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武侠仙侠 > 太衍 > 一叶障目释浊邪 世人知鬼不识仙
第九十八章 我想杀人
作者:一粒火种  |  字数:2470  |  更新时间:2020-01-16 20:05:01 全文阅读

殷都城内,大批流民被安置在外城。

  那里地势空旷,被巨龟碾平了所有房屋,如校场般可容纳数千人。

  安置区区几百流民,自然不在话下。

  “雉姗师姐,江师兄这么久还没回来,你去看看吧!”

  有个小师妹看到雉姗师姐满脸焦虑的望着城外,赶紧凑过去,瞥了眼同样焦躁不安的雪娇娘,小声说道:“这有我们守着,还有那些原民在,不会出问题的。还有,我觉得那个老媪有问题,速去速回。”

  雪娇娘的反常所有人有目共睹。

  她像更年期一样,总是忍不住对别人发脾气,随后又主动跟人道歉,背地里被人称为“母暴龙”!

  要不是这么多难民需要救治着实脱不开身,雪娇娘早就亲自去找了。

  可是鲁都天找遍殷都也没找到王子默的影子,就怕他不小心掉进关门的或者点油灯的老家伙屋里,到时候想救也救不回来。

  “苏三婆,我撑不住了!”

  雪娇娘捂着额头愁容满面,“我必须去找默儿!必须,现在!”

  “是一个穿着黑布麻衣的男孩吗?”

  雉姗英姿飒爽,马尾辫高高翘在脑后,见雪娇娘神色担忧,怯生生地走过去,生怕触了雪娇娘霉头。

  见雪娇娘点点头,雉姗才轻轻说了一句,“我们来的时候,在城外看到他被一个红袍女鬼引着,大师兄已经去救他了,到现在还没回来。我带你去找他们。”

  得知王子默没掉进内城那些老家伙的府邸,雪娇娘长长舒了口气,脸上终于拨开云雾见青天,笑着对苏三娘说道:“我去去就回。”

  苏三娘点头。

  “小姑娘,劳烦了。”雪娇娘慈祥地笑着。

  雉姗同样放下心来,她心系江承子安危,想要出城却被城外的厉鬼吓住,孤身出城很是害怕。如此身边多了个帮手,而且是很厉害的帮手。

  这样既能达到心愿,又能卖个人情,何乐而不为呢?

  跟着雉姗出了城,雪娇娘顿时放出自己的气势,吓得城外鬼影四散逃窜。

  雉姗更是缩了缩脖子,她一个五行星耀修士,刚刚突破三星,与六神吟煞第三煞的雪娇娘比,简直是鸡蛋跟钻石的差距。

  六神吟煞与九黎的阴阳大境相当,只不过吟煞境界在昆虚被分为六层,分别是青龙、朱雀、螣蛇、勾陈、白虎、玄武六神六煞罢了。

  而九黎的六神便不相同,虽然同为六神,却非六煞,而是每个修士只能修行六神之一而已。

  雪娇娘远远地便感觉到王子默的气息,她不动声色地跟在雉姗身后,随着距离越来越近,那张脸也越发阴冷。

  雉姗不明所以,依旧兴高采烈地走在前面。

  “鱼死网破!”

  王子默眯起眼睛,唇角勾起,轻轻动了动手里的平幽,对卜银阳说道:“你的大师兄准备杀人灭口了!”

  “不,不是的!”

  卜银阳双眼呈现出短暂的死灰色,那是被平幽魔气所染。他虽然嘴上反驳,眼睛却死死盯着江承子手中的千机弩。

  “你这魔头,少在这里挑拨!”

  卜银阳原本粉白的脸突然变得苍白。

  在他心里有个念头不断膨胀,几个呼吸间这个念头便吞噬掉整具身子,那双死灰色的眼睛突然变得妖红无比。

  “果然是魔刀!”

  江承子乌眉抱成一团,导师讲解平幽的时候说过,一旦被魔刀吟了血,若不及时斩断体内的刀魔残留,必回被魔刀反噬。

  若是卜银阳被魔刀控制,后果不堪设想!

  想到这里,江承子手指搭在机关上,弩头轻轻一撇,顿时将卜银阳连同王子默一起笼罩在攻击范围内。

  褐红色箭矢跳跃着勾人心魄的妖色火焰,卜银阳双眼在黑红之间不断变换,意识时而清醒时而混沌。

  恰逢此时,他睁开漆黑的双眼,看到江承子时脸色吓得煞白,嘴里一个劲儿地喊着:“不,不,大师兄,我是你的师弟啊!大师兄,你若杀了我,在你上一届的大师兄金振宇是我表哥,他不会放过你的!”

  “哧!”

  一抹妖红离弦而发,带着滔天气势突破音障,眨眼间抵在卜银阳眉心。

  说时迟,那时快。

  在箭尖距离卜银阳眉心不足一寸时,江承子急速打出三道法印,那是他的五行三星星魂——金、水、木。

  三星星魂金,乍一进入箭矢,褐红色的箭尖顿时变成金黄色。金主锐,箭尖还没碰到卜银阳眉心,外面那层戾气便在白纸般的肌肤上划出一条红线。

  接着水波荡漾,金生水,三星星魂水使得卜银阳的额头眨眼间胀大,最后水生木,一条条树根扎进额头上的裂缝中,呼吸间就将卜银阳的灵魂吸入箭矢,然后树根迅速缩回去。

  至此,锋利的箭头才穿透那颗干瘪的脑袋,以万钧之势刺向王子默眉心。

  距离太近,王子默就是想躲也躲不开。

  卜银阳在被箭矢射穿前已经死了,这一幕恰好被雉姗看到。她难以相信自己的大师兄会将千机弩对准师弟。

  小巧的嘴巴猛地张开,那声“不”字还没出口,便被雪娇娘打断,“吭哧”一声,身首异处。

  雪娇娘面无表情地看着江承子,那根射出去的箭矢停在王子默眉心,仿佛时间静止般一动不动。

  王子默吓得全身冷汗直冒,等了半天不见半点儿动静。

  哦,死的还真轻松!

  没有一点儿疼痛,怪不得卜银阳连叫都来不及叫一声呢!

  这样也好,没有痛苦!

  王子默睁开眼,想要看一看是不是又走向那条诡异的甬道。

  突然被眼前的箭矢吓住。

  再看江承子,像是嘴巴里塞了个鸭蛋,瞪着眼,任由口水从嘴角淌下来,脖子上一条细线渐渐变粗,“噗”地一下,喷涌出汩汩热血。

  雪娇娘手心轻轻一握,那只箭矢“叮”的一声折断。

  “默儿!”

  看到王子默被对穿的双肩,雪娇娘忍不住流出伤心的泪水。她暗自责备,又一次让王子默差点儿从鬼门关走一遭。

  幸亏自己来的及时,否则……

  “默儿,你怎么样,婆婆带你回家!”

  “婆婆,我,我想杀人!”

  王子默惊魂未定,突然指着江承子,咬着牙,恶狠狠地说道:“我想杀人!”

  “我想杀人!”

  雪娇娘美眸闪烁,唇角勾出笑意。“好!婆婆就让你杀人!”

  江承子已经死了。

  雪娇娘却动用禁术,将他游荡在昆虚的魂魄再次拘回体内。

  须臾,那条很细很细的线慢慢愈合,残留在脖子上的血痕竟也如时间倒流般,被吸了回去。

  不仅如此,雪娇娘轻轻把手摁在王子默的伤口上,顿时左肩暖洋洋的,感觉像是夏日里徜徉在溪水中,温温的,凉凉的,不断交替,很美的样子。

  雪娇娘知道,王子默道心受损,必须亲手杀了江承子才能破开心魔。

  否则,这辈子他就废了。

  所以王子默说出想要杀人的时候,她一点儿也不惊讶,反而对王子默有此觉悟而感到高兴。

  他自己主动去做,总比日后找机会省心多了!

  “不过以默儿现在实力,还不是他的对手。这样,婆婆教你一招,待会儿你就用婆婆教你的招式打败他。”

  雪娇娘不急不缓,既点明了王子默的不足之处,又给他信心,让他知道即便修为不如对方,依然有办法取胜。

  “默儿知道,谢谢婆婆!”

  王子默起身,郑重地鞠了一躬。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