊耳朵警告道:“我告诉你!回家后老老实实地,关于穆老头的流言蜚语,你想怎么说怎么说,但是要让我听到半个关于婆婆的事情,下次就不是削掉你的痔疮那么简单了!”

“得咧,得咧!”

棕毛熊舔着熊嘴赶紧求饶。

“是关于穆太师和那骚熊的吧!您就把心放肚子里,有我在,白的也能给你说成棕的。”

棕毛熊屁颠屁颠地驮着王子默往回走。

天色暗沉,越往前走王子默心里越是乱乱的。

阴森森的鬼影围在城门口,虽然城墙已平,它们却依旧恪守着一成不变的老规矩,不敢逾越城池半步。

鬼母跟三个阴将交战后便一去不归,那一战不知谁胜谁败,但鬼母却带着一个骇世惊俗的消息回到鬼哭巷,接着这个消息像长了翅膀一样,传遍昆虚的角角落落。

“奇怪!”

殷都城外的那群鬼魅主动给王子默让出条路。并且还像看天神一样仰望着他,胆战心惊,瑟瑟发抖。

起初王子默还以为这些鬼魂怕的是棕毛熊,后来从它们的目光上判断,那个让它们感到惧怕的人,竟然是自己!

“这是为什么呢?”王子默隐隐不安。

棕毛熊狐假虎威,乐呵呵的在鬼魅里转了一圈又一圈,哼着风骚的熊曲儿,时不时地用屁股去蹭一蹭树干,发出一声声舒服的呻吟。

“轰!”

殷都城只有七个人,到了晚上跟个鬼城一样。

突然,死气沉沉的内城发出一声沉闷的爆炸声,接着脚底下颤动起来,漫天粉尘扑面而来,将外城那群衣衫褴褛的流民呛得咳嗽不止。

王子默循声望去,外城北侧的空地上,与之前安放流民相对的地方,又有一群难民安营扎寨,盯着硝烟弥漫的内城瑟瑟发抖。

“熊喵,快,进城!”

王子默拍了拍棕毛熊的脑袋。

“本熊叫熊嚣,不叫熊喵!请你尊重一下我的熊脸。”

棕毛熊有气无力的想要反驳。

但考虑到王子默一开始叫它“胸小”,那简直是噩梦般的名字,就老老实实地闭上嘴巴默认了。

“吼!”

熊嚣仰头吼叫,载着王子默穿过流民的帐篷,踏着大地向内城冲去。

远远地,王子默就看到太师府旁边的通天塔竟然被放倒了。

巨大的塔柱砸塌了太师府的半个梁角,将旁边那一层矮矮的房屋拍的粉碎。

接着,穆太师从房屋缺角的窟窿里冲出来。

只见穆太师随手甩出雷煞,霎时,天地间奔雷滚滚,一道道蓝色的闪电从云端劈下,将通天塔周围变成了雷鸣地狱。

穆太师并未收手,他手里突然多出一柄光剑,长剑入空,竟是用出一招“云开无影落龙吟”。

王子默看呆了,穆太师的“云开无影落龙吟”施展起来比雪娇娘的还要气势磅礴。

“难道婆婆教我的是盗版?”王子默自言自语。

“不是盗版,是薛美人儿偷偷学的!”

熊嚣刚说完赶紧闭上嘴巴,见王子默一心在天上,没听到自己刚刚说的话,悻悻地吐了吐舌头,两眼中映满了滔滔剑芒。

“你怎么知道?”

熊嚣屁股一紧,忍不住做了一套提肛运动。赶紧说道:“你的婆婆亲口告诉我的,她还拿我练招来着。幸亏她没学全,要是跟穆太师这样,我就成万剑穿熊了!”

“万剑穿熊?”

王子默点点头,很是赞同这个词语,捏着熊耳朵警告它:“以后说话注意点!”

说话间,穆太师剑指变换。

“白云藏剑入九霄”顷刻间压入云层,伴随着密密麻麻的雷电,其中竟是夹杂着数不清的飞剑。那些飞剑似乎在与什么搏斗,明明看不到任何东西,却像撞在利刃上,蹦出一串串的火星。

“你们几个想看笑话是吧!”

穆太师顿感不支,要不是修为跌落,在六吟煞圆满,他独战这些无影人绰绰有余。否则他也不敢把那些开启两仪阵的弟子也安排在通天塔旁边。

“果然是他们!”王子默终于想明白了。

刚来殷都的时候,鲁都天跟婆婆都交代过,通天塔下的那些晚上点着油灯的院子千万别去。

原来是他们,那些看不见的人。

“米米大乐斗·三根米线!”

随着一身高亢且滑稽的大喝声,米人田第一个蹦出来,奇怪地看了王子默一眼,喊破嗓子爆出奇怪的招式名,便看到三根米线从米人田袖子里窜出去,在雷暴中甩倒一片!

“天绝归一引!”

雪娇娘紧跟而至,也是惊讶地看了王子默一眼,然后狠狠的瞪向熊嚣,祭出一座玲珑宝塔加入混战。

“缠指七步越鱼绝!”

苏三婆飞上天,惊讶地看了王子默一眼。

“过江千尺浪!”

孙小圣喊着“一苇渡江!”也飞上天,惊讶地看了王子默一眼。

最后林玉娥深深地看了王子默一眼,笑吟吟地拍了拍熊屁股说道:“雪娇娘良苦用心把他送出去,你却又载他回来!喝,这殷都城越来越热闹了!”

说完,林玉娥长袖一甩,竟是将身上的翠色罗衫裙抖开,化作一杆旌旗飞上天。

“都上天了,熊喵,你会飞吗?”王子默随口问了句。

鬼哭巷。

五鬼王围坐在一张石桌上,盯着沙盘上朦胧的虚影一个个神色阴沉。

“鬼母,让鬼娃去一趟梨涧崖吧!”

五鬼之首是个戴着青铜面具的男人,他声音低沉,说话时仿佛没有声带,像是用嗓子蠕动发出的声音。

鬼母很是忌惮鬼面,点点头把鬼娃从肚子里抱出来,低语几句,随手在沙盘上一点,鬼娃便点头钻了进去。

整个鬼哭巷只有鬼娃是个死僵,让他去满是死僵的梨涧崖再合适不过。

“鬼母这次带回的消息很重要,给鬼哭巷立了大功,当奖赏!”鬼面说完挥挥手,便有一人端着碗极阴血递到鬼母身边。

待鬼母喝完,鬼面接着说道:“没想到,传言真的实现了,真的有人能动用法则的力量!光复金圣江山,指日可待!”

说完,鬼面屏气凝神,侧耳倾听。

须臾,他眯起眼睛,沉声说道:“刚刚得到密报,埋伏在殷都的惊蛰已经出手了。”鬼面看了看身旁的四大鬼王,接着说道:“我们也该去殷都走一遭了!”

殷都城,王子默被熊嚣载着飞向天空。

不过这头熊还没飞到穆太师的房顶,就气喘吁吁地掉下来,“不行了,本熊后门不严,有泄气之兆,不能飞了!不能飞了!”

“哼!我看你是肥的要死,飞不动了!还不承认叫熊喵!”

王子默没想到熊嚣竟然真的会飞,就是太笨,四个腿乱蹬,飞不高。

转念一想,即使飞上去又如何,他连交战的对手都看不见,飞上去又有什么用?

抬头间,王子默心头猛地一抖。

殷都城外,半截高大的尸体立于绰绰鬼影中,正是埋葬在万尸山下的半截尸下半身!

“小妖精,你的情郎来了一半,去支会声,别让他不知道自己几斤几两!”雪娇娘对林玉娥说道。

“哼!天绝步,你到底站在哪一方呢?”

林玉娥瞥了眼走向王子默的半截尸,双眼神色接连变换,“放心,他知道轻重,不会对法则之主下死手的!”

言外之意那半截尸肯定是要动手,但不会闹出人命来。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